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从省委出来,许夫杰也没有回家里,坐在车上想着如何运作的事情。
把刘伟名弄到省城,许夫杰到是真的存有借刘伟名与呼延傲博的关系寻求呼延傲博的支持,他也知道像呼延傲博这样的人最不高兴的就是别人对他们玩阴谋,到底该怎么样做才能不引起呼延书记的反感呢?
省委常委中不发表意见的人也有不少,那些人自己很难影响啊
刘伟名的电话打来时,许夫杰还在想着心事。
“许书记,刘伟名的电话。”顾明忠小声说道。
顾明忠感受得出来,许书记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许夫杰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电话。
“我是许夫杰。”
刘伟名有了田林喜的示意,就打了这个电话,他也不知道许夫杰对这事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看到田老头大口大气样子,刘伟名的心中还是没底。
“许书记,有一件事情,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我师傅田林喜想请你来聊聊,不知……”说到这里就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看着武侠小说的田老头,他真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人家一个市委书记没事去赴一个糟老头的约会,他难道真是没事可干了
许夫杰开始时也是微一皱眉,这个刘伟名做的什么事情啊,你师傅请我闲聊,我真是没事干啊
脸色一沉时,突然想到了刘伟名说的名字,心中一动,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声音就有些大了,搞得刘伟名也是有些不自然了,再次看了一眼田老头。
“嗯,是这样的,许书记,我在省城有一个师傅叫田林喜,他说了,想请你一起坐坐,如果你没时间就算了“
田林喜
许夫杰把这名字念了两遍,眼睛就是一亮,大声道:“你告诉你那师傅,我立即就赶过去。”
这个刘伟名不简单啊
许夫杰其实多少也知道一些刘伟名与田林喜有关系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两人竟然是师徒,现在看起来,自己的省城之行就轻松多了
刚才还心情沉重的许夫杰,现在变得兴奋起来,有了那么一些助力,黑兰市的情况就好得太多了
许夫杰发现自己把刘伟名叫到省城的行为真的是神来一笔
顾明忠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许夫杰的情况,刚才他是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压力,整个的车子内都充满了压抑感,真是没有想到,才接了一个刘伟名的电话,许夫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到底这刘伟名下了什么药了
对于刘伟名,顾明忠那重视的等级已是一升再升,现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了。
“快点。”
许夫杰难得的对驾驶员说了一句。
车子快速驶去,许夫杰盘算着这次会发生的情况,别看田林喜是退下的人,他的影响力在省里是非常强大的,那些原来许夫杰并没有算成自己助力的省委领导们已经重新纳入了他的助力范围,他知道,只要有田林喜发话,那些人都会转过来支持自己一下。
现在看来,黑兰市再增加一个自己的人就变得有了可能
“许书记好。”
许夫杰到了地点,下了车子以后就看到迎上前来的刘伟名。
脸上露出了微笑,许夫杰握住刘伟名的手道:“田老在里面?”
“我师傅等了一阵了。”
“那就快走吧。”
刘伟名看向顾明忠道:“顾秘书请。”
这话说得顾明忠心中对刘伟名也充满了一种欣赏,这刘伟名真是太会做人了
现在顾明忠还真是不敢多言,忙说道:“伟名,你带路,许书记接了电话就急着赶来了,一路上还催着开快车呢。”
许夫杰就笑了笑,自己这个秘书还是很会说话的
大家向着里面走入,田林喜并没有换什么衣服,还是穿着那身休闲装。
“田老,你好。”许夫杰那挺直的身子也微微躬了一些,双手伸出就握向了田林喜。
“许书记来了?”
“你老叫我小许就行了。”
看着两人握手,刘伟名忙着给两人倒茶。
看了刘伟名一眼,田林喜道:“你们去外面转转,我与你们许书记说会话。”
这就是明显赶人了
刘伟名一看顾明忠时,顾明忠忙对刘伟名道:“刚才就看到这里的环境不错,伟名,带我转转去。”
刘伟名不知道田老头到底要跟许夫杰密谈什么,想到他并不会害自己时,就微笑着站起身来,对许夫杰道:“许书记,你们聊。”
许夫杰笑道:“行,我跟田老唠唠事情。”
出了房间,刘伟名发现那顾明忠很有心事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在猜测田林喜的情况。
刘伟名也没有去解释情况,陪着顾明忠就在这四周闲逛着。
“伟名,你是在省城上的大学?”顾明忠有话找话问道。
“嗯,上学期间就喜欢锻炼,有一次无意中就碰上了师傅,求了他几次,他就教授起我练五禽戏。”
顾明忠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羡慕道:“伟名,好福气啊。”
刘伟名笑了笑道:“我这师傅不太合群,每天都是独自跑到那里去练了五禽戏就走了,从不与人交谈,我是看到他练的时候气势很强,当时又正喜欢这东西,就有事没事缠着他,也许是烦了,他就收了我这个弟子。”
顾明忠就笑了起来。
两人一边走一边谈,并没有去涉及到市里的情况,那顾明忠也没有敢去问田老头的情况,对刘伟名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的热情。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顾明忠的手机响了。
“许书记。”
顾明忠接了电话对刘伟名道:“许书记要走了,我们快回去。”
两人匆匆赶回时,就见许夫杰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坐在那里正与田林喜笑谈着。
看到两人到来,许夫杰站起身来与田林喜说了几句,两人握了握手以后,许夫杰就朝着两人走来。
“明忠,你跟我回市里,伟名,你留在省里再陪陪田老,自己回草海吧。”
说完这些话,许夫杰已经大步走去。
看着离开的两人,刘伟名就转脸望向了田林喜。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看我干什么?”
“你们说了些什么,我看许书记的脸上满是笑容的。”
田林喜就笑道:“我跟你说了多次了,官场当中首重的是什么?是利益。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谁都高兴。”
刘伟名就笑道:“我看你一个退休的老头,怎么也没多少油水吧?”
“你这臭小子,想试探什么?我就是不告诉你。”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这田老头有时还真是很有童心
进了屋,两人坐下以后,田老头又再次表现出了严肃,对刘伟名道:“宁海省的情况很复杂,大家现在都在进行着一些争夺,本来黑兰市并非大家的重点,可是,自从你们招商取得了成功,梦依她们又拉了不少京内的人参与投资,你们那里就变得不平静了,上面的人有着一些担心,担心的是宁海的局势会因为种种的原因发生改变,所以,对黑兰市的争夺也变得激烈了一些,许夫杰这次到省里就是想多争取到一些支持。”
刘伟名也猜到了这样的一些情况,并没有感到意外。
“我在省里还是有些力量,只要我的力量投到了许夫杰一方,对他来说就是一大支持,当然了,他需要我这方的支持,那就得付出一些,我与他更多的就是谈这事。”
刘伟名知道田林喜肯定是在为自己争夺什么,说道:“肯定是对我也有好处了。”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这次运作得好的话,许夫杰在市里就会力量大增,到了那个时候,他对你的支持力度也会更大一些。”
刘伟名很是感动道:“师傅一直都在帮我。”
田林喜摇了摇头道:“如果你本身没实力,谁帮你都没有用,你现在缺的是支持的力量,我希望的是你能够有一个放开手去做事的空间,春竹乡发展了起来,这比什么都重要。”
刘伟名发现田林喜非常重视春竹乡园区的发展,认真道:“师傅放心,春竹乡很快就会大变样。”
“别局限于春竹乡的工作,下一步你除了春竹乡的工作,肯定还得有其它的工作,五禽戏是好东西,练了精力上是够用的。”
刘伟名难得到省城一趟,抓住田林喜就进行学习,田林喜也有意要点拨刘伟名,还真是与他交流着官场的知识。
两人聊了很长的时间,刘伟名发现自己又有了太多的感悟,每次与田林喜聊天都能够对自己产生太多触动。
宁军打来的电话是晚饭的时间,电话一通,宁军就笑道:“等急了吧?”
“到是没事,在这里当疗养。”刘伟名开玩笑道。
宁军道:“过来一起吃饭。”说了地点,宁军挂了电话。
看看也到了吃饭的时间,刘伟名就向外走。
田林喜道:“外面有辆车子,会开就自己开。”
刘伟名一乐,走出去看时,却是一辆军用吉普,心中高兴,跳上去却发现,这辆车子的各项设施都不是一般的吉普车所能相比,试着操作了一下,还真是不错。
车上自然装有导航装置,刘伟名启动以后,车子快速而去。
看着那车子离去的情况,田林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现在田林喜已经在刘伟名的身上重视起来,他感觉到了刘伟名的潜力,相信只要各方运作下,刘伟名很有可能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
自语了一声:老刘家不行了,看看伟名吧,没准还是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想到各种的变化,田林喜也在皱眉,许多事情都得安排布局才行。
刘伟名心情真是不错,操作着这辆车子在省城的街道上奔驰。
他有一个发现,交警对于自己的这辆车子都一律放行的样子。
刚才没注意看牌照,估计应该有些来头
刚开到宁军说的那个地方,就看到宁军也刚下车。
刘伟名的车子就靠在宁军的车子边上停了下来。
宁军看到刘伟名的这辆吉普车,眼睛一凝就向着车内看去。
“宁哥,来了。”刘伟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宁军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刘伟名,心中就有些迟疑了,暗想刘伟名怎么就开了这辆车子了
很快,宁军就微笑道:“伟名,真巧啊。”
宁军从车内走下时,只见那车上紧随其后也走下了一个年轻人。
看到这年轻人,刘伟名就是一愣。
“伟名,我们又遇到了,呵呵。”草海县离水镇党委书记高卫笑着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竟然是高卫
刘伟名有些愕然了,他还真是没有想到在省里会碰上高卫,更是没有想到高卫会与宁军一道出现。
高卫与刘伟名在草海县也有不少的交往,一直以来高卫对刘伟名也表现出了一种亲近的意味,但是,两人毕竟还是没有能够弄成一种很亲密的关系,现在看到他出现在了这里时,刘伟名也有些吃惊。
县里都传这高卫有来头,有背景,看来这个传言是真的。
记得常明光也说起过高卫这人,他们并没有得到高卫的背景情况,只是认为他有些能耐,能够从省里要到一些资源。
崔永志他们估计也没有弄明白高卫的情况,只是知道他有一些来头吧?
又想到了崔永志怎么不去找高卫时,刘伟名回忆了一下崔永志平时对待高卫的那种态度,心中暗想,也许崔永志把高卫看成是其它一系的人了
刘伟名的头脑中把省里姓高的领导想了一遍,一个人物浮现在了眼前。
省委常委,副省长高宣
搞了半天,高卫的来头果然很大
刘伟名暗叹一声,草海县那鸟不生蛋的地方竟然有着一个高家的子弟,难怪搞出了那么多的事情。
之所以从省委领导中去想,刘伟名还是有自己的道理的,宁军是呼延书记的秘书,他又怎么可能随便就陪着一个人到来,今天那用心的样子,就是要把这高卫拉着与自己认识,这足以说明了高卫的来头之大。
刘伟名完全想像得出,草海的一些事情并不只是自己在推动,搞不好主力还是这个高卫。
有不少看不明白的地方在知道了高卫的身份以后,刘伟名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高书记,见到你真是高兴。”
高卫在目光在那辆吉普车身上扫了一眼,再看向刘伟名时,脸上更多了笑容,对刘伟名道:“伟名的能力很强,早就想你与交流一下,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这次宁秘书说起你来,我就很想见你一面。”
宁军笑道:“走吧,一起进去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