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是我的私事!”刘伟名说道。
温芳看向刘伟名道:“我才不会管你们的事情,这是你们的自由,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们一下,有些事情该注意的还得注意。”看到刘伟名的脸色不善,温芳就想到了听到的那席话,知道刘伟名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刘伟名也把心放了下来,虽然自己与方怡梅的事情并不能成为一件大事,但是,如果弄出了事情,还是有些影响,温芳有这样的态度就很不错。
刘伟名相信温芳既然到了自己这里,就应该有了一些决断,想到自己与方怡梅所说的那些话应该也被温芳听到时,心中也就有些想法。
自从见到了华威等人,刘伟名的心态还是有了很大的改变,他知道一个道理,一切都还得自己过硬,背景是必须的,能力同样很重要,想要走得更高,就得埋头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目光看向了刘伟名,温芳道:“你与小方的对话内容我全都听到了,也知道了你有着一个很强的关系。”
刘伟名也看向了温芳道:“你有什么想法呢?”
“本来我可以装做不知道情况,抽个时间再来找你,那样就显得更加的真诚,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而是在这个时候来找你,你应该明白了我的想法!”
刘伟名一想温芳所说的这话,就微微点了一下头,温芳是想告诉自己,她是真的想跟着自己一路上升。
”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就是想告诉你,反正我是跟着你走了:“温芳说得很平静。
刘伟名道:“好!”
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刘伟名知道温芳已经有了决定。
看到桌上还摆放着那幅字,温芳就走了过去站在桌前认真看着。
看了一阵才叹道:“有了这个东西,你的路会好走许多,现在趁着那孙刚还没有到来,就得布局一下了!”
两人说开了事情后,更多的是在谈论着县里的布局情况,在这方面温芳有意无意中都在显示着她的能力,提出了许多办法。
谈了一阵,温芳道:“小方说得是对的,娶梦依的事情还得进行,无论如何,你这面子都是能丢,我就不相信了,一个外来的强龙还能把地头蛇压下了,在这方面,我会抽时间与小方研究,一些阴谋诡计的事情你就别去管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政绩搞出来。”
刘伟名有些愕然地看向了温芳,听到温芳说要去找方怡梅研究如果整治孙则时,刘伟名的心中怪异之极。
看向温芳时,这时的温芳表情中并没有那和男女之欲,说得很有决断:
这个女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刘伟名有些想不明白了,他发现自己还是无法理解这温芳的想法了
温芳走了好一阵,刘伟名都没有想明白温芳的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只是有一和感觉动当一各一女人有了想法时,男人根本无法猜出她们的想法。
抛开了这些想法,刘伟名也不想去伤那个脑筋,市里应该有了决安了吧!
小心把那幅字画收好,刘伟名向着那建筑的工地走去。
刚走了几步,放下混的铃声就响了,学生们都冲出了教室。
看到大家都围到了那新建大楼前观看时,刘伟名也为学生们感到高兴:
牛校长这时也从一咋,教室走了过来,走到了刘伟名的前面道:“刘乡长,这楼快盖好了!”
“是啊,下个学期应该就能够撤入新教学楼了,孩子们的学习环境算是得到了改善。”
“刘老师好!”一些学生看到刘伟名到乘,都围了上来。
看到学生们兴奋的眼神,刘伟名的脸亡也带着笑容。
”刘乡长,你为春竹乡做了一件好事啊!”牛校长看着这一天天建设起来的大楼,心情也非常激动。
看到学生们的衣服也在有着细微的改变,刘伟名就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应该在园区的建设中都在参与,做工的收入对他们的家庭起到了改变的作用:
看到一个家境非常不好的小男孩子,刘伟名知道:“张志,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衣嘛!”
那个叫张志的小男孩子嘿嘿一笑,挠了一下头道:“我妈刚买的了
刘伟名问道:“你爸妈都在工地打工吧?”
“嗯,听着能发不少钱,家里也有肉吃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看你这样子,是得多吃点肉补一下了!”
其他的学生也笑闹起来。
看到学生们高兴的样子,刘伟名感到自己的所有压力都已失去了
自己所做的工作正在慢慢改变着春竹乡,这是刘伟名感到自豪的地方:
“刘老师,你回来了?”杨玉仙惊喜的声音传来。
“玉仙啊,你妈妈现在怎么样了?”每次见到杨玉仙,刘伟名都会问一下她的母亲情况。
上次请杨军又带了一些钱给杨玉仙的家算用于治病,知道杨玉仙的母亲身体情况正在好转。
“刘老师,我妈现在可以下地干活了!”杨玉仙的脸上透着一种喜悦:
刘伟名也为她感到高兴,说道:“别让她累着了,养病要紧。”
“刘老师,你屋里我们又和了一些兰花,你看到没有?”崔月兰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喘着气,那已径有了形状的x部起伏着。
“看到了,在哪里弄来的?”刘伟名微笑着问道。
“知道你喜欢这个”我爸到山里去挖了不少,这几盆开出的花很像你一本兰花书上的花朵,我就拿来了你这里了。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太注意那花的情况,进了屋没喘口气方怡梅就来了,紧接着就与方怡梅做了那运动,后来又是温芳到来,并没有去注意那花的情况,心中就在想,不会又是一盆值钱的花吧?
“刘老师,去你的宿舍,我给你说说那花。”
崔月兰根本就没有顾虑地拉着刘伟名就往宿舍走去。
一些女生也是跟着崔月兰到来的,也都在嘻嘻地簇拥着刘伟名往宿舍走:
杨玉仙嘟了一下嘴,也与一些学生紧随走去。
崔月兰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时,大家就走了进去。
一进门,崔月兰就微皱眉头道:“今天是玉仙负责开窗透气的,搞什么嘛,这屋里怎么有一股子怪味!”
杨玉仙就大声道:“谁说我没有开窗透气了!今天一大早我就来收拾过的:”
刘伟名本来微笑着的脸色就是一变,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与方怡梅激情了一阵,自然就有了一和怪味了,走的时候关了门窗,这味道仿佛有些没有散尽,这崔月兰对气味也太敏感了一些吧!
“不怪玉仙,不怪玉仙,我回来的时候是开着窗的,州才我关了,可能是我身上的气味吧!”刘伟名只好说道:
崔月兰走到刘伟名身边闻了一下道:“还真是你身上的味道,是不是长时间没洗澡了?”
刘伟名头上就有些冒汗了,这孩子!
“一路上没机会洗澡:”
“刘老师,我们给你烧水!“崔月兰动作麻利地要去烧热水。
刘伟名忙说道:“晚上吧,晚上吧,乡里还有些事情,我得去忙一下:
”说完这话已是快速出了宿舍。
出了这宿舍,刘伟名不停摇头,这孩子被她妈都教成什么样子了!
伟名,到县里来,县委组织部通知我们一起到市里去。,陈锁源的声音中透着一种急切情绪。
刘伟名知道结果已经出来了,跟温芳说了一声,刘伟名坐着王报国的车向着县城赶去。
车开了一段,刘伟名想到那字画还放在穿舍,担心人多手杂的搞坏了那东西,又让王报国开着车转回了宿舍,把那字画拿看到了车上。
刘伟名打算把这原件放到自己的父母家里。
到了县委办公室时,刘伟名就看到了陈锁源和庞辉坐在里面,两人的情况显得有些不同,庞辉就有些兴奋得溢于言表了,陈锁源却是有些心事的样。
见到刘伟名走了进采,两人都迎上前来与刘伟名握手。
“伟名,来得很嘛!”
“接到你的电话就赶了过来,一路上还算顺利。”
陈锁源的这司办公室到是没有外人来打挠,显得相对静一些。
看到刘伟名坐下后,陈锁源对着刘伟名道:“恭喜伟名了!”
刘伟名问道:“什么了?”
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看,陈锁源道:“市委常委会已经召开过了,草海的班辜本上已有定论!”
刘伟名就看向了庞辉。
陈锁源道:“老庞高升了,我还是原地不动,你也升了!”
虽然感到刘伟名应该知道了情况,陈锁源还走进行着解说。
这官场上就是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保密的地方,市委常委会州开过,草海县就已经传开了消息,基本上就把会上的结果传了出来。
庞辉道:“省里刚刚也为黑兰市配上了市长,是一个叫楚宣的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了!市委班配备的第二天,市委就开会研究了草海县的班,今天上午会议已经结束,事情也传了出来,市委组织部打来了电话,让我们一起到市里去接受集体谈话。”
刘伟名虽然知道自己要升,却也没有想到具体是什么样的结果,就问道:“情况是怎么样的?”他当然是询问草海的班情况,知道要大幅调整,知道会有许多的势力要介入,只是想了解一下,看看那剁州是否会成为书记。
陈锁源叹道:“这人啊,做了工作难免得罪人,老哥就吃了这亏了!”他并没有想到刘伟名真正想了解的内容,对于他自己的事情就有了一些感叹。
这事刘伟名是知道的,在测评的时候,陈锁源的分数并不高,当时成绩出来,许多人都认为他可能位都难保,现在能够保住了位,应该是许夫杰帮了忙了。
刘伟名也一直担心陈锁源无法保住他的位,现在听说他已经保住了位,也为他感到高兴,同时也为自己感到高兴,有了陈锁源的存在,自己的盟友也就多了一个。
陈锁源叹了一声,还是对刘伟名道:“不管怎么说,这位算是保住了,没有伟名的帮助,这可就问题大了,比起那钱中立,我算是幸运的了!”
庞辉微笑道:“你的时间还有,别担心,还有机会,草海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就连钱中立都进去了,我们这些人能够保存下来,真的就是一大幸事!”
陈锁源听了这话就看了一眼刘伟名,他知道这次是情况特殊,搞了一个大面积的测评,自己的分数不高搞成了这样,下一次不可能再有这样的事情,只要有刘伟名帮助,还怕上位不了?自己还有机会的。
陈锁源心中明白庞辉的意思,只要跟紧了刘伟名,就肯定还有机会,在这事上,他与庞辉都是一个共同的想法。
刘伟名也听方怡梅说过了,钱中立因为经济上和nv色上的事情被李兵供了出来,这次也双规了。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目光,庞辉微笑道:“还要等组织上谈了话知道。”
“得了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这县委副书记也算是升了,值得高兴!”
刘伟名就笑道:“恭喜庞部长了!”
庞辉微笑道:“伟名是常委、副县长、园区党工委书记、主任,这位也很关键!”
陈锁源道:“这次市委组织部通知的是我们全体到市委组织部去集体谈话,除了高卫已经在市里以外,都准备好了,还是赶紧上路吧!””还有些什么人?”刘伟名问道。
陈锁源摇头道:“有两个人想都没有想到啊!一个是高卫,还有一个是伍翠苗!”
刘伟名的心是就明白了,这次高卫果然上位了!
“伍翠苗?”刘伟名问道:
他是知道这介,nv人的,原来是县委组织部第一哥部长,据说其丈夫在市里任局长什么的。
庞辉微笑道:“她的丈夫这次升成了副市长了,虽然没有进常委,却也是个人物,是市委方顺章部长力ting的。”
方顺章的人啊!
刘伟名感到草海县下一步肯定将会是一个很复杂的局面,各系人员的人都有。
庞辉道:“其实啊,许多事情看似意外,整个的发展又在情理当中,高卫是有来头的,伍翠苗也有来头,要不是伟名帮助,你我今天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看到庞辉还是有着知恩图报的样,刘伟名心中高兴,还是说道:“主要还是庞部长的群众基础好。”
庞辉就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大家好!”正说着话,就旦那组织部的赢部长伍翠苗打扮得很是水灵地走了进来,向着大家打着招呼。
刘伟名第一次发现这个nv人细看之下还真是有些人,那眼睛都会笑似的。
庞辉微笑道:“伍部长乘了,我们就一起走吧。”
从下一步的职位变化看,庞辉是副书记,自然就成了几个人中官位大的人。
陈锁源却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伟名,现在就走?”
这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变化了,通过这样的一件小事,刘伟名知道陈锁源向着自己径放着一种态度,那就是一切听自己的。”那好,我们走吧。”刘伟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