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啊!
方怡梅吃惊地再次把目光看向了那幅字,这时的方怡梅眼睛里面,这幅字的价值已经是直线上升。
“听说过华威这个人没有?”刘伟名问道。
方怡梅就笑道:“混官场的人谁没有听说他啊,九十多岁的人了,精神着呢,华夏的官场上,他可是有着很强的话语权的人物。”
说话间,方怡梅的眼睛就睁得很大地看着华威在那上面的名字。
特别是看到了“赠刘伟名同志,共勉。”几个字。
有些不敢相信地再次把那一行字读了一遍时,方怡梅有些不敢相信道:“是不是真的?”
刘伟名微笑道:“这次我到了京城,我师傅带着我就到了华老那里,正好付老也在,两人在听了我对春竹乡工作的汇报以后,显得很高兴,就写了这样的一幅字送给了我。”
“太好了。”
方怡梅的心中激荡不已,跳起来一下子就抱着刘伟名亲了起来。
刘伟名吓了一跳,快速向外看去时,好在外面还是一派静寂,并没有什么人到来。
方怡梅在一阵激动以后,激动道:“伟名,这是宝贝,一定要小心收藏,有了这样的东西存在,你就有了与那孙刚一斗的本钱,鹿死谁手还很难说的,这下了我就放心了,得好好的设计一下,这东西一定要发挥出它最大的功效,趁着孙刚没到,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件事情有意泄露出去。”
方怡梅那本来因为孙刚将要到来的不安感已经消失,想到刘伟名背后竟然已经有了这样强大的存在时,她再次有了一争的想法。
“伟名,不能输给孙刚,刘梦依一定不要放弃,这是面子问题了。”
看到方怡梅双眼都散发出光芒的情况,刘伟名摇头叹息不已,这个方怡梅,心底里面还是对权力充满了渴望的。
刘伟名和方怡梅都不知道,就在他们两人在房间里激情四射时,屋外站着的却是温芳,温芳差不多就在方怡梅走后就紧跟而至。
刘伟名说出来的那些消息对于温芳来说也就是一种突然而来的震惊,其实,温芳是早就经过了认真的思考,跟着刘伟名走已是她早就决断了的事情。
温芳当时也是在分析着京内大家族人员到来时对于刘伟名的影响,并没有在想是否还跟着刘伟名的问题。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对温芳来说也是一个思想上的冲击,如果真是来了这样的一个强者,又是与刘伟名有着情敌的关系,温芳就知道刘伟名的日子会很难。
温芳也是第一次发现刘家对于刘伟名来说并不是一个支持,而是一个阻力了,如果没有刘家的存在,刘伟名的发展反而要顺利许多。
并没有看到方怡梅出门,温芳恢复了镇定以后就知道这是刘伟名对自己的一次试探,暗骂一声有什么必要不断试探的,温芳的心中对刘伟名还是有些生气,自己的心意他难道还看不出来。
嘟了一下嘴,温芳决定今天得好好的与刘伟名去谈一下了。
走在路上,温芳想到了自己是离了婚的女人时,多少还是有些没有底气,现在的男人最在意女人的第一次,谁叫自己是结过了婚的女人,又被刘伟名发现了与那人在公园里的事情,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也难怪刘伟名迟迟没有接受自己,肯定是刘伟名的心中对自己存有着太多的看法。
向着校园走来,看到这校园里面很清时,温芳喘了一口气,今天的太阳光还真是辣得很,忘了拿伞了
向刘伟名住的那屋子望去时,温芳就看到刘伟名的窗子一下子拉上了。
看到这情况,温芳就暗笑,心想可能是刘伟名回宿舍后要洗澡吧。
温芳现在到是不急了,就慢慢向着刘伟名的那宿舍走去。
男人洗澡应该很快,不像女人要很长时间,等一会儿,相信刘伟名很快就能够洗好。
想到了刘伟名在洗澡时,温芳的心中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股热潮在涌动。
太长时间没有那种男女的事情了
温芳的心在越来越靠近刘伟名的宿舍时就燃烧了起来。
本来就很热的天气,温芳那燥动的心搞得她心烦意乱的。
想到了几次与刘伟名的那个情况,温芳就暗骂一声,这个刘伟名根本就是在装佯
现在在络的时代,温芳不相信刘伟名还是处男之身,心中就在想,难道刘伟名就不想那事?
走到刘伟名的宿舍外时,温芳的脸就有些红了,她突然很有一种想偷听一下刘伟名洗澡的冲动,也不知道刘伟名洗澡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有了这样的想法时,温芳迈动的步子也加快了一些。
四周看看时,看到由于天气太热,根本就没有人在外面走动,远处建筑工地到是有人,却也不会有人关注到这里的情况,心跳一下子加快,温芳把耳朵就凑到了窗前。
心中更是想像着刘伟名脱了衣服时的情况。
对于刘伟名的身体情况,温芳只有着那次的包间内接触,当然,温芳还是不时看到刘伟名从工地上回来后就在那冷水管上脱了上身的衣服抹身上,想到了刘伟名那健壮的上身情况,温芳的心跳就更快了。
本来还以为会听到洗澡时的水声,结果却是让温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
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温芳的嘴都张开了合不上,她发现屋里竟然传来了自己非常熟悉的那种男女做事的声音。
不是在洗澡

到底是谁在里面与刘伟名做那事?
温芳是震惊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刘伟名竟然有着其她的女人。
这也太让温芳意外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刘伟名在乡里面有着女人。
温芳的心顿时乱了。
想到自己多次的暗示,又有意投怀送抱都没有得呈的情况,再想到已有女人跟着刘伟名时,她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明知道自己与刘伟名不可能有结果,也知道刘伟名有着刘梦依那样的女朋友,现在却听到了刘伟名正在与一个女人做着这样的事情时,温芳有头脑中是一片空白。
站在那窗前,温芳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又细细一听时,她终于听出了情况,那女人的声音很熟。
是方怡悔
温芳现在终于知道里面的女人是谁了。
真是太没有想到了,方怡梅与刘伟名平时的那种表现情况温芳是看在眼里的,以前还有过猜测,以为两人有情况,可是,方怡梅见到刘伟名时都是恭敬地叫一声“刘乡长。”,做起事来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两人也没有表现出那种有了男女之情的样子,温芳在几次的暗中观察以后,就认为两人没有什么情况,现在才发现那方怡梅太会装佯了。
听着屋里传来的那种引人心跳的声音,温芳再向四周看去时,整个的校园里面除了那建筑的工作正在做着一些收尾的工程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转了许多的念头,温芳想到了自己根本不可能与刘伟名会有那种成为一家的可能时,就想到了方怡梅与刘伟名的结局。
方怡梅也不可能与刘伟名有任何的结局啊
想到了方怡梅与刘伟名也不可能有结局时,温芳那不快的心也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以温芳对方怡梅的观察,那方怡梅也是一个精明得很的人物,她难道就不知道与刘伟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转了许多的念头,听着屋里的激情声响,温芳的脸又红了,这刘伟名看似很厉害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芳的心中那种因为不快而压制下去又有了一些燃烧的情况。
方怡梅到底是什么时候勾上刘伟名的呢?
温芳对方怡梅的手段也有些佩服了,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
正在这时,温芳就感觉到里面的人们已经完事了。
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时,温芳就知道两人要打开窗子和门了。
这宿舍有一个转角,温芳闪身中就避到了一边。
这时那紧闭着的窗帘拉开了,门也打开了,屋里也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没想到两人会谈起了自己。
温芳就躲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
这里到是能够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对话声。
屋里能够观察到整个校园的情况,两人说起话来也少了一些顾虑,说话的内容就全都传进了温芳的耳中。
随着方怡梅的说话,温芳心中那种对方怡梅的不满也随着方怡梅说出的那些话而消失。
温芳突然间发现,方怡梅竟然是那么的了解自己。
自己有着强烈的权力欲是不假,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权力欲呢,还不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吗,如果有一个能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强者在那里,自己又何必再去乱那精神
看到刘伟名在春竹乡的种种能力体现,温芳早已不知不觉中在心里印上了刘伟名的身影,她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与刘伟名有任何的结局,但是,女人的心就是复杂,现在就算是想让自己抛开刘伟名都已经没有了可能。
最令温芳吃惊的还是方怡梅对刘伟名所说的那种话,语意中就是让刘伟名把自己也收了。
脸上就是一红,温芳的心中也是一动,如果真是那样,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的,这个方怡梅难道与自己都是一样的心思?
又听到刘伟名所说的考验一下的话语,温芳就心中不高兴了,这个刘伟名心机还真是深得很啊。
很快,屋内的谈话就引起了温芳的注意。
越听越让温芳感到吃惊。
这个小冤家
温芳暗骂一声,有了那么大的秘密也不告诉自己一声。
原来刘伟名竟然与那么强大的两个大人物都拉上了关系了
有了这样的发现,温芳对刘伟名就更是充满了信心。
本来还担心刘伟名不是那新来的有着大家族后台的县委书记的对手,现在有了这样的后台,刘伟名与孙刚之间的争斗就只会在市县一级展开,双方就算是有了一个相对公平的争斗,如果是这样,刘伟名就不会是被压着打,胜算还是有的,再想到刘伟名只要胜了孙刚,再得到了春竹乡园区的政绩支持,同时有着华威他们那样的大老的支持时,温芳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真能够顺着这事发展起来,刘伟名的前景就远大了。
有了这种种的想法,温芳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要紧跟着刘伟名走了。
脸上露出了笑容,温芳心想,方怡梅到是跑得快,自己也不能弱了她。
温芳感觉到自己得好好的消化一下今天知道的东西了,如果运作得好,刘伟名是完全能够发展起来的。
现在离开已经不合适,从宿舍一眼就能够看到校园内的情况,温芳也没有想着离开这里,既然有了决定,自己就得借这个机会向刘伟名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今天这个机会很好!
看到走进门来的温芳,刘伟名就是一愣。
方怡梅刚刚离去,温芳就走了进来,这让刘伟名充满了疑惑,一直都没有见到温芳从校园那个方向走来,就只有一个可能,温芳是早就来了。
脸上似笑非笑,温芳道:“称们也真是的,这里可是学校,也不注意一下影响!”
刘伟名听到温芳说出这样的话,就知道自己与方怡梅所做的事情被温芳知道了。
心中也产生了一和警恨,往往最认为不可能泄露的时候,这事就会泄露,以后自己在自我控制力上得加强,只有不断的加强自己的控制力,才不会让人抓住了把柄,好在这是温芳,换了是其它的人发现,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事情。
温芳既然能够进来说出这件事情,她就不会做出有损自己的事情来,对于温芳,刘伟名还是有所认识的。
”来了就坐吧。”刘伟名对着温芳说道。
本来还以为刘伟名会大惊失色,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温芳不解道:“你就不担心我发现了你们的奸情?这事传出去可是要命的。”
刘伟名微笑道:“反正我没娶“小方也没嫁,发现了也没什么,不行我们就结婚好了,谁还能阻止谈恋爱不是?”
温芳就放声大笑起来,笑道:“伟名,没看出来,你现在的脸皮也变得厚起来了,很好嘛,混官场就得你这样的。”
刘伟名其实也就是不想在温芳的面前示弱,强撑着说出了这话。
“你不担心你的女朋友知道了会与你散伙?”
这话说得刘伟名的心情就非常不好,这次的京里行程让他看到了自己与刘梦依的前景很难测,到底最终能否与刘梦依成事已经有了太多的不确定。
回来与方怡梅有了那样的事情,其中也多少带有着一些刘伟名烦燥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