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你放开手去做事,没有能把你怎么样?最多不过就是换一个地方而已,没路了,我会帮你安排。”
“那就不必了,我相信自己。”刘伟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心中到是充满了斗志,县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对自己同样是一个机会。
“你是最棒的我知道的。”
“嗯,你应该知道。”
两人的话中又有了一些。
正在聊着事情时,就听到温芳在外面大声喊着。
听到温芳来找自己,刘伟名这才与郑小柔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刘伟名也有些发愣,自己怎么就在郑小柔的引导下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了?
想到所讲的一些话,刘伟名也感到脸色,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以前根本就不会这样,现在竟然放开了似的
想到田林喜所说的那些东西,刘伟名还是感到心中吃惊,田林喜的话难道真的那么大的力量?
应该不是田林喜那些话的力量,而是自己本心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有些事情可以学习,但是,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把握
刘伟名的脸上开始现出了一种凝重,别人的东西也不能够全盘接受,还得形成自己的思想才行
虽然还有许多疑惑,刘伟名现在却是心情不错。
穿了衣服开门出去时,就见温芳已是表情凝重站在了外面。
把温芳请进了房间,刘伟名问道:“温书记,有什么事情?”
“打你的手机一直占钱,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自己一直都在与郑小柔聊天,刘伟名道:“与一个朋友通电话。”
温芳就笑道:“是不是跟梦依聊天啊,打那么长的时间都没停。”
刘伟名就笑了笑,然后问道:“看你赶了过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温芳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道:“你也是知道的,这次市纪委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到草海县,这个工作组在调查时,就接到了群众举报,说是苗峰公司的财务总监黄伟死了,是被人害死的,现在警察局已介入调查了。”
刘伟名很是吃惊地看向温芳道:“被人杀死的?”
温芳道:“黄伟的死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刘伟名当然明白这事的复杂程度,如果说以前苗峰的公司存在问题的话,还没有触动刑法,现在死了一个人,把本来就复杂的县里局势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到底是谁杀死了黄伟呢?那个黄伟又到底掌握了多少的证据呢?
温芳现在真是为崔永志担心起来,本来就有那么一些问题的崔永志,现在又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想不引人注意都难了
崔永志还能够保得住位子吗?
这是温芳最关心的事情。
在听到了消息之后,温芳就在第一时间跑来告诉刘伟名。
复杂了
现在的草海县真是一个是非之地
“伟名,怎么办?”温芳明显心乱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崔永志保得住不犯事,他难道还能够继续留在草海?
如果崔永志失势了,草海的情况必将是另外的一个样子,一想到这事,温芳的心中着急万分,她感到现在只有刘伟名可能还有办法,靠任何人都已靠不住了。
有了田林喜的一番开导,刘伟名的一些心结终于打开,看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刘伟名的眼睛一亮,草海官场的混乱局面并不全是不利的东西,只要运作得好,肯定也会有利可图
“县里的事情我们就算是想掺合也不行,还是静观其变吧。”刘伟名对温芳说道。
叹了一口气,温芳道:“也只能这样了,唉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草海县为什么就那么多的事情伟名,我今晚就想到县里去一趟,乡里的工作你多盯着一些吧。”
看到温芳急着到县进而去寻问情况,刘伟名道:“县里的事情我认为还是尽量少掺合,这里面可能存在着省市一级的一些博弈。”
刘伟名也只能说到这些了,他越来越有一种感觉,草海县的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的进行。
温芳并没有想过这事,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时,心中也是一惊,一想这事的可能性,她就发现自己因为慌乱而乱了章法。
微微点了一下头,温芳道:“我只是去看看。”
温芳这里刚刚离开,方怡梅的电话也打来了。
这段时间方怡梅一直都在县城里,对于县城的情况就有了更多的了解,电话一通,方怡梅就说道:“刘乡长,县里出了一件大事。”
方怡梅也很聪明,无论是有人没人的时候,她对刘伟名的称呼都是称官职,这就让人无法察觉到她与刘伟名的私情。
“黄伟死的事情?”刘伟名道。
没想到刘伟名已经知道了,方怡梅心想自己只是花了一点时间再核对了情况,刘伟名到是先知道了,果然还有暗中的人马
“是这样的,黄伟是苗峰的公司财务总监,他掌握着许多公司的东西,上次黄伟失踪了,大家都以为他跑出了草海县,这次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间就发现他死在了一套县里的城郊的小区内,警察们正在进行调查,对了,市纪委工作组也在过问这事,因为市纪委工作组刚刚查到了黄伟住所,正在过去时,黄伟就已死了。”
刘伟名对于市里的这个纪委工作组也感兴趣起来,他们那么快就查到了一些东西,这说明了那个负责这项工作的组长还是有些手段的
“做事要细心一些,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那就回乡里吧。”
发现了县里的复杂情况,刘伟名还是担心方怡梅会因为一些小事陷入进去,就提醒了一句。
方怡梅感受到了刘伟名的关心,小声道:“你放心,现在县里面的局面很有利,我送了一些东西到彭那里,相信他会利用的。”
刘伟名就暗叹一声,看上去方怡梅在县城里面的力量也不可轻视,这个女人很会玩关系,也许她还有着一些暗手也难说。
到底是送了什么样的东西给彭学云呢?
刘伟名略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对赵卫江不利的东西,这个方怡梅估计是想连赵卫江也干倒了
想到这些,刘伟名就感到自己更加要一搏才行,不能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吧。
这里的小方电话刚刚挂了,常明光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常明光道:“刘乡长,说话方便吗?”
“你说。”知道对方肯定会得到一些东西。
常明光道:“刘乡长,想必你也已经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了,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这次市里的这个纪委工作组并不简单,要调查的时候并不局限于草海传出的那些东西,他们的针对性极强,在查黑草路修路时的**问题。”
怎么又扯到了修路的事情了
刘伟名多少也有些疑惑,从草海通往黑兰市的这条公路就叫黑草路,当时是从省里获得资金进行修建,不过,这路自从修好之后就三天两头出问题,路修好也过去两年了,怎么现在倒是翻出了这事了
可能也是知道刘伟名的疑惑,常明光道:“刘乡长,是这样的,当时修路的时候,负责这个项目的是现在退休了的原市交通局长,当时任黑兰市市长的是现任常务副省长的邱向志。”
听到这里,刘伟名就是心中巨震,目标直指那邱向志啊
过了一阵,刘伟名又问道:“黄伟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事应该是一个意外,当时黄伟曾经担任过一个施工项目的财务负责人,那是一家私人施工队,承揽了许多的黑草路修建任务,上级早就盯住了黄伟,这次可能就是借这机会来从黄伟这里寻找证据,黄伟仿佛也与纪委的人有了联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成了一个重点,不过,黄伟突然死去却是让人难解,我们正在想办法了解情况。”
刘伟名感到这事越来越复杂,整个的事情完全脱离了草海,他都不知道最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刘乡长,我分析这事是上层的一些博弈,草海的事情可能只是不小心卷入了进去。”常明光也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刘伟名很赞同常明光的观点,他也认为这事并不仅只是草的事情,现在搞得复杂了起来,草海的事情算是在不知不觉中掺合进了高层的一些博弈,还不知道这事最后会发展到什么方向。
很复杂啊
这两天刘伟名哪也没去,就在园区里检查着工作,各企业都各划了一片在进行着施工,春竹乡政府所在的这片地界一下子热闹起来。
事情越来越多,整个乡里的人员都调动了起来,吃喝的问题、住的问题、娱乐的问题、协调的问题从来没有像这样的繁重,所有的人开足马力围绕着这些工作全力展开。
县里的那些事情仿佛远离了这里,整个的春竹乡都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气氛中。
每天从乡里各地到来的村民们都吃惊地看着那一台台的大型机械在施工,从来没有见到有那么多的机械进入,更是从来没有见到有那么多操着各地口音的人进入,本来寂静的地方每天都是传来机器的轰鸣,一派热闹。
一天一个样的变化让村民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只要见到刘伟名到来,村民们都会拉着刘伟名聊几句话。
刘伟名每天的工作都排得满满的,要不是练有五禽戏进行调节,他还真是有些顶不住。
要投入到乡里的工作,还得密切关注着县里的形势,刘伟名就算是想轻松也无法轻松下来。
也并非县里的事情就无法影响到乡里的工作,乡里的人员跑县里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大家见面时都是表情怪怪的。
陪着卫雄飞坐车朝着离园区还有很大一段路的地方驶去。
车子里面自然还有着卫雨馨。
看着这土路的情况,卫雄飞叹道:“还得修一条路才行。”
刘伟名笑道:“这路本身上有着基础的,只要硬化就行了,成本不大。”
卫雄飞道:“我这次可是投入巨大了,雨馨总说在这里投资肯定能有利可图,我这心里还是没底啊。”
刘伟名看了一眼卫雨馨时,只见卫雨馨笑着正看着自己。
“伯父,其实你比谁都清楚这个水泥厂的效益情况,我就不多说了。”
卫雄飞哈哈大笑起来。
作为一个生意人,卫雄飞要花那么多的钱又怎么可能不认真进行考察,这里建一座水泥厂,覆盖的地方太多了,下一步获得利益是必然的。
“伟名,你们县里的情况复杂啊县里出现那么多的问题,这对于我们这些前来投资的人在心理上是有着很大影响的。”卫雄飞严肃说道。
刘伟名这两天也在为着这事操心,都是生意人,需要的就是一个发展的环境,草海县搞得那么乱,也难免卫雄飞他们有想法。
刘伟名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还是有一部分决定要进点的企业都推迟了进点的时间,不外就是对草海县的政局有些吃不准。
华夏的官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往往就看主管领导,如果主管的领导不支持,企业运作都会存在问题。
刘伟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卫雄飞这样的人,县里的那些事情他可能早就知道了,现在提出来,只是想没话找点话说而已。
刘伟名就说道:“伯父,这事大可不必担心,都是共产d的天下“
卫雄飞就笑了笑。
“伟名,往往危机也是机遇如果能够把握住机会,你也能够一飞冲天,我就是看好了你才来投资的。”
卫雨馨一直都在听着他们两个聊天,看到自己的父亲与刘伟名聊得开心,她的心情也非常不错。笑道:“伟名的能力一直都很强,相信他会把这里发展起来。”她到是对刘伟名充满了信心。
卫雄飞又笑了起来,说道:“伟名啊,你看看雨馨,一直向着你。”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一处划好的建厂地点,刘伟名指着那地点道:“伯父,这个地方很不错,下一步根据省里的道路方案,这里将穿过一条高等级公路,交通就便捷了。”
卫雄飞看了一阵,点头道:“这里不错,我这个厂主要的工人来源还得是你们春竹乡的人,只有本地的工人才不会怕累。”
卫雨馨道:“这里就是太冷清了一些。”
刘伟名道:“这个到是不成问题,随着公路的修建,我们春竹乡将会朝着各方拓展,相信很快就里就会发展起来,之所以把水泥厂选定在这里,也是大家从各种的影响因素考虑的。”
卫雄飞微笑道:“办企业到是不怕这些,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有效率,雨馨下一步负责这个项目时,可以住在乡政府那里,开车过来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反正有伟名关照,我到是放心得很。”
卫雄飞的话说得卫雨馨的脸上就是一红,她当然知道父亲的意思。
一想到刘伟名与那刘梦依的事情时,卫雨馨的神情一黯,自己与刘伟名之间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