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喜,你收的这个徒弟不错。”
华威这时才对田林喜说了那么一句。
听到华威的这句话,田林喜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这句话就是认可了刘伟名是他的徒孙的意思了,有了华威这个师爷爷,刘伟名的路应该会好走许多。
付首赫微笑着看向刘伟名道:“小刘同志,你能够用那么短的时间就把一个贫困的地方搞得面貌有那么大的改观,非常难得啊,春竹乡人民的脱贫道路才刚刚开始,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一定要保持这种为民服务的心,把工作做所实了,有机会的时候我也会去看看。”
“请首长放心,我一定按照你们的指示把工作做好。”刘伟名忙进行着表态。
华威道:“只要是为了群众做事,组织上就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在这件事情上,谁也不能够进行破坏。”他毕竟是军人,说起话来强势得很。
两人老人也很有意思,就在这里不断针对一些春竹乡的基层工作内容向刘伟名进行着询问。
刘伟名非常认真对待着两个老人的问话。
刘伟名太清楚了,今天的这次对话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次人生中的重大转折。
付首赫也是在这里吃的饭,在吃饭时,两人仍然就一些超过了县一级层面的问题询问着刘伟名的看法。
田林喜一直没有插话,他发现这两个老头对刘伟名的观感也很是不错。
刘伟名当然不会去猜大家对自己的看法,面对着这样一些老家伙,他是集中了所有的精神来对待着这事。
吃完了饭,华威看向田林喜道:“林喜,越是在艰难的地方就越是能够锻炼人要给小刘同志营造一个公平的工作环境。”
付首赫赞同道:“不错,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得按规则办事。”
田林喜知道他们是针对刘伟名面对的环境在说话。
想到了刘伟名必将面对的问题,田林喜的心中一动,笑道:“老首长的字写得那么好,不如送小刘一幅字吧。”
“力量是有些不均衡。”仿佛是自语,付首赫就说了那么一句。
华威略一沉轴道:“好。”
很快就有人把纸张、笔墨摆好。
抓起了毛笔,华威略一沉思,笑对付首赫道:“还是你来写字,我落名好了。”
付首赫这次只是微微一笑,接过了毛笔,看向了刘伟名道:“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官员首重的就是为人民服务,我就送你两个字。”
说话间,只见付首赫用毛笔在那宣纸上大大写了两个大字。
“惠民。”
两个字落在了纸上。
刘伟名看着这个华夏官场中人都非常熟悉的字体,心中很是激动。
接过了毛笔,这次华威并没有多言,字体很苍劲地写上了他的华威两字。
然后用草书写了一行小字:赠刘伟名同志,共勉
“伟名,快收起,快收起,往后真迹收藏,传给后人,实在没饭吃了还可以卖钱,复印一份挂办公室。”田林喜大声说道。
这话说得华威和付首赫都笑了起来。
付首赫笑道:“我这字可不怎么的,传家就没必要了,共勉吧。”
刘伟名双眼盯着那写好的字,心中真是兴奋之极,这次最大的收获这是这幅字了
很快,那宣纸上的墨迹已经干了。
还没有等刘伟名动手,田林喜早已过去把那幅字收了起来。
又闲聊了一阵,田林喜才带着刘伟名告辞而出。
坐在了车上,刘伟名充满感激道:“谢谢师傅。”心中充满了一种感动,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傅为了自己的事情是下了心在帮助,今天要不是田林喜,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收获。
摆了摆手,田林喜道:“虽然我也有子女,但是,我一直把你看成是我的子女,你做的事情又深得我心,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永远都要记住,当官就是要为老百姓做事,决不能做那贪腐的事情。”
“师傅放心,我一定牢记。”
“伟名啊,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些了,你有了这幅字在手,下一步的争夺就成了你们县市级层面的争夺,上面的人不会轻易介入进来。”
微微一笑,田林喜道:“谁如果真的敢乱了规矩,那就必将面临着那两个老头的雷霆攻击。”
刘伟名当然也清楚了两个老人之所以给了自己这幅字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的劣势进行扭转,这幅字就是要告诉那些有想法的人,大家都要守本份,不能做以大压小的事情。
“师傅,我还是决定明天就返回草海,这里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也好,有了这东西在手,我相信就算是孙刚到了草海,你也能够搏一搏了。”
没有再去田林喜住的地方,刘伟名就直接回到了自己住的那家宾馆。
关上门以后,刘伟名很是小心地把那幅字拿了出来看了又看,心中却是激动之极,京城之行竟然得到了这样一幅字。
看着这幅字,刘伟名也在想着华威为何不动手,反而请付首赫来写的用意。
想了一阵,刘伟名就对华威的心机敬佩,付首赫是任过总书记的人,他题字的时候太多,全国都有着他的许多题字,字体大家很熟,由他来字,那就更容易普及,大家一看就能想到是付首赫写的字,华威签了名,并写了那么一行字,就就是给一些重要人物看的,只要是对华夏上层有了解和研究的人,就一定会看出华威那签字的威力。
这是两重威力啊
第二天刘伟名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到了京里的书画市场找人把那幅字复印,然后装裱。
做好这一切,刘伟名也接到了刘梦依打来的电话。
刘梦依的心情不好,说道:“伟名,爸**思想我会慢慢做。”
知道刘梦依为难,刘伟名道:“我想赶回春竹乡去。”
刘梦依道:“这样也好,你先回去,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会到春竹乡来找你。”她是知道刘伟名在京里并不能帮到什么忙,反而还有可能会受气,很是理解刘伟名的难处。
“我师傅在京里,有什么事情就找他。”刘伟名说道。
与刘梦依通完了电话,刘伟名叹了一声,刘家的人看来并不待见自己,非要掺合进去的话,反而让刘梦依难做,还是离开为好。
想到了郑小柔也得告诉一声时,刘伟名拨通了郑小柔的电话。
听到刘伟名要离开京城,郑小柔一愣之下,就问道:“是不是那个孙刚来找过你了?”
“你怎么知道?”刘伟名问道。
“今天听我爸说了,孙刚会到草海去任县委书记。”
许多事情在上层那里根本就不是一个秘密,刘伟名道:“不错,他说了要到草海来比试一下。”
叹了一声,郑小柔道:“伟名,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不知道孙家的力量,更不知道谢家的力量。”
刘伟名笑道:“这事还不太好说,谁说的谢家就非要打压我?”
郑小柔沉思了一下道:“你这话到是有些意思,谢家针对的是刘家,现在刘家不待见你,谢家知道了这件事情后会不会改****度到是难说。”
刘伟名对于这些世界家子弟也真是佩服,一句话就能够引起许多的联想。
“伟名,孙家这样压一下,也是一次对梦依的考验,如果她经不住考验,你怎么办?”
刘伟名还真是想过了这事,面对着那么强大的力量,刘梦依是否会为了家族的利益嫁给那孙刚还真是难说。
郑小柔道:“伟名,一切看缘份吧,有些事情强求也不行。”
刘伟名也叹了一声道:“不错,一切看缘份了。”说这话时,刘伟名还是有着深深的无奈,他是看到了刘家的情况的,一个庞大的家族一下子变得那么的冷清,可以想像到刘梦依要面对着什么样的压力,自己这个时候对她又根本帮不上忙。
“小柔,还请你多帮梦依一些。”刘伟名只能这样说了。
叹了一声,郑小柔道:“我尽力吧。”
“对了,我听说你师傅带你去了一个地方,有什么收获没有?”
刘伟名一惊,心中暗想,看来不必要自己有意去张显,自己到了华威那里的事情应该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
“是去了一趟。”刘伟名心想对方既然知道了,那就没必要瞒了。
“好啊,能不能说说?”
“也没有什么,只是写了一幅字给我而已。”刘伟名有意说得平淡一些。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那就好,有了一幅字,也算是一个很大的收获了,到时你也算是有了一些反击的力量,是好事。”
听得出来,郑小柔对于刘伟名有这样的收获是高兴的。
聊了一阵,挂了电话以后,刘伟名的心中一阵放松,自己还在想着如何让人知道有这字的事情,看来根本就没必要了,想必现在孙家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他们知道以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刘伟名已经做好了回春竹乡的准备,这次的京内之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次难以说得清楚的经历,人情的冷暖他都有更加深刻的体会,好在结果并不是太坏,取得了华威和付首赫的支持,这就比什么都要重要了,有了这两个大佬的欣赏,自己所走的路就算是好走了许多。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他的事情对于宁海也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影响。
省w书记杨轩的心情现在非常坏,坐在那里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表情的变化。
一想到宁海的各派系力量,他就有些心烦。
刚刚接到了孙祥军的电话,两人虽然聊的只是一些题外的话,杨轩却上知道的,孙祥军的儿子孙刚的事情该有一个态度了。
各省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杨轩并不是与孙家一系,背后的人甚至与孙祥军还有着一些矛盾,本来并不必要在意孙家的想法,可是,接到了自己后面的人打来的电话,交待了几个字,那就是可进不可帮。
就是同意了孙刚进入宁海,当然,同意他进入,却并不会去帮助于他。
杨轩非常明白,这背后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果能够把孙刚弄得失去更进一步就更好。
点燃香烟吸着,杨轩如何不清楚上层这些家族的想法,为了让自己的精英子弟有一个实打实的从政经验,最近都有意互相进行了一种交换,更是做出了把自己的人放在政治对手的势力范围的事情。
做秀啊
当然了,做秀中也会有着许多的凶险,这也是大家无奈的一种行为,如果不这样做,就不可能有最终登顶的那一天,从政的经验中就不是太硬。
很复杂的华夏情况
这事杨轩也不想更多去分析。
这次的孙刚到来,何尝不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也不知道上层的人到底是有了什么样的交换,孙刚明显就是来草海县摘桃子来了
一想到春竹乡园区的情况,杨轩就在猜测着背后各方力量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妥协。
杨轩负有守土的责任,假如这宁海因为孙刚的出现而有了什么变化,自己可就是罪人
决不能够让孙刚发展起来
杨轩对于孙家也是有着戒心的,金陵市委书记是什么样的权势,杨轩的心中明白得很。
自从知道孙刚有意要到宁海,杨轩也了解了一些这个年轻人的情况,作为孙家的重点培养对像,孙刚的到来,孙家就必将倾其力量进行支持,凭着孙家的强大力量,孙刚在草海搅风搅雨的就很容易了
把黑兰市的整个情况进行了分析,又把宁海省里的情况进行了分析,杨轩就感到这次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个难题。
省里面有着各派人员的暗涌,都想取而代之,自己稍有什么差错,对手们就必将群起而攻,要想插手下去,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就算是可以去做,杨轩也不会去动手,坏了规矩的话,那就会带来连锁的反应,对外都会攻击于自己。
市里面的情况现在又明显不是太好,许夫杰对于黑兰市的掌控并不强,许夫杰现在首要的工作可能也只能是稳住大局。
省里也不行,市里更不行,那就只能是草海县了。
一想到草海县,杨轩就更是皱眉,草海县根本就没有可用的人啊!
孙刚这次必须成为县委书记,这是一种交换,也不是自己所能改变。
自己不能改变,难道不可以让其它的人改变?
杨轩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孙家太强势了,总得做点什么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