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梦依表现出来的那种柔弱,大家还真是不太好说什么,老太太死了,刘梦依是最为悲伤的人。
孙祥军这才看向了刘伟名道:“这位是?”
他到是装佯了,装做不认识刘伟名似的。
刘梦依的母亲忙说道:“是梦依的一个朋友,来帮忙的。”
孙祥军这才微微点头道:“哦,是这样啊。”
然后就看向刘栋流道:“栋流,家事一家要解决好才是。”
说完这话,上前握了握刘栋流的手道:“我就不打扰了。”
看着孙祥军就这样不紧不慢的离去,刘家的人们那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都在冒火。
别看孙祥军并没有多说什么话,但是,临走前的那句“家事一定要解决好。”的话就很有深意了,这是对刘家有了刘伟名这样的人明显非常的不满。
刘家的人都很清楚,现在刘家很需要一个孙祥军这样的人来帮助,有了孙家的支持,刘家才能够稳得住。
一个不知是刘家的什么样的中年人看向了刘梦认道:“梦依,刘家的事情刘家自己处理就行了,不相干的人还是让他离开为好。”
说完这话,那中年人就看向刘伟名道:“这位年轻人,请现在就离开刘家吧。”
看到不少人都把目光看向自己,刘伟名想到自己反正也尽了心意,刘家既然不欢迎自己,那就离开吧,对刘梦依说道:“梦依,这样吧,我找个地方先住下,有事我们再联系。”
“我陪你去。”刘梦依也看出了家里在对待刘伟名的态度,站起身对刘伟名说道。
“梦依,你奶奶刚走,家里那么多的事情,哪也不许去。”刘梦依的母亲大声道。
刘伟名轻轻在刘梦依的肩膀上拍了拍道:“我没事。”
说完这话,刘伟名大步向外走去。
真正走进了刘家,刘伟名才算是发现了情况的严峻,如果说以前刘梦依家的父母对于刘梦依自由恋爱的事情还犹豫的话,从今天的表现就可以看出,随着老太太的离去,刘家再也不会去顾及刘梦依的想法,再说了,看上去那孙家的年轻人长得也不错,面对这样的选择,偏向孙家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就在靠近刘家的地方,刘伟名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想到看看情况,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自己还是回去好了。
刘伟名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那种委屈的感觉,反而是通过这件事情,他的心中燃起了一种奋斗的火焰,他知道靠别人都是不行的,要想让别人尊重,要想让别人看得起,就得自己有力量才行。
刘家里面的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全都是一种上等人看着下等人的眼神,根本就没有任何平等的情况,除了刘梦依,刘伟名知道刘家人并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这是一种蔑视
今天的这种待遇已经严重刺激了刘伟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力量充满了渴望。
电话响起时,刘伟名刚洗了澡出来坐在那里抽着烟。
一看电话,却是郑小柔打来的电话。
“伟名,你没事吧?”郑小柔关心地问道。
“我像有事的人吗?”刘伟名反问道。
郑小柔就是一笑道:“我刚到刘家就听说了这事,刘家的做法太不像话了。”
“仿佛你也是刘家的一员吧。”刘伟名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说道:“听你这样说话,我算是放心了,没事就好,你放心,刘家不待见你,我们郑家会支持你的。”
想到刘家死了一个老太太,郑小柔仿佛并不悲伤的样子,刘伟名就在皱眉道:“梦依刚死了奶奶。”
“哟,还心疼起梦依了,不是我不伤心,你不清楚情况,算了,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现在与那韦正光基本上就没有太多的关系了。”
一谈起韦正光,刘伟名就好奇道:“韦正光呢,我怎么没见到?”
“谁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他的老婆被你上了,他的母亲又做了那样的事情,你如果是他,在这京里还呆得住?”说到这里,郑小柔轻笑一声道:“你可是恨死你了。”
随之又叹了一声,郑小柔道:“连我都没脸在人前出现了。”
从韦正光的角度想了一下,刘伟名也只能是点头,这个韦正光还真是有些可怜。
“你帮我照顾一下梦依吧,唉,看来他们的家里是有了想法了。”刘伟名说道。
郑小柔一愣道:“看来你知道了刘家的想法,不错,现在刘家人为了稳住大局,很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力量进行支持,孙家就成了首选,再加上孙祥军的儿子孙刚一直都喜欢梦依,这事就成了刘家人最想促成的事情。”
孙刚
刘伟名终于知道孙家的那个年轻人叫孙刚了。
半天没有听到刘伟名说话,郑小柔道:“其实,情况并没有到达那么坏的地步,我们郑家并不弱于孙家,只要有郑家的支持,刘家的形势也不至于太危险,不瞒你说,刘家现在也缺不了郑家的支持,我到是在刘家拥有了很强的话语权,我如果不同意,梦依与孙家的事情还是能够否决,看在你心疼梦依的情况下,我就帮你这个忙好了,不过,这人情你得记下,是要还的哟。”
听着郑小柔用这样的口气与自己说话,刘伟名也有些无语。
“那就多谢了,这情我记下了。”多一个人帮助,当然更好些,刘伟名也不得不记下这人情。
“好了,就不跟你多聊了,你自己多保重吧,现在这节骨眼上,我也不方便去见你,不想看刘家人的嘴脸,你就回宁海吧。”
郑小柔也是一个说话很直接的人,说完话已是挂了电话。
有了郑小柔打来的这个电话,刘伟名对刘梦依的担心也算是减轻了一些,想到田老头同样有着一定的影响力时,刘伟名也在猜测,田老头到底在京里还能不能像在宁海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的问题,假如在京里他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到是要请他关照一下刘梦依。
想着事情时,刘伟名就听到门铃声传来。
过去打开门时,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凝,只见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
“孙刚。”
刘伟名心中就是一震,没想到这孙家的公子到是自己找到了门上来。
脸上透着一股傲气,孙刚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我叫孙刚。”
“请进。”
刘伟名把门拉开一些,用手一示意。
孙刚大步就走进了刘伟名住的这个房间。
坐在了那椅子上,右腿往左腿上一跷,显得很是自然。
“再自我介绍一下,孙祥军是我爸,我喜欢梦依。”孙刚仿佛在对一个下级说话。
“喜欢没有关系,梦依正与我谈着恋爱,有人喜欢她,说明了她的魅力,我很高兴。”刘伟名同样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同样把腿跷了起来。
刘伟名更是掏出了香烟扔了一支过去,自己拿出打火机点燃吸了起来。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孙刚道:“说吧,如果你离开梦依的话,是要权还是要钱,你要知道,刘家并不是谁想靠就能靠的,就算你娶了梦依,刘家也不可能真的支持你,还不如趁着你有条件搞点好处,一个县委书记或是一亿人民币,你可以随意选一个。”
说完这话,孙刚的脸上似笑非笑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微笑道:“孙刚是吧?你这话把梦依看得也太不当钱了吧。”
孙刚哈哈一笑道:“你要知道,刘家在下面的人看来高高在上,其实,现在刘家离开了老太太以后,就已走向了衰败,刘家需要的是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孙家正好就是这样有力量的家庭,我一直都喜欢梦依,她的父母现在也很希望我娶梦依,你插一脚进来并不可能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面临着强大的打压,如果你嫌钱少,我还可以加,两亿也不是问题,这足够你玩太多的**女了。”
刘伟名的心火在燃烧,这小子竟然说出了这样的一些话,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可以用权和钱收买的人似的。
“孙刚,这里不欢迎你,请吧。”刘伟名把脸一沉说道。
“刘伟名,家庭一般,仗着刘家的力量现在是乡长,很有可能升副县级,你到是升得很快。”孙刚阴沉着脸看着刘伟名,一字一句说道。
“我是怎么回事,这个不必你费心了。”刘伟名看到孙刚把自己的情况都已进行了了解,就知道对方关注自己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你就不担心鸡飞蛋打?”孙刚沉声道。
知道今天是孙刚有意跑来与自己谈判,刘伟名想到了刘梦依的那哀伤的情况,再想到对方用权和钱来想赶去自己的做法,刘伟名心中那种骄傲也被激发了出来,同样就表现出了一种强势。
“不错,你们孙家很有权势,如果孙家想用权势来进行打压,我刘伟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刘伟名是你们无法用金钱和权势击垮的。”刘伟名那心中的斗志也激发了出来。
孙刚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这次来找刘伟名虽然是想用权和钱来压服刘伟名,却也对自己的这种做法脸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么多的价码花出去了,对方竟然并没有任何退怯的意思。
女人孙刚并不缺,他缺的就是一种感情,对于刘梦依,孙刚更希望从身体和心理上都驯服,现在出现了一个与自己争夺的人时,孙刚的那种骄傲的心态也被激发了出来。
目光就盯住刘伟名的眼睛看着,刘伟名也毫不退让地盯住了孙刚的眼睛。
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孙刚道:“那好,人生无趣,我孙刚就陪你玩玩好了,你不是在草海县吗?那好,我就到草海县是任一个县委书记,看我不玩死了你谁说整你一定要靠家族的力量,整不倒你,我孙刚就不娶梦依。”
放声大笑中,孙刚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孙刚离去的背影,刘伟名一阵愣然,这是什么样的道理
刘伟名真是有些想不明白现在的这些衙内的心态了,见到收买不起作用,竟然要跑到草海去任县委书记,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呢?
刘伟名非常相信孙家的能耐,他是看到了那孙祥军的本人的,知道只要孙家有了这样的想法,孙刚就完全有可能跑到草海去任县委书记。
一想到孙刚会成为草海县的县委书记时,刘伟名的脸色也是一变,只要孙刚到了草海,凭着他的家世,他的身边会很快就聚集起一批人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在草海的生存就必将变得艰难了
想到孙刚是针对自己而去时,刘伟名的眼睛里面透着一股锐利的光芒,既然孙刚要去草海,那就大家斗上一斗吧
想到对手拥有着那么强大的家庭力量时,刘伟名反而对自己很是自豪。
“去了刘家了?”田林喜看着刘伟名问道。
一套小院里,田林喜很是随意地坐在摇椅上,一派老太爷的架势。
“去了。”刘伟名喝了一口茶水答道。
被田林喜叫到了这里,刘伟名也想明白了,孙刚既然要斗,就陪他斗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整个人并没有表现出那种烦燥的情况。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田林喜微笑道:“不错,还稳得住。”
这次刘伟名到京里面,田林喜还是为他担着心的,他太清楚刘家人的心态变化了。
刘伟名不相信田林喜不知道刘家人的态度,也没有多说刘家的事情道:“我打算回春竹乡去,那里的事情较多。”
“其实,刘家人还是有区别的,梦依的父母要支撑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也不易。”
“我明白。”
又是一阵沉静。
“看到那孙刚了,感觉怎么样?”
田老头突然问道。
一提起这人,刘伟名也有些生气道:“有权势就很了不起啊,还想到草海去当县委书记压我,谁怕谁啊。”
说这话时,刘伟名已经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乡长了,年轻人的脾气也爆发了出来。
田林喜一愣道:“怎么回事,你说一下。”
本来不想说这事,一生气就说了出来,刘伟名压了压心火道:“他找到我那里去了,开价一个县委书记或是两亿人民币,让我离开梦依,看到没效果,说是要到草海去当县委书记压死我。”
田林喜哼了一声道:“试探而已,钱可能有,县委书记不是他家说了就行了的。”说完这话,田林喜却说道:“孙刚还是有些能力的,这小子很骄傲,孙家也把他作为接替人培养,他现在在团中央工作,孙家也有意让他下去锻炼一下,他既然说是要到草海,我看并不是现在才有这意思,应该是早有运作。”
刘伟名的心中就是一惊,自己还真是小看了孙刚了,他有意在自己的面前搞出那种纨绔的样子,不外就是想麻痹自己。
他的目的何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