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郑林昌本身就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到了草海以后,在测评的过程中还真是听到了太多有关刘伟名的故事,心中也为刘伟名所感动,虽然知道现在自己说出对刘伟名有利的话会引起一些人的看法,郑林昌在某些时候也很梗直,就说道:“各位领导,我们这次到了草海,更是深入到了各个乡镇,群众们是人心思定,都希望尽快改变县里的混乱情况,我们到了春竹乡以后,那里的情况又是一番新的情况,整个的园区呈现出了一派热闹场面,并没有受到县里的情况有影响。”
说完了这话,郑林昌就不再说话。
许夫杰微微点头道:“本来大家对园区交给刘伟名这样的年轻人是不放心的,现在实事摆在了这里,刘伟名同志是一个能够胜任工作的同志,把他放在春生乡园区的岗位上是正确的。”
完全就是一锤定音的做派了
大家现在的脸色就千姿百态了,本来就是在常委会上要用这事来逼迫许夫杰,许夫杰也是无法之下才同意了这事,现在好了,大家都在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难道现在要推翻自己的那些态度?
想到上次会上的决定都是进行了记录,大家也做不出自打嘴巴的事情。
都在叹气,那刘伟名也太能整事了,这样的局面反而形成了对他有利的局面
这次算是失败了
也都是大人物们,对于这事也没有太过于强求,会议室里只剩下许夫杰的高谈阔论。
“顺章同志,你们组织部门要尽快拿出一个草海县班子调整的方案出来,原则上就按上次常委会的决议去搞。”
说完这话,许夫杰宣布散会。
看着许夫杰那明显心情愉快的样子,有几个常委叹了一口气。
许夫杰走进了办公室,立即就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这次他是有了向田林喜交待的地方了。
电话一通,许夫杰就笑道:“田老,有一件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市里派出了测评组到了草海进行了测评,根据测评的结果,伟名同志各项分数排名第一。”
田林喜听也也显得高兴,笑道:“这个臭小子看来还是有点人缘的。”
许夫杰也笑道:“说实话,事前我是为他捏了一把汗的,现在有了这样的结果就好办了。”
田林喜道:“许书记,伟名我是交给你了,怎么样摔打是你的事情。”
许夫杰道:“田老放心,市委会给他压担子的。”
“许书记,春竹乡园区的工作是中央领导都关注的,省里面也非常的重视,伟名就多负责一下春竹乡园区吧。”
“田老不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要不是伟名的资历太浅,各方面的条件还欠缺,我是想把他放在主政一方的位子上的。”
“还是多锻炼一下吧,年轻人,机会很多,不过嘛,尽可能的少一些制约总是好的。”
两人聊了一阵才挂了电话。
坐在椅子上,许夫杰想到了其他几个草海县的班子成员时,心情又不是太好了,自己要用的人里面,还是有几个并没有达标,这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
算了,只要有刘伟名能够撑在草海县,自己的力量就能够掌控住那里,也算是没有丢了阵地。
这个崔永志
想到了崔永志,许夫杰对这崔永志真是失望之极,还以为这人能够帮自己撑住草海,没想到搞得草海都差点失去。
要把刘伟名叫到市里来敲打一下才行,下一步草海就得靠他来撑着了
市委会议的内容还是泄露了出来,真是几天欢喜几家愁,一些本来眼看着很有希望进步的人们知道了消息以后真是痛苦万分,这次的测评真是要命的一次测评,大家第一次发现群众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
钱中立就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人,整个的测评中,他的分是属于极低的行列,以那么低的分数,他又怎么可能上位。
钱中立现在真是急了,好不容易玩了那么多的心计,这次是决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就想到了刘伟名,试图通过刘伟名再帮自己活动一下。
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钱中立表现出了一种亲切,对刘伟名道:“伟名,恭喜啊,这次市里的测评,你高踞榜首。”
“群众信任,这比什么都重要。”
刘伟名也是第一时间就从许夫杰的秘书那里知道了情况,没想到自己在群众的心目中是这样,刘伟名从这件事情中也感到了群众的真实想法。
看来自己的坚持是对的,只要一心为群众做事,群众就会支持和拥护
接到了钱中立的电话时,刘伟名也感到了自己在向许夫杰推荐人的事情上太注重圈子,没有客观的看待一个人,这个钱中立自己也知道他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却是因为他与自己交好就向许夫杰推荐了他,这事做得就非常不好了。
“伟名,什么时候有空,到县里来,我们坐坐?”钱中立问道。
刘伟名虽然对钱中立有了想法,却也不会去表现出得罪的事情,微笑道:“钱县长,园区又来了一家投资商,这样吧,我忙完这事就到县里来。”
钱中立现在很急,哪里能够等待,就笑道:“这样吧,我也想到园区去看看,我就过来。”
“那就真是欢迎了,感谢钱县长前来检查指导工作。”
刘伟名也没有办法,这钱中立还真是沾上了
这里刚刚跟钱中立打了电话,宁军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对于这个呼延书记的秘书,刘伟名对于他的电话是很重视的,宁军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空闲跟自己通电话,肯定是有着什么事情。
“宁哥,今天不忙?”刘伟名开玩笑道。
宁军笑道:“我就一个痛苦的命,又怎么可能不忙呢,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下。老弟,不错啊,听说你在市里的测评中高踞榜首。”
刘伟名就笑道:“我也没有想到。”
“呼延书记很高兴啊,他说了,我们的干部无论身处什么样的位子,心中都得装着群众,只有真心为群众做事,群众才会支持和拥护,刘伟名的事情再次证明了为人民服务的重要。”
听到呼延傲博给予了那么高的评价,刘伟名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激动,说道:“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伟名啊,我们之间就别说那么多了,今天打这个电话是有些事情要问你,上次听你说起过一个叫钱中立的副县长,你对这个人了解有多少?”
刘伟名感觉出宁军的话里有话,忙问道:“宁军,出了什么事情?”
“老弟啊,本来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又担心你吃了亏,所以想了一下,还是跟你讲一下这事,李兵抖出了许多的事情了。”
听到又是李兵,刘伟名道:“他抖出来的事情中有与钱中立有关的事情?”
宁军叹道:“老弟啊,看来你也蒙在了鼓里了据李兵说了,那钱中立其实早就与黄凌见过了面,并且也已经靠向了黄凌一方,更是暗中由李兵陪同与韦正光见了面。”
说到了这里,宁军就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刘伟名应该理解自己所说这话的意思。
听到了宁军说的这一席话,刘伟名的太阳穴也跳动得厉害,他当然明白了宁军的意思,这个钱中立别看表现出了一种与自己那么好的样子,他其实是韦正光和黄凌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重要人物,关键的时候这个钱中立才是真正杀手。
可惜的是钱中立的作用还没有发挥出来就被李兵供了出来。
再想到如果李兵没出事时的县里局面时,刘伟名也有些后怕。
以当初李兵没有出事的发展趋势,李兵升成书记或是县长都完全有可能,到时许夫杰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钱中立是必用之人,许夫杰有可能就会下力气去扶持钱中立,到了那个时候,谢系的人顺水一推舟,搞不好钱中立也会大幅上升,真是到了那个时候,钱中立一反水,许夫杰的威信必将受到重创,整个的草海就落到了谢系的手中。
太阴险了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对李兵也有了一种新的看法,这小子暗中也在算计着自己啊
“宁哥,多谢了。”刘伟名一下子想了许多,对宁军专门打了这个电话过来就很是感激。
宁军微笑道:“我们之间就别谈那么多了,李兵抖出来的东西也不少,钱中立这次既然有了问题,省纪委就决不会放过他。”
说这话时,一股杀气透了出来。
刘伟名知道呼延书记对于这样的行为应该也是痛恨,那钱中立这次算是失去了希望了,有可能还很惨
想到了钱中立对待自己的一幕幕,刘伟名摇了摇头,钱中立一直以来都以各种的办法有意示好自己,他的这些细小的帮助让自己的家人受益了,却也获得了自己的信任,看来一个官员在面对着糖衣炮弹的时候,警惕性并不是太高
钱中立并不知道刘伟名知道了自己的一些行为,坐在通向春竹乡的车子上,心中有着太多的杂念。
李兵出了事情,那黄凌也消失了,自己的一条线就算是断了,在这节骨眼上又出现了测评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只有一条线了,就是通过刘伟名与许夫杰拉上关系,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保住现有的位子,也才能够更进一步
钱中立也是有想法的人,听了李兵对黄家、谢家、刘家力量的介绍,他才算是对上层有了一些清晰的认识,从李兵的介绍中知道,刘家的力量近年来已经不行了,那谢家才是强大的力量,正是有了这样的认识,在李兵的操作下,钱中立与韦正光和黄凌都见了面,也得到了那两人的接纳。
钱中立有时都在暗笑,自己与刘伟名其实也就是同等的关系情况了,刘伟名没有娶刘家的刘梦依一天,他就与自己一样,只是靠在一条大船上而已,自己却比他更强,靠的这艘大船是坚固的大船,只要这次能够上位,再配合着谢家做一些事情,到那个时候,自己就算是真正融入到了谢系当中,就算是市委许书记也不一定能把自己怎么样
想到了市里会逐渐把许夫杰的力量排斥于外时,钱中立对于自己的前途还是充满信心的。
钱中立的心里对于刘伟名其实是充满了一种羡慕和嫉妒的,这个年轻人凭什么啊,就凭他勾上了一个老刘家的女人就有了那么快的发展?
好好的利用一下刘伟名,借他的帮助发展了起来再说,到时候各方一使力,刘伟名肯定会被踩下去
想着这些事情,钱中立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车子开进了乡政府时,钱中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脸上已是布满了笑容走出了车子。
看到迎上前来的温芳,钱中立向着四周看了一眼时,就问道:“伟名呢?”
温芳也没搞清楚状态,只是知道刘伟名说了钱中立要来,就等在这里迎着。
“伟名正与一个老板在谈事,很快会谈完。”温芳笑着说道。
目光在温芳的身上不停流转,钱中立暗赞一声,这小女人真是越来越动人了
对于温芳,钱中立其实早就有着想法,这个女人在全县也不多见,那种美丽,那种成熟的妩媚风韵并不是一般的女人身所能拥有,如果能够与她做那事,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爽快。
温芳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官场,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钱中立眼神中露出来的欲之光她也收入了眼里,心中就暗骂了一声老s鬼。
脸上还是现出笑容,微笑道:“钱县长里面请。”
哈哈一笑,钱中立随着主向里走入。
方怡梅这时也已忙着泡茶。
看到方怡梅时,钱中立也有些羡慕刘伟名了,这个方怡梅同样不弱于温芳,天天与这样的两个美女在一起生活工作的,这刘伟名真是有艳福啊
目光在方怡梅的身上看了一阵,钱中立就想到了副县长吴晓平,暗笑那吴晓平真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这个方怡梅看上去已经不再是**女了,她很有可能已经成了刘伟名的女人了,这吴晓平还想与刘伟名争女人,不是一个找死的行为吗
再细细看着方怡梅行动间那种明显已以放得开了些的腰肢摇晃情况,钱中立更加确定这女人应该已是有了男人的人,她是否跟的是刘伟名呢?
钱中立正在想着事情时,只听到门口传来招呼声,就见刘伟名微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知道了钱中立的情况,刘伟名并没有把事情表现在脸上,反正这小子应该没几天崩达的,别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为好,刘伟名是笑着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