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杨军这人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可能也是在这方面太有研究,那天又正好李兵喝高了,就大谈黄明宇是其后台,说他下一步肯定会在黄明宇的支持下更上一层的话。
拿到了这东西,杨军在与方怡梅研究了以后,杨军就跑到了外省,然后就把这东西发到了上。
“你回乡里去吧。”刘伟名叹了一口气,这个方怡梅把杨军都鼓动了搞这事,真是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情。
“伟名,没事,你放心,杨军很厉害的,我觉得应该让他从政,跟着你才好。”
“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得乱搞。”刘伟名沉声道。
“行,人家听你的嘛。”方怡梅娇声笑道。
把黄副省长都牵连进去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发到了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刘伟名刚刚起身洗了脸时,常明光也打来了电话说起了这件事情。
听到常明光那略显凝重的语气,刘伟名就感到那上肯定很热闹。
常明光还传来的了一个消息,赵卫江果然也双规了。
多事之秋啊
现在的草海县才真正是一片混乱
打完了电话时,刘伟名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这件事情如果是单独的一件事情发生还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假如这个时候赵卫江再弄出了李兵的事情,这事会不会引起那黄明宇的不利呢?
李兵现在最大的后台就是黄明宇,假如借着这事把那黄明宇进步的步伐也阻一下,那可就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了
黄明宇他们那种位置上的人,只要阻一届,他们再想上升就变成了不可能,这对于他们的政治生活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还真是一个可以好好操作的事情
刘伟名就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就朝外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吧,刘伟名进去以后就打开了各站看了起来。
果然,几家知名站的论坛中已经开始议论着这件事情,刘伟名又找到了一个视频,上面有着完整人李兵说这话的情况。
“省里的黄省长一直都是支持我的。”
“我与黄省长的儿子凌少是哥们。”
“黄省长现在很看重我们这一块,相信大家只要跟着黄省长,一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
“凌少说了,只要跟着他们走,前途就很远大。”
“黄省长很快就是省委常委了,这是中央都定了的事情。”
虽然这些话并不连贯,意思到是明白。
再看着那李兵高谈阔论的样子,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着这些内容,刘伟名有些苦笑不得了,这个李兵还真是敢说啊,这样的话传到了上面,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少的麻烦,至少那黄明宇就有了麻烦。
就怕没有麻烦,有麻烦是好事
刘伟名看完以后离开了吧。
想了一阵,刘伟名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拨通了郑小柔的电话。
这次郑小柔明显说话不方便,说道:“等几分钟我给你打来。”
刘伟名就找了一个地方坐着。
过了有五分钟的样子,郑小柔的电话打了过来,一开口就笑道:“是不是想我了?”
听得出来,郑小柔所在的地方很静,应该没有其它的人存在。
刘伟名就笑道:“乱说。”
郑小柔哈哈大笑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刘伟名道:“你看了上没有?”
郑小柔已是笑道:“我刚才就与我爸他们在家里谈这件事情的。”
“你爸?哪一个爸?”刘伟名问道。
又是一阵大笑,郑小柔道:“我亲爸。”
刘伟名就明白,现在郑小柔应该在她自己的家里。
“你们怎么看?”刘伟名听到郑家的人在议论这件事情,就问了一句。
“老刘家与谢家是对头,上次老刘家与谢家就斗了一次,是关于黄明宇的事情,出了这件事情,相信刘家也会利用一下,我知道谢家这次是要想指使人整你,所以,正在鼓动着我爸插上一脚。”
刘伟名就明白了,难怪郑小柔回到了她家里,应该是在想着帮自己的,心中对她也生出了一种感激,这个女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直心中向着自己的
“小柔,谢谢。”刘伟名道。
郑小柔就笑道:“怎么的,还要以身相报?”
刘伟名笑了笑没接这话,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草海县的县长赵卫江双规了,临双规前他与我谈了一次话,说是他会阻击一下李兵,估计他的手中应该有一些关于李兵的东西。”
郑小柔道:“你们省的廖副书记与谢逸不是一系,这事看来廖副也会利用,你别去管。”
郑小柔又说道:“这是一个机会,你放心,京里的事情我来帮你操作,省里的事情你也想办法炒一下,两边一搞,相信黄明宇就算没事,他的入常之事也会泡汤。”
刘伟名打完了电话,心中就更加有了信心,正如郑小柔所言,两边搞起来,很可能真能搞出一些事情来。
刘伟名想到了郑小柔所说的炒作的事情,当然就想到了田老头,以田老头的能耐,相信小事都会掀起大浪,这样的事情他来搞最合适。
脸上带着笑容,刘伟名已是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听着话筒中的声音,刘伟名心想,也不知道田老头现在是否在看武侠小说。
“说吧,有什么事?”田林喜的声音仍然很洪亮。
刘伟名就把整个的事情讲了一遍。
“知道了。”听完以后,田林喜并没有表态,说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这话,对刘伟名道:“这些事情你别管了,把你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刘伟名的心里就更加有底了,这说明了田老头是接过了这活了。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方怡梅搞出来的这件事情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郑家的人和刘家的人难道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特别是那刘家的人,有了这样的一个削弱谢家力量的机会,他们如果不利用一下,那就真是不称职了。
“伟名,电话怎么打不通了?”高卫打来电话时,刘伟名正坐在一家小店里吃着早点,其实也快中午了,算是两顿并在一顿吃。
“这店里太吵,没听到。”刘伟名说道。
高卫笑道:“知道县里发生了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刘伟名装佯道。
高卫就笑道:“李兵这次可是把黄省长也连累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刘伟名不想把自己已经开始活动的事情****出来,就问道。
高卫就把情况讲了一遍,讲完道:“你说说这李兵吧,一天就乱讲话,中央有了决定是不假,可是,中央的文件还没有出来,他就说黄明宇入常了,这让中央怎么去想?再有了,他说的那些话完全就****出了黄明宇的山头主义,这事大家暗地里整还可以,说在了明处,那就是大忌。”
刘伟名笑道:“草海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眼看着他要上位了,心中兴奋了些。”
高卫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还以为已是定局,看来又有变数了,老哥得再往省城跑一趟了,也许老哥有一些机会了。”
高卫说出了这样的话,刘伟名就知道他心动了,这是要趁机多获取一些利益,想到他的父亲也是省委常委时,刘伟名就明白,他的父亲为了儿子,不弄谢逸一下都不行了。
还真是乱局
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黄副省长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坏了,双眼紧盯住那电脑中的视频,他已经看了好长时间了,越看时,他的眼睛里面越是透着一股杀气。
“混蛋。”
黄明宇再也忍不住了,就大骂了一声。
每天看一下电脑上的消息再工作,这早已是黄明宇的习惯,今天打开电脑时,看到的内容竟然是自己,自己还成了整个新闻中的焦点,这令黄明宇极度不安。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秘书吓得飞快退去,他可不希望这个时候触了黄副省长的霉头。
这紧要的关头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黄明宇感到非常的郁闷。
黄明宇现在不恨别人,就恨那个叫李兵的人,这小子是要毁了自己啊
自从得到了自己要进入常委的消息以后,黄明宇就夹着尾巴做人,怕的就是关键的时候鸡飞蛋打的,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着,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兵会搞出这样的事情。
眼看着很快就有文件下来了,现在突然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黄明宇知道中央现在非常关注舆论这事,有了这样的东西出现,中央领导们现在估计都已知道了,这真是要了命了
现在黄明宇有些怪自己的儿子了,怎么就把这样的人推荐给了自己
他不知道中央会怎么看这事,却也知道,这件事情关系到的是自己的前途。
黄明宇起身就朝着谢逸的办公室走去,很快进入到了谢逸的办公室。
“老黄,我正在找你,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谢逸也感到郁闷,花了那么大的精力把黄明宇进行扶持,希望的就是多一个帮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就感到这事有些麻烦了。
谢家在京里也不是万能的,与谢家相样力量的有不少,大家明争暗斗的,只要有一个可攻击的目标,谁也不可能放过。
“我怎么知道下面的人会乱说话啊。”
“老黄,现在是你的关键时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担心会出问题,这样吧,我上京里一趟,再做做工作。”谢逸不希望这事就毁去。
“麻烦谢书记了。”
看着黄明宇离去,谢逸的眼睛变得阴冷起来,作为政法委书记,他当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有心人做出来的,他也在第一时间派人查这,结果却发现,这事并不是从宁海省里传出,而是从外省搞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李兵的对手,当然就想到了刘伟名这个人,可是,通过种种的探查,他去得到了一个报告,那就是刘伟名应该并没有参与到这事中。
再查了一下刘伟名周围的人时,发现并没有什么干部跑到外省的情况。
这种无头公案一下子变得没了头绪。
查不出情况,谢逸的心中就很是烦燥。
谢逸还知道了一个新的情况,草海县的县长交待问题时,拿出了不少有关李兵违纪的材料。
难道那赵卫江与李兵有仇?
真是一片混乱
黄明宇回到了家中时,心情却显得低沉,这样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呢,现在好了,全国没几个人不知道有一个宁海的黄省长了
“老黄,怎么了?”老婆苏心月并不知道情况,就问了起来。
儿子黄凌昨晚上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回来得很晚,也是刚刚起床,靠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看到儿子的形象,黄明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沉声道:“一天就不做正事,到处鬼混,看你怎么得了。”
苏心月道:“你发什么火啊,一回来就发火。”
黄明宇就气道:“你问问他做了些什么,现在是要把我的进常委事情毁了。”
苏心月最在意的就是这事,吃惊道:“发生什么事了?”
想了一下,黄明宇还是把情况向苏心月讲了一遍。
苏心月没事就喜欢上淘宝,对上到是熟得很,很快就进入房间拿出了手提电脑,打开一看,果然上面更多了有关宁海黄副省长的话题。
看着越来越热闹的议论情况,黄明宇的太阳穴不停跳动。
黄凌开始时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凑过去看到了以后,就急了,大声道:‘这***李兵,敢这样害你,看我不收拾了他’
想到黄凌上次掺合到了打死人的事情里面,黄明宇心中一惊,还真是怕儿子又搞出事来,沉声道:“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什么地方也别去。”
黄凌道:“***李兵,没一件事情让人省心。”说这话时,黄凌就想到了刘雨江,心想这婆娘那里到是可以问问。
“我回房间了。”黄凌站起身来,朝着自己的房间就走了进去。
关上了门,黄凌就拨打起了刘雨江的电话。
刘雨江到是第一时间就接了黄凌的电话,她还真是对黄凌上了心,一想到与黄凌做的那件事情,到了现在都还心痒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