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知道刘伟名问的是设计赵卫江的事情。
听到是问这事,方怡梅就笑道:“这事我做得很隐秘的,其实县里修路的事情在许多地方的操作上都存在着问题,告的人也不少,只是没有人受理而已,这次我就是针对这些情况下了一些功夫,与我的几个亲戚暗中进行了收集,刚好就得到了一些东西,我让人把那东西偷偷放进了彭学云家,相信这次崔永志会把彭学云说出来,彭学云临危之下也会把赵卫江搞出来,到时全县就算是乱了。”
刘伟名看了一眼方怡梅,知道她肯定还有一些内情没有告诉自己,不过,那些东西对自己来说已是无关紧要,也就没有再多问。

现在唯有等待,该运作的都已运作,就看结果是什么样的结果了。
市委书记许夫杰这两天显得有些烦燥,在办公室里想着心事。
草海县的情况已经明显了,崔永志是有问题的,问题还不小,崔永志拿下已是不争的实事,这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省里的大佬们暗中都在进行着各种的争斗。
唉,黑草路的修路问题看来已经很明白,常务副省长都将会牵连进这事中,如果是那样,省里面的局面也要发生变化
一想到崔永志在这节骨眼上搞出了这样的事情,许夫杰的心情就非常不好,黑兰市委也不平静,大家都在暗斗,崔永志出了事情,这让对手们终于抓住了把柄,对草海的争夺已经展开。
想到草海现在不同于以往,随着春竹乡园区庞大的投资项目的不断启动,许夫杰就决不愿意这个重要的地盘失去。
毕竟草海是自己打下的地盘,发展又是自己搞出来的,许夫杰更希望牢牢掌握住这个地方。
想法是这样,许夫杰也知道出了崔永志的事情以后,省里面的一些人就有了插手的借口,县委书记和副书记都不会再是自己的人。
许夫杰来到黑兰市的时间并不长,工作的难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好不容易才搞出了一些局面,这崔永志一下子就把这些局面毁了。
谁都知道崔永志是自己的人,因为春竹乡招商的事情自己也没少在省委领导们那里提到过崔永志,现在好了,自己重用的人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真是笑话了
有些难办了
盘算了一阵自己的人手时,许夫杰痛苦地发现,自己还真是没有一个能够把草海力量重新聚集在一起的人手。
其实,许夫杰在各个场合也试探了几次,结果却是大家都要插手进去,唯有的办法就是尽量别从外面派人进入,用本地人才不至于把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地盘送出。
看来只能是小刘了
又想了一阵,越想就越感到刘伟名是继崔永志以后能够挑梁的人物。
就算无法得到主要的位子,把小刘弄到常委里面,后面再有自己的支持,相信崔系的人就不会散去
许夫杰知道这也是一种无奈的力法,目前也只能是这样去办。
崔永志有一批人马,崔永志一倒下,他的那些人必将群龙无手。
许夫杰并非没有考虑过崔永志一系的那几个人,几个进入常委的人也是人选,但是,分析了一阵还是让他担心,政法委书记王起到是不错,能力也强,但是,有一个问题了,草海出了这样的一些事情,他的责任也不小,市里的那些人都存了把王起弄出草海的心思,王起离开草海基本上就是定局,不可用啊
再想到那钟守富时,许夫杰就只能摇头,这人难登台面,并且,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他与那彭学云走得很近,心性不稳,决不能用
副县长钱中立呢?这人摇晃不定,不是一个稳定大局的人,挑不起大梁啊
大家都在布局,自己也得先布局才是。
拿起了电话,许夫杰又想了一阵才拨通了刘伟名的手机。
刘伟名这时刚从崔永志的家中出来。
这次到崔永志的家中时,看到的情况就与从来有了完全的不同,崔永志的家中一片冷清,崔永志独自一人在家中,听到门铃声,前来开门时也显得有些慌乱。
看到是刘伟名,崔永志的眼睛里面突然间散发出亮光,就仿佛刘伟名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刘伟名的手就是不放。
“伟名,我是无辜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了,对着刘伟名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以前高朋满座的崔家,现在变得一派冷清,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到来。
看到崔永志家里的情况,刘伟名就想到了田师傅所说的那些话,对照了一下那些话里面的东西,刘伟名对于田林喜话中的道理更相信了几分。
官场果然就是跟红顶白的行为,当初崔永志红火的时候,到他们家的官员可以说是排起了长队,自己来了几次看到的都是大家拎着各式各样的礼品,现在一看到崔永志不行了,大家就一下子消失了
权力
这是权力的威力啊
“崔书记,情况怎么样了?”刘伟名还是关心地问道。
“伟名,你一定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崔永志知道自己的问题不小,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解决,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帮助,绝对就是死路一条,他虽然不知道刘伟名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力量,可是,他非常明白,只要刘伟名背后的力量帮助,自己这一关就肯定能过。
刘伟名暗自叹息,这崔永志的神智都有些不是太清楚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帮得到他呢?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现在自己都还得努力才行,根本不可能去帮到崔永志。
想到了田林喜的那些言论,想到崔永志必然要进去时,刘伟名的心肠也硬了几分,说道:“崔书记,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是你被有心人暗算了。”
崔永志现在的确有些神智不太清楚的样子,听到刘伟名的话,就大声道:“是彭学云这***整我啊。”
“崔书记,这个事情我看还得你自己解决才行。”
随便又聊了几句,刘伟名已经失去了继续聊下云的想法。
临出门时,崔永志竟然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就是不放。
又安慰了几句,刘伟名这才离开了崔永志的家里。
走在路上,刘伟名心中感慨,官员是什么?不外就是披了一层光环的人物,他们其实本质上与一般的老百姓并没有两样,看看崔永志就知道了,以前他的身上充满了镇定,充满了睿智,现在眼看着要打掉他头上的光环了,他的整个老百姓形象就显现了出来。
一路行来,刘伟名就看到了县委大院里面坐在树荫下闲聊、打牌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们,看到他们现在的形象,再想到他们以前可能也是一方大员的事情,刘伟名摇了摇头,官员的光环能够把一个人完全的改变
想想自己身边围绕的那些人时,刘伟名就有所警惕,自己何尝不是拥有了一个权力的光环,正是有了这层光环,大家才紧紧靠了过来。
方怡梅应该也是因为自己的光环才投到了自己的怀里,如果自己没有这权力她会投向自己的怀里?对于这事,刘伟名还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想到县里面那些对自己不断示好的人们,刘伟名对于自己手中的权力也多了一些认识。
刘伟名以前对于方怡梅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的事情还有着一些歉意,也想过不管不要的,干脆娶了她,现在看到了崔永志落得的这种情况后,刘伟名的那种想法却突然间淡去。
正如田师傅所言,既然进入了官场,就得以官场的方式来活着
对于方怡梅,刘伟名发现自己并没有欠着她什么,大家应该是一种互相的需求的关系,她需要自己的帮助而已,这里面的情感因素并不是太多
心中多少有些气闷,刘伟名对着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
刘伟名再次想着这个自己想了很长时间的问题,这世界间的人里面,真正是两情相悦、白头偕老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正在想着事情时,常明光的电话再次打来:“刘乡长,我得到一个消息,那个苗峰已经开始交待问题了,这次崔书记已经无法过关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转头看了一眼崔永志家里的方向,他知道县里的局面终于要变了。
怎么办?
刘伟名一直都在想着自己在这件事情中该如何做的问题。
其实,在运作的初期刘伟名就把目光放在了市委书记许夫杰的身上。
刘伟名是进行了研究的,他认为随着崔永志的出事,许夫杰很有可能要重新对草海进行布局,凭着自己与许夫杰的那种不深不浅的交情,许夫杰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必然会想到自己,这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所在。
时间都过去了那么久了,许夫杰怎么还没有影响?
刘伟名感到应该快了。
刚刚想到这事,还没有装进包内的手机再次响起。
刘伟名拿起手机一看时,眼睛就是一亮,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果然是许夫杰办公室的电话
“许书记好。”刘伟名表现得很是恭敬道。
“小刘啊,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到了市里打这个电话……”许夫杰的话很短,说了一个手机的号码就挂了电话。
叫自己到市里去,看起来还是秘密前往,这许夫杰到底要搞什么?
刘伟名站在那里沉思着。
不管怎么说,一个市委书记叫自己暗中过去,这就是一种表现亲密的态度了,这是把自己看成心腹的意味
刘伟名转念间有些明白许夫杰的想法,这是要看看自己是否认抬举了,也是要自己表态一下。
这次到了市里去见许夫杰,那许夫杰就是想进一步的看看自己是否可用,情况还在两可之间
到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才行
刘伟名知道自己的各种推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
自从知道了彭学云获得了崔永志的把柄以后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要把县里的事情搞乱,最终自己获得许夫杰的信任,从而更进一步,现在看来,果然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在发展着,就看这次见面了。
找了一个地方认真想了一阵对答的事情,刘伟名拨通了温芳的电话。
“伟名,你到县里了?看了崔书记没有?”
温芳急着就问了起来,问过以后又说道:“伟名,崔书记现在看来是问题大了,我听到消息,据说他还是有问题的,怎么办?”
话语中完全听得出来,她的心乱了,仿佛已是没有了主见。
对于她这种一心官场的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如同是天翻地覆,在她想来,崔永志就是后台,现在崔永志完了,她就是后台没有了。
想到当初失去后台时的情况,温芳很急燥,对自己的命运也有着一种悲哀,自己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刚有一个后台,没有几天好日子,现在又完了。
唯一能够说话的对像只能是刘伟名,接通了电话,她再也忍不住,就对着刘伟名述说起来。
完全能够理解温芳的心情,却也暂时不能告诉她任何的情况,刘伟名道:“温乡长,我打电话给你是有这样一个事情,我有事要到市里去一趟,向你请个假。”
这请假的方式也很有道理,第一就是春竹乡的确离不开刘伟名,自己走什么地方请假是应该的,第二就是安温芳的心,靠她自己去悟,悟不悟得出来就看民自己了。
“嗯,你去吧。”温芳心不在焉地说道。
“什么?你要到市里?”反应过来以后,温芳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是,要去一趟,处理一点私事,乡里的工作暂时就不管了,一两天的时间就回来。”
“没事,没事,你放心去处理,我立即赶回乡里,有我主持,出不了事。”温芳的情绪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温芳有些感觉,这个刘伟名到市里一定是走关系去了,最好就是走通了关系,只要刘伟名稳得住,自己就完全不会有事,天无绝人之路啊
温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刘伟名的发展与自己的发展联系在了一起。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摇头一笑,这个温芳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通的人物,用好了这样的人,工作都能省心许多,如果下一步自己起来了,到是要好好的用她一下。
坐进了王报国开来的车子里,刘伟名说了地点后就闭目思考着。
也不知多久,刘伟名在车上眯了一会,睁开眼睛时就看到车子稳稳停在一个繁华的路段,王报国并没有叫醒他,就坐在车上等着。
到了
看着明显繁体得多的市里街道,刘伟名的心中多少也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