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家一起走到了停车场时,就见到几辆小车都停在那里,陈锁源道:“大家的车都跟在后面好了,我们坐一辆越野车聊聊?”
庞辉微笑道:“就怕我们几个老烟枪把人家伍部长毒害了!”
伍翠苗笑道:“老领导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不介意的话,我跟你们坐一辆车好了,正想与各位领导亲近一下的!”
大家就笑了起来。 . v o d t w .
刘伟名心中一动,就对等在那里的王报国道:“车内的那字画你先送我爸他们家去,然后再赶来吧!”
庞辉不解道:“伟名,什么样的字画那么贵重似的?”
都比较熟了,他也是带有开玩笑的意味了
伍翠苗也笑道:“肯定是什么宝贝,看来还怕丢失似的,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参观一下?”
陈锁源笑道:“既然是宝贝,就是不给你们看!”
刘伟名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微笑道:“这次到了京城,长者送的。”
伍翠苗眼睛一亮道:“这样一说,还真想看看了。
刘伟名故意迟疑了一下,终微笑道:“那就大家看看吧。”
招手让王报国把那字画伞了过来。
与王报国很是小心地把那画慢慢打开。
几个人都感到好奇,这到底是一幅什么样的画,搞得那么的小心,看刘伟名的样,还真是一个宝贝似的。
随着字画的打开,几双眼睛就看向了那画上。
开始时大家都觉得字也就一般,并不像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可是,陈锁源却吃惊地ro了ro眼睛。
陈锁源能够当上秘书长,又怎么可能没有几分本事,对这书法方面的内容也有着一些研究,他开始时只是感到字体很熟,紧接着就心中一震,认真一看时,吃惊道:“是老书记的字体!”
听到陈锁源这样一说,庞辉和伍翠苗都细细一看时,伍翠苗就失声道:“真的是老书记的字体啊!”
庞辉却在看着那几行小字。
看完之后,庞辉震惊地盯住了那华威的名字,久久无法移开眼睛。
顺着庞辉的目光,陈锁源也发现了那些华威写出来的字,失声道:”华威!”
这名字对他们都产生了巨大的震憾了。
指着这幅字,庞辉看向刘伟名道:“这?”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这次到了京震惊以后,机缘巧合中,向两位首长汇报了un竹乡的工作,他们很重视un竹乡的工作,临走前两位首长就写了这幅字赠我。”
没有比这事还让人震惊的了,听着刘伟名很是平静地说着这句话,三个人全都有些惊奇地看向着刘伟名。
牛!
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陈锁源再次在那些字迹上看了一阵道:“果然是宝贝,这可是比什么字画都来得珍贵啊!”
伍翠苗的眼神中透着一些羡慕,对刘伟名道:“应该好好的珍藏,这个是能够作为传家宝的东西!”
刘伟名把那画收好jia给了王报国,微笑道:“走吧!”
看着王报国开着车离去,几双眼睛都注视着那辆车,就连那开车的驾驶员也看向了那辆车,仿佛那辆车中真的藏有着无价的宝物:
做进的车内,大家的态度只发生的微妙的变化,一时间,整个的车子内显得有些静,都在想着刘伟名与两个大佬拉上关系的事情,这对于他们这些县里的干部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情影。
刘伟名也表现出一种疲乏的样子,坐进影车子里面就闭目养神着。
刘伟名知道,自己搞影这样的一出以后,这几个人满该会有不少的想法,就算是那孙刚突然而至,搞出外高调的事情,自己的情况也不至于变得很糟的
想到孙刚,刘伟名不得不重视这个人的到来,毕竟是一个大人物的子弟。
刘伟名也没有办法,面对着孙刚的到来情只能采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了。
陈锁源一直都在偷偷观察着刘伟名。今天对他来说,震撼也是很大的,以前只是知道刘伟名有关系,并不知道这关键到底是否实在情县里还是有着各种对刘伟名的猜测情也有传言,说是京城的刘家并不是太行了,刘伟名能够得到的助力并不是太大,现在看来,刘伟名不仅是得到外刘家的支持,还与眼刘家更加厉害的大人物搭上关系了!
看到刘伟名那么年轻就有了这样通天的能力,陈锁源反复盘算了一阵,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与刘伟名有外很不错的关系。再加强一些情就很有可能进入刘伟名的核心圈了
本来对于仕途已经有些灰心的陈锁源仿佛又看到影希望。
伟名,看来中央的首长对于春竹乡的工作一直都在关注啊!“陈锁源打破了寂静。
刘伟名的眼睛睁开后说道:是的那他们问起了许多春竹乡的事情也表示有机会一定要。
这话说得大家大气息又不稳了,想到那两个大人物都有可能去到春竹乡时,感到那春竹乡才是宝地。
陈锁源叹道:有了伟名在春竹乡工作情才有了春竹乡的发展情相信来一步随着伟名进入常委那草海的明天将会更好!”
这话就有些**影,把刘伟名已经放在了草海县的重要位置上外了
伍翠苗微笑道:往后春竹乡的发展还需要伟名多向首长们叫一来苦才是!
笑了笑,刘伟名道: 有这个到是还不必我去做新来的领导中应该会有宜个京内大家族的子弟的得,
庞辉的眼神就是一凝,心强也是有着一种吃惊。
庞辉虽然是靠着刘伟名的帮助当上了副书记,最近庞辉还是有些野心膨涨感到来一步草海县的崔系力量,包括刘伟名他们都将归入自己的手下,到了那个时候,市委许书记在草海县的最重要部来满该就是自己。
今天的情况却把庞辉的这个梦想打破外,
庞辉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可能真的就掌控外草海县的局面。
坐在车内庞辉一直都在盘算着刘伟名所说的话和那字画的情况了
现在刘伟名爆出来的一个消息再次引起外庞辉的震动。
京里大家族的子弟要到草海!
这又是一个不容析视的事情了。
刘伟名就已经是一个 有着那么多关系的人物,那高卫据庞辉所知,其父亲也是省委常委一级的人物两大人物就已经把草海能得没有外多少的空间,现在又要来一个同样不弱于刘伟名的人物大家还怎么混啊!
车子里面再次陷于沉静,大家对刘伟名说的话又在深思着的
伟名,不管谁来了草海情我还是那句话,工作就得像你这样去做我陈锁源别的能力没有,支持你的工作是做得到的!方,
陈锁源想到自己只有跟定外刘伟名才会有着希望,也不再顾及面子和身份的问题,直接就表外态。
刘伟名是高兴的,渴所以说出了孙刚要来的事情,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试探一来,看看这些人的反满,同时也是把事情说了,让他们有一个心理的准备,不至于孙刚一搞事,他们就没有外思考的时间。
刘伟名并没有去希望三个人有什么样的态度,现在听到陈锁源首先就表了态,坚走站在自己一方时,刘伟名笑道:这次到了京里才知道我练的那套五禽戏就是我师傅从华老那里学来的!
陈锁源的眼睛就更亮影,心想自己真是英明啊,这样一说,刘伟名与那华威就不再是一般的关系外,有师承的关系啊!
庞辉苦笑,心强明镜似的,他太清楚刘伟名的意思了,刘伟名现在是在询问大家的态度影,难道自己不表一个态?
庞辉精明得很,刘伟名的想法他很快就已经想得明白,从刘伟名急于要大家表态的情况看,那个大家族子弟满该不弱于刘伟名的力量,刘伟名现在就是要在对方未到前尽可能的拉到帮助的力量的
头上微微有些冒汗,庞辉已经不再去想自己的副书记的事情,必须要用最快的时间给出一个态度才行,否则的话,来一步必将失去刘伟名的这一大助力。
想到失去外刘伟名的帮助自己会面临的问题,庞辉有些不敢想来去外了
难道要去投一个 自己根本就不清楚情况的大家族子弟?暗自摇头,庞辉否决了这样的到法,对方很什么样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就算是对方很不错,也愿意自己投过去,可是,从刘伟名所言中看得出来,那是大家族的子弟,其班底也好那资源也好,什么的都已拥有,就算是自己投过去了,想进入其核心的可能并不大。
反而是刘伟名这样的人,他没根没底的,与自己又有了一种深厚的友谊那作要投到他一方,随着他的发展就很有可能会进入他的核心层,到外那个时候自己的发展才有了保障的
这是一次对刘伟名的考验,难怪刘伟名那么急着要大家表态。
想到了陈锁源已经第一个表了态时,庞辉对自己的性格就有些痛恨外,做事总是合慢一步。
县委副书记!
庞辉心中发苦,这县委副书记在人家的面前根本就不是个多了不起的东西,还是把这事忘掉为好。
伟名,老陈说得好,一个地方大班子就得要有凝聚力才行现在草海县的所有事情强,重心和中心满该都是春竹乡园区,所以全县的工作都得围绕着这个中心去工作,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到来,这个中心决不会改变,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压力!
非常大的压力一来子就涌向了坐在车内的伍翠苗身上她有些后悔,没事跑来挤这辆车子干什么。
如果她没有点啊段和心机,又怎么可能在这次的争夺中坐上组织部长的位子。
几个人的话他一平子就明白了。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站队的过程来得那怡的快还没有反满过来,三个人就已经抱成了团了更是弄成外以刘伟名为中心的局面,
怎么办?
伍翠苗突然有了一种内急的感觉,就想找一个地方解决一来内急的问题的
车子里面一来子又静了下来,大家都没有说话。
可是,这样的气氛对于伍翠苗来说就是一个非常要命的情况外,她太清楚大家的想法影并不是大家不说话,而是坐在那里等着自己表态的
心中就多少有些不好服没那么欺负人的吧!
快速思考着利弊得失的情况,草海县是十一个常委,这里明显三个已经抱在了一起,到时候也许还会有一个许系的人到来,那就是四个常委抱在了一起,力量已经很大外,无论是谁到来,面对着这样的力量,肯定也得惦量一来才是。
刘伟名首先打破影沉寂,微笑道:高卫那小子上次就跟我说了,要尽快回省城一趟活动一来那果然还真是活动成功了!
说完外这句话,刘伟名向着庞辉和陈锁源一人就发子一支香烟过去的
庞辉就笑着问道:“伟名与高卫很熟我?,
“还好,大家谈得来,都是朋友,互相帮助一来嘛!”
陈锁源就笑道:“伟名的人缘真好!”
刘伟名笑道:“各有一个圈子,谈得来的人就聚在一起影那人与人相处是这样,省里面的领导们不也一样?”
陈锁源心中一动道:“说得不错,那里都还是有一种排外的情绪在里面的!
庞辉也是精神一震,刘伟名的话里有话,难道说省里的领导对于那京里大家族子弟的到来并不是乐意我如果是这样,刘伟名的胜算满该还是很大的。
伍翠苗苦笑了,下一步自己在草海有些难混了这样看起来,刘伟名与那高卫渴间早已达成了盟友关系,刘伟名与高卫作要一联手,就算是强龙到来又能如何,省里有高卫疏通,市里有许夫杰的强力支持,他们这一伙人在草海已经变得强大影的
不行外,一定要快速表一个态才行,否则,这车子真是不好坐外!
“伟名,我有一个想法,为了加强春竹乡园区的力量,上次进行的调整并不到位,下一步满该再根据春竹乡的实际情况进行一次调整才行,作有那样,春竹乡的发展才算是真正解决了班子的问题。”
伍翠苗说出影这样的一个事情,也算是不痛不痒的进行了表态,其意思就是来一步春竹乡如果进行班子的调整,她会以刘伟名的意见为准,全力支持。
庞辉点头道:“这意见很好,要尽快拿出一个调整的办法,我看先由伟名似一个名单,毕竟伟名是熟悉春竹乡干部的。”
听到了庞辉接话,伍翠苗的心跳才算是平缓了一些,她也有难处,现在真是无法那么快表态,回到了市里,还得与背后的人商议一来才行,不过,伍翠苗也想好了,投到刘伟名一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车内的几个人谁也没有去想现在大家级别的问题,在他们看来,现在想级别就是脑袋进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