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也发现了卫雨馨望过来的眼神,还真是不敢接她的眼神,说道:“乡里的房地产也要启动了,趁着这里的各种材料便宜,打算改善一下村民的住房条件,春竹乡的发展不能够一盘散沙,在住房的乡镇的规划上都会进行认真的对待。”
卫雄飞赞同道:“说得不错,既然春竹乡面临着那么好的机遇,各种的规划就得跟上,只要操作得好,相信春竹乡在不久的将来会是一个上档次的城镇。”
卫雨馨就喜欢看刘伟名那指天江山的神态,看着刘伟名就有些失神。
“伟名,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春竹乡发展成最好的乡镇。”卫雨馨敬佩地说道。
卫雄飞叹道:“想法是好的,关键的还得要有权,要有机会。”
刘伟名知道他还在担心着县里的情况,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并不是太好多言。
走在这一大片荒芜的地界上,卫雄飞与带来的人们不断指点着进行工作的安排。
刘伟名与卫雨馨就更多的时间是看着飞景。
“伟名,那山上的野花真好看,陪我去看看。”卫雨馨对着刘伟名就说道。
刘伟名看到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就陪着卫雨馨向着那开满了野花的地方走去。
“伟名,自从毕业以后,我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卫雨馨看到满目的野花,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春竹乡的风景其实是非常不错的,江朝伟他们已经开始着手旅游开发了,等他们开发出来,一条条精品的旅游线路就会出现,到时前来春竹乡的旅游者将会很多,春竹乡就不会再埋没了。”
刘伟名一谈起春竹乡的发展心情就是不错,滔滔不绝向着卫雨馨解说着这春竹乡的发展规划。
“伟名,你知道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卫雨馨摘了一把鲜花,整个人完全就是一种青春的样子。
刘伟名微笑道:“我这个人缺点不少。”
卫雨馨认真道:“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那种指点江山的样子,你不知道,每次见你那个样子,我就感觉你的胸中充满了激情,头脑中拥有着太多的思想你记得吗?那次班上的班干部竞选,你走上台去演讲时,多少女生为你激动,大家现在谈起那件事情时也都是记忆犹新的。”
看到卫雨馨的眼睛中又露出了那种崇拜的表情时,刘伟名终于知道卫雨馨一直以来喜欢自己的原因了,肯定是那次班上的演讲造成的,只是卫雨馨的这崇拜之情已经转变成了一种爱慕了
暗叹了一声,刘伟名也知道自己与卫雨馨结合的可能性并不大。
与刘伟名在这野外单独在一起是第一次,卫雨馨采摘着野花,心中充满了一种快乐。
刘伟名陪着这卫雨馨转过一个小陂时,满目的野花更多,卫雨馨兴奋得大声道:“伟名,这里真的是太美了,住在这样的地方,每天闻着花香,心情肯定非常不错。”
“春竹乡的美景不少,但是,春竹乡现在需要的却是大的发展,只有物质上得到了改善,他们才会看到这些美景。”刘伟名认真说道。
卫雨馨微笑道:“你说得真好,你放心,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全力支持。”
刘伟名看向这一片花海,心中暗想,当这水泥厂建起来时,这片鲜花就将失去了
“蛇。”卫雨馨一声惊呼,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一下子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没防备到卫雨馨会扑过来,刘伟名就紧紧把卫雨馨抱在了怀里。
“在哪里?”刘伟名问道。
感到卫雨馨的身体在发抖时,刘伟名朝着卫雨馨刚才站的地方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事了,可能离开了。”再向着自己的四周看了看,刘伟名这才对卫雨馨说道。
紧紧抱着刘伟名,卫雨馨仍然没有松手。
感受到卫雨馨不断起伏着的胸膛,刘伟名知道她是吓坏了。
用手轻轻在她的背上拍了拍,刘伟名道:“没事了,放心。”
把脸贴在了刘伟名的胸口,卫雨馨这时已是满脸彤红,刚才根本就没有什么蛇,她就是想借这样的事情与刘伟名达成一种亲密的关系。
今天的这个事情她早已想了无数次,真正在做这件事情时,卫雨馨还是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仿佛听得到自己的那颗心在发出巨大的跳动声,卫雨馨根本不敢去看刘伟名。
终于进入了刘伟名的怀抱了
卫雨馨的心中充满了一种非常甜蜜的感觉。
正在两人抱着时,刘伟名包内的手机拼命响了起来,刘伟名也趁机松开了抱着的卫雨馨,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电话来得太及时了,要不是这个电话,刘伟名还真是有些不太好办,他感受得出来,这卫雨馨对自己是真的动情了,自己如果硬是放开了她,肯定会让她非常的痛心,但是,现在又根本无法再接受她进入自己的感情生活,自己的感情生活早已乱得自己都理不顺了。
掏出手机一看时,竟然是常明光打来的电话,常明光的呼吸都有些不是太顺,感觉得出来,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乡长,县里出了大事了苗峰指使人杀了黄伟的事情暴光了。”
刘伟名的心神也是一震,这事很严重,严重得草海的官场肯定得发生一些大事。
刚知道了一些黄伟的情况,这个黄伟就被杀了,草海县的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让人看不明白。
“现在情况是怎么样的?”
“苗峰已经被控制,他被控制之后立即就转到了市里。”
那么快的行动,这事绝对不是一般的行动,肯定是事前就已经在做的事情
刘伟名已经能够想得到,针对苗峰的事情并不是现在才发生,肯定是早就有了准备。
难道是草海出了崔永志他们的这事以前就有上级暗中在调查苗峰和黄伟了?
刘伟名感到这事的可能性极大。
“刘乡长,现在县里乱了。”
刘伟名当然明白,随着苗峰被控制,很快就会带出崔永志,崔永志会交待出一些什么刘伟名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知道的,彭学云控制他的事情肯定得交待出来,彭学云也就跑不掉了。
再想到方怡梅等人还在设计赵卫江的事情时,刘伟名感到这草海真的是一片混乱,乱得自己都相像不出会是什么样的发展方向。
“明光,你们什么也不要再做。”刘伟名严肃地说道。
常明光也知道问题的严重,他同样发现了这事后面隐藏的危机,立即说道:“刘乡长放心,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就只是打探一下消息之类的,没什么大事。”
刘伟名对常明光他们的事情到是没有太多的想法,担心的还是方怡梅,这女人不要出事才好,县里的事情真的是危险得很。
要到县里去看看才行
常明光又说道:“刘乡长,这消息传出去以后,不少人都到县里来听消息了。”
“我立即赶到县城。”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自己都得到县城一趟。
挂了电话,刘伟名看向了站地那里想着心事的卫雨馨道:“雨馨,县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得赶到县里去,就无法陪你了。”
“哦,那好吧“卫雨馨小声说道。
卫雨馨真是恨那个电话,要不是那个电话打来,自己与刘伟名的关系肯定能够更进一步。
在感悟的问题上,卫雨馨比起其她的女人就纯了一些,从学校中就一直暗恋着刘伟名。
两人来到了卫雄飞那里,刘伟名道:“伯父,县里发生了一点事情,我得赶去县里,就不陪你们了。”
看向刘伟名,卫雄飞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了一下,刘伟名还是没有瞒卫雄飞,就说道:“县里的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涉嫌杀人,已经被控制,不过,这个人是崔书记的亲戚。”
对草海县早就有着很多了调查,卫雄飞的眼光一凝,看向刘伟名道:“果然是大事,你去吧。”
坐进王报国的车子,刘伟名朝着卫家父女挥了挥手,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看着离去的车子,卫雄飞又看向了心神不定的女儿,心中就多少有了一些疑惑,抬眼看了一眼刚才刘伟名与女儿到过的那个方向,心中暗想,两人难道发生了点什么?
“雨馨,刚才你们玩得还愉快吧?”
卫雄飞这种问话很隐秘了,如果女儿不高兴的话,肯定就是受到了刘伟名拒绝之类的,要是女儿心情不错,也许这事就有了转机。
卫雨馨这时也在暗叹,自己鼓起了勇气,拼着不要脸面做了送抱的行为,还是被一个电话破坏了,难道两人真的是没有缘份,天意如此?
想到这事,卫雨馨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些复杂的表情,一个念头不断在心中闪过,自己难道与刘伟名无缘?
听到父亲询问,卫雨馨到还没有完全的绝望,说道:“这里的野花很漂亮我摘了不少花。”
看了一眼女儿现在空着的双手,卫雄飞暗自摇头,女儿与那小子肯定发生了点什么。
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女儿怎么就那么迷上了他
卫雄飞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也管不了这事。
刘伟名这时坐在车上打了一个电话给温芳时,温芳一接通电话就大声道:“伟名,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的,县里出了大事了。”
“我知道了。”刘伟名说道。
温芳听到刘伟名说知道了,就有些担心对刘伟名道:“伟名,据传言,那个苗峰涉入的事情很严重,他杀了黄传之后得到了一些东西。”
刘伟名道:“县里的情况很复杂,观望为主崔书记怎么样了?”
一谈起崔永志,温芳的心情更加不安道:“基本没见到崔书记上班了,听说就在苗峰被控制的同时,苗羽香也被控制了。”
快了
听到苗羽香也受到了控制时,刘伟名就知道县里面的事情快要揭开盖子了。两人也无法聊更多的内容,毕竟知道的内情都是靠着猜测进行。
挂了电话,刘伟名也在沉思,这事既有草海的事情,也可能会涉及到更高一层,就是不知道崔永志在那条公路的修建中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
想到崔永志角色的问题,刘伟名也有些疑惑了,崔永志当了那么几年的县长,修黑兰路的时候,崔永志也是县长的,他难道就真的没有参与到那其中,从黄伟掺合了那事,然后来到了苗峰的公司就有弟疑点,那黄伟又怎么就到了苗峰的公司了?
越想时,刘伟名就越是感觉到崔永志也在其中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有了这样的想法,另一个更大的疑问又出来了,崔永志既然是重要的人物,他就必然与上面的人有很紧密的关系,可是,为何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得到后台的支持,反而表现出了一种急于找后台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一个个的疑问涌上心头,刘伟名对于这个崔永志也产生了好奇,这人真是让人难解得很。
官场上的事情真是不能去探查,越是想去了解,就越是发现自己无法看明白,自己都感觉已经把那崔永志看明白了,没想到还是有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刘伟名也不想再去想这事,反正一切都已经开始明朗化,关键的到是自己在这件事情中获得多少利益的问题。
与田林喜交流过以后,刘伟名就多了一些主动性,他知道一切事情还得自己主动,现在趁着草海的情况复杂,一是要尽快摸清楚情况,二是找机会争取到最大的支持。
车子进入县城,王报国把车子交给了刘伟名,就去找他的新谈那女朋友去了,他也是聪明人,知道刘伟名到了县城需要秘密做一些事情,自己最好不要知道为好。
“你在哪里?”刘伟名立即与方怡梅打起了电话。
“我租了一套房子,你过来吧。”方怡梅也显得有些不安,对刘伟名说话时,那种语气也能够听得出来。
刘伟名并没有把车子开进去,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处停车的地方停好了车子,这才戴着一付墨镜,头上更是戴了一顶帽子,这才向着那租来的房子方向走去。
进入房间时,刘伟名就看向了迎上前来的方怡梅,两人只是抱了抱就过去坐了下下来。
县里发生了大事,两人都没有太多其它的想法。
“伟名,崔书记看来这次是要倒了。”
方怡梅明显心中不安,想到了崔永志是刘伟名的后台,崔永志倒了之后刘伟名的艰难时,她就很是担心刘伟名能否渡过这次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