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夫杰知道以刘伟名的聪明,应该猜到了自己的一点用意,既然猜到了用意,并没有及于表现,而是很严肃看待这事,从政的素质就显得很强了,这样的人占据一方,只要沉得下心来,大的问题就不会出
“呵呵,没事,当闲聊,就把你了解的情况分析一下,我也想听听。”
知道许夫杰是想考自己,刚才是一种姿态,现在再不说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态度的问题了
刘伟名更加认真道:“既然是许书记询问,我就把我了解到的,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谈一下,说得不到的地方还请许书记谅解。”
许夫杰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言。
“许书记,从传言和了解到的情况看,县里的班子肯定要进行微调,无论是怎么样调整,着眼点都将是为了草海的稳定大局,市委需要的是一个健康发展的草海,稳定大局是重中之重。”
许夫杰并没有插话。
“草海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传言,分成了好几个派,本地派和外来派也有着一些矛盾的地方,更有一些是属于零散的力量。”
许夫杰就睁开了眼睛,哼了一声道:“乱弹琴,还分了那么多的派别。”
刘伟名心中一乐,许夫杰能够说出这话就是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自己有意把这种敏感的话题说出来,也就是向许夫杰表明了自己跟他是一条心的用意,看来许夫杰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了。
“你还真是了解得不少嘛。”许夫杰说了一句。
笑了笑,刘伟名道:“平时与大家相处得不错,不想听也都听了一些。”刘伟名这句话也暗藏了自己还是有点力量的意思在里面。
许夫杰就笑了笑。
看来用刘伟名是不错的,这刘伟名的话里面也透露了一些内容,那就是他也有着一些力量,他既然本身有一些力量,如果再把崔永志的力量收过去,就是两股力量了,就算收去的崔永志力量弱了一些,散走了一些,只要自己表现出一种对刘伟名的支持,他的身边必然就会很快形成一股不弱于崔永志的力量
许夫杰已是再次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刘伟名也在偷偷观察着许夫杰的表情,看到许夫杰的表情,刘伟名心中一松,感觉到了许夫杰的满意。
“小刘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到我那里去谈发展的时候的情景,一晃眼就过去了一段时间了,你也成熟多了。”许夫杰感叹道。
“许书记,我也记得很清楚,你一直都对我很支持,很关心,说实话,我之所以有那么一点长进,还是因我有了你们的帮助。”
“一定要好好的工作,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组织。”
“反正有许书记不断的指导,我相信春竹乡的工作肯定能够做得好的’
“你啊,眼光要放长远一些,别一天到晚的盯着你们的春竹乡,要有承受更重担子的准备才行。”许夫杰微笑着说道。
“小刘,你先自己找个地方等着,改天我带你去呼延书记那里汇报一下园区的工作。”到了省城以后,许夫杰留下了一句话,坐着车子匆匆离去。
许夫杰表现得就有些急的样子。
一路上许夫杰也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刘伟名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却也不是太清楚,只是感觉到出了一些事情。
就把我甩这里了
挠了一下头,刘伟名还真是有些无语。
一路行来,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许夫杰的心中装着事情,仿佛已经发生了大事。
想了一下,刘伟名感觉到除了田师傅那里,自己还真是没有地方可去。
刚想到田林喜那里时,又想到了宁军打来电话的事情,就与宁军接通了电话。
宁军显得很忙,就说道:“伟名,这样吧,你先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我忙过这阵再与你联系。”
打了一辆的士,刘伟名朝着田林喜的家赶了过去。
看到刘伟名到来,田林喜到是显得高兴,笑道:“先去洗一下再谈。”
等刘伟名洗了澡出来时,田林喜坐在那里拿着一本武侠小说在看。
看到田林喜看武侠小说,刘伟名的眼睛睁得老大道:“你还有这受好,我怎么不知道?”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这是成年人的童话,我有什么不可以看的,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还是心态,如果心态年轻,就能多活几年,如果心态都不行了,这个人也就完了看武侠小说就是一种对心灵的调节,心中充满了一种激情,我的生活就充满了阳光。”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我感觉出来了,你的生活到是真的不错。”
“武侠中有着一股激情,看了这样的书,心中就充满了激情,代入感好的书就更是不错,自己就是主角,自己就融入在其中,时间慢慢过去,自己那苍老的心也会变得年轻,其实,我认为这是不老药啊。”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还有那么厉害抽空我也找几本看看。”
“你现在还年轻,没这必要,到是可以找几本官场小说看看,了解一些官场知识还是不错的,推荐一本吧,起点的那本《官气》就不错,写得通俗,对你应该有帮助。”
刘伟名道:“行,我找来看看。”
“嗯,注意了,就在起点上看,其它的站上都是盗版,要支持作者,该打赏的要打赏。”
“明白了。”
田林喜把书放在桌上笑道:“来干什么?”
“我还想知道来干什么的,许书记一个电话把我叫到了市里,跟我东一句西一句的谈事,刚谈完,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叫我跟他到省城,到了省城,又叫我自己安排,他要带我去向呼延书记汇报园区工作。”
听了刘伟名这席话,田林喜就笑了起来。
“自己泡茶。”
刘伟名去泡了一杯茶过来坐下道:“师傅,你帮我指点一下,许书记到底是要干什么,我怎么搞不明白呢?”
“你小子,只能说是一半搞不明白,搞明白了一半的。”
刘伟名也笑道:“草海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估计崔永志是不行了,许书记不愿意放弃草海县,看到我还可用,找来看看我的态度。”
“不错,这是对的,他就是看看你是否听他的,别扶持了一个人起来,最后变成了其他人的人,你是怎么应答的?“
刘伟名就把整个的情况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林喜道:“不错,我说的那些话看来你是听进去了,应对得很好,有了这样的应对,许夫杰是会用你的。”
“师傅,是不是省里出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有一种感觉,省里肯定是发生了大的事情。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应该是京里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变化造成了省里的一些变化。”
看到刘伟名好奇的目光,田林喜一笑道:“说得明白点吧,常务副省长邱志向的靠山倒了,由于他的靠山倒了,京里的一些力量就要重新分一下蛋糕,结果宁海省就连带着圈入了进去,你们黑兰市不是有一条公路叫黑草路吗,问题就****了出来。”
说到这里,田林喜微笑道:“有了这些内容,你说一下,会发生什么事情?”
刘伟名的心中吃惊道:“难怪事情都触及到了草海,原来是真的有人在暗中插手。”
田林喜笑道:“这种事情就如同地震一样,这里地震了,周围都会受到影响,你们草海那里只是小震而已,在整个的事件中并不是一件大事。”
刘伟名苦笑道:“师傅,还不是大事,草海现在的干部们都是心中不安的。”
田林喜笑了笑道:“我急着赶回来就是做这事,好在现在这事已经差不多了,一切都已平息了下来,只剩下一些善后的工作要做而已。”
“狄市长倒了?”心中一动,刘伟名问道。
赞许地点了点头,田林喜笑道:“不错嘛,有了一些长进了。”
刘伟名的思维空间一下子打开了,叹道:“难怪许书记叫我到省城,是这样啊。”
有趣地看向刘伟名,田林喜道:“你谈谈你的认识,我看看与事实是否接近。”
刘伟名道:“事情已经不复杂了,应该是京里争斗中涉及到了常务副省长,要搞掉他,肯定需要找到一些东西,黑草路就成了一个攻击的目标,第一个倒下的必然是狄猛,他倒了,邱副省长就受到了连累,就算是邱副省长不倒也会换到一个没多少权力的地方养老去,省里的班子就要进行调整“
田林喜微笑着说点了点头道:“大体差不多了,再接着谈。”
“黑兰市的情况受到了这事的影响,在市长的争夺上肯定出现了一个并不是许书记一系的人,许书记为了更有力地掌控黑兰市,必定不会放弃这次机会,就想把他的人弄一个进入常委,这样一来,许书记的话语权会更重一些,这次到省里,应该就是弄这事的,难怪叫我陪他去见呼延书记,这是想尽可能的争取支持啊。”
田林喜已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断点头道:“伟名,不错啊,凭着一些信息就能够分析出那么多的事情,看来我还是把你看错了,你还是适合混官场的。”
刘伟名也笑道:“跟了你那么长的时间,不会也得会了。”
田林喜更是高兴道:“很不错了,你能够分析出那么多,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只是有几处并不是太对,第一,邱副省长这次问题是真的不小,只是因为影响的原因不会公布出去,他在黑草路的修建上存在严重的问题当时狄猛也参与了这事,狄猛同样存在问题,狄猛会很快退休。”
刘伟名道:“市纪委难怪在草海搞修路的事情,看来是得到了一些材料。”
“事情基本上都已定论了,你就别再去掺合,知道就行了。”
刘伟名道:“连锁反应下,草海县的情况也复杂了。”
田林喜道:“在整个的大局下,草海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随着市里的盘子重新定下,到时才会弄你们草海的事情,本来在这件事情上,一些人是想先从黑兰市的公路上来弄,结果其它的方向取得了突破,还没有等黑兰市方向的成果到来,事情已经解决,黑草路的问题反而是从其它的方向得到。”
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
刘伟名感到这事并不是一伙人在搞事,而是几伙人同时在进行,看到邱副省长背后的靠山倒了,整治起来真的是下了狠手
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说个实话吧,我本来是不希望你混官场的,感觉你的性格是太老好人了一些,心也不够硬,你那样的情况混官场肯定得吃亏,没想到你短短的时间里面就搞出了那么大的场面,这事换一个人还真是很难搞出,既然有了那么大的场面,丢了就真是可惜了,运作得好的话,这就是你实打实的政绩,对你今后的发展有着奠基的作用,现在我也不得不为你运作一下了。”
“师傅,有你老这句话,我就轻松多了。”
刘伟名还真是从心里面感到高兴。
田林喜道:“崔永志算是你的靠山吧,他倒了你一定着急,不过,他这人并不是你应该靠的人,他也没有真正把你当成他的人,倒了也就倒了吧,现在许夫杰既然看重你,我也就帮他一次好了,这样吧,晚上你约他一下,找个时间我与他坐坐?“
刘伟名看着田林喜那大牌的样子,有些迟疑道:“师傅,你行不行啊?”这话就有点开玩笑了。
田林喜笑道:“你小子来探我的底了你只要说我的名字,许夫杰就知道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师傅还真是大能之人不知修炼到了什么层次,元婴期,还是分神期?“
田林喜笑道:“反正你们许书记很希望得到我这样的人帮助,别把我真看成是退了休的人。”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许夫杰很急,到了省城就往省w书记杨轩那里跑。
结果却从杨轩地里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黑兰市如果无法加强自己的力量,下一步的工作肯定会出问题
一想到狄猛出了事情会下台时,许夫杰多少还是喘了一口气,这个狄猛给自己的压力很大,狄猛在市里的力量也不可小视,他倒了到是好事,关键的是新到的人员中有没有自己人的问题。
许夫杰希望的是市委里面有那么一个自己一系的人,只要再增加一个自己一系的人,情况就会对自己非常有利。
在杨轩那里听得出来,插手黑兰市的人较多,杨轩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也不想犯着得罪人的事情否决大家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