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第10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孙刚的情况许夫杰已经了解过了,知道他是金陵市委书记孙祥军的儿子,想到了这里,许夫杰都有一种压力感,那孙祥军现在很强势,据说更有进步的希望,他的儿子来到了自己的辖区内并不是一件好事。
到了许夫杰这层面,队是早已站好了的,他是属于杨轩一系的人,更是看得出来,杨轩仿佛并不希望这他孙家的人在宁海有太大的发展,这就在考验自己的能力了,既要表现出一种支持,又不能真的支持!
头疼啊!
不要说许夫杰头疼,方顺章何尝不是头疼,草海县的事情在全省都有名了,谁都知道这样的一个地方班子的安排都会难产,看着坐在这里的这些人,方顺章心苦笑,都是大有来头的人。
本来这样的一些任命前都是由组织部谈话就行了,也没有必要搞得那么的庄重,这次却是不得不这样搞,有些话还得说个清楚,这来自各方的人别到时又搞出了什么明堂。
目光在伍翠苗的身上看了看,又看向了刘伟名时,方顺章的表情也略有一变,想到了昨晚是伍翠苗两口子到了自己家里的情况时,方顺章干到这次的草海具真是要有事情发生。
伍翠苗也算是自己一系的人了,这次是自己把伍翠苗弄到了组织部长的位子上。
在昨晚以前,方顺章都认为草海本地的势力就算是强大,也不可能压得过外来的力量。
方顺章作为市委组织部长,每一个任职人员的情况还是mo得清楚,这次都是有来头的人,县委书记郭灿是省委杨书记亲点,那肯定就是杨书记的人,这还不怎么样,关键的是新到来的这个县长孙刚了不得了,竟然是孙祥军的儿子,孙刚到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不用猜都知道,到时凭着孙家的力量,孙刚到了草海还会有大的阻力?
方顺章认为没有意外的话,春竹乡园区的那个政绩就必将落到孙刚的手,最多也就是那郭灿与孙刚平分的情况,至于现在的刘伟名,就算有着一些背景,能落到一点点政绩就算是不错了。
可是,昨晚伍翠苗却是说出了一个让方顺章极度吃惊的事情,那刘伟名也非善类,他是得到了两个了不起的大佬支持的,并且已经有了一些人投到了刘伟名一方了。
有好戏看了!
许夫杰揉了一下太阳xué,抬起头清了一下嗓子道:“今天把你们都召到一起,算是市委对你们县委新班子的一次集体谈话吧!草海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基本上就算是瘫了,这事在全省引起的震动是极大的,影响是非常不好的,草海县的问题说明了草海的县委班子失去了战斗力,省委和市委对草海的事情高度重视,市委更是组织人员到了草海对拟提拔使用的干部进行了测评,经过市委慎重考虑,认真研究,更是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最近召开的市委常委会上通过了草海县的班子成员名单,你们将到草海去开展工作,市委希望你们能够团结一心,把草海县的工作做好!下面还是先由方部长宣布一下市委研究的决定吧!”
许夫杰抢着说了几句,这才把宣布的结果交给了方顺章。
方顺章看到许夫杰抢先说了话,一直都是脸上带着笑容,这时才脸sè一整道:“那好,我就宣布一下市委常委会的研究决定吧。”
其实,在座的人大多都已知道了结果,知道是知道了,在这严肃的场合宣布就是正式的通知了,大家的心神都是一整,都表现出了一种专心听讲的架势。
“经市委常委会研究,拟对下列同志进行提拔使用”
方顺章在念着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听得认真,都在注意着新任命的班子成员是哪些。
刘伟名也认真听着,虽然已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他还是想亲耳听到。
“县委书记郭灿,郭灿同志的基本情况是”
“县长孙刚……,孙刚同志的基本情况是……”
方顺章除了说出了每一个人的任命情况,还把他们的一些生平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讲得就慢得太多了。
听到孙刚是县长,刘伟名向着孙刚看了一眼时,看到孙刚仿佛心情并不是太好似的。
没有成为县委书记,这算是省里也有人看不惯了!
刘伟名想到了这一任职的微妙情况,心也是一阵放松,省里有人看不顺眼就很好,至少自己还是有着回旋的余地!
县委副书记是庞辉,常务副县长是高卫。
介绍完了高卫时,方顺章看了一眼大家道:“经过市委研究,鉴于春竹乡园区的重要,决定由刘伟名同志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春竹乡园区党工委书记、主任,其排名位于高卫后面!”
这样的一个介绍一说出来,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刘伟名,这任命并不出意料,而是后面的一句话才意外,刘伟名竟然是排名在第五位了!这也太意外了,这样的排名竟然把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都搞在了后面,根本就不是草海班子固有的排名!
刘伟名自己也深感意外。
虽然大家都意外,还是没有表现在脸上,都静静听着。
在方顺章介绍完刘伟名的情况后,接着就继续宣布着任命的情况。
纪委书记廖歆琰、政法委书记秦大海、宣传部长韩敏、组织部长伍翠苗、秘书长陈锁源、武装部长林海生。
介绍完情况,方顺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时,会议室里面的那种紧张的气氛才算是一缓。
尘埃落定了!
草海县的十一个班子成员在经过了一番搏杀后,今天算是终于确定了。!。
上午的集体谈话结束了,大家静静向着外面走去,从种种的迹象感觉到下一步草海的形势将变得非常的复杂。
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下午市委组织部将由方顺章部长带着到草海去上任。
陈锁源忙着打电话让县委通知人员开会,布置会场,更是在散了会就赶回了草海。
刘伟名回到了房间,坐在那里也在想着今天会上的情况。
除了孙刚的情况,其他几个新来人员的情况刘伟名并不是太清楚。
高卫敲门进来时,看到刘伟名独自一人在这里,就笑道:“老弟,在想什么?”
笑了笑,刘伟名道:“看来你活动的成效还是显著的!”
高卫在刘伟名的面前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摇头叹息道:“我也没有想到竞争会是那么的激烈,还是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的目的!”
看向高卫,刘伟名知道这次高卫回省蛾的目的就是想争取一二把手的位子,最终只是排在了第四位,这事他看来心也不是太舒服。
两人坐下后,刘伟名泡了一杯茶给高卫,高卫也发了一支烟给刘伟名。
”伟名,草海的局努有些复杂啊!”
刘伟名想到高卫知道不少的内情,就说道:“我是除了知道孙刚的情况,其他的人并不是太清楚,正好,你跟我说一下他们的情况。”
高卫就笑道:“我又正好相反,不是太清楚孙刚的情况,大家交流一下。”
”孙刚是孙祥军的儿子,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到是知道,就是感觉他与老弟你有些不对路似的,呵呵。”
反正迟早这事高卫会知道,刘伟名想与高卫弄成联盟,多少得讲一些实话,就说道:“有些复杂,总之一点,这个剁洲喜欢刘梦依,刘家人又想把梦依嫁给孙刚,看到梦依与我的关系,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来摘桃子,一个就是来找我的麻烦,明白没有?”
高卫睁大眼睛看向刘伟名,就是一笑道:“原来还是这么回事啊,那就得好好的斗一下了,不能弱了气势!”
知道高卫这话打趣的意味很多,刘伟名道:“讲一下你了解到的情况吧!”
两人虽然接触的时候并不多,现在却显得无话不谈的样子。
”有些事情可能你不知道,这宁海省的势力是自成一家的,上面的情况就不是我们所知了,但是,有一点是明白的,那就是宁海并不是孙家的势力范围!”
高卫说起这事时,整个人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这时的高卫才像是一个常务副县长的样子。
刘伟名早已对这事有所分析,微微点了一下头,吸着烟并没有插话。
”既然孙家并不能够影响到宁海,你说一下,一个孙家的人突然间跑到了宁海来摘桃子,这事省里的那些领导们会是一个什么想法?”
”嗯,孙刚来之前对我说了,他就是要到草海来当县委书记的。刘伟名说了一句。
高卫就笑了起来道:“这应该是孙家原先的打算,结果却从县委书记变成了县长,别看这变化很小,里面含有的道道就多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省里的那些大佬们并不希望孙刚来宁海搞出太大的动静!”
刘伟名看向了高卫,从这几句话,刘伟名算是听出来了,高家与孙家并不是一条线上的,虽然高家差剁家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是,由于各成一系,高家就绝对不可能与孙家走在一处。
有了这样的发现,刘伟名的心情更加放松了,这个高卫看来不想成为自己的盟友都不行了。
高卫到是健谈,与刘伟名是越谈越投机,两人都在交流起了省市的一些情况。
“老弟啊,从这次草海的班子配备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上面的人是用了心的,我给你详细说一下吧,郭灿其实是谢逸推荐的人,但是,他又不是谢逸的人,而是杨轩的人,秦大海才是谢逸的人。”
刘伟名明白了,这是两人之间的一个交易。
想到了谢逸一直都是支持着黄明宇,而那黄明宇又搞了一个李兵来动自己时,刘伟名就沉思起来,这件事就有些微妙了,谢逸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看到刘伟名在沉思,高卫道:“不瞒你说,这事我与父亲探讨过了!”
这个高卫到是把这事都说了出来,刘伟名对他的观感就更好了,这人还是很值得相处的。
高卫继续道:“我知道李兵与你斗的事情,也知道黄赢省长现在对你是恨得很,正是有了这样的一些了解,说实话,我对谢逸主动放弃了争草海重要位子的事情也非常不理解,后来就与父亲谈起了这事,父亲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事应该是你的身上发生了些什么,并且,这发生了的事情让谢逸打消了针对你的想法。”
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了,一个省政法委书记都在注视着自己,这压力比山还大。
看到高卫望过来的目光,刘伟名知道对方就是想了解一下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高卫把与他父亲谈事的情况都说了,就走向自己表示了一种公开,难道这事自己要隐瞒,真要那样的话,两人之间的联盟瞬间就得破裂,再说了,刘伟名还打算着借一些人把事情传出去的,说笑了笑道:“你应该知道我有一个师傅叫田林喜吧,教我五禽戏的:”
高卫就笑道:“华夏的武术到是博大精深,对于强身健体很有用处,田老那么精神,应该就是这五禽戏练了以后的功效吧:”
”我师傅的五禽戏是从京里的华老那里学到的。”
”华威!”高卫失声道。
点了点头,刘伟名道:“这次我到了京城,机缘巧合下就去见了华老,正好付老也在他那里,两人问起了春竹乡发展的事情,我就介绍了一下春竹乡的情况,他们对于春竹乡的脱贫工作是非常重视的,更是表示有机会要到春竹乡,临走时,两位老人联手写了了一幅字画赠我。就这么一回事。”
听着刘伟名的介绍,高卫睁大了眼睛看着,听无了才叹了一口气道:“我都羡慕你了!唉,你说说你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的,才一吓,小小的乡长就搞得上达天听了!难怪谢逸会有了那么大的转变,我就说这事怪得让人猜不透,搞了半天还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
刘伟名笑道:“我也没有想到我师傅那么厉害!”
今天高卫也就是来试探一下刘伟名与孙刚之间的实力对比情况的,来之前高卫的父亲还是有过交待,孙刚的来头太大,高卫在草海就得表现出立,决不能掺合进各方的争斗,想到与刘伟名也是达成了联盟的,高卫还是有些犹豫,现在一听刘伟名也不弱时,心也产生了许多的想法。
这事看来还得掺合进去才是,杨轩书记应该并不希望孙家的人在宁海有发展的情况,假出在这时候与刘伟名进行联手,从而把孙刚干翻了,明着杨轩不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自己也不一定得到好处,但是,自己有父亲那里可就好处巨大,京里的人也会对此赞赏的,再说了,孙刚倒了的话,省里面多少要给孙祥军一些交待,那书记郭灿就很自然成了交待的对象,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个常务是不是就要转正了?
越想时,高卫的心思就越是活了起来。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