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虽然没有得到关键的东西,大家的心也算是有了一些安定,只要许书记还稳得住,草海的局面就不会有问题。
“伟名,说了这一阵,有一个事情发生了,忘了说了。”钱中立对刘伟名说道。
“什么事情?”看到大家的神情变化,刘伟名就问道。
钱中立就说道:“崔书记估计是一气之下把彭学云弄出来了,今天彭学云也进去了。”
“***彭学云,太不是东西了,就得把他整一下,他的屁股上同样不干净。” 县经贸委主任吴卫远一提起这事就是气,骂了起来。
他的话立即引起了共鸣,大家都开始揭着彭学云的老底。
刘伟名听了大家的议论,这才发现那彭学云还真是有着许多的问题。
汪凌松道:“崔书记在草海县那么多年,他的手中还是掌握着不少的东西,你们看着吧,随着彭学云的双规,县里会更乱。”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这话,刘伟名就发现大家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转念间刘伟名就明白过来,大家都在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他们同样也担心受到牵连。
吃了饭,大家的兴致仿佛不高,都推说有事,分别离开。
钱中立和汪凌松互看一眼,钱中立对刘伟名道:“伟名,找个地方,我们先蒸一下,然后聊点事情。”
钱中立微微点头道:“说得是,伟名这段时间也真是辛苦了,赶来县城得休养一下。”
三个人一道坐进了汪凌松的警车,汪凌松带着就朝城西方向驶去。
“一个信得过的朋友开的娱乐城。”汪凌松说道。
进入里面,汪凌松显得很熟,招呼着大家就来到了估计是专门给贵宾享受的地方。
刘伟名进来后就打了主意,净桑可以搞一下,其它的一概不搞。
还好的是汪凌松估计也明白刘伟名的想法,安排的也很正规。
大家很快就洗蒸了一下出来。
刘伟名出来时就看到两人早已坐在了那里。
“伟名,快过来坐。”钱中立对刘伟名说道。
看到刘伟名坐下,钱中立递了一支烟道:“好久没在一起坐下聊聊了,唉,草县现在是多事之秋啊。”
刘伟名道:“很快就该揭晓了。”
汪凌松叹了一声道:“这混官场也不容易的,上面有一个风吹草动的,立即就会惊出一身冷汗。”
聊了几句闲话,钱中立对刘伟名道:“伟名,现在我们三个在这里,没有外人,老哥我想讲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凌松也是这个意思。”
刘伟名自己都还在想着怎么样说话时,钱中立到是先开口了,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想法,刘伟名立即打起了精神,说道:“钱县长,你有什么话说请说吧。”
叹了一声,钱中立道:“伟名啊,你还跟老哥我见外,我都把你看成了弟兄,你还叫我什么县长的,这是打我的脸了。”
汪凌松忙说道:“伟名,钱县长这个人是直爽的人,他既然让大家兄弟相称,我看大家都改口一下,没人时就兄弟相称较好。”
钱中立点头道:“凌松的话我爱听,就得这样。”
刘伟名只好道:“既然这样,我就称你钱哥了。”
哈哈一笑,钱中立顿时显得高兴道:“伟名,别看老哥我现在比你的级别高,老哥心里明镜似的,你的前途远大,远大啊现在可能是我来帮衬你一些,以后指不定老哥还得请你帮衬的。”
看到刘伟名想说话,钱中立摆了一下手道:“你先听老哥讲几句掏心窝的话,大家都认为我老钱中粗人,其实,老哥我明白得很,这草海县就没有老哥看得上眼的人,你是例外,对你,老哥我是服气的,谁能够像你一样,空手就打出那么一片天地,老哥把话说到这里,从今往后,老哥就算是把自己交给你了。”
刘伟名差不多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毛病了,一个副县长竟然对自己这样说话,完全就是把他自己的身架子放到了自己的下面,这哪里是一个副县长说的话
再看向钱中立时,钱中立的脸上充满了一种诚恳的表情,仿佛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于他的内心似的。
刘伟名也不是那种没有任何经验的人了,转念间就多少明白了钱中立的想法,这钱中立才是那种随时可以把脸面拿下来装进兜内的人物,为了他的前途,他这种人就能够做出任何的事情
如果说一个人有多无耻的话,刘伟名算是看到了。
分析了钱中立的情况以后,刘伟名第一次把钱中立看成了极度危险的人物,这钱中立的心机很深沉,他肯定也是对县里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好在他并不看好李兵,没有投到李兵一方,他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自己与许夫杰接上头,目标在于许夫杰那里。
这样的人虽然也能合作,但是,往后自己对他一定得加以提防,什么时候被他阴了都难说。
钱中立一直以来都能够坐稳他的位子,当然有着他自己的一套看人标准,钱中立很清楚现在县里的情况,从他了解的情况看,县里面最有发展的可能还是李兵和刘伟名,但是,以他的分析,他还是希望靠上一个能力强的人,这样的人才能够走得更远。
李兵的确是有了靠山,还是省里的强大靠山,钱中立并不看好他的发展,就算有靠山又能如何,本身能力不强的话,发展的问前途并不会太好,刘伟名却是钱中立最看不懂的人,这年轻人本身能力过硬,这为他提供了发展的潜力,其次,刘伟名的后台自己一直没弄明白,知道了刘伟名暗中陪许夫杰到了省城的事情,钱中立就有一种感觉,刘伟名的后台绝对不弱于李兵。
既然是这样,自己为何不在刘伟名最需要的时候表一个态度,从而获得他的认可呢?
钱中立并不知道的是他自以为很得意的行为反而引起了刘伟名的警惕。
当然了,现在的刘伟名是希望与钱中立建立一种联盟关系的,就严肃道:“钱哥,县里的这种情况的确需要我们同心协力。”
汪凌松这时也说道:“伟名,一直以来大家都是在一个战壕里的人,在这关键的时候就更应该共进退才是。”
两人看来是联手在一起了
刘伟名暗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两人联手了,自己想把汪凌松拉来的想法就得改变一下。
其实,刘伟名是很想把这个汪凌松拉入自己的核心,这人很有能力,也很精明,现地看到他与钱中立走在了一起时,刘伟名也只能把他归入可以利用的行列了。
大家聊了一阵,钱中立就说道:“伟名,彭学云双规了,他肯定还会带出一些人来,到那个时候,县里就将更乱,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才好?”
刘伟名微笑道:“要相信市委会有安排,钱哥,我看抽空我们一起到市里云一趟,你看怎么样?”刘伟名想到许夫杰肯定也急于要把草海的力量进行重新的聚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钱中立的眼睛就是一亮,他发现这刘伟名太可爱了,自己怎么想什么就来什么,与刘伟名交好,甚至表现出了唯刘伟名马首是瞻的样子,不就是想通过他与那许夫杰达成一种紧密的联系,这事真是说到自己的心里了
钱中立虽然也算是许系的人,但是,崔永志一直以来都有着戒备心理,并没有让他们与许夫杰有更多的交往,这就造成了崔永志出了事情,他们这些人就有一种找不到组织的感觉,刘伟名愿意帮他们接头,这当然令人惊喜了。
“伟名,你决定吧,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那好,我抽时间联系一下看看,还得市里的领导有空才行。”刘伟名并不担心许夫杰与他们接上头就不用自己了,田老头可是强大的后盾,许夫杰与田老头是有着许多的交换的。
“对的,对的。”钱中立搓着手说道。
通过这样的一些交流,三个人就算是真正的达成了一种联盟的关系了,刘伟名也算是放心了一些,这个钱中立暂时还不能够让他跑到李兵他们那方云,看来到是得与许夫杰汇报一下这件事情,要看看他的意见。
大家出来后是分头走的。
车子开得快到自己父母家时,那汪凌松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刘伟名有些奇怪地接通了电话。
汪凌松道:“伟名,到家了没有?”
“快到了。”
“伟名,有些话我当着钱县长不太好说,你有没的空,我想单独跟你聊一下。”
刘伟名不知道汪凌松到底要说什么,却也是心中一动道:“行,你说地点。”
汪凌松就把地点说了。
刘伟名的车子就快速向着汪凌松所说的那个地点赶去。
这次到是一家茶室,刘伟名的车子到了的时候,汪凌松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闪身而出。
“伟名,走,我们上去谈。”
握了握手,汪凌松带着刘伟名就向那茶楼上走去。
进入一间房间时,一个长得很美丽的**走了进来。
汪凌松介绍道:“魏晶,我的人。”
这介绍就有些让刘伟名发愣。
目光向着这女人看去时,感觉到这女人到是那种家庭妇女的样子,看来这女人属于汪凌松的妻子之类。
这汪凌松把自己带到这里,又没有顾及地介绍这女人,是否就是一种态度呢?
草海县的情况刘伟名已经知道不少,草海县的领导们也都不断更换着自己的圈子,这个汪凌松也在不断的更换,但是,据刘伟名所知,汪凌松就根本没有真正忠于过谁,今天他到底是怎么了,这不是把他的把柄交到自己的手中吗?
想了一下,刘伟名又摇头,这样的把柄其实不是把柄,既然那么公开,就说明了县里还是有许多人知道这事。
微笑着朝那魏晶点了一下头,刘伟名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你出去吧。”汪凌松对魏晶说道。
那魏晶到是很听话,温柔地走出去,还把门带上。
“她是下岗人员,一次无意中认识,从此就跟了我。”汪凌松说道。
刘伟名并不想去了解别人的**,只是微笑着坐在了那里。
茶香飘过,刘伟名道:“好茶。”
汪凌松脸色一转,显得严肃道:“伟名,其实,我有些话早就想跟你谈了,一直没有机会。”
也没有等刘伟名回话,汪凌松道:“我汪凌松退伍以后就到了公安战线,我一直以来都拼在最前面,打黑、扫黄、缉毒,没有一件事情我不是冲在最前,正是由于有了那么多的功劳,我才凭着自己的本事缓缓升了上来,可是,官场就是这样,你再有本事又能如何?眼看着一个个身边的那些逑本事没有的人越爬越高,我却原地踏步,甚至就连保住现有的位子都难,你说我这心情会是什么样我不服啊。”
刘伟名还真是理解汪凌松的心情,暗叹了一声,官场本来就是那么的现实
点燃了一支烟抽着,汪凌松的脸上充满了一种无奈,叹道:“其实,我也知道,现实就是这样的,我也不断想投到一个有势力的人手下,这样会发展得快一些,我是真的想改变这样的情况我这样能干事的人还真是有不少的人来拉拢,不瞒你说,李兵就拉我了好几次,更是许下了许多的好处。”
说到这里,汪凌松看向刘伟名道:“伟名,李兵那小子算个逑,没屁本事还想搅风云,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跟他在一起。”
这是向自己表忠心还是什么的,刘伟名也抽着烟观察着汪凌松。
“伟名,我要向你谈一下我自己的想法,不错,人很现实,都想有好处,可是,我这个人却是真的想做一些实事,观全县的人,也就只有你是真的在做事的人,我知道你有背景,更知道你的力量不弱于李兵,就算我是真小人吧,我就说个心理话,从现在开始,我汪凌松一切行动听你的指挥,我看好你。”
刘伟名笑了笑道:“汪哥是喝多了吧,我一个小小的乡长,又怎么指挥得了你这个公安局长呢?”
汪凌松笑了笑道:“不瞒伟名,钱中立也是有他的想法的,想通过你与许书记拉上关系,他存的心是利用于你,可是,我汪凌松另有想法,利用就只的那么一次,利用完了,对方看白了,那就形同陌路了,我汪凌松做事就不同,我不利用,我是依附,我没有参天的大树可靠,我只能寻找大树去靠,你肯定得发展,只要靠上了你,我也就能随之上升,这是一种共赢。”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你是真的喝多了,你就不怕我万一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