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雨江今天还真是与刘家的人在议论着这件事情,刘家许多人都主张趁这个机会把黄明宇阻击一下,就只有刘雨江没有表态,她是想到了黄明宇是黄凌的父亲。
听到黄凌询问,刘雨江道:“你问我干什么,是那李兵搞出来的事情。”
一说起李兵,黄凌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道:“还不是你那儿子搞的事情,他要整刘伟名,让我安排李兵到草海去任副县,现在好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爸的入常就成了问题,你看着办。”
“小凌,我告诉你,那谢家与刘家是对头,你爸又投到了谢家,现在刘家也想趁这机会搞你父亲一下,我夹在中间不好办啊。”
“我告诉你,不好办也得办否则,老子把日了你的事情捅出去,大家一起完蛋。”
刘雨江一阵气闷,这个黄凌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她还真是害怕这事捅出去,也同样很在乎黄凌的想法,声音一柔道:“这样吧,我最多就是阻止一下刘家的行动,其它的家族我就没那影响力了,你还是请你父亲找谢家帮帮忙。”
黄凌也知道刘家现在不怎么行了,刘雨江能够做到这样也很是不错,嘿嘿一笑道:“要不要我到京里来帮你疏通一下下水道?”说完这话已是哈哈大笑起来。
刘雨江不知怎么的,那心中就是一荡,竟然一下子有了一种强烈的需求,声音更加温柔道:“我尽力帮你爸。”说完已是匆匆挂了电话。
打完了电话,黄凌的眼睛里面透着杀气,想到了一切事情都是李兵搞来的时候,就想打电话去骂李兵。
刚要打电话时,李兵的电话到是先过了过来。
李兵也是刚刚才知道情况,昨晚上又唱又跳的乱了一晚上,是一家企业请他去参加一个表彰会,开完以后就安排了一些活动,企业里面的那些小姑娘小媳妇的很热情,拉着李兵又唱到跳的很欢实。
作为领导,与民同乐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那种巨大的满足感也推动着李兵投入进去,搂着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跳舞,更是有那么几个显得****的女人在跳动中做了一些让李兵很刺激的事情,这也极大调动了李兵的兴趣。
走进了办公室刚坐下,秘书就有些小心地走了进来。
“县长你看。”秘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赶紧示意李兵看桌上的电脑。
李兵看向电脑时,那秘书以一种快速的动作退出了办公室。
李兵抬头看了一眼秘书离去的方向,再次把目光转向电脑时,李兵的眼睛就无法转动了。
过了好一阵,李兵的手已是快速点击着鼠标。
当李兵把那视频的内容打开放着时,他就知道出了大事了。
头上的汗竟然向着外面流出。
谁在整我
李兵不停询问着,第一时间当然就把县里的人排查了一遍。
正想着事情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李兵还是聚集了一批人,这电话是一个纪委的工作人员打来的,他是李兵的人,得到了消息,在第一时间就打来了这个电话。
“李县长,赵县长在纪委交待了不少事情,其中就有一些材料是有关你的。”说完了这话,那人匆匆挂了电话。
赵卫江交待了问题,拿出了一些有关自己的材料
细细想了一下这事,李兵吓得就跳了起来。
李兵发现,自己有麻烦了。
是赵卫江在整自己
李兵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以后,就有一个很明确的想法了,这件事情应该是赵卫江一直在运作的,自己也没有得罪他啊,他怎么要这样整自己呢?
李兵超低是想不明白。
事情全都爆发了,自己的事情危险,省里面的黄副省长也不会饶了自己,怎么办啊
李兵感觉到自己的工作太难了,那么努力的在做事,反而是越做越被动,越做越不安全。
李兵也知道轻重,如果不能够得到黄家的谅解,自己就要出大事。
电话打给黄凌时,李兵都不敢坐在椅子上,就这么恭敬地站着,仿佛自己的面前站着的就是黄凌。
在李兵头痛的时候,陈锁源已是带着刘伟名向着市里赶去。
陈锁源一直都在关注着县里的情况发展,越看就越感到心情,现在的草海县真的是一片混乱,前三号人物都出了事情,现在李兵又再次出事,整个县已呈现瘫痪的状态,太乱了
几个县里的领导都纷给向着市里跑去,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明白。
出现了这样混乱的局面,市里只是让纪委书记黄启功和政法委书记王起暂时主持工作,但是,谁都知道他们两个想上位的难度,黄启功是何格宁一系,现在了,王起又是崔永志一系,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崔永的事情中是否能过关,到是那李兵很有前途,没想到李兵又玩出了这样的一出,看来李兵反而失去了希望。
到底跟谁好呢?全县的干部们一时就傻眼了。
陈锁源到是第一次发现了机会,他有一种感觉,在这次的事情中,刘伟名很有可能会取得巨大的好处,这两天他是主动与刘伟名进行了联络。
两人都是有心人,很快就达成了一些协议,有了协议之下,两人就商议着到市里去一趟。
坐在车上,陈锁源对刘伟名道:“现在县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相信市里也会很快进行一些调整,否则就必将影响到全县的工作。”
想到视频中的那些内容,刘伟名道:“是啊,市里也有难度,感觉县里还得出点事情。”
刚说着话,许夫杰的秘书那电话也打到了刘伟名手机上。
“许书记对你们县的事情很关心,你最好到市里来一趟。”顾明忠说道。
许夫杰需要自己到市里做什么呢?
自从许夫杰与田老头密谈了一次,刘伟名知道许夫杰在县里必然会力挺自己,现在是把自己当成最亲密的手下在用了。
“顾秘书,我正与陈秘书长一起向市里赶来,我们有些工作要向许书记汇报,还请安排一下。”
听到刘伟名在与许夫杰的秘书打电话,陈锁源的面上就现出了一种羡慕,心中暗想,刘伟名果然是早有各种的准备,自己下一步在对待刘伟名的事情上可得好好的想一下了,别再摆出上级的样子,这位子看来得转换一下才是,很有可能刘伟名会更进一步。
刘伟名他们一到了市委,很快就安排着进入到了许夫杰的办公室。
目光在两人的脸上看了一阵,许夫杰微皱眉头道:“你们草海县还真是能搞事。”
两人都不太好接这话了。
陈锁源毕竟是县委常委,就由他把县里的各方面工作进行了汇报。
许夫杰听得认真,一边听着,一边看向陈锁源,他当然明白刘伟名陪着陈锁源到来的用意,刘伟名是想向自己推荐一下这个人了。
许夫杰还真是在头疼草海县的班子配备问题,手中没有合适的人员,现在草海县的班子又必须要尽快配好,市里的其它人也都在争夺,崔永志是自己人,他出了事情,自己到是不好再从外面配入,只能暗中把草海的人用上,这样才能在不显眼的情况下掌控草海,需要许多人啊
陈锁源是刘伟名陪同来的,这就说明了刘伟名已经有意于他,如果真是不错,到是得好好的用一下。
看了好一阵,感觉到陈锁源在汇报时还是对县里的工作很熟悉。
现在大家都把目光盯住了草海,到是要尽快把草海的乱局平息下去
不过,许夫杰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出了李兵的那件事情,省里不知道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调整,如果现在就调整了草海的班子,万一草海又搞出了新的事情,那些调整了的人里面又出现顾有问题的干部,自己这个书记就必然要留下祸根,这事还急不得
有些为难啊
当然了,有了刘伟名的推荐,这个陈锁源到是可以重点关注一下,如果他眼色好,到是可以用上一用
各种的想法转动了一阵,许夫杰在与陈锁源谈话时就显得亲切了许多,谈完了工作,许夫杰对两人道:“市委对你们草海的工作是重视的,你们不要受各种因素的影响,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看向了陈锁源,许夫杰道:“陈锁源同志的工作做得很扎实很好。”
这样的一句话说得陈锁源的眼睛一亮,就知道这次的市里之行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许书记对自己的表现有了感觉了。
看向了刘伟名,许夫杰道:“园区的工作因为县里的事情受到了影响,这事市里会为你们分担一些责任,不要有包袱,要做好你们的工作,中央对园区都是重视的。”
刘伟名道:“虽然受到了一些影响,也有一些企业出现了观望,但是,我们有信心把工作做好。”
许夫杰就转向了陈锁源道:“要配合好刘伟名他们的工作。”
这样的一句话说出,陈锁源的心中一动,就在想着这话的用意,是用“配合。”两字,难道说刘伟名的级别还比自己高?
应该是许书记需要的是由刘伟名成为主导
各种的念头快速一想以后,陈锁源立即调整了自己的心态道:“请许书记放心,我们都会配合好伟名同志的工作的。”
许夫杰就赞许地朝着陈锁源看了一眼,微微点了一下头。
眼看着大家就要离开,许夫杰对刘伟名道:“你留下一下,我跟你谈一点园区的工作。”
这是单留下刘伟名的意思了,陈锁源不愧是秘书长,立即道:“许书记,我先走了。”
许夫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与陈锁源握了一下手,又用手轻轻拍了一下陈锁源的肩膀。
看着许夫杰的这个做派,刘伟名暗自感叹,自己要学习的地方还多啊,别看许夫杰仅只是几个动作,这动作一搞,那陈锁源的心中不知道美成了什么样子
在一些细节上,以后自己一定要会做
许夫杰这次是走到了沙发上坐下,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刘伟名道:“一个干部的作用,原则性要强。”
这样的话刘伟名已经知道意思了,许夫杰是变相在问自己陈锁源的情况。
“许书记说得对,与市委保持高度一致是我们的基本素质,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就要坚持原则,虽然草海县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大多数干部都还是不错的。”
许夫杰就微微点了一下头道:“李兵的事情是什么情况?”
刘伟名一惊,看来许夫杰也在怀疑是自己在搞事,这事决不能承认,也不能说不知道,到是可以把注意力引一下。
想到了高卫,刘伟名心中暗笑,那就引到高卫那里好了,反正有他父亲顶着,出不了事情。
“许书记,草海县现在很复杂,谁也搞不明白情况了,干部们看到连着几个人出了问题,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已经严重影响了工作了,离水镇的高卫同志都干脆请了假到省城去了。”
许夫杰的眼睛一凝,刘伟名的话里面可是提到了一个什么离水镇的高卫,这是什么人啊,刘伟名为何专门要提这样的一个名字,肯定不是随便就提的。
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微笑道:“离水镇的党委书记叫高卫,他的父亲是高副省长。”
许夫杰已经想起来了,最近省里面就有人打过招呼,要求用一下高卫,自己还没有忙得过来了解情况的,搞了半天高宣还有一个儿子窝在草海县啊
转念间,许夫杰就有些明白了,看来李兵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高家搞出来的,目的很明显,把李兵也弄掉,然后草海县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那高卫就能够有上位的机会。
如果不是刘伟名提醒,自己还真是不清楚还有这样的内情
这事许夫杰就感到要好好的运作才行,市里高家自然有着他们的人马,提名用高卫是一外非高系的人提出来的,高系的人并没有任何的行动,这是要一鼓拿下的意思
哼了一声,许夫杰心想,高家如果真想玩一手,自己到是得防一下才是,决不能让他们高系的人轻易就得逞
事情到了现在,许夫杰越发感觉到刘伟名这人的不错,有一个刘伟名在草海县,自己在草海的掌控力就不会受到太大的削弱,一定要让刘伟名进入常委
“小刘,草海县的工作复杂,却也不能够随波逐流,该做的事情要做。”
“许书记,草海县有不少的干部都希望尽快结束草海县混乱的情况,更有不少人想见见许书记。”
刘伟名也就说得更加明白了。
许夫杰想了一下道:“小顾有些私事要办,这次就跟着你们到草海去一趟吧。”
这是把他的秘书派到草海去的意思,目的应该就是帮着凝聚一下人心。
刘伟名就高头道:“我会安排好的。”
许夫杰微笑道:“园区才是大头,无论如何发展,你都要把园区的工作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切不可放松。”
“请许书记放心,园区的工作决不会拖市里的后腿。”刘伟名进行着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