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时的谢逸对于收拾刘伟名的想法也淡了许多,在他想来,刘伟名其实还不算是刘家的人,只要刘家失势了,刘伟名这样的一个小小人物根本就掀不起大浪。
现在的重点就是对刘家进行痛击
市委书记许夫杰这时正坐在省w书记杨轩的办公室,被杨轩一阵训斥中,许夫杰的头上直冒汗水。
如果不是杨轩一系的人,许夫杰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黑兰事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发生,现在又发生了李兵这样的事情,外交部、商务部等几个部委的人都派到了宁海,这种事情对于省w书记杨轩来说就是一个丢面子的事情,他当然心中生气了。
骂了一顿后,杨轩也知道这事怪许夫杰也没用,就对许夫杰道:“草海县的班子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你们市委必须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要把不好的影响扭转过来。”
许夫杰道:“我回去后立即组织研究草海县班子的配备问题。”
杨轩略作沉思道:“草海县的招商成果是喜人的,这算是一个能够转移视线的事情,你们要研究一下,突出园区的发展。”
现在是一个好的机会,许夫杰也想试探一下杨轩的想法,就问道:“杨书记,你对草海县的班子配备有什么指示?”
杨轩就看了许夫杰一眼道:“我没有什么指示,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草海县必须有大的变化,有大的发展,要把有能力的人用在合适的岗位上,别再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许夫杰出了杨轩的办公室,心情真是不好,想了一下,驱车就到了田林喜那里。
两人又谈了一阵,许夫杰这才返回了市里。
“伟名,县里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看看园区里的情况,一些企业至今都没有入驻,就是在为我们县的投资环境担忧啊。”温芳与刘伟名并肩站在那园区看着这规模很大的一片地域,显得很是担心的样子。
温芳这个人虽然权欲心重了些,做起工作来还是有一手的,刘伟名这段时间经常离开春竹乡,她都把这些工作完全接手了过来,到是搞得不错。
想到省里和市里的各种变化,刘伟名道:“很快就能够有结果了。”
温芳立即显得感起了兴趣,问道:“有了什么消息?”
拿着一把小伞,精心化妆过后的温芳显得很是美丽,站在刘伟名的身边,身上那阵阵的香风扑鼻而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个小****来这里谈情说爱。
“你想一下啊,省里和县里都不想看到草海这样的混乱吧,既然不想看到混乱,就一定会有一个变化,应该很快了。”
温芳道:“市纪委的工作组已经撤出了草海,最近还真是约谈了不少的人,更有一些进去了看来草海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刘伟名微笑道:“任何时候都需要有一个手术,只有做了手术,我们的路子才会更宽。”
温芳就笑道:“李兵的事情县里传出来的版本太多了,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县里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刘伟名也不想更多介绍李兵的事情,微笑道:“赵县长进去了,据说是弄出了一些李兵的东西吧。”
温芳就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伟名,我总是感觉很奇怪,那赵卫江与李兵一直都没有太大的不和吧,赵卫江怎么就把李兵也搞出来了。”
刘伟名显得很是严肃道:“公道自在人心,赵卫江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他应该还是看不惯李兵这样的人吧。”
“这到是好事,李兵出了事情,你可以松一口气了,这人天天就针对着你,我也为你捏了一把汗的。”
说话时显得很是温柔的样子望向了刘伟名。
“温书记,刘乡长,县里打来了电话,要刘乡长立即赶到县里去。”方怡梅快步走了过来。
温芳就看向方怡梅道:“小方,说了是什么事情吗?”
“是陈秘书长亲自打来的,看起来很急的样子。”
刘伟名的心中一动,心想可能草海的班子要调整了。
温芳也反应得很快,看向刘伟名道:“难道县里要有动作了?”
方怡梅是知道李兵情况的,刘伟名回来之后,与方怡梅密谈了一次,把李兵的情况向方怡梅进行了解说,方怡梅也为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细细回忆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应该不会存在问题,也松了一口气。
知道县里的稳定已经成了全市的大事,方怡梅就在关注着变化,今天从陈锁源那明显有些气息不稳的情况感觉到了县里将有大事发生时,对刘伟名的发展就上心了,只要刘伟名在这次的调整中获得了好处,她就算是稳住了,可能也会因此而更进一步。
“刘乡长,王报国已开车等着了。”
刘伟名看了看两个女人,大步向着前方走去。
温芳看着刘伟名的背景,多少有些不安道:“难道县里真的有了变化?”
方怡梅道:“县里那么多领导都出了事情,刘乡长一心做事,总得有几个能做事的领导吧。”
温芳赞同道:“草海县是需要一些勇于做实事的领导了。”
刘伟名赶到县委时,这时的县里里面因为书记和副书记都出了问题,暂时也就由陈锁源在维持着局面,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
平时县委里面有不少的办公室都是空的,干部们时常都会借口办事跑得人影都不见,这段时间却是反过来了,大家都静静坐在办公室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敢轻易乱跑。
大家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万一乱跑的话,也许自己的那位子就会失去。
刘伟名向着大楼走去时,看到每间办公室里面,大家都显得紧张,坐在那里静静看着报纸、材料的,看到有人经过时,大家都会用一种很快速的目光扫视一下。
刘伟名走在这静静的过道上,心中暗笑着。
“伟名,你来了。”
见到进门的刘伟名,陈锁源的动作很快,几步就冲上前来与刘伟名握手。
“秘书长,有什么急事?”
陈锁源拉着刘伟名就坐在了沙发上道:“伟名,刚刚接到了市委电话,说是市委组织部派出了由郑林昌副部长的一个工作组正向草海县赶来。”
说这话时,陈锁源仿佛像是很紧张似的。
也难怪他有这样的表情,草海县有了那么大的变化,他的心中一直都是悬着的,现在市委组织部的人到来,目的是什么并不难猜,就算是走一个过场也要走,下一步就是关键了。
刘伟名微笑道:“来就来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锁源也笑道:“伟名说得对。”
自从许夫杰把顾明忠派了来草海几天,刘伟名和陈锁源暗中也就引导着一些崔系和原来高系的人与顾明忠进行了接触,通过接触以后,大家才知道刘伟名现在在市委许书记的心目中拥有着那么重的份量。
加上李兵的突然出事,整个的草海县一下子就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刘伟名的周围也聚集了一批人。
陈锁源虽然也明白刘伟名在这次的调整中并不一定会压过自己,但是,一想到了刘伟名背后的力量,他就很自然把自己的心态进行调整,现在刘伟名压不过自己,并不代表着刘伟名就不会一飞冲天,与刘伟名搞好关系对他来说是一件大事。
有这样想法的不仅是陈锁源,顾明忠到来时对待刘伟名都是表现出了一种礼貌,这足以向大家表明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刘伟名的背景不是一般的强。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庞辉、钱中立都很自然把刘伟名看成是中心。
今天陈锁源接到了消息以后,与庞辉商量了一下,就把刘伟名叫到了县里,目的就是想让刘伟名在县进而坐镇,只要有着刘伟名坐镇在县里,他们就感到心安。
刘伟名这才明白了陈锁源他们的想法,叹息一声,现在的草海县真的是草木皆兵的地方
“伟名,这样吧,你也是享受副县级待遇的人,这几天就留在县里,哪也别去,有事大家可以合计一下。”陈锁源说道。
正说着话,庞辉就走了进来。
上次庞辉在刘伟名的安排下与顾明忠也吃了一顿饭,算是与许书记拉上了关系,他的心情到是很不错,他非常清楚,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能做事的人,市里无论怎么样调整草海班子,自己都有那个资历,这次有了许书记的帮助,也许副书记是能够捞得到的。
看到刘伟名已经到了,庞辉忙上前与刘伟名握手道:“伟名来了?”
“庞部长,我也是刚到。”
大家坐下后,庞辉道:“这次组织部到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进行一次全县干部的测评,做完这件事情,下一步应该就是干部的调整了。”
陈锁源有些担心道:“草海县的干部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无论省市都已对草海县的干部队伍产生了看法,这次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庞辉其实也在想着这事,大家都不知道市委到底最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大量的干部是从本地使用,还是从外地调入,这就是一个关键了
陈锁源的目光就转向了刘伟名,陈锁源道:“草海县必须要拥有一个团结的局面,如果无法做到团结,那么,草海的下一步发展就必将出现问题。”
陈锁源的意思三个人都清楚,不外就是本地势力与外地势力的一种争夺就将展开,在外地势力要进入情况下,草海本地的力量必须要有一个聚集力,否则,外地势力就将占据上风。
如果真是出现了那样的情况,结果就不太妙了。
刘伟名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陈锁源时,陈锁源已经投过来了一个很特别的目光。
陈锁源是想尽快把自己的地位确立起来的意思
刘伟名也明白最近陈锁源的想法了,陈锁源并没有成为中心的意思,他也知道他无法把人笼起来,就想让自己成为这支撑大局的人,今天就是再次试庞辉了。
刘伟名相信庞辉听得出来陈锁源的意思,在这样的情况下,庞辉是应该有一个态度了。
庞辉当然不笨,早就想好了这些事情,更是知道刘伟名的力量和潜力,借着陈锁源的话,庞辉点头道:“伟名年轻,就应该多承担些工作,下一步大家应该多支持泽荣的工作才是。”
态度很明白,庞辉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是以刘伟名为中心的意思。
陈锁源就微笑道:“老庞说得对,不能让外来的干部把我们看扁了。”
刘伟名微笑道:“我现在就想把园区的工作做起来,还要请两位老哥多多支持和帮助。”
大家都笑了起来。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郑林昌看着通过几天的干部调查和测评后出来的这份结果,心中也感到非常吃惊,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郑林昌非常清楚这次的工作是从多方面进行的,更多的是深入到了群众中去给干部们打分,现在结果出来了,自己的草海之行也算是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就不知道市委的领导们对于这样的结果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了
把所有的材料进行了封存,郑林昌一行很快就离开了草海县。
谁也不知道市委组织部这几天中对草海进行的这场面积很广泛的测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刘伟名同样也不知道情况。
那个郑林昌表现得很是认真,这组织部的一行人拒绝了县里的任何安排,只是要求进行配合,所有的做法都是在大家事前不知道情况的前提下去做的,特别是整个的过程更多的是由最基层的干部们评价,这种方式搞得草海的这些县里领导们都很紧张。
刘伟名知道自己才参加工作,并没有多少人缘关系,反到无所谓了,就算是群众的评价不好,自己也不必去想那么多的事情,认真把工作做好才是正事。
刘伟名有些后悔跑来了县里,就在工作组展开工作的第二天,刘伟名又匆匆赶回了乡里。
温芳和方怡梅当然是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的,看到刘伟名回来了,两人都有些担心,她们也知道刘伟名参加的工作很短,县里估计没有多少的人缘,这样的测评对刘伟名来说就是一个不利的局面。
看到刘伟名,温芳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对刘伟名道:“伟名,估计这次市里也是有人想搞明堂的,目标也许就是你了。”
刘伟名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想到了许夫杰在那里,也知道就算是有人想搞明堂也搞不出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