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同志吗?我是顾明忠,许书记的秘书,你到……”
原来是许书记秘书的电话
刘伟名让王报国向着顾明忠所说的地点赶去。
到了地点时,刘伟名发现是一家会所,外表看上去并不怎么样,但是,走入了里面以后,里面的装修就精致得多了。
很雅静的一个地方
这里面的地盘还是有些大,走着就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人等在了那里。
“刘乡长,我是顾明忠。”来人看到了刘伟名,到是一眼就认出了刘伟名,迎上前来对刘伟名说道。
忙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刘伟名道:“顾秘书好。”
“刚到吧?”
“车子刚刚进城。”
“嗯,我们先过去,许书记那里我已经打了电话,他忙完了事情就会过来。”顾明忠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许夫杰为何要在这里见这个小小的乡长,对刘伟名在充满了好奇的同时,就多了几分小心。
许书记既然那么重视这个年轻人,也许这年轻人的背后必然有着很大的来头。
两人向里面走入时,顾明忠也在暗中观察着刘伟名。
对于刘伟名这个人,顾明忠并不陌生,春竹乡园区那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不研究这刘伟名的情况,现在当面看站刘伟名时,还是对刘伟名的年轻感到吃惊,这也太年轻了
两人进入到了一个看上去很雅致的房间里面,自有着一些长得很是水灵的少女送上了一些吃的东西。
顾明忠微笑道:“让你错过了吃饭的时间,我专门安排了一下,你先吃点东西垫下肚子,许书记的事情较多,估计还得等一阵才能到。”
刘伟名还真是有些饿,也没有客气,就吃了起来。
看着刘伟名在自己的面前一点都没有那种下面的人见到市委书记秘书的胆怯,顾明忠对刘伟名的重视程度又上升了许多。
这个年轻人肯定有背景,那些对于他的传言应该是真的,难怪许书记那么重视他,看来在对待他的事情上自己得用心一些,这样的人最好就是能够交成朋友
顾明忠微笑道:“刘乡长,我们第一次见面,对你的名字可是久仰了。”
刘伟名抬头道:“顾秘书,你叫我小刘就行了。”
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我们可以算是一见如故,这样吧,我就称呼你为伟名,你也称呼我为老顾就行了,以后我们之间的联系肯定很多。”
“我还是称呼你顾哥好了。”发现对方在与自己套交情,刘伟名当然不可能把这交情推开,下一步与顾明忠打交道的机会肯定很多,大家形成亲密的关系当然很好。
顾明忠就高兴道:“行,伟名老弟,往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我,市里面我还是能帮助办一些事情的。”
刘伟名吃完了东西,陪着顾明忠聊了一阵,两人很快就熟悉起来,都有各自的想法,相谈到也融洽。
正聊着,就见许夫杰大步朝着这房间里面走了进来。
顾明忠飞快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帮着许夫杰接过了他的包包,又忙着去做到茶之类的事情。
刘伟名也站起身迎上前去。
“许书记。”刘伟名招呼着。
本来严肃的表情瞬间转变,许夫杰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伸手握向刘伟名道:“早到了?”
“也就没到一会,肚子饿了,顾秘书帮着弄了点吃了刚吃完。”
哈哈大笑,许夫杰道:“那就好,那就好。”
刘伟名也不太好问许夫杰叫自己赶来的原因,握完了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许夫杰一指沙发道:“坐下说话。”
顾明忠忙完以后到是很自觉地走了出去,临出去时,还把门带上。
顾明忠知道,许夫杰既然选在这里见刘伟名,应该就是想与刘伟名谈一些事情。
“园区的建设现在怎么样了?”许夫杰先询问起了园区的情况。
刘伟名就详细把园区的各项工作都讲了一遍。
“投资方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还是打算把一些顾虑讲一下,就说道:“许书记,你是知道的,草海县现在有些复杂,一些投资方在入驻的事情上有些迟疑了。”
轻轻在沙发上敲击了一阵,许夫杰微微点头道:“一个好的投资环境才能吸引到更多的商家,春竹乡园区面临一个好的机遇,上到中央,下到你们乡里都是工作的重点,这种难得的机遇不容破坏。”
刘伟名道:“只要花上几年的时间,相信春竹乡会成为一方亮点。”
“听说你们县对园区有着一些这样那样的阻碍?”
这个问题刘伟名就有些不好应答了,只能是笑了笑。
许夫杰也没指望刘伟名回答,自语道:“班子的问题是关键,只有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班子,才有战斗力。”
“最近到省里去过没有?”许夫杰突然问道。
“最近到是没到省里,园区的一些大项目要上马。”
“嗯,省里的许多领导都在过问春竹乡的工作的,你们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田老头的话再次闪现在刘伟名的心中,感到做事就得不断把各种的力量借来才行,就说道:“许书记,春竹乡园区的工作是您一手运作起来的,我们如果不把工作做好,这就对不起你的信任了,春竹乡的脱贫就指望着这事。”
许夫杰笑了笑,看向刘伟名道:“在工作中有没有压力?”
“反正有了事情我就来找许书记,那么大的一个园区,相信许书记一定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的。”刘伟名笑着说道。
哈哈一笑,许夫杰的心情不错,指着刘伟名道:“你这小子。”
刘伟名就笑了笑没言语。
许夫杰这次之所以把刘伟名找来,目的有两个,第一是观察刘伟名的态度,他不希望自己培养的人最终是别人的人,第二个就是想确认一下刘伟名的能力,招商是能人,就是不知道管理的情况。
一进来就询问春竹乡园区的情况,就带有考量的想法,认真听了刘伟名的各方面工作介绍以后,许夫杰对刘伟名的管理和运作能力算是放心了,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说明工作能力没问题,看似还留有余地。
第二个心性的问题也让许夫杰感到满意,刘伟名并没有表现出有了背景就了不起的样子,说话做事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一系的人来对待,这样的人到是可以一用了
“许书记,电话,省里的。”
顾明忠进来恭敬递上了手机。
许夫杰一收脸上的笑容,快速接过了手机。
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看了一眼刘伟名,许夫杰就朝着另外一间房间走了过去。
刘伟名就感觉到那许夫杰接的这个电话应该是一个重要的电话。
过了好一阵,许夫杰重新走了进来,脸上变得非常的严肃,看向刘伟名道:“跟我到省城去一趟。”
去省城?
刘伟名虽然疑惑,还是答应了一声。
“你安排一下工作吧。”许夫杰说完话坐在那里闭目沉思着。
难道省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叫自己跟去有什么用意?
一个个的疑惑涌上心头,刘伟名想不明白许夫杰怎么会把自己一个小小的乡长叫着一道去省城。
既然许夫杰叫自己安排工作,这就是给自己一点时间安排了,刘伟名当然不太好在这里就打电话,忙出了门,找了一个地方开始打起了电话。
先打了一个电话叫王报国自己安排行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只是叫王报国自己找一个地方住下等着。
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常明光,叫他及时把情况报告给自己,现在县里的事情太复杂,自己得随时了解到县里的情况,这样才有助于自己应对。
第三个电话是打给田林喜的,刘伟名就讲了应许夫杰要求,随他到省城一趟,田林喜到是笑了笑道:“来就来吧。”
听得出来,田老头仿佛猜到了许夫杰的用意,却是没有对刘伟名说明。
打电话给田林喜也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从田林喜那里了解一下省城的情况,结果老头只是哈哈笑了一下,说是到了省城再说。
刘伟名并没有给方怡梅和温芳打电话,打完电话又想了一会,觉得差不多了,只要有这几个电话足够,温芳那里已经请过假,就没必要再打去。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再进入房间时,就看到许夫杰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原样。
“安排好工作了?”
“安排好了。”
“走吧。”许夫杰站起身来。
许夫杰今天的这个态度还是让刘伟名感动,这是一种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重视之意,换一个领导,搞不好叫上车子就走了,一种受到尊重的感觉涌上心头,这许夫杰很会做人
坐进了许夫杰那早已等着的车子,刘伟名还是显得有些拘束,这是第一次与市委书记坐在一辆车子里面。
前方副驾驶上坐着的是秘书顾明忠。
车子一直向前行驶,许夫杰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似的,并没有与刘伟名交流。
车子开了一阵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响,刘伟名就有些郁闷,上车的时候怎么忘了关机,现在接又不太好接,不接又不行。
“你的电话,接吧。”许夫杰突然说了一句。
刘伟名有尴尬地拿出了手机。
一看手机时,刘伟名就知道这个电话不能不接了,竟然是宁军打来的电话。
“宁哥,我是伟名。”刘伟名说道。
“伟名,不方便接电话?”宁军问道。
“没事,我正在来省城的路上。”
“那好,到了省城再谈。”
车子里面的空间就比较小,宁军的话也传到了许夫杰的耳中。
看到刘伟名打完电话,许夫杰道:“朋友打来的吧?”
虽然是随意的问话,刘伟名却不敢不重视,应该是手机中的话已经传到了许夫杰的耳中,再说了,许夫杰在团省委那么多年,他难道听不出宁军的声音?
现在突然问了这样的话是什么用意?
转念间,刘伟名的头上微微在冒汗,许夫杰是在试自己了
这官场当中真是步步试探,步步陷阱,一不注意,搞不好就是走向另一个方向。
“许书记,是呼延书记的秘书宁军打来的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听说我要到省城,就说到了省里再谈。”
许夫杰的脸上就现出了笑容,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接着去问。
好险
刘伟名的心中就有些后怕,自己如果应答出了错的话,估计就要出大事。
正如刘伟名所想,许夫杰对于刘伟名的表现还是满意的,从刘伟名手机中传来的声音,加上刘伟名的称呼,许夫杰第一时间就知道是宁军打来的电话。
对于宁军打电话给刘伟名的事情也是吃惊,这只能说明一个事情,省里的种种呼延书记与刘伟名的传言还是有一定的道理,这刘伟名与呼延书记有着很深的关系。
这次许夫杰带着刘伟名到省城,就是想借刘伟名与那呼延书记加强一种联系,现在看起来自己带着刘伟名到省里的想法是对的。
最令许夫杰高兴的还是刘伟名的态度,对自己说的是实话,并没有撒谎,这非常重要,说明了刘伟名这个人对自己是忠心的。
有能力,又忠于自己,这样的人当然得用。
许夫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下了用心使用刘伟名的决心。
草海县的情况变得复杂了,市里面的情况也复杂,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许夫杰心情很是不好,大好的局面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省里也在暗斗,市里同样在暗斗,对黑兰市的掌控也变得难了许多,看到一个春竹乡园区有利可图,一些触角也向着春竹乡伸了过去,必须要有自己信得过的人在草海才行,刘伟名这个年轻人不错,首先对自己是忠于的,其次是这年轻人有能力,再加上现在自己再想从外面派人进入草海县就存在着一定的难度,使用当地人是首选,用了刘伟名,那呼延书记也会记着自己的人情,到是一个两利的事情
“小刘,说说你们县里的情况,现在是什么情况?”
又开始考试了
刘伟名上次就报告过县里的事情,许夫杰应该都已知道,现在又询问,当然不可能是问知道的内容,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略微一想,刘伟名就知道许夫杰肯定是想了解一下自己对于县里发生事情之后走势的看法,带有考自己一下的意思。
打起了精神,刘伟名认真道:“许书记,县里的事情现在传言很多,由于不太清楚内情,到是不好胡乱猜测,一切都得有根据才行。”
这样说话显得这刘伟名还是老诚持重的
许夫杰心中给予了刘伟名一个评价,看来刘伟名并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