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林喜这时表现出了一种严肃,看向刘伟名道:“你告诉我,你当官的目标是为了什么?有的人为了钱,有的人为了权,有的人为了名,你为的是什么?”
这个到是早就想过了的,刘伟名立即就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入官场,自从进入官场以后,我也想过这事,我感觉到这些事情其实是共同的,很难区分开来,有了要,就算是不贪腐,国家提供的各种工资福利的也足够一生了,钱的问题其实也就解决了大半,名声当然也有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强的吸引力,说个实话,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抓住权力,尽可能的把春竹乡的贫困情况解决。”
摇了摇头,田林喜道:“人的想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不断的改变,你现在没有想法,并不代表着以后没有想法,就像是一个年轻人,没女朋友时的目标就是谈一个女朋友,有了女朋友时,就想把这女朋友变成老婆,有了老婆之后他又在想外面的女人,****无休无止的,你必然也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这话有些绝对了
刘伟名本来想反驳时,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感情问题,发现自己怎么样反驳也无力,只能是坐在那里沉思。
田林喜道:“现在对你来说,说什么都还太远,我只是要告诉你一条,进入到了官场,你就得守官场的规则,官场有什么规则呢?很简单,却又非常难做到,那就是首先,你是官员,你的工作就是为人民做事,这是你的职责。”
刘伟名就用力点了一下头,感觉到这话自己能理解,官员就得为老百姓做事,否则的话,要官员何用?
喝了一口茶水,田林喜道:“第二,就是保护自己。”
刘伟名一愣,这话还是第一次知道,就说道:“怎么说官员要保护自己呢?”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你刚才都说了的,暗箭不少,你如果不学会保护自己,随时都会中箭,只要你中了箭,你就很难再次翻身,你的所谓理想也好,抱负也好,全都会变成空谈,所以,保护自己就得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上。”
这话说得很在理,刘伟名点了点头。
“如何保护自己呢?落脚点就一个,不要让别人有机可趁,这里面就有着方方面面的问题了,在保护中可以做得灵活些。”
这道理被田林喜说出,刘伟名就有了太多触动,自己身边的种种情况都可能会成为对手攻击的目标
一个感悟涌上心头,刘伟名道:“我明白了,官员并不需要去过份的区分好和坏,因为他只有做得让别人无懈可击,他才能走得更远,也就是说,他就算是不想做好官也得做好官,不想为群众做事也得去努力做事。”
点了点头,田林喜道:“第三,只要你不被对手抓住把柄,阴谋也好,阳谋也好,你尽力去做,目的就一个,让自己走得更远。”
刘伟名有些愕然地看着田林喜,今天田林喜真是给自己上了重要的一课
第二天一早田林喜就离开了春竹乡,刘伟名看着远去的车子,神情显得很是疲惫,昨晚聊得晚,回去以后自己就基本没有睡着,头脑里面就尽是想着田林喜所讲的那些话。
田林喜的理论很极端,也很是直指人心,那种为了上位无所不用的理论严重冲击着刘伟名的心灵,这与他一惯奉行的观点产生了冲击。
如果按照田林喜的说法,在不让对手有把柄掌握的情况下,只要是损害不了自身,什么样的招数都应该采用,干翻了对手以后,还要把对手打得再无翻身之力,这也太残酷了
一想到田林喜所讲的这些内容,刘伟名就无法入睡,真的是太凶残了
可是,刘伟名又不得不承认田林喜所说的这些理论很有道理,官场中完全就是一个这样残酷的地方,大家只相信权势,不相信眼泪
如果说是其他的人对自己说出这样的理论,刘伟名并不会去重视,可是,说这话的是田林喜,他又明显是曾经身居过高位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乱说,他的话每一句都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宝贵经验
刚刚眯了一下眼睛时,田林喜就打来了电话,说是要立即赶回省城。
看着聊了大半夜依然精神很好的田林喜,刘伟名只能是苦笑,看来自己还是无法与师傅想比
今天一早,田林喜见到刘伟名时,只是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然后微微一点头道:“既然有了一些感悟,就一定要悟出一个结果来,我再说一遍,只有你真正把官场认识了,你才能走得更远你如果击不倒别人,别人就必然把你击倒。”
“师傅,不多玩几天?”刘伟名还真是想多与田林喜聊一下。
笑了笑,田林喜道:“有人的地方就存在问题,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的争斗,躺着中枪的事情经常发生,躺着硬被人拉去灭火的事情也经常会发生,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越是陷入得深,你要承担的事情就越多。”
并没有说出急着回去是什么事情,田林喜坐上车子后,那车子已是绝尘而去。
省城难道出了什么事情,田林喜是被拉去灭火的?
刘伟名从田林喜的话中还是听出了一些关键。
看来师傅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影响力也不小啊
田林喜的那一席话对于刘伟名的思想冲击是非常巨大的,他第一次认真反思着自己的问题。
“田师傅怎么走了?”刚走进乡政府大院,就看到温芳走了过来。
看到温芳疑惑的表情,刘伟名说道:“省城家里有些事情,急着回去。”
看了一眼刘伟名的脸色,温芳吃惊道:“伟名,看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昨晚与师傅聊得晚了一些,一早又起来送他。”刘伟名苦笑道。
“这样吧,今天没有太多的事情,你还是回去睡一下,有事我打你电话。”温芳很是关心道。
的确感到头脑里面昏沉沉的,刘伟名想了一下的确事情没有太重要的,就说道:“那好,我回去睡一下。”
看着刘伟名离去的背影,温芳心中想的就是要尽快到县城里去看看,听朋友打来电话,现在的县城气氛紧张得很,很多的传言出现,据说崔永志都得下台,如果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乡里
叹了一口气,温芳对所有发生的事情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刘伟名直接睡到了下午…钟才睁开了眼睛,并没有爬起身来,而是躺在床上想着事情。
田林喜的那些话一遍遍回想着,刘伟名发现自己以前的许多认识都显得太不成熟,这次田林喜算是真正为自己上了一堂课了
从田林喜的这些言论中,刘伟名有一个认识,那就是田林喜并不希望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正直,也不希望自己表现得太过于出众,一切都要圆滑,要变得更加的会玩心计。
这些事情在以前刘伟名所受到的教育中完全就是错误的行为。
刘伟名也一直都是希望自己堂堂正正的做事,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可是,现在看起来,自己如果真是这样去做,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很不好的结局。
对于田林喜这个人,刘伟名是信任的,这田老头一直以来就都是对他进行着关心和帮助,并没有害人之心,至少不会害刘伟名,田老头又在华夏上层混了那么多年,他的经验并不是自己甩能相比,他说出来的这些经验应该全都是宝贵的财富
自己的路走错了?
刘伟名突然间发现自己很想找一个人谈谈自己的想法。
把自己所熟悉的人想了一遍,结果却令刘伟名苦笑,仿佛只有一个人符合这样的条件,那就是郑小柔
刘伟名自己都想明白为何会这样,自己从心里面对这郑小柔有着一种亲密之情,很想把自己的想法与她进行分享。
电话拨通时,郑小柔那很好听的声音立即就传了过来。
“伟名,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郑小柔的心情非常不错,笑着问道。
“没事,就是想跟你聊聊。”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伟名,我发现你有了一点改变哟,以前你可是不会给我主动打电话的。”
刘伟名一想也真是这样,更多的电话都是郑小柔打来,自己还真是没有主动打电话过去。
“难道我就不能打电话给你?”
轻声一笑,郑小柔道:“行啊,天天打都可以的。”
刘伟名突然发现这郑小柔的话中有话,自己根本就没搞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态,刘伟名道:“你说一个官员要怎么样才能立于不败?”
郑小柔就是一愣,想了一阵才笑道:“这个问题太复杂,我没有一个好的答案给你,历史上那么多的人混官场,很难有人永远不倒,永远立于不败,毕竟人是要融入社会的,关系、利益等问题都纠缠在一起,一不注意就很可能会出事,所以,这问题真是不太好说。”
刘伟名点点头,这世界上的事情还真是这个样子,又有几件事情是完全顺利的?
“伟名,怎么回起了这事?”
“我在想,一个人在官场中既要想着做事,又要想着阴各种的暗箭,真是太累了。”
郑小柔也表现出严肃,认真说道:“你说得对,看看韦正光就知道了,他有着家族的帮助,有着太多的资源,结果还是无法躲过各种的攻击,这里面就有着各种的原因了,有本人的原因,也有周周的原因,但是,依我来看,最主要的还是个人的素质的问题。”
刘伟名想到了官员的缺陷会成为对手进攻的目标的事情,就问道:“你对于官员女色问题是怎么看的?”
郑小柔一愣之下,很快就想到了刘伟名问这话的用意,心中就是一荡,她也想到了自己与刘伟名做过那种事情的经过。
这刘伟名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情纠结吧?
郑小柔就想到了这事必然要打消刘伟名的一些顾虑才行,否则的话,自己以后与他交往就会增加许多不必要的难度。
“伟名,人在江湖嘛,我认为关键是守住了本心就行了,一些枝节上的问题可以不必过分去在意。”
这答案刘伟名并不太接受,就拿着电话在那里沉思。
没有听到刘伟名说话,郑小柔道:“其实,你可能并不知道一个事情,越是上层,这种女色的问题就越不是一个事情。”
刘伟名有些愕然道:“这话怎么说?”
郑小柔笑道:“你看到上层的官员有几个是先出女色问题,然后才倒的,事情往往都是反过来的,是先倒了,然后他的罪名中才会有那么一件两件的女色问题。”
以前还真是没有注意到这问题,郑小柔一谈起这事,刘伟名这才认真去想,果然还真是这样,许多人是在出了事情之后,公布他的问题时才会谈到这个问题,还会把这个问题无限的夸大
郑小柔轻笑道:“明白是什么原因吗?”
刘伟名道:“你说是什么原因?”
“伟名啊,政治上的事情都有其内在的一些规则可言,你想过没有,那倒下的官员为什么会倒下呢?”
郑小柔的问话一个接一个的,刘伟名一直身处于基础,并不是太清楚上面的事情,就无法回答。
郑小柔说道:“官场就如同打麻将,四面坐着,大多的时间都是你出一张牌,我出一张牌的,看上去波澜不惊,可是,每一个人又都在算计着对方,算计着自己,到了关键的时候就是一击必杀,出招就得决定胜负你知道他们在胜负未分前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吗?”
刘伟名终于叹了一声,算是明白了,还是那句话,胜者为王啊
郑小柔笑了一声道:“成王败寇。”
刘伟名已经不需要再继续谈这事了,他已经清醒地知道,自己要想混官场,还真得学习田林喜的那些东西,只有自己不败,自己才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决不言败
刘伟名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心,他的观念也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
两人就这样聊着事情,聊着聊着,就开始聊了一些带有些的话,两人都多少有些春情激荡的样子。
反正是有了那样的事情,加上田老头的理论对刘伟名的冲击很大,拿着手机聊天时,郑小柔不知是怎么的,有意无意中都会说出一些的话,这样的情况放在以前,刘伟名可能就不会接话,现在却是有了一种放纵的想法,也会回应那么一两句。
一来二去的,两人的话中就透着了太多的,搞得郑小柔的谈兴是越来越浓。
刘伟名在通过这样的方式聊天时,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一阵畅,各种的郁闷仿佛一下子散去,到是很享受这样的通话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