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林喜就是一笑道:“看来杨轩他们也是有想法的,这样很好嘛,只要杨轩他们有了想法,你就更好做事情了,你与高卫今天的配合很好,下一步要尽可能的加强这样的联盟,也只有这样,你们才有更强的力量。”
说到这里,田林嘉道:“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一下,刘家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希望与孙家以联姻的方式联系在一起,另一派是希望趁着刘家还有些资源,尽快扶持一些亲刘有力量,先稳住刘家的地位,这两种方案其实都有利弊,第一和是与羽家合作,不过,现在羽家的剁祥军非常激进,绑在了孙家的战车上,对刘家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后一种就是一些人提出了,既然你有了发展的希望,就应该促成你与梦依的婚姻,毕竟你是草根,发展起来了,刘家更容易掌控一些。”
说到了这里,田林喜略有停顿,仿佛就是在等待着刘伟名消化这些情况。
刘伟名心中多少也是有些不舒服,两种方案其实都是无视了自己,后一种说得好听是培养自己成长,说得难听点就是利用自己来维持一下刘家,看来刘家的人还是希望更下一代能够成长起来。
从这些想法中刘伟名就进一步感到了刘家的没落,这样的家族已经失去了冲劲了!
“你是怎么想的?”田林喜问了一句。
“梦依是什么样的想法我还不知道的。”刘伟名说道。
田林喜道:“梦依的想法你应该清楚,她这个人没有坏心眼,一直都是对你执看着的,我认为不管是刘家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你都应该娶了梦依,毕竟这孩子从小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这也算是田林喜的一个态度了!
刘伟名当然也想娶了刘梦依,只是对刘家的那种态度不锋服而已。
田林喜也知道刘伟名的想法,微笑道:“人的发展是难说的,今天被别人利用,谁又保证明天被利用的人会不会成为主人!”
这句话就说得刘伟名的心中一动,说道:“我明白了!”
田林喜就笑道:“人在这世界上有着许多不如意的事情,有些不如意的事情还得去做,每一和经历都是一和宝贵的财富!”
“你老认为孙刚的到来我们该怎么办?”刘伟名请教道。
“伟名,孙祥军很激进!谁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孙家急于把孙刚放在宁海去锻炼,就是想尽快让孙刚成长起来,这样的手段不少人是有看法的!”
刘伟名暗自点头,田林喜谈到了一个关键,那就是孙祥军很激进的问题。
刘伟名并不知道那思念军到底激进成了什么情况,但是,田林喜是两次说到了激进,可想而知这在党内也是有着分歧的。既然是这样,田林喜的意思也就出来了,宁海省委对于孙家可能也存了敬而远之的想法。
华夏的政治讲的是一种平和,一种四平八稳,搞得太过了,那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刘伟名这才明白了田林喜打来这个电话的用意,他是不放心自己,专门打这个电话来点拨自己了,目的就是告诉自己,只要按照规矩去做,就算是把孙刚掀翻了,孙家也不可能把手伸进宁海省来。
打了这样的一个电话,刘伟名的酒意已经完全散去,他感到自己在对付孙刚的信心上又增强了许多。
门铃响着,屋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大姐、大姐大和他们的孩子都一涌而入。
草海县的新班子到位后,很快也进行了分工,几次常委会上孙刚都没有任何的表现,就连春竹乡园区的班子调整都没有插手。
孙刚的表现与他刚刚到位时的那种强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都有些想不明白孙刚到底在想着什么。
当然了,到来的人都没根基,大家都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时候,刘伟名和高卫联手的力量就显示了出来,许多的决定在不少人中立的情况下都能够在刘伟名和高卫的运作下通过。
一切都按照刘伟名的想法在运行,刘伟名升任副县长后,春竹乡的乡长由刘伟名提名,常明光担任,这常明光担任高震山秘书时,级别就提了摆在那里,他成为乡长在资历上并不成问题,只是让大家有所意外而已。
征求了温芳的意见,温芳暂时仍然任春竹乡的党委书记。
方怡梅离开春竹乡党正办,到园区任画主任,为党委成员。
春竹乡党政办的主任由秦桂东担任。
在人事的调整中,那咋,与赵卫江有着亲戚关系的县纪委党廉办主任林雨仙本来很有可能会调整掉,结果刘伟名在一些场合有意表现出了对林雨仙的关心,她的位子也一下子稳住,这让林雨仙很感动,也算是成了刘伟名在县纪委的一个耳目。
仿佛一切都很顺利,刘伟名也更多的投入到了春竹乡园区的工作中。
刚从县政府出来,刘伟名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刘县长,我是冯菲菲,还记得我吗?”
刘伟名想了一阵才想了起来,这个叫冯菲菲的女人是温芳的同学,在环城乡政府上班,她的老公好像在卫生局任了一个科长什么的,与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交往啊,她突然打了这个电话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哈哈,记得,上次在k歌房见过。
”刘伟名还是很客气说道。
“刘县长,有没有时间,有件关于温芳的事情我想告诉你。”冯菲菲小声说道。
温芳的事情?
刘伟名的心中就是一愣,最近忙于园区的工作,与温芳到是很少见到,她会有什么事情呢?
本来事情很多,刘伟名并不想见这女人,听到温芳的事情时,刘伟名也改变了主意,说道:“行,约个地点吧。”
“那好,我知道一个茶室不错,我安排一下。”冯菲菲显得非常高兴。
刘伟名满是疑惑,感觉到这事里面透着怪异,冯菲菲为何背着温芳要讲温芳的事情呢?
刘伟名来到了那个冯菲菲说的茶室时,就看到冯菲菲正与一个男子等候在了那里。
看到这个男人,刘伟名到是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只有冯菲菲一人到来。
“刘县长,这是我爱人顾小伟。”冯菲菲介绍着。
“刘县长,你好!”顾小伟把身子躬着,双手握住了刘伟名的手。
“刘县长请。”冯菲菲笑着招呼刘伟名向着里面走入。
大家很快进入到了一间房间坐下。
看到那顾小伟有些拘束的样子,再看到冯菲菲那显得有些强势的样子,刘伟名就知道,这个家庭应该是冯菲菲在主事。
既然到了这里,刘伟名到是不忙了,就与那个顾小伟聊了起来。
聊了几句,刘伟名发现这个顾小伟在专业上面到是非常不错,一谈起了卫生局的事情,谈得到是头头是道的。
这个顾小伟到是一个踏实的人!
这是刘伟名对顾小伟的评价。
“小伟,你把你见到的情况向刘县长说一下嘛!”冯菲菲看向自己的文大说道。
顾小伟就有些犹豫地看着冯菲菲。
“看我干什么,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嘛!”冯菲菲瞪了顾小伟一眼。
迟疑了一下,顾小伟才说道:“其实呢,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回家跟你讲了一下,你还当真了!”
冯菲菲道:“什么叫当真了,温芳那人我又不是不知道,既然偷偷那样,我相信就一定有事,刘县长是我佩服的人,一定要把情况告诉刘县长!”
看到冯菲菲那正气凛然的样子,刘伟名心中暗笑,见的人多了,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两口子中,顾小伟到是一个实在人,反而那冯菲菲不太实在。
看到丈大迟疑的样子,哼了一声,冯菲菲道:“刘县长,他就这样子,还是我来说吧,是这样的,小伟昨天去省城办事时,无意中就看到了孙县长与温芳在省城的街上逛着,他回来把这事告诉了我,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对刘县长有用,所以就拉着他来告诉你了。”
冯菲菲说出了这话时,双眼就看向了刘伟名。
冯菲菲有一种感觉,她感到刘伟名与温芳之间肯定有些事情,现在县里又有着太多的各和传言,更是知道刘伟名车孙刚之间存在不合,有了这诸多的想法,冯菲就想为自己和文夫铺一条上升的路。
几次想找温芳拉关系,一直都没有结果,好不容易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她就忍不住了,打了刘伟名的电话,就是想借这事与刘伟名拉上关系。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对刘伟名来说是震惊的,他没有想到孙刚把目标盯上了温芳。
当然了,刘伟名并没有在脸上露出特别的表情,只是目光在冯菲菲的脸上看看,又转向了顾小伟。
顾小伟尴尬道:“刘县长,其实呢,我就是看到他们逛了一下街而已,回来对菲菲说了,她非要拉着我来跟你说这事,你的事情那么多,这和事情跟你说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嘛!”
刘伟名知道顾小伟是属于那和很直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弯弯绕,反而是冯菲菲这个女人,精明着的,从这件事情中就猜到了许多的东西,如果给她一介,舞台,搞不好也是一个整事的人。
微笑着看向冯菲菲,刘伟名道:“最近环城乡要提拨一个宣传委员!”
虽然刘伟名并没有说要帮助冯菲菲,这冯菲菲却心中狂喜,知道刘伟名说出了这样的话,就是对自己有了回报的意思,说明了自己说出来的这个消息很重要,刘伟名领了这个情。
念头转动中,冯菲菲道:“刘县长,我会密切关注事情的发展,及时向你报告!”
刘伟名站起身来与顾小伟握了握手,他对顾小伟到是很看垂,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以培养的人。
看到刘伟名坐着车子离去,顾小伟道:“你也是的,非要拉着我来跟刘县长说什么温芳的事情,温芳与刘县长又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你管人家逛不逛街的!”
用手一点顾小伟的脑袋,冯菲菲道:“你这个死脑筋啊,别看这事对你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事情,对刘县长来就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我告诉你吧,我感觉到刘县长与温芳之间有可能有这个关系!”冯菲菲用右手捏了一个空心拳,用手的中指朝着那空心拳里不断插动着。
顾小伟苦笑道:“乱想!”
冯菲菲就笑道:“就算是没有这样的关系,你想一下啊,现在县里都在传言剁州就是来摘春竹乡园区桃子的人,他的到来对刘县长就是一个威胁,在这关键的时候,驹州怎么突然间把温芳带到省城去了?两人到了省城还逛起了街,这事说明了什么你知道吗?”
顾小伟也不笨,微微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算是有些明白了,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
“对啊,如果孙刚把温芳拿下了,你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顾小伟道:“这叮,就不太好说了,看现在的情况是刘县长非常信任温芳,假如温芳背叛了他,孙刚就能够做出不少的事情,一不注意,刘县长搞不好就得翻船!”
“你现在明白了吧,我的这个消息是值千金的,要不然刘县长临走时会许我一个乡党委委员!”
“你就不怕孙刚知道?”
“哼,孙刚不就是仗着有一个好爹吗?你看着吧,刘县长精明得很,只要他知道了情况,那孙刚绝对占不了便宜,投靠孙刚我们没那门路,他也看不上我们,反而到是刘县长这里,我看着他对你很看重的,到时好好的运作一下,没准我们能混成他的心腹,到时就等着生官吧!”
看到自己老婆的这样子,顾小伟只能是摇头。
“我说啊,现在我们两个得有一个侧重点了,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少做,更多的精力我看应该转到跟踪温芳上来,有了什么样的情况立即向刘县长报告,要让刘县长知道我们是忠于他的。”
看到冯菲菲双眼冒光的样子,顾小伟叹了一声,自己的这个老婆一直没有机会,看她的样子,这次是想大干一场了。
两人在这里研究着,刘伟名的心中也在想着心事,孙刚这一手玩得阴啊,竟然想通过温芳来攻破自己的堡垒,就不知道温芳到底是怎么想的了,这也算是一次考验吧!
想到孙刚的家世情况,刘伟名对于温芳的心性把握也有了一和无法把握的感觉,温芳那样的女人经得住诱惑?
很难说啊!
“刘县长,草海县经过班子的调整后,大家的心才算是真正定了下来!”厉无忌看着那正在开工的大酒店基础,与刘伟名站在边上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