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老谢,金陵孙书记的儿子孙刚想到草海县来任县委书记,这事你有什么看法?”用的是试探的口气,谢家那么强大,杨轩也得让其几分。
谢逸也知道这情况,转念间就明白杨轩很有可能是指望自己进行阻击。
谢逸今天刚接到了一个消息,据说那田林喜带着刘伟名到了华威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谢逸的心中就有些吃惊了,那华威的情况他当然清楚,如果刘伟名真的得到了华威的支持,谢家在对待他的问题上就得重新进行考虑了。
认真想了一下刘伟名与刘家的关系时,谢逸又想到了这次刘伟名到了京里以后受到了刘家冷眼的事情。
这件事情谢家的做法可能有些错了
谢逸想到的是刘伟名有着田林喜的帮助,更有可能与那华威拉上了关系,再去对付刘伟名时,很有可能就会得罪华威。这事对于谢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再说了,从了解到的情况看,刘伟名是否会成为刘家的女婿还是难说的事情,刘家想与孙家联姻,这事如果成了,孙家与谢家就成了对头,谢家还得面对着孙家。
再一想时,如果刘孙两家真的联姻了,那个刘伟名不就鸡飞蛋打了
这样一转换,谢家与那刘伟名之间并没有了矛盾了,反而是拥有了共同的目标
头脑中转动了这样一些念头后,谢逸就笑了起来,这事得认真操作一下才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谢家反而得拉拢一下刘伟名,到那个时候,谢家就很可能会得到田林喜及他背后的华威的强大支持。
越想就越感到自己已经走入了误区,必须尽快进行一次纠正。
孙刚来了就很好,一定要让孙刚与刘伟名针锋相对,两人斗得越欢,孙刚娶那个刘梦依的可能性就越强,只有让孙刚娶了刘梦依,刘伟名才算是与刘家彻底决裂,到了那个时候再运作一下,谢家就将凭空得到华威他们这顶级力量的帮助。
正在想着事情时,杨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听到了杨轩的这问话,谢逸就说道:“杨书记,我认为孙刚同志一直都是在团中央工作的,缺少的是基层的工作经验,最好的还是别一来就担任一把手,可以让他在县长的位子上过渡一下,只要他证明了自己拥有了工作的经验,到时再考虑他的主政一方的问题,你认为怎么样?”
谢逸说这话时,脸上已是挂着了笑容,心中就在想,刘伟名啊刘伟名,我可是帮你阻了一下了。不让孙刚担任一把手,就让刘伟名有了一个空间,孙刚也没有了那种县委书记的强大力量。
杨轩本来是试探一下,结果却是听到了谢逸的这个意见,心中顿时高兴了,谢家不希望孙家进入,这事到是一个好事,就是不知道谢逸还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老谢,你认为该怎么安排才好?”
知道有了一个可以提供强大政绩的春竹乡,省里的这些人也都在排兵而阵的,杨轩就知道谢家肯定会有想法。
谢逸这时去说道:“我到是觉得郭灿同志可以下去锻炼一下了,年轻人麻,多锻炼才好,就不知道杨书记的意思了,呵呵。”
杨轩一愣,他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谢逸竟然把自己的人推荐去任县委书记
杨轩把郭灿这个人想了一阵,感到郭灿这人应该不会与谢逸搅在一起的,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郭灿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到是一直属于杨系的人,工作也很认真的。
谢逸又说道:“杨书记,草海县的政法工作得加强,我到是想推荐一个省公安厅的同志,这人叫秦大海,各方面的素质都不错的。”
谢家不是一直都在争草海县的县委书记吗?怎么突然间不争了?
杨轩沉思了一阵,这才说道:“我跟许夫杰通个电话。”
挂了电话,杨轩一时还是没有想明白谢逸的真实想法。
不过,放一个自己的人到草海,对于大局的掌控还是有利的,杨轩并不排斥这样的办法。
杨轩很快拨通了许夫杰的电话,差不多就是确定了几个人选,一是由郭灿任县委书记,另一个是由孙刚任县长,还有一个就是那秦大海任政法委书记,这三个人选是必须的。
许夫杰知道这是杨书记最终定下的人选,虽然不清楚还有什么内情,但是,有一个人他是一定要提出来的,就说道:“书记,春竹乡的园区一直都是由刘伟名同志操作的,离开了他,我担心春竹乡的园区会出问题。”
杨轩道:“那就让让刘伟名以常委、副县长加园区党工委书记,主任的角色来负责园区的工作好了。”
杨轩是清楚的,太多的人看着刘伟名,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必须让刘伟名来负责园区的事情。
再说了,刘伟名是许夫杰的人,也就是自己的人,不维护他维护谁。
打完了电话,杨轩就接到了从京内打来的一个电话,从电话中知道了田林喜带着刘伟名去拜访了华威的事情,也知道了刘伟名并不受到刘家待见的事情。
几样事情一联系,杨轩才算是明白了谢逸改变了想法的用意。
摇了摇头,杨轩有一个感觉,草海县的发展会很复杂。
得抽空把刘伟名找来敲打一下才是,这个年轻人太能折腾了
“伟名,情况怎么样了?”温芳第一时间就来找到了刘伟名,询问着情况。
看到温芳那么心急的样子,刘伟名也想试她一试,就说道:“这次我们的县委书记很有可能会是京里一个大家族的子弟。”
温芳一惊道:“县里不就得大变化了?”
“这人很喜欢梦依。”刘伟名又补充了一句。
温芳心神一震,就看向了刘伟名道:“那可怎么办,你们两人应该走不到一起了。”
温芳一想就明白了这事的问题,那新来的县委书记一定会成为刘伟名的对手,想到刘伟名下一步将会更加的艰难时,心中就有些乱了。
“你呢?”温芳问道。
“我的事情还不好说。”刘伟名说道。
温芳就有些急了道:“一定要争取,现在是关键时候了。”
刘伟名也没有继续说这事,****出了孙刚是大家族子弟的意思就是最后试一下温芳之意,假如在这样的情况下温芳还要跟着自己,那就可以一用了,如果她退怯了,或是投到了孙刚一方,那就决不可用。
对于温芳这样权欲心极强的女人,刘伟名在使用上是不太放心的,温芳不同于方怡梅,方怡梅这人在心性上还是沉稳的,从自己观察的结果看,方怡梅现在一心就是跟着自己,完全可以培养成为心腹。
刘伟名把这些话说了以后就向着宿舍走去。
温芳的脸上表情就显得有些复杂,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伟名。”刚进了宿舍不久,方怡梅就走了进来,一下子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两人顿时激情拥抱着。
本就天热,方怡梅身着的又是短裙,拥抱在了一起后,两人的一些关键的地方就有了更紧密的联系。
天热的时候心性就不是太稳,一来二去的,两人都有了很强的需求感。
这时正是学生上学的时间,刘伟名也产生了极强的欲情,方怡梅快速过去把门关上,又把窗帘拉上,两个人已是搂着倒在了床上。
一个是强健有力,一个是尽力迎合,房间里很快就热浪翻腾。
长时间的压抑让刘伟名从心里生出了一种极欲发泄感,今天他的动作也来得猛烈。
几番风雨以后,两人这才有些疲乏地从床上下来。
看着方怡梅那美丽的身段,刘伟名感到自己的身心都有了一种畅快。
互相看了看时,方怡梅就笑道:“我们这样真是在搞地下工作。”
说话间,方怡梅重新过去把窗帘拉开,小心观察了一下外面道:“没人。”这才把门也打开了。
刘伟名看着方怡梅的这些动作,心中暗叹一声,自己与方怡梅之间的事情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
方怡梅转身看到刘伟名这表情时,就知道刘伟名的想法,笑道:“你也别有太多的想法,其实呢,这样也挺好的,不是有句话吗?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说完这话,方怡梅强笑了一下。
两人都知道现在并不是谈这事的时候,还是方怡梅把话题一转道:“你跟温芳的对话我听到了,温芳现在很纠结。”
刘伟名也不瞒着方怡梅,说道:“我用的人必须要下了决心跟着我,我不希望有太多的想法。”在这方面,刘伟名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
“其实,你并不了解温芳。”方怡梅似笑非笑道。
刘伟名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叹道:“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希望有一个避风港呢?温芳也是没根底的出身,她一直向上爬,同我是一样的,就是希望改变现有的状况,其实啊,再强的女人也都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为她们遮风挡雨的,温芳犹豫的是你是否愿意为她挡雨遮风的事情。”
刘伟名一想这话,也就微微点了一下头,方怡梅所说的话还是很有一定的道理,可能是知道了温芳的一些事情以后,自己对她还是生出了一些偏见。
“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我猜得出温芳的想法,伟名啊,她是从心底里面喜欢着你的,只是你一直没有太多的表示,搞得她六神无主了,对她的事情你得用心一些,要知道,温芳这个人的能力是很强的,用好了,她就必将成为你的一个助力。”
看到方怡梅目光中露出的那种特别的意思,刘伟名如何不明白方怡梅的想法。
现在刘伟名并没有心思去想其它的东西,就说道:“考验一下也好。”
方怡梅微微点了一下头,就问道:“你说京里大家族的子弟要来任县委书记,是谁家的?”她到是显得好奇。
下一步还得要方怡梅帮着分析情况,刘伟名就把孙家的情况及孙刚喜欢刘梦依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介绍,方怡梅就显得非常担心地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这对你来说真是太难了。”
想到孙祥军好么强大的力量时,方怡梅都不太看好刘伟名。
刘伟名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就这样看着方怡梅道:“孙刚的到来对我的确不利,不利的地方并不是他,而是他有一个大的背景。”
方怡梅道:“刘家你又无法得到支持,现在反到是出了一个孙家,这刘梦依不娶也罢了,尽给你找麻烦。”
刘伟名看到方怡梅烦燥的样子,知道这事对方怡梅也有着很大的冲击。
过了一阵,方怡梅这才像是下了决心似的道:“伟名,算了,实在不行的话,凭你的能力,做生意也是可以的,反正我就跟着你了,你发展成了什么样子我也跟你了“
方怡梅下这样的决心中非常不易的,她这样一个权欲心极重的女人,能够有了这样的决定,刘伟名是高兴的,说明了方怡梅是真心跟定了自己。
既然方怡梅下了决心,刘伟名也不再想瞒着她一些事情,微笑道:“如果孙刚到了草海县以后,他们孙家后面的势力并不能够给他提供强大的支持,你认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方怡梅本来有些黯淡的目光再次亮了起来,笑道:“凭你在草海的影响力,再强的人到来都翻不了天,关键的是怕孙家用强大的权力把你打压。”
“宁海省并不是孙家的势力范围。”
方怡梅道:“如果让孙家的高层根本就不敢轻易动手,而是由你和那个孙刚来斗,这才公平一些。”
刘伟名把桌子上装裱好的那幅字小心拿了过来。
看着刘伟名说着话去拿东西,方怡梅好奇地看着刘伟名的动作。
见到打开以后是字画时,方怡梅更是有些奇怪了。
把那幅字画打开,然后就放在了桌子上,刘伟名微笑道:“来看看这幅字画。”
方怡梅上前看了一阵,有些不解道:“哪里找来的这东西,看上去没什么用嘛。”
刘伟名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啊,真是不认货的人。”
方怡梅就笑道:“你别告诉我说这幅字值钱吧?”
指着那“惠民。”两个字,刘伟名道:“看出这字体没有?”
方怡梅细细一看道:“真是有些熟,对了,这个字体与前总书记的字体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