第10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人很快分别离去,大家都知道,这推动一下的事情还得加紧,否则的话,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就在市纪委到来的时候,刘伟名正陪着田老头行走在这园区的工地上。
没想到田老头会突然到来,这到是给了刘伟名一个惊喜。
看着一路快步如飞的田老头,刘伟名对他的精力充沛也感到赞叹,那么大的岁数了,根本看不出老态
“很好啊真是没有想到,这里的变化会有那么大。”
双手叉在腰上,田老头看着一派热闹的施工展面,心情明显很是不错。
“伟名啊,就是要有这样做事的情怀,一个人一生就得有几件足以论道的事情,许多人活了一辈子,找了半天都找不出一件可以一谈的事情,你不错,那么年轻就搞成了几件事情了只要这园区发展了起来,相信不仅是你们春竹乡,全省都要从中受益,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关系到全省发展的大事。”
看到田老头那么高兴,刘伟名道:“现在逐渐有企业进入,除了洽谈会上谈成的项目之外,随着省里公布了修路的方案,又有不少企业到春竹乡来考察了。”
田老头点头道:“方案正式公布了,春竹乡必然成为三省的交界,你们的地理位置优越,资源也多,很快就会发展起来,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要全力发展。”
坐在收购站里吃着从山里打的野猪肉,田林喜赞不绝口。
“还是要到山里来才吃得到那么地道的野味啊。”喝了一口酒,田老头笑着对陪坐在一起的杨军、崔大石和普丽仙说着话。
普丽仙显得很是高兴,自从知道刘伟名要请人来这里吃野味,她就忙上忙下的,把崔大石也指挥得团团转。
一个专门为田林喜开车的中年人默默坐在那里,表现得很是机警。
“田师傅,这是我们乡里地道的口味,你觉得怎么样?”普丽林有些担心地看向田老头,这菜是她亲自下厨搞出来的,想到是刘伟名请人吃饭,真是担心不合对方的口味。
田老头笑眯眯道:“好多年没有吃过这样好的味道了,做得真是不错,非常不错,我看啊,城里还真是没有几个比你做得好吃。”说着又挟了一块送嘴里。
普丽仙就脸上满是笑容,心情大好起来。
“师傅,喜欢的话就多吃点,城里面没那么地道。”刘伟名对于田老头的到来是非常的高兴。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任何的事情适可而止,天天吃的话,再美的味道就得变味。”
普丽仙笑着为田林喜满上了酒,美目不断向着田老头看着,她有一个感觉,这个老人并不简单,看看刘乡长的样子就知道了,肯定有着很大的来头。
军子却不停看着那个中年人,都是军人出身,特别是他又是特种兵出身,非常敏感,他感觉到这个中年人全身上下都有着一种令人生畏的气息,这是那种在战场上才会产生的气息。
一定是一个高手,并且还是那种绝顶的高手
只有崔大石不清楚情况,坐在那里显得有些拘束。
崔大石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受到田老头的重视,不断找着崔大石询问着村子里面的情况。
刘伟名看得出来,田林喜就是看中了崔大石的老实,想从他的身上了解到更质朴一些的东西,并没有插言,刘伟名也听着他们的对答。
崔大石的很多话讲得就非常的质朴,把村里和乡里发生的事情讲得很多,话语中虽然散得零乱,却也很是真实。
与崔大石聊了一阵之后,田林喜对刘伟名道:“很不错春竹乡是全省有名的贫困乡,你到来之后能够沉下心来认真为群众做事,仅凭这一点就足以称赞了,现在又真正做出了成绩,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有一个巨大的变化。”
普丽仙忙接话道:“田师傅,你不知道的,刘乡长在乡里面真是说一不二,只要是他说的话,大家都相信。”在普丽仙的想法中,刘伟名就是自己的女婿,既然这老头刘伟名都恭敬,自己就得帮着刘伟名说些好话。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群众不知道其它的东西,他们永远不玩虚的事情,谁真心对他们,他们就同样真心相待,伟名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我看最主要的还是他能够真正沉下心来为大家做事。”
“伟名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决不能放弃,只有做到了这五个字,你才能走得更远。”
“师傅放心,我一直都是这样在做。”
正说着话时,只见温芳微笑着走了进来,还没有进门就大声道:“伟名,我听说你的师傅来了,专门过来向老人家敬杯酒。”
刘伟名就对田林喜道:“我们乡的党委书记温芳。”
田林喜微笑着点了点头。
刘伟名看到进门的温芳,笑道:“温书记,你来得正好,野猪肉很不错的。”
普丽仙早已微笑着加了椅子。
温芳一进门,那目光就已看向了田林喜,心中不断猜测着田林喜的情况。
看到田林喜在自己进来时都没有起身的样子,她的心中就是一动,感觉到从那田林喜的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气质。
也许这人就是刘伟名在省城里面的一个强大后台
“我田师傅。”刘伟名起身介绍道。
温芳忙脸上带笑道:“田师傅你好,我是温芳,你叫我小温就好了。”
田林喜微笑道:“听伟名说起过你,说你很支持他的工作。”
温芳就看了刘伟名一眼,心中很是高兴,没想到刘伟名把自己都已介绍给这老人了
“田师傅,伟名的能力很强,支持他的工作是应该的,都是为了春竹乡的发展嘛。”
温芳也会调节气氛,很快就搞得大家都很是高兴。
敬了田林喜的酒,温芳道:“田师傅难得来一次,多看看我们春竹乡的山山水水,这里的风景不比那些风景区差。”
田林喜笑着点了点头道:“随着春竹乡的大发展,这里必将成为一方热土,你们将因此而感到骄傲。”
看到田林喜到来,温芳突然想到了县里来了工作组的事情,心中就是一动,也许这到是一个试一下刘伟名师傅的机会。
看向了刘伟名,温芳道:“伟名,县里出了一件事情了。”
刘伟名今天陪着田林喜,还真是没有去管县里的事情,就看向了温芳。
田林喜也表现出了关注的神情。
温芳道:“是这样的,市纪委工作组来到了我们县,现在县里的干部们都有些紧张。”
温芳有意说得严重了一些。
刘伟名的心中一惊,市委工作组到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田林喜就看向了刘伟名道:“伟名,你们县出了什么事情?”
温芳就说道:“田师傅,是这样的……”温芳到是不见外,完完整整就把县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向着田林喜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田林喜看了一眼刘伟名,到是没有再问了。
温芳本来想从田林喜的身上观察一下,看到田老头这样的做派,心中到是有些拿不定主意起来。
这饭吃得很晚,当刘伟名把田林喜送进了乡里为了招商,专门修出来的一些招待所房间里时,田林喜招了一下手,对刘伟名道:“伟名,坐下,我们两个聊一阵。”
看到刘伟名坐下,田林喜道:“伟名啊,你们县的情况复杂了。”
看到那田林喜带来的人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门外,刘伟名知道对方是带有警卫的意思。
看向了田林喜,刘伟名道:“师傅,温书记已经向你介绍了一些县里的情况,其实,她并不知道的是,这里面还是有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的。”
刘伟名是打算借今天这机会把情况向田林喜讲一下了。
微微一笑,田林喜很有深意道:“伟名,现在省里都不太平,往往一些事情就会引起下厕所连锁反应,你们县的事情看来复杂了。”
点了点头,刘伟名道:“县里的情况复杂得很啊,事情是这样的……”
刘伟名就把发生在县里的所有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向着田林喜讲了一遍,他甚至并没有隐瞒自己在其中的推动。
刘伟名介绍的内情就太多了,几乎把整个县里的各种情况都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林喜道:“这样看来,你在县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啊。”
刘伟名就苦笑一声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想避免就避免得了的既然无法避免,我就只能迎难而上。”
点了点头,田林喜道:“本来有些事情我不想告诉你,希望的是你自己观察,现在看来,你自己到是明白了许多东西了,不错,省里的情况已经变得复杂起来了,由于省里情况的复杂,也就影响到了下面的各层的发展,别看是一些小事,这些小事却足以影响到大局你们县的这个事情我看最终小不了,可能会影响到省里,当然了,省里也许也会把上面的事情影响到下面。”
刘伟名愕然道:“我看没那么大的影响力吧。”
刘伟名毕竟还是局限于乡里,看的东西并不远。
田林喜微笑道:“伟名,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谈一下了,你现在是进入到了官场,对官场的事情就得有一个非常明晰的认识,官字你研究过没有?上面一顶帽子,只要你戴上了那顶帽子,你就要管两张口了,一张是上面的口,一张是下面的口。”
刘伟名就表情怪异地看向了田林喜,他一下子就想岔了地方,想到了女人,不就是两张口吗?师傅这例子举得也太……
田林喜哪里知道刘伟名会想到那人体上面,继续说道:“上面的那张口代表的是你上级的那些人,你必须得把他们的利益照顾到,只有这样,你才不至于受到制约和打压下面的那张口代表的是下层的人民,就是你所负责的那些人,当然也包括你与人的家人,这口同样难管“
刘伟名一愣,这才明白了田林喜所说的两张口的用意,想想也的确是这样,大家都存在着利益的关系,上面和下面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刘伟名还在想着这字的写法时,田林喜说道:“无论是上面的利益还是下面的利益,其实大家都存在着利益当了官,就得平衡上下的利益,只有学会了搞平衡,你这官才能当得四平八稳的,否则,任何一方的利益没有搞好,你这官就不成为官了你发现没有,那官字的两个口是相联的,上下之道是互通的,上面能够影响到下面,下面的又何尝不会影响到上面。”
有些高深了
刘伟名一时之间还真的些无法理解,陷入沉思当中。
田林喜今天看上去是想好好的向刘伟名上一课了,难得有一个人指导自己官场的知识,刘伟名到是显得高兴,很是认真坐在那里听着。
进入到了这复杂的官场,刘伟名早已发现课本上学到的那些内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官场才是一所真正的人生处事课堂。
一个拥有着官场经验的人完全就是宝贝,他能够把他的经验进行传授,就更加可遇而不可求了
喝了一些酒,田林喜的谈兴也浓了几分,微笑着就看向了刘伟名问道:“伟名,你认为这官场中人好人和坏人怎么样区分的?”
这个问题还真不是刘伟名想过的,一时间就显得有些呆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好回答。
其实,也还真是有许多人并没有认真想过这事,许多人的头脑中都会有一些区分的方法,但是,真正要说得清楚就很难。
“师傅,这问题难以解说。”
田林喜叹了一声道:“说实话,我也没有完全明白。”
刘伟名顿时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伟名,我只能把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说给你听听,当是闲聊吧。”
田林喜点了一支烟谈了起来。
“你们草海县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用来解说这事了先说那崔永志吧,你认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如果说他是坏人,他又的确为群众做了不少的工作,如果说他是好人,他现在又很可能贪腐了站在一些利益共享者一方,他就是一个好人,站在利益受损的一方,他就是一个坏人这样的情况非常多,古时候两国相战,你说哪一方上好的呢?”
刘伟名听得都有些头疼了,这田林喜说的道理真是两可的。
刘伟名道:“两个国家,可能他们各自国家的人都会认为他们的国家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