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老头的老首长平时到是不太出现,但是,知道华夏情况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存在,他在军中的威望可以说是无人可比,只要他一句话,那对于整个的华夏来说都要产生一场大的地震。 ( . . )
华威
正像他的名字一样,华威在华夏真的是威风得很
对面那老头子的精神明显不如华威,岁数也小了华威太多,但是,华夏又有几个人不知道他的存在呢,现任浩宇总书记之前的总书记,虽然退下了,但是,他在华夏的影响力同样巨大无比。
原来田老头的背后有着这样强大的存在
刘伟名也算是明白了田老头为何会在宁海有着那么大的影响力。
有了这样的人站在背后,田老头不牛气都不行。
田林喜向着刘伟名招了一下手,刘伟名就站在了田林喜的背后。
“有椅子就坐嘛,杵在那里干什么。”华威头也没抬,却是说了这么一句。
就见那刚刚下了一子的前总书记付首赫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要输了,他这是急了,呵呵。”
华威一听就不乐意了,大声道:“谁输还难说。”
把棋子拍的一声打上去,两人又紧张下了起来。
田林喜笑道:“坐下看吧,得有一阵。”
刘伟名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那么大的领导,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了两人的身上,只听到不断的落子声,两个人都沉入到了那紧张的气氛中。
好不容易才一盘终了,看到华威明显是输了棋的情况,付首赫笑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再来,我就不相信今天赢不了你一盘。”华威大声道。
付首赫忙摇手道:“还是算了,我可没有你那么的有精神,不行了,精力不行了你看看林喜他们等了好一阵了,也跟他们说说话啊。”
听到付首赫这样一说,华威这才把目光看向了两人道:“也好,跟你们聊聊。”
田林喜忙笑着对华威道:“老首长,我收了一个弟子,算是你的徒孙吧,今天带来见见师爷爷,呵呵。”
在华威的面前,田林喜表现得就有些嬉皮笑脸的样子。
付首赫就笑了起来道:“林喜收徒弟了,不容易啊。”
华威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先练一下我看看再说。”
田林喜一拉刘伟名道:“快,起来把五禽戏练给你师爷爷看看。”
这个称呼搞得刘伟名多少也有些尴尬,虽然知道这是田林喜有意要把自己往华威的身边凑,却也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付首赫靠在椅子上明显有些精力不行,脸上带笑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只好说道:“我就练一下。”
把外衣一脱,刘伟名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整个人顿时沉浸到了五禽戏的功境当中。
练了几年了,天天坚持,上次又打通了周天,刘伟名的身上就充满了一种强大的力量感。
进入了练功的心境当中,所有的事情都抛到了一边。
可能是当着这样的大人物时的心境的变化,刘伟名感觉自己的那气势一直被压制着。
想到了自己面临的诸多问题时,那种受到的压气在他开始练起来的时候显得更加强大。
有压力就有反抗
刘伟名那心底深处藏着的斗志也激发了起来。
草根又如何
刘伟名从开始时的那种应付的舞动变得全身上下有着一种精神勃发的劲气。
开始时华威也只是靠要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随着刘伟名身上这强大的斗气的激发,华威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双眼中散发着两道精光。
刘伟名练完以后,顿感全身的压力都已失去。
自己都能够面对华夏那么强大的存在们练了五禽戏了,再强的力量能道还会比他们更强?
这种感觉非常特别,刘伟名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会在这个地方,面对着这样的一些大人物练五禽戏。
刘伟名的双眼中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刚到来时的那种不安也都消失。
刘家算什么?孙家算得了什么?谢家又能比这两人强大?
自己既然能够面对这样的一些大人物,就完全可以去面对一切困难
刘伟名的信心就在这个时候变得更足了。
付首赫的目光一直盯着刘伟名在看,看到了刘伟名的这种心态的变化,也是暗自点头。
付首赫一生中见到的人太多,什么样的人没有见到过,刘伟名刚进来时的情况他是看在眼里的,没想到练了一遍五禽戏以后,刘伟名就会有那么大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刘伟名的心态有了什么样的变化,但是,付首赫明白地知道,这个刘伟名已经拥有了一种很多人没有的强大自信,有了这样的自信才能够去面对一切。
一般的官员可以没有个性,但是,如果要当成苗子来培养,那就得全方位的去进行观察,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已经具备了作为苗子来培养的条件。
一个好苗子啊
华威这时到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华威一站起身来,刘伟名才发现他的身形很高大。
走过去,华威伸手握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看到对方伸手过来,也就把手伸了出去。
当华威的手握上刘伟名的手时,刘伟名突然感到对方的手劲非常有力。
两人紧紧握住时,刘伟名的手仿佛要断了似的被华威握住。
刚才有了心态的变化,刘伟名并不示弱,虽然感到自己没有对方有力,却也没有退让,全力加大着力量。
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过程,华威的脸上突然间布满了笑容,对田林喜道:“比你强。”
田林喜看到华威的这个表情,心中的石头才算是落地,这句话就表明了华威基本上面试通过了刘伟名,下一步就看从政方面的一些对答了。
朝着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华威道:“你叫刘伟名吧?”
刘伟名忙说道:“报告首长,我叫刘伟名。”
华威就皱了一下眉头道:“别搞得那么正规似的。”
田林喜瞪了刘伟名一眼道:“叫师爷爷。”
刘伟名有些迟疑,正在叫时,华威一摆手道:“你既然来了,那就跟我们两个老家伙讲讲你们乡的情况吧,好久没有听到过基层的东西,搞得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有些失聪了。”
田林喜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是华威还没有完全认可刘伟名啊,看来今天能否得到华威的认可,还得靠刘伟名自己去表现。
付首赫也微笑道:“小刘既然是从基层来的,对基层的事情就有着太多的了解,大家没事,你就跟我们讲讲基层的事情吧我听说你们春竹乡搞了一个园区,还不错的。”
刘伟名的心中有些震惊,身处这里的付首赫竟然知道春竹乡园区的事情,心中又升起了一种激动。
这说明了中央的许多人都是在关注着春竹乡园区的发展的。
华威示意刘伟名坐下。
刘伟名这才恭敬坐了下来。
“你先把你们的工作讲一下吧。”华威面无表情地说道。
刘伟名沉思了一下,感到讲那些大道理可能会被对方赶出去,还是讲一些最实在的为好。
难得碰到这样的机会,再说了,碰上了几家力量的打压,刘伟名也有了拼命的想法,如果能够得到这两个人的支持,自己就有了一拼的力量。
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样的想法,在这样的两个混了一辈子官场的人脸上就根本不可能去发现什么,只能是老老实实的摆事实讲道理了。
想到这里,刘伟名道:“两位首长,我就介绍一下春竹乡的情况吧。”
理了一下思路,刘伟名就把自己到了春竹乡以后看到的春竹乡真实情况进行了讲述。
两个老人开始时也显得随意,随着刘伟名的讲述,特别是知道了春竹乡到了现在还那么的贫穷落后时,两人的脸上都有了变化,动情起来。
一拍面前的桌子,把那上面的棋子震得一地都是,华威沉声道:“我们有一些干部太不象话了,一天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有这样的情况。”
目光看向了刘伟名,华威道:“听说你现在是春竹乡的乡长了,你干了些什么工作?”
刘伟名并没有被华威的气势所吓倒,仍然很是平静地讲着自己到了春竹乡时所做的工作。
一件件事情都是刘伟名亲自经历过的事情,他讲得就有些动情,也讲得很细,大家都能够听得出来,刘伟名是真心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听到了刘伟名救了那么多的学生时,华威那表情中有了一种欣慰。
听到了刘伟名在村里与村民们宣扬着党的政策,把党员组织起来带领着村民们自救,引来了灵芝的种植技术进行种植时,更是发展了一些项目,党员们都被组织了起来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时,付首赫的脸上表情也在变化。
付首赫感叹道:“群众要想有发展,关键还在我们的党,关键还在于我们要有一批真正起到带头作用的基层党组织只要我们的党真心实意为群众做事,群众就会对我们的党充满信心。”
刘伟名继续介绍着带领着群众修路中,大家的种种闪光事迹,特别是讲到了党组织在这件事情中爆发出来的核心作用时,华威的脸上表情进一步发生了变化,感慨道:“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失职啊这是群众对我们的工作的一种讽刺,一种批评,如果我们把工作做好了,群众又怎么可能去用这样的方式去改变他们的未来。”
付首赫点头道:“说得不错,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啊。”
“你继续说,继续说。”华威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透着一种亲切,挥了挥手,让刘伟名继续介绍。
刘伟名就把自己搞出来的一个春竹乡园区的发展方案进行了介绍,在介绍的时候,刘伟名的双眼中透着一种刚毅,两个老头看到了刘伟名那真诚流露出来的做事的情感时,都互相望了一眼,他们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是把自己的信念都融入到了工作中了,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一种想快速改变春竹乡贫困现状的热情。
不容易啊
付首赫虽然也知道一些春竹乡园区的规划情况,却是没有想到这里面融入了刘伟名的那么多心血。
看得出来,这个刘伟名为了改变春竹乡的落后面貌,是下了大功夫了
随着刘伟名的介绍,一个庞大的规划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随着刘伟名的讲述,大家都对春竹乡的前景充满了信心。
“两位领导,春竹乡的群众对于改变他们现有生活的信念很强,他们坚信,只要有着党的领导,他们就一定能够脱贫,就一定能够走上富裕之路。”介绍完所有的事情,刘伟名用一种饱含着感情的声音说道。
刘伟名已经介绍完了整个的春竹乡情况,两个老人把目光都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这时却是一派平静,刚才他算是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做法全都讲了出来,一吐而快的感觉激荡在心中。
目光转向了田林喜,华威并没有说话。
田林喜看到华威看过来的目光,就知道华威带有着询问真实性的意味。
虽然也知道华威他们想了解这事的真实性并不难,田林喜还是打算好好的帮助刘伟名一下,就说道:“有些事情我想补充一下。”
田林喜这次所讲的内容就完全是刘伟名的发展了,他是把刘伟名如何面对着各种的问题一直努力着的那种艰难情况都讲了出来。
虽然田林喜在有些事情上并没有明说,但是,付首赫和华威都是精明得不能再精明的人物,从田林喜的话语中就明白了刘伟名一路行来的不易。
一个草根,没有任何的靠山,凭着他自己的努力搞出了那么大的局面,也凭着他的努力,有了一些这样那样的仿佛是背景的东西,这一切都说明了这个年轻人有能力,也会动脑子,更有着机变的能力,这在华夏也是难得的人才。
最为重要的还是这个年轻人无论在任何的时候都宣传着党的政策,把党的领导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其政治素质是过硬的
是个好苗子
这是两个老人共同的想法,假如好好的敲打一下,这个年轻人就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能成为栋梁之材。
对于宁海省的情况两个老人都清楚得很,这个年轻人置身在那样的环境里面,他下一步面对的形势可能会更加的严峻
华威更是看了一眼田林喜,知道今天田林喜带刘伟名到来的用意就是想得到自己的支持。
这样的一个好苗子,华威是越看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