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第10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到了钱立的事情,刘伟名进了自己的房间,拨通了许夫杰秘书顾明忠的电话,把自己听到的有关钱立的事情讲了一遍。 ( . . )
刘伟名知道只要把事情说给了顾明忠,他就会转告许夫杰,无论许夫杰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事,自己也算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顾明忠到是一愣,感到这件事情很重要,很快就去向许夫杰报告去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也在分析着这次市里对草海的班子调整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还没有想多长时间,刘梦依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一通,刘梦依就哭了起来,对刘伟名哭道:“伟名,我奶奶去了。”
刘伟名一愣,这才想到了刘家的老太太死了。
这事也让刘伟名吃惊不已,刘老太太可是刘家的擎天支柱,她的离去,这对于本来就存在诸多问题的刘家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这影响就太大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刘伟名问道。
“刚刚离去。”
刘伟名只好不断进行着安慰。
刘梦依仿佛找到了一个能够哭述的对象,拿着手机一边哭着,一边讲着老太太对她的各种好处。
刘伟名很想现在就到京里去一趟,却又发现自己并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前去,心就犹豫起来。
刘梦依道:“伟名,你到京里来一趟吧你是我的男朋友。”
有了刘梦依的请求,刘伟名心想就算是刘家的人不待见自己,也得去一趟了,就说道:“行,我立即就赶来。”
“到了京里时打电话,我来接你。”刘梦依的心情也多少好了一些。
刘家老太太去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暗叹一声,刘谢两家是对头,这次老太太一去,那谢家的攻击力量必将更强,刘家会不会出事呢?
当刘伟名的车子向着省城进发时,路上刘伟名就接到了田老头打来的电话,田老头问道:“伟名,知道刘家的事情没有?”
“梦依刚打来电话,说是要我到京里去看看,我的车子正在到省城的路上。”
田老头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伟名,刘家的人并不是都赞同你与梦依的事情的。”
刘伟名也知道这情况,说道:“师傅,梦依现在需要有人陪着她。”
“好,我支持你的意见这样吧,我也要到京里去看看,我让人安排一下,你与我一起前去。”
知道是田老头担心自己到了刘家受气,这是要陪同自己前往的意思,刘伟名道:“麻烦师傅了。”
田老头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当刘伟名的车子到了省城时,天色已经很晚,刘伟名让王报国在省城等着,自己就到了田老头的家里。
这时的田老头显得很是沉痛的样子拿着一张老照片看了许久。
看到刘伟名到来,田老头让刘伟名坐下道:“刘家的情况很不妙,估计刘家的许多人又要重启联姻的这种事情了。”
刘伟名一听就明白了,随着刘老太太的死去,为了稳住刘家的危局,刘家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把各方的力量利用起来,联姻就是一个寻求支持的办法。
田老头看了看刘伟名道:“京里有一个家庭的力量很强,他们家有个小子一直都喜欢着梦依。”
刘伟名就皱了皱眉头,田老头这话说得明白,刘家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很有可能会逼着刘梦依嫁给那个家庭的子弟。
自己是一个草根,能够改变这样的情况吗?
刘伟名的心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起来。
田林喜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心也为刘伟名难受,碰上了这样的事情,以刘伟名的现有力量,根本就没有改变的可能。
“伟名,你还要去京里吗?”
田林喜把这情况说出来,就是告诉刘伟名,他这次到了京里时,将会碰到前所未有的各种危机
如果是一般的人,又对自己的官位有着太多的顾念的人,只需要知道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存在,就很有可能打退堂鼓了。
刘伟名如何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刘家要倒了,那谢家要动刘家,更有一个比刘家还强的家族子弟喜欢刘梦依,那个家庭的子弟同样很有可能会因为刘梦依而打压自己。
刘家人也同样会对自己打压,三股强大的势力压来,自己有那勇气迎上去吗?
如山的压力一下子朝着刘伟名涌来,压得刘伟名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田林喜知道现在刘伟名面临的是一次心灵的考验,静静坐在那里并没有说话,他也很想知道刘伟名在面对着这如山的压力时有什么样的表现。
把所有的情况和后果都想了一遍,刘伟名的心并没有被这强大的力量吓倒,想到了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草根,就算是失去了,最多不过就是打回原型的结局时,他的心充满了一种不服,充满了一股强大的反抗力量。
眼睛里慢慢就充满了一股锐利,全身仿佛一下子有了勇气,刘伟名直视着田林喜道:“我必须到京里去一趟,无论结局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要去面对。”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田林喜用力一点头道:“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支持你的决定。”
田林喜的心是高兴的,通过这种压力的考验,刘伟名的那种埋藏着的雄心应该已经激发了起来,他完全相信刘伟名的能力,只要有一定的帮助,刘伟名就完全有冲高而起的可能,自己到是要让刘家的人看看,他们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坐在车里,看着刘梦依显得神情黯然开车的样子,刘伟名都想说自己来开车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刘伟名问道。
“家里的人们都回来了。”
田老头到了京里时,看到刘梦依来接刘伟名,就跟着来接他的人走了,刘伟名跟着刘梦依向着刘家赶去。
想到刘家的情况,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心虚,这是第一次到刘家,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刘家,也不知道刘家对待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想到田老头说的那些话,刘伟名就知道此次刘家之行并不会很顺利,搞不好还会看到许多不太好看的脸色。
再看到刘梦依这个悲伤的样子时,刘伟名也只能鼓起勇气走这一趟了。
这是一处如同公园似的高级干部休养院,里面的环境非常不错,一路上也检查得很是严格,车子向着里面开去,看着这里的一切,刘伟名都感到好奇。
过了很长一段路,刘伟名的那种好奇也慢慢消失,这里除了搞得更好些,房子更好些外,看看那些行走的老头老太太们,与自己父母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一套独立的小院前刘梦依停下了车子。
这里停满了各式高档车子。
刘伟名看去时,这里到是显得很大,是几进的院落,看上去还是很有气势。
进入里面,刘伟名就看到来往的人多了起来。
看到刘梦依带着刘伟名进来,不少人都看向刘伟名,脸上充满了各种的表情。
刘梦依对刘伟名道:“都是京内的一些熟人朋友,别管他们。”
刘伟名知道这些人可能是刘系的一些京内人物,随着刘梦依向着里面走入。
进入到了一个大厅时,就看到搞了一个如同灵堂似的祭拜地点,那最上面是一张放得很大的老太太的形象,看上去有些与刘梦依相像。
也有不少人就在这里面进行着祭拜,刘伟名不敢怠慢,也学着一些进来的人点了香搞了一下,想到自己是晚辈,跪下行了礼。
刘伟名的这个礼节就是以老太太的亲人后辈的方式行李了。
看到这里的一切,刘伟名才发现,华夏人的这种礼节方式不管是下层的人民还是上层人都差不了多少。
“梦依,你怎么什么样的人都带回来了。”
刘伟名正在拜祭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妈,这是刘伟名,你们知道了。”刘梦依看向那个年妇女说道。
看起来对自己不善啊
一听到这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刘伟名的心就有些不安,这女人是刘梦依的母亲,看上去对自己的到来并不欢迎
刘梦依并没有去在意自己母亲的情况,看到刘伟名拜完了以后,就拉着刘伟名过去对于女人道:“妈,伟名是从宁海赶来的。”
对刘伟名道:“这是我妈。”
刘伟名忙道:“伯母好。”
哼了一声,由于面对着不少到来的人,刘梦依的母亲到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睛从上到下把刘伟名看了一阵,眼睛里面透着一种上位者看下位者的意味。
刘伟名虽然看出了对方的这种眼神,想到自己得给刘梦依面子,脸上一直很平静。
“走,我们到那边去。”刘梦依一身黑衣,带着身着黑色西装的刘伟名就走了过去。
在刘梦依的安排下站在了那里以后,刘伟名才发现自己仿佛成了刘家一员似的。
刘伟名到是随遇而安。
站了一阵,也不知道与些什么样的人握着手,刘伟名有一个感觉,到来的人并不是太多,更是没有看到重要的人物到来。
也不知道老太太这样的后事安排是什么样的一个流程。
“这两天不时有人到来,所以就临时这样在家里安排一下,组织上还会统一在八宝山搞一个追悼会。”刘梦依在刘伟名的耳边小声说道。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心却在想,就算是这样,前来刘家的人还是显得少了些,这就说明了刘家力量正在衰落
又过了一阵,刘伟名就发现刘家的人有了一些骚动的样子,只见从外面走来了一行人,为首的一个是气势很足的六十来岁人物,刘伟名感到这人很眼熟的样子,细细一看时,心多少人些吃惊,竟然是金陵市委书记孙祥军
紧随孙祥军的有着不少的人。
看到这些人到来,也不知道谁快跑到了后院,很快,就从后院出来的一行人。
“我爸他们来了。”刘梦依小声说道。
刘伟名就看到那为首的一个人长得很是清瘦,整个人仿佛要被吹倒似的,虽然看上去才五十来岁的人,却也显得太态了。
这就是刘梦依的父亲
刚才刘梦依并没有带着自己前去拜见她的父亲,她应该是不希望自己见到她的父亲难堪吧
刘伟名更感到了此次刘家之行的艰难。
目光看向刘梦依时,刘梦依这时的目光也看向了刘伟名。
“伟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心都不会变。”刘梦依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由于有了田林喜的讲述,刘伟名心一动时,目光就转向了到来的一行人,他有着一个感觉,这孙家很有可能就是刘家要联姻的对象了。
果然,刘伟名就发现那到来的队伍有着一个长得还是帅气的年轻人,这人紧跟在孙祥军的身后。
难道那人就是一直喜欢刘梦依的人?
就在刘伟名望过去时,那个年轻人也正好把目光望过来,看到刘伟名站在刘梦依的身边时,就见那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透出了一股杀气似的,就把目光盯向了刘伟名。
应该就是他了
刘伟名基本上就能够确定刘家是要与孙家进行联姻,这次是希望牺牲刘梦依的幸福,从而让刘家再次得到支撑。
明显也感受到了儿子的目光,那正在走来的孙祥军也把目光转向了刘伟名。
他的目光到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就那么看了刘伟名一眼,仿佛那眼睛里面还透着一种亲切似的。
刘伟名心却是一惊,这个孙祥军早已把喜怒藏于了心底,别看他是这样的表情,谁又能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想法。
“孙书记,您来了。”刘梦依的父亲已是伸手握了过去。
孙祥军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沉重道:“栋流,节哀啊知道消息后我就赶了回来。”
一句话就说得刘梦依的父亲刘栋流很是感动道:“感谢孙书记。”
“嗯,我先行个礼。”孙祥军走上前去恭敬行了礼,然后就顺着刘家的人一个个的握手过来,每握住一个人的手,他都会问上那么几句,说上几句安慰的话。
握到了刘梦依那里时,孙祥军道:“梦依,别太伤心了,人都有这一天,老人也不希望活着的人这个样子吧,唉,人生就是这样,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
握完了刘梦依的手,仿佛并没有看到刘伟名似的,手就伸着握到了排在刘伟名后面的一个刘家的人那里。
这样的一个动作立即引起了刘梦依的不瞒,正想说什么时,刘伟名道:“梦依,你也累了,我扶你过去休息一下吧。”
这样一搞,正好就把那孙祥军儿子正在伸出的手搞得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刘梦依顿时感到解气,微微点头道:“好。”
身子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由刘伟名扶着过去坐了下来。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