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完了园区,大家来到了温芳的办公室坐下。
孙刚看向刘伟名道:“早就听说你与温芳同志搭档很不错,看到了园区的发展,我感觉到园区在你们的努力下的成果。”
温芳微笑道:“现在草海的领导班子重新建立了起来,有了县里的正确领导,我们的工作就好干多了!”
“伟名啊,我一直都不了解基层的情况,说话做事就有着不少不到位的地方,自从到了草海县以后,我才发现这基层的工作才是最大做的,你是副县长,还要请你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指点!”
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刘伟名发现这个剁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做事都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嚣张,到底这小子想搞什么?
刘伟名决不相信一个人的变化有那么快,就看向了孙刚。
目光在两人的身上看了一阵,孙刚朝着温芳道:“我想与伟名单独聊一下。”
温芳忙说道:“那好,我们聊。”说着就走了鼻去,临出门时还把门带上。”
看到温芳把门带上,孙刚一改刚才的那个样子,目光直视住刘伟名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们就别装佯了,我知道你防着我,对我也有戒心,同样的,我这个人说话也是说了就算话的人,刘梦依我是娶定了,你根本就没有与我一争的本钱,呵呵,知道刘家的情况吗?刘家现在需要我们孙家,非常的需要!”
刘伟名就是一笑,这才是孙刚的本色嘛!
掏了一支烟点燃抽上,刘伟名道:“虽然我没有你那样的家世,你放马过来就走了!”
“不得不承认,你在这草海的势力还是有一些的,但是,我相信在强大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能够改变!”孙刚嚣张的样子再次出现。
刘伟名也懒得跟他多言。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把方怡梅弄到县政府去吗?”孙刚看到刘伟名不搭理他,就问了一句。
刘伟名道:“孙少到了草海,小心翻船啊,草海这里水很深的!”
孙刚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傲气道:“对付你,我有很多招式,不过,我认为最管用的一招就是用强大的强势把你们的人一个个的压饿,呵呵!”
不得不说这孙刚的想法是很实用的,草海县也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面对着金陵市委书记这样的强大力量,面对着孙家庞大的资源,又有多少人能够顶得住那些利诱!
看到刘伟名表现出了严肃的样子,孙刚更是哈哈大笑道:“听说你的周围都是美女,今天我来看了,还真是美女,我又听说那方怡梅曾经与县里的吴晓平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也不知道她与你现在是不是有那种关系,哈哈,把她弄到县政府去,我得好好的调教一下!”
知道这是孙刚试图用这样的方弃把自己的心意搞乱,刘伟名并没有动气,而是看向了孙刚道:“本来我的想法是慢慢收拾你,现在看来得先把你收拾了!”
孙刚哈哈大笑了起来。
刘伟名朝着孙刚吐了一口烟圈。
“春竹乡园区的建设我也会重视的,国内最大的汽车企业飞标集团将与德国汽车公司合拜在春竹乡园区来投资建厂,项目会很大!你认为有了这个项目,我能不能插入到春竹乡去?”
看到孙刚果然把家族的力量也动员了起来,刘伟名的神情也凝重起来,这个孙刚果然开始有动作了,就不知道他会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办法把自己挤开。
“很好啊,本来春竹乡园区就是要多方了资,孙县长为春竹乡园区引来这样一个大的项目,我感到高兴,要代表春竹乡的人民感谢你。”刘伟名笑着说道。
“在春竹乡的发展上,我们两个是共同的,都是希望能够发展起来,不过,最终的成果应该不会有你来分享!”孙刚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孙县长能够支持就很好!”
“在今年的发展中,春竹乡园区的工作我不仅不会阻碍,还会给予你大力的支持,我甚至想过了,既然你与方怡梅和温芳都那么的亲热,我不妨就把温方也从乡政府那边弄去给你好了,有她的配合,我看你干起工作来就更加的愉快吧?哈哈。”
听到这里,刘伟名的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冯菲菲说的温芳与孙刚在省城逛街的事情。
难道说孙刚采用的办法是先把自己的人收买,然后把那些收买了的人一个个的弄到园区来,到时候整个的园区就会不知不觉中完全变成了孙刚的人,最后再把自己用一个什么样的名义弄得离开了春竹乡园区,到了那个时候,春竹乡园区就完全变成了孙刚掌控的地方。
越想越感觉到孙刚已经在着手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向着孙刚看了看,笑道:“有孙县长的支持,我相信春竹乡园区的发展会更快!”
孙刚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孙刚其实也感觉到自己的时时很紧,到了草海县以后,他发现自己有些施展不开了,面对这草海的情况,孙刚只能用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权力和金钱来把刘伟名的人收买,他认为这办法比什么办法都有效。
刘梦依一大早就从草海县城坐车赶到了春竹乡,由干车坏了,昨晚上到了春竹乡时已经很晚,就没有打电话跟刘伟名说,看到一大早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刘梦依,刘伟名被孙刚搞坏了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
“伟名!”刘梦依一见面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紧紧就抱住了刘伟名。
这段时间刘梦依的压力很大,家里面的要求就是要她同意与剁州的婚姻,更是说了许多这次婚姻对刘家的重要,这次到春竹乡也多少带有着一些散心的意味。
刘伟名开始时还担心影响,再一想,反正自己与刘梦依谈恋爱很正常,别人也难以拿这事来说事,也就任由刘梦依抱着,用手在刘梦依的背上轻轻拍着。
“到了春竹乡,心情放开点!”刘伟名说道。
“我想你了!”刘梦依也感受到了这里不是一个亲热的地方,脸上有些发红小声道。
“你瘦了!”刘伟名感受到了刘梦依对自己的依恋,心疼道。
刘梦依的心中充满了一和被关心的情感,想到了家里面对自己的态度时,就感到这世界上只有刘伟名在关心着自己,心中激动,那泪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在两人抱了一阵,那常维真这才走上前乘对两人道:“行了,换个地方去亲热吧!”
刘梦依的脸就更红,瞪了常维真一眼道:“我与伟名亲热有什么不可以?”
都看出了她是强撑面子,常维真笑道:“没意见,你们继续。”
脸上还挂着泪咚,忙擦了擦刘梦依笑了笑过去挽住常维真的手道:“辛苦常姐了!”
大家正说着话时,只见那孙刚笑着走了过来,老远就对着刘梦依道:“梦依,听说你要来,我昨天就赶来了,哈哈。”
刘伟名这才搞明白孙刚到来的真正用意,原来孙刚已经知道了刘梦依要到春竹乡。
刘梦依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也是生气,看来自己到春竹乡的事情一定是家里的人告诉了孙刚!
面现出一种冷淡,刘梦依道:“剁县长是来春竹乡检查工作的吧?”
孙刚笑道:“伯父伯母还好吧?”
这孙刚明显就是有意要在刘伟名的面前搞事,试图与刘家表现出一和亲热的味道。
“伟名,我与常姐去她那里一下。”刘梦依说完这话就拉着常维真离去,根本就没有给孙刚面子。
看着刘梦依离去的背影孙刚看向刘伟名笑道:“我就是喜欢梦依的这和性格,很有征服**!”
扭转身,刘伟名朝着别一个方向离去。
刘伟名现在也不想再给孙刚任何的面子,这小子已经摆开了阵势,自己就得开战了。
站在那里看着刘伟名离去的背影,孙刚脸上阴沉着。
孙刚是看到了刘梦依扑进了刘伟名怀里的,一想到刘梦依搂住刘伟名的情况孙刚就非常不快。
这时县里的一些部门的领导们也看出了一些情况,一些知道刘梦依是刘伟名恋人的人心中就有了震动,这事还真是有些让人紧张了!
想想县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刘伟名与孙刚之间不对路,现在才算是多少明白了一些,搞了半天孙刚与刘伟名还存在争女人的事情!
“温书记,我们今天就在这园区看看吧。”孙刚对着陪同在一旁的温芳说道。
“伟名我在常姐这里,你过来嘛。”刘梦依的电话很快打来。
刘伟名绕了一个圈子才来到了常维真的住处。
由于正在施工各单位都搞了不少的活动板房,常维真也有那么一间她到是一个能吃苦的人。
刘伟名到来时,刘梦依已经换了一身衣裙,整个人又有了精神。
“一路上还好吧?”看到刘梦依明显消瘦的样子,知道她们刘家发生了一些事情,刘伟名也为刘梦依的事情担心。
常维真并没有在这里面,刘梦依并没有说话,扑到了刘伟名的怀里,泪水就流了下来。
刘伟名道:“受委屈了?”
“家里非要逼我嫁给孙刚!”刘梦依抽泣着。
“你没必要管家里面的事情!”
对于这些家族用一个女人的幸福来换取全家的幸福,这样的事情刘伟名一直都无法接受。
看到了郑小柔的情况,刘伟名就对这样的一和联姻是不看好的,短时可能还起点作用,时间一长了,就像郑小柔与韦正光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护得住一个家族。
“孙刚他爸前几天到了我们家,与我爸谈了一阵,谈完以后,我爸就心事重重的,后来还是妈说了,孙祥军要把我们刘家拉到他们一方,说是只要我们刘家与羽家结成了亲戚的关系,他就会全力支持刘家的人,否则……”
刘伟名听明白了,孙家对刘家逼得很凶。
这事也让刘伟名有些搞不明白了,刘家既然没有了势力,孙家没理由非要拉这样一个没太大帮助的家族过去嘛。
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内情?
常维真进来时,两人已经坐在那里说着话。
目光在刘梦依的全身上下看了看,常维真暗笑刘梦依的清纯,刘梦依看来与刘伟名之间并没有发展到做那事的地步。
看到常维真看过去,刘梦依又有了一些脸红。
常维真坐下后说道:“梦依,项目的进展不错,我跟你介绍一下情况。”
“常姐,这事不忙,我相信你。”
“梦依,无论你相信不相信,我作为经理,就有责任把整个的工程进展情况向你们汇报。”
看到常维真做事那么认真,刘伟名也在点头,这个常维真算是找对了,果然是一个有一套的人物。
刘梦依也没有办法,看了一眼刘伟名才说道:“你说吧。”
刘伟名想站起采离开时,刘梦依道:“伟名,没事的,你也听听。
常维真详细把整个项目的情况进行了介绍。
看得出来,刘梦依听得不是太认真。
好不容易才等常维真介绍完了事情,刘梦依道:“常姐,这项目就交给你了,我很有可能会出国一阵!”
刘伟名一愣,问道:“你要出国?”
常维真就看向了刘伟名道:“我理解梦依的心情,现在他们家里的人逼着她嫁人,他要嫁的人又是你,如果她现在跟你公然在一起,她是担心影响到你的发展啊!”
常维真把刘梦依的想法挑明了说给刘伟名听。
刘伟名就一皱眉头道:“怕什么,大不了不当这个官而已。”
刘伟名根本就不想通过女人的庇护来发展,知道刘梦依想离开国内时,刘伟名的心中就很是不快。
刘梦依忙说道:“伟名,没事的,我真好要到美国读书,早就定了的事情,这次趁这机会去一阵。”
常维真叹了一声道:“梦依,你也真是的,家里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搞,你也没必要非得离开国内吧?”
刘伟名已经想明白了刘梦依想离开国内的心意,她知道剁家的势力很强,并没有看好自己与孙刚一斗的结果,又不想听家里的话嫁给孙刚,就有了眼不见为净的想法。
“给我一年时间!”刘伟名看向刘梦依说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伟名的目光中第一次透着了一股杀气。
常维真道:“孙祥军想要更进一步,阻力来自于一批红色家族!”
这样一点拨,刘伟名多少就有些明白了,孙祥军之所以急于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刘家的女儿,目的就在于这个方向,别看刘家不怎么样了,毕竟刘家是红色的家族,在那一层次的人员中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如果两家变成了亲家,孙祥军的阻力就会大幅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