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汪凌松也笑道:“我清醒得很,我是真小人,也不怕伟名多心,我就说一下我的心里话,你现在肯定需要一批人我就会充当你的这第一批人只要你稳得住,我就会一直成为你的铁杆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不行了,我肯定也会离开于你这也算是我的一个态度吧,如果你认为我还可用,那就这样说定了。”
还真是一个真小人的言论,这可是比那种表了忠心,心中却有着其它想法的人强了
刘伟名发现这样的人到是真的可用,一切话都说在了明处,用起来也顺手,只要自己稳得住,这个汪凌松就会真正归心。
抽着烟想了一阵,刘伟名还是决定接纳这汪凌松。
汪凌松也正如他自己所想,他就是想把心里话说明白了,让刘伟名去真正认识自己,这样的投靠就比钱中立那种联盟的方式实在得多了。
“县里很快就会变动,我也很可能入常。”刘伟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汪凌松的眼睛一亮,知道这是刘伟名采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接纳了自己。
果然自己赌对了,一切都已在刘伟名的掌握当中
刘伟名又说了一句:“李兵也很可能更进一步。”
汪凌松先是吃惊,随之有些悟出了刘伟名的话,刘伟名是不希望李兵更进一步,那就得自己去做一件足以让刘伟名信任的事情了
“伟名放心。”汪凌松说道。
刘伟名就伸手握住了汪凌松道:“让我们共同进步吧。”
刘伟名满头雾水,在这关键的时候,县长赵卫江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见他。
地点是一处赵卫江安排的隐秘地点,刘伟名进门就看到坐在那里发呆着的赵卫江。
“赵县长。”刘伟名招呼了一声。
开始时赵卫江还没有反应,听到刘伟名再次喊了一声时,他才抬起了头,双眼有些失刘,就看向了刘伟名。
看到赵卫江要站起身来,刘伟名忙上前了一步。
赵卫江握住刘伟名的手显得没有太强的力量,根本就不再是原来那个充满了精神的赵县长。
不管怎么样,赵卫江现在还是县长,虽然谣言满天飞,刘伟名又深知赵卫江一定会出事,但是,面前还是草海县的县长,刘伟名就得给予必要的尊敬,再说了,刘伟名自问这赵卫江待自己也不簿。
刘伟名一直都表现出了必要的尊敬,这也让赵卫江心中欣慰,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就有了一些神采。
坐下以后,赵卫江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这才微微点头道:“小刘,你能来,很好。”
“赵县长,有什么事?”刘伟名在猜测着赵卫江见自己的用意。心中也暗笑,对方是县长,县长相招,谁会不来啊
从这事上也还是能够体现 出了赵卫江的一种微妙心态了。
“县里的情况你应该都知道一些了,我就不多说了,悔不当初,很快我也得双规了。”
仿佛在说一个不相甘的人似的,赵卫江的目光就看向了门口。
听到一个县长在自己的面前讲他可能会双规,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呈现在刘伟名的脑海中,这事真是让人难解了,赵卫江又怎么会跑来向自己说这事呢?
“赵县长,你没事吧?”刘伟名根本无从安慰,他多少也知道一些情况,感觉得出来,赵卫江肯定也会有事,现在看起来,赵卫江也明白自己有事了。
看到刘伟名脸上表现出来的那种震惊,赵卫江强笑道:“伟名,这里没有外人,你就别这样了,我知道有些情况你比我自己都还清楚,在你的面前我就不隐晦了。”
刘伟名被这话说得脸上一热。
“伟名,我今天找你来,是跟你进行一次交换。”
刘伟名就看向了赵卫江。
“随着崔永志、彭学云和我的出事,草海县必将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无事,反而会更进一步。”
赵卫江在说这句话时,双眼中充满了一种锐利的光芒。
“赵县长,我就是一个乡长,可能作用不大。”
摆了摆手,止住刘伟名的话,赵卫江道:“你先听我说。”
“伟名,一直以来我都在关注着你,虽然你一直跟崔永志很紧,但是,我自问待你也不簿,你认为呢?”
这个刘伟名到是承认,就点了点头道:“赵县长一直对我都很好,我心里清楚。”
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赵卫江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草海的政局变幻肯定会影响到跟随着我的一批人,由于我的出事,他们的仕途之路必将变得难走,大家跟了我一场,我这个人没有其它的优点,却也要为他们着想一下。”
这句话一说,刘伟名对赵卫江就生出了一些敬意了,真是让自己没有想到,赵卫江到了现在还能够想着跟随他们的人,这可是比起高震山强得太多。
转念一想,自己又不可能帮得上什么忙,赵卫江找自己来说这事,到底用意是什么呢?
“伟名,我知道最近李兵跳得很欢,他有背景,很有可能在这次事件中获得好处哼跳得很欢实啊。”
看来一个人只要剥云了官帽,整个人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刘伟名有一种感觉,现在的赵卫江再也不顾及面子和名声,更是没有再摆架子,就是想找自己谈一些事情,这完全就是老百姓之间的一种很直接的交流。
“赵县长,你到底想说什么?”刘伟名也采用了更直接的方式询问。
赵卫江强笑一下道:“那好,我就直接把我的想法说一下,伟名,李兵有背景,你的背景也不弱,但是,李兵有一点是无法与你相比的,那就是他不是一个做事的材料,他根本就不会做事我赵卫江就算是贪了一些,就算是犯了一些错误,我赵卫江的心中还是有着做事的想法,从这点上,我们两人是共通的,我们都有一个为大家做实事的目标。”
赵卫江的话说得正气凛然的,刘伟名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也更浓了一些,一个明显存在贪腐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大谈其拥有为民做事之心
脑海中一下子就想到了田老头那非白非黑的理论,再看向赵卫江时,刘伟名发现,田老头的理论在赵卫江的身上体现了
“伟名,无论你是怎么样想的,我的确就是有我自己的想法,李兵如果把持了县里的工作,我相信草海会更加混乱。”
“赵县长,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为何?”
刘伟名想问他为何做出了那些事情时,一时却也无法说出。
赵卫江强笑一下道:“你是想问我为何会做那些事情吧?我知道的,现在大家都在猜测,其实,我更明白,随着彭学云的双规,紧接着就是我了,许多事情我也没有想明白,事情都已做出来了,我就不会再去想了。”
赵卫江是一个有趣的人
现在他并没有被双规,却是先把自己找来自承了他的问题,这种勇气很是令人敬服
刘伟名也知道,这次是秘密见面,赵卫江就算是说了这些话,自己想用这些话去搞事也决不可能,他明显就是在安排后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来安排。
“伟名,以后的草海很可能就是你们的天下,今天找你来,我就是想跟你进行一个交换,我帮你把李兵阻击掉,你以后如果有了力量,我希望你能够没有隔阂地帮助一下我的几个人,他们有能力,也跟我跟得紧事情我会先进行安排,到时他们都会跟着你。”
这话说得刘伟名很是意动了,赵卫江如果出了事情,跟随他的那些人如果不受到连累,就必然要受到打压,估计这一生都要毁去,看看常明光就能够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赵卫江用这样的事情来与自己交换,认真说起来自己并不吃亏。
“如果他们没事,他们又愿意,这事我能够做得到。”刘伟名在权衡了一下以后,也进行了表态。
“我的秘书房祖天正在与我的女儿谈恋爱,假如我出了事情,他还坚持这段感情,就请你多帮他一下,当然了,假如他放弃了这段感情,我就不希望看到他的日子好过。”赵卫江的眼神是突然间透出了一股杀气。
刘伟名暗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赵卫江最放不下心的还是他的女儿。
“行,这个没有问题,你的女儿我也会关照。”刘伟名干脆表态了。
赵卫江有脸上现出了一种激动表情道:“我一直就没有看错你。”
“县纪委党廉办主任林雨仙是我的亲戚,这事大家都知道,我如果出了事情,她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还请你关照一下。”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这女人他是知道的,平时到是没太多交往,如果真的入常了,关照一下这女人并不是难事。
“还有最后一个,长河乡乡长孙仁志同志的能力很强的,只要用好了,他肯定能够成为你的帮手,他也会紧跟你的步伐,我希望你能够重点使用他。”
刘伟名心中就是暗笑,搞了半天赵卫江的最根本目的就在这孙仁志的身上了,如果是别人,可能并不知道赵卫江与孙仁志之间的关系,常明光是有心人,早已跟刘伟名介绍过了他们两人的关系,那孙仁志其实与赵卫江有着一种很亲的亲戚关系,只是外人并不知道而已,常明光也是无意中才发现的这种关系。
赵卫江的想法明显了,只要保住了孙仁志,只要孙仁志爬起来了,他赵卫江的这种恩情就算是给到孙仁志身上了,到时孙仁志必将反馈于赵家。
赵卫江的算盘也还是打得很精的
这些事情对刘伟名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就认真道:“赵县长,假如我真的有一天有了这样的能力,他们又都不存在各种的问题,我一定会帮他们,如果他们的能力真是强,我也一定会重用于他们。”
既然赵卫江的话都讲到了这里,刘伟名也就没有再隐晦什么,把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出来。
赵卫江伸出手来,主动握向了刘伟名的手,用力摇了摇,并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赵卫江离去的背影,刘伟名有种做梦的感觉,这个赵卫江还真是看好自己啊
不管怎么说,赵卫江既然表态要对付李兵,刘伟名就乐见这事,他到是想看看赵卫江还有什么牌可打。
赵卫江也算是刻物利用的高手了,眼看着自己不行了,还想用自身的力量为家人色取到更多的助力,很厉害
参加工作也就快一年的时间,刘伟名经历的这些事情真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发生的。
今天这事就是做梦也没想到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个县长跑来与自己谈交换,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竟然也发生了。
刘伟名就在想,这官场当中还真是千奇百怪的,没有任何事情不会发生,只有自己想不到
刘伟名正在睡觉时,方怡梅的电话已是打了过来,电话一通,方怡梅就笑道:“伟名,你看看今天的上,李兵很火爆啊。”
昨晚上与常明光聊的时间有些长,刘伟名想从常明光那里更多的知道一些县里的事情,常明光也有问必答,详细把县里的各种关系和情况都向刘伟名进行了讲述,今天刘伟名睡到了十点都还没有起身。
接到方怡梅的电话,刘伟名第一个反应就是方怡梅肯定搞了什么事情,就问道:“你又搞了什么?”
方怡梅嘻嘻一笑道:“最近他不是很嚣张吗,到处说他是黄副省长的人,我没出面,自然有人出面,设计了一下,酒醉吐真言啊。”
果然又是方怡梅操作的事情
方怡梅与李兵算是结下了仇,李兵只要占了上风,下一步就很可能收拾方怡梅,也难怪方怡梅很重视这事。
想到赵卫江已经有了要对付李兵的想法,刘伟名对于方怡梅做这样的事情就有些担心道:“别把你陷进去。”
方怡梅就笑道:“你放心,肯定跟我没关系,当时人多,谁也不知道是谁搞的。”
听了方怡梅的解释,刘伟名才知道情况,李兵为了拉人,还真是无所不用了,更是在几个人多的场合大谈他是黄明宇的人,有一个方怡梅的姐妹算是那种比较亲密的人,知道方怡梅与李兵不合,正好那天她要陪男朋友去参加李兵参加的一个小型聚会,就把这事告诉了方怡梅,那天杨军又正好到了县里,方怡梅见到了杨军,知道杨军是最铁刘伟名的人,灵机一动,就说了李兵与刘伟名的矛盾,在她的鼓动下,杨军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录像的装置就事先到了那吃饭的地点设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