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高卫的话听得草海县的这些干部们也都在进行着分析,不过,大家对于高卫与孙刚斗的事情并不是太看好高卫有一个副省长的父亲,人家孙刚那父亲可就是政治局委员,是天差地远的,有些人是认为高卫现在跳出来反击有些不智。
高卫说了一阵后,又说道:“我也表个态吧,组织上让我但任常务副县长,我就一定要把份内的工作做好只要是我份内的工作,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去负责到时还请大家支持我的工作。”
高卫在说这些话时,孙刚的目光一直都在高卫的身上注视着听到高卫这样一说,孙刚就知道这个高卫下一步并不会与自己站在一起。
想到昨天与父亲通了电话的情况,孙刚的心中就没有了刚来时的那种平静。
这宁海的情况真是复杂得很啊!
今天一上来,孙刚就采用了一种极为强势的手段,想用这样的威势,形成一个草海的气场,让自己那强大的气场一下覆盖住草海,孙刚相信,只要表现出了强大的力量,草海的这些乡干部们又怎么有那胆气与自己相斗。
在孙刚的想法中,敢于与自己斗的人不外就是刘伟名一个人而已,趁着刘伟名心神不定时,自己有意泄露出父亲的情况,草海的那些干部们肯定就会惦量一下得罪自己的后果。
就算是有人想跳出来与自己斗,多就是刘伟名的一两个手下而已,到时杀ji敬猴的搞一两个,彻底把刘伟名打爬下了,自己在草海就是一人独大的局面。
想法的确是很好,孙刚发现自己那充满霸气的话也吓倒了一批人,他正准备着想看看刘伟名有什么样的表现时,高卫却成了第一个跳出来与自己作对的人。
这事让孙刚很是不爽。
高卫说完了话,庞辉看了看刘伟名道:“下面,请刘伟名同志发言。”
刘伟名接过了话筒,看了一眼方顺章道:“首先,感谢市委方部长亲自来到了草海,方部长的到来,这充分表明了市委对草海工作的重视!”
这话说得方顺章心情大好,这个刘伟名对自己是尊重的!
几个人都在说话,第一句提到自己的只有刘伟名。
方顺章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扫了一下,心中就在想,孙刚与刘伟名是要斗上一斗的,两人都是有着很强背景的人物,伍翠苗询问了她下一步的态度,到是可以通过伍翠苗来做一些事情了,自己不必表态,由伍翠苗不时支持刘伟名一下,就算后孙家问起来,自己也一堆三不知,谁叫这孙家与杨轩不是一路的!
有了自己的想法,方顺章在听了刘伟名的话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表情,仿佛刘伟名刚刚说的话与自己并没有关系似的。
刘伟名又看向草海的这些干部们道:“则听了高禹县长的发言,我深有感触啊!草海县是全省的贫困县,草海县的人民需要的是一个安定的发展环境,一个县要想发展,首先就要形成合力,要把全县的力量聚合在一起,高画县长说得很对,我们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党的领导,所以,我们只有紧密团结在县委周围,万众一心,我们的工作能做好,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一定要把小山头主义,小圈主义的想法彻底抛弃,草海县只能有一个核心,那就是党的领导,除此之外的任何说法都要不得!群众的信任,组织上的信任,我能够成为一个画县长,我就表个态吧,无论任何的时候,我都会紧紧团结在县委周围,一心为群众做事!在所有的工作中都走集体路线,服从集体的决策,决不搞个人主义!”
刘伟名的话虽然没有明着点谁的名字,但是,以他一个副县长的身份说出了这样的话,已经明白是钍对着孙刚洲的话了。
两个禹县长都是常委,两个人都在孙刚这个县长发言后进行了反击,这会场上的气氛就有些紧张起来,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孙刚。
刚高卫反击时大家不看好,现在加上了一个刘伟名时,大家顿感觉两人加起来的力量就很大了。
孙刚的脸色一下也变得队沉起来,他突然发现这县政fu里面下一步也有些难了,三个常委,其中有两人看起来就走到了一起了,这工作还怎么去做?
孙刚第一次发现情况并不是自己相像的那么容易对付。
孙刚刘伟名的话还是用心在听着,刘伟名的话里面同样也借用了高卫的话,表示要团结在县委周围,都在向着郭灿释放着善意,这样一来,郭灿会怎么去想,孙刚猜都能够猜出来了,郭灿既然带有着任务而来,就一定要团结一些人,这两个人表现出了听话的意思,郭灿是不可能把那伸过来的手拒绝的。偷眼看向郭灿时,果然看到郭灿的眼睛里透着光彩。
刘伟名发言完了以后,后面的这些人在发言中都是中规中矩的,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孙刚还是有一个发现,自己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那种强大气场就在高卫与刘伟名发言以后已经瓦解。
方顺章做总结讲话时,说的话也有了一些含义了。
方顺章对孙刚的行为有些看不惯,说起话来就有些不客气,说道:“刚大家都进行了表态,听了大家的表态发言,感觉很好,同志们都认识到了想把草海的工作做好,就得有一个领导的核心,我们的核心就是党的领导,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坚持,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我们的工作能做好,如果大家心中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我认为可以打住了,这里也是**的天下,这里还有着宁海省委的领导,下面还有着市委的领导,任何偏离党的领导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同时,我也要告诫大家,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要体现出民主集中制,聚合大家的力量能把工作做好,走群众路线,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是我们把各项工作做好的前提,省委和市委都会对你们的这项工作严密监督!”如果说刚高卫和刘伟名是一和小型的反击的话,方顺章的话就加具有着力量了,方顺章反复讲党的领导,那就是对孙刚刚发言中的听县政fu的话有所不满了!
方顺章又反复讲群众路线和民主集中制,是提出了省市的监督问题,同样是对孙刚刚说了有势力,有力量拿掉干部的行为不满意了,难道草海草你们孙家就能说了就算话了?草海是宁海省的草海,也是黑兰省的草海!
这些话在有心人的耳中就如同炸雷。
这草海县看来又得发生点事情了!
送走了方顺章等人,大家又安排着吃了饭,吃饭时到是显得平和了许多,互相间也都敬酒说笑,这时的孙刚也表现出了一种与会上截然不同的做派,与刘伟名之间更是会说上几句客气的话。
官场就是戏场,大家都在进行着各处角色的表演,刘伟名也同样很好地进行着自己角色的表演。
温芳和方怡梅都分别来向刘伟名敬酒,两女的脸上都透着一种激动。
她们两人是听到了台上几个人针锋相对的情况的,看到刘伟名面对着孙刚那样大家族的子弟都敢于回击时,对刘伟名的信心就大增了。
常明光来敬酒时说的话就有意思得多,常明光说道:“大家认为跟着刘县长搞发展有信心,也更有劲!”
本来群众的测评中刘伟名就有很高的分数,足以说明了刘伟名深得大家的信任,今天在敬酒时,敬他的人就太多,搞得他也喝了不少的酒。
很晚了才回到家里,刘伟名还是有了一些醉意。
王报国把刘伟名送回家里就离开了刘家。
打开灯去坐在了沙发上,刘伟名感到自己酒劲上涌,想去倒杯水喝时,又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就坐在那里。
“伟名,你回来了?”母亲孙智芳狱着衣服走了出来,看到坐在那里的刘伟名,有些意外。
这时的刘守恒也走了出来,看到刘伟名就说道:“又喝了那么多的酒,你啊,年纪轻轻的就喝那么多的酒,身体怎么顶得住哟!”
孙智芳这时已走过去倒了一杯水递过来道:“没听你要回来嘛!”
看来自己任副县长的事情家里还不是太清楚!
喝了一杯水下去,刘伟名揉了一下太阳穴,然后把那五禽戏的运劲方式运了一下,这酒劲才算是减轻了一些。
“你今天从什么地方回县里来的?”孙智芳问道。
“县里开会,刚开完。”刘伟名说道。
“哟,今天我们到你姐大家去了,刚回来,就没有看电视了。”
刘伟名才知道难怪父母不知道自己任副县长的事情。
虽然在外面斗去斗来的,自己当上了副县长的事情刘伟名还是很希望与父母分享这样的成功,就说道:“可惜你们没看看到你们的儿子坐在县里的主席台的情况了!”
孙智芳就笑道:“我儿子那么厉害,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一定能够坐在那个主席台上的!”
刘恒成一看墙上的钟,说道:“谁说看不成了,县台晚上还有一个重播,时间刚好到。”
刘恒成还真是喜欢看县里的新闻,自从儿子当官后,刘恒成就更是爱看。
电视一打开,刚好就开始了重播的县里新闻。
刘伟名他们的新班子上任,这在县里就是一件最大的事情,当然就放在了第一个节目上。
看着一排排的领导坐在郡主席台上,两个老人开始还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刘恒成一眼就看到了高坐在主席台上的刘伟名,仿佛被什么震动了,刘恒成拿着遥控器的手就停在了空中。
孙智芳吓了一吓,还以为刘恒成出了什么半情时。
刘恒成大声道:“快看,那是不是伟名?”
孙智芳看看电视中的情况,又看看刘伟名,吃惊道:“还真是伟名的,怎么跑上上面去坐着了?”
两人还在议论时,播音员已经在滔滔不绝介绍着这个会议。
刘恒成到是知道一些县里的情况,说道:“是草海县新班子!唉,也该有一个新的班子了!”
说到这里,刘恒成一愣丶转头看向刘伟名道:“你怎么坐在上面去了?”
刚好这时那画面上就用红底白字打出了新任县委常委人员名单。
这下子孙智芳和刘恒成都不言语了,两个老人就盯着那电视看着。
当看到刘伟名的像出现,紧接着是有关刘伟名的情况介绍时,两个老人的眼睛都睁得老大。
播音员念完了刘伟名的内容,继续往下念时,两个老人把目光全都转向了刘伟名道:“你当副县长了!”
刘伟名就有些得意道:“怎么的?你们的儿子就不能当副县长?”
太震惊了,刘伟名从来就没有在家里说过他会当上副县长,对于儿子会当上副县长的事情,两个老人根本就没有想过有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想法中,刘伟名能够当上乡长就非常不错了,毕竟才工作了一年的时间。
才一年的时间,儿子就成了乡长!
这也太让人没想到了吧!
刘伟名看到父母的这和惊喜的样子,心中也很是高兴。
毕竟是草根出身,刘伟名对于自己能够当上副县也其实是非常自豪的。
无论自己再当了多大的官,在父母的面前都会有一种希望看到父母高兴的心情。
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大姐刘莹充满惊填的声音传了进来,大声询问着刘伟名是否在家里,知道了刘伟名在家里,刘莹就大声道:“我们现在就过来!”
刘伟名这时的酒劲也再次散了许多,喝子一杯水,全身的精神也上来了。
手机这时也逐渐响起,一个个的电话从各个不同的地方打来。
本来刘伟名的电话就多,现在知道了刘伟名升成了副县长,认识不认识的人都把电话打了过来。
看着儿子在那里打着电话,两个老人那和自豪感真是难以言说。
他们有心里都在自语着一个事情,那就是儿子当县长了!
接了好多个电话后,意外的是田林喜的打电也打了过来。
听到田林喜的声音,刘伟名忙走到了窗前去接电话。
“伟名,感觉怎么样?今天有什么情况?”田林喜关心地问着。
知道田林喜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的事情,刘伟名心中感动,就把今天会上的一些情况详细向田林喜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