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爸,那刘伟名不好好的收拾一下,他真当我们孙家拿他没办法了!”孙刚在电话中把会上的情况向父亲孙祥军说了一遍,一边说着,心中的那火气不断向外冒着。
事情是昨天上午发生了,本来孙刚也没有到自己父亲那里叫苦的意思,那也太显示出他的无能了,可是,今天孙祥军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时,孙刚再也忍不住了,就把昨天会上发生的事情向羽祥军讲述了一遍:
孙祥军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一直都还是很用心的,在孙祥军看来,儿子主要的问题就是基层的经验,只要解决了基层的经验,就一定能够有前途,这次把孙刚放在了宁海,就是希望在宁海能够把孙刚磨炼出来,毕竟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大家都宠着孙刚,这不利于孙刚的发展,宁海就不同了,到了那里,孙刚自己知道借不到多少力量,他就能够明白自己得**面对一切。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在孙刚自动请求要到草海县的时候,孙祥军就进行了一些交易,把孙刚逞了过去。
孙祥军当然也都一直在关注着儿子的发展,在他的想法是,儿子能力是有的,只要把经验丰富起来,凭着孙家的力量,就能够把儿子扶起来:
孙祥军很希望看到孙刚与刘伟名的争斗。
没有一个对手就无法让儿子有进步,刘伟名既然与儿子有着这种情敌的关系,这反而对孙刚的磨炼有着帮助。
孙祥军也有一种自傲自己是金陵市委书记,刘伟名现在借不到刘家的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与自己的儿子争斗时,他就只能是处于平等的地位进行,儿子是县长,刘伟名只是一个副县长,儿子的心性自己清楚,他不可能不扯虎皮,有了这样的优势儿子肯定能够把刘伟名击败。
这几天孙祥军也忙于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去关心孙刚的情况,儿子与刘伟名的争斗这事在孙祥军看来,不过就是两个孩子间的争斗罢了,搞不出多大的阵仗。
今天也是趁着有一点闲的时间才打了电话,没想到儿子竟然斗败了一场这是羽祥军没有想到了,听着孙刚把整个县长办公会上的经过一讲述,孙祥军第一次对孙洲有了担心。
听着儿子在那里怒急了骂人时羽祥军也在皱眉。
仿佛这事有些问题啊!
”我说了多少次了,到了一个地方团结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的周围没有团结起一批人来
,你就想以县长的权力去压下面的人,你以为真能压得下去?小刚啊,要学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
孙祥军说了那么几句就挂了电话。
担心是担心剁祥军感到这件事情并不算是多严重的事情,对孙刚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威胁只是把一个有可能影响到孙刚的隐患除掉了而已:
算是一次经验吧!
孙祥军自谁着。
想到刘伟名这样做事,对自己的儿子也是一种磨炼时,孙祥军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是一件坏事。
坐在那里想了一阵,孙祥军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件事情虽然并不是一件大事,可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对孙刚的发展还是不利,草海县的人们肯定认为孙家不行了,得出手帮儿子一下才是,至少得打击一下刘伟名的气焰。
想了一下,孙祥军拨通了刘栋流的电话。
”栋流”上次与你们家梦依的事情我认为要办的话还是尽快吧“小刚他妈很想抱孙子,哈哈。”
刘栋流接到了这个电话,顿感压力大起来,自己的女儿回来后很快就借口学习,跑到了美国去了,现在孙祥军又来催了,这应该算是对刘家的最后通谍了!
聊了几句闲话,刘栋流挂了电话坐在那里想着心事,这事不处理好的话,面临的必然是孙祥军那里的打击。
刘栋流感到必须尽快召集刘家的人来研究一下这件事情才行。
刘家的人很快就汇集到了刘栋流的家里,这次是把一些主要的小辈也都叫来一起研究事情。
”大哥,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急着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刘雨露作为发改委的主任,事情还是很多,看到大哥那么急着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有些疑惑地问道。
刘雨江到是一改往日的那种强势,最近在刘家已没有了那么嚣张,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他算是把脸都丢光了,请了假在家里闲着,还真有些不敢到单位上去上班。
现在那韦宏林与她形同陌路,儿子更是跑到了澳洲。
郑小柔到是接了电话就乘了,她在刘家里面现在反而很得重视,毕竟郑家是摆在那里的。
看到大家望过来的目光,刘栋流道:“是这样的,今天孙祥军打来了电话,催着尽快让孙刚与梦依结婚,说是想抱孙子了!”
大家都是混官场的人,一听就感到这事不是一件小事。
刘栋雄皱眉道:“怪事,孙刚不是刚到了草海去任县长啊,孙祥军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让梦依与孙刚结婚呢?”
刘栋宇叹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情况,这事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孙刚在草海的发展并不顺利!”
所有人都看向了刘栋宇,就连本来没太大心情的郑小柔也看向了刘栋宇。
刘栋宇看向众人道:“你们知道,我一直都在关注着刘伟名的,正是因为关注,我就托了一些人把草海发生的一些事情传回来。”
一直以来,这个刘栋宇果然是对刘伟名最上心的刘家人,大家也都理解他的想法。
刘栋宇叹了一口气道:“孙刚一直都在与刘伟名斗着,更是不惜把他是孙家公子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在昨天发生的县长办公会上,孙刚败在了刘伟名的手中,虽然仅只是一次小小的失利,但是,相信这样的失利对于孙刚在草海县的发展是不利的!”
刘栋宇把会上的情况大体讲了一遍。
大家听完刘栋宇的讲述,显得有也沉默。
刘栋宇道:“宁海不同于其它的地方,大家知道孙家并不能够把势力伸入进去,孙刚要在宁海发展,就只能靠他自己的力量,孙祥军应该也是看到了这点,希望的是孙刚能够在草海县进行一次磨炼,如果是在其它的地方,孙刚把他的身份放出来了,那些干部们对孙刚也不会过份的去整,但是,在草海就不同了,刘伟名与孙刚因为梦依的关系,两人就是一个不整倒对方决不摆休的情况!”
刘栋宇的分析大家都知道,这的确就是这么样的一种情况,宁海的上层根本就不会出手去掺合,他们肯走是谁也不帮,到时候就算是哪一方倒了,他们都会说,这是下面的人自己搞出来的。
刘雨江沉思了一阵刁说道:“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那个刘伟名也并非一无是处!”
看了一眼大家,刘雨露道:“你们最近感觉到了没有?孙祥军在某些方面走得有些急进了些!”
刘栋宇点头道:“关了门在家里说话,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孙家靠不靠得住还难说啊!”
刘雨露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说道:“孙祥军的势头很猛的,谁说他就不行了,我看孙祥军更进一步是完全可能的。”
刘家的人一下子分成了两派,一派看好孙祥军,一派不看好孙祥军。
以前刘雨江没有出事时她在刘家的话语权是极强的,自从出了事情,她靠的韦家已经不行了,现在到是还有一个郑小柔是儿媳妇,在郑小柔没有太大表示前,郑家的支持对划家来说就显得重要了。
大家的目光这时却是看向子郑小柔。
刘雨江道……”小柔,你的看法呢?”
郑小柔微笑道:“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孙家并不在意梦依,想让梦依嫁过去的目的不外就是借这事打击一下刘伟名而已,孙祥军更看重的就是让他的儿子成长起来,对他儿子的爱胜过了一切!”
郑小柔的话直接就点明了孙祥军并不尊重刘家,刘家的存在不过就是一块让孙家获得更大力量的垫脚石而已。
大家都在沉思着郑小柔的话,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刘栋流想到了女儿都逼得到了国外的事情,刘家的那种自尊心也升了起来。
”我看这事就暂时拖着吧!”刘栋流说道。
刘雨江想了一下道:“要不,我试着让倩影与那孙刚相处一下?”
众人就看向了刘雨江,这事搞得刘雨江就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苏倩影是刘雨江认的干女儿,她是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与孙家拉上关系。
刘雨露皱眉道:“你就真的能够把握得了倩影的心性?”
刘雨江道:“她很听话的。”
刘栋流到是对这事没有意见,他现在也犹豫着是否把女儿嫁给孙刚的问题,通过种和的了解,他已经知道那孙刚完全就是一个公子哥,女儿嫁给他并不是一件福气的事情,刘雨江要把她的干女儿拉着与孙刚凑到一起,只要她办得成这件事情,那就让她办去好了。
”嗯,雨江就去试一下吧,年轻人嘛,也许有缘份也难说。“刘栋流说了一句。
郑小柔没哼哼插话,在听到了刘雨江想把那个干女儿弄了与孙刚做一对时,眼睛中散发出了一种很奇特的光芒。
孙刚就那样走了!
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到底那交通局长相杨成刚祀了什么样的错误呢?
看到孙刚的样子大家就知道了,杨成刚的问题不小啊。
想到汪凌松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跳出来公然与孙刚对着干,也都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看看人家,这是勇往直拼了,如果刘伟名战胜了剁州,汪凌松可就是飞黄腾达了,这个汪凌松对自己也狠得很啊!
刘伟名出了会议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走到了县纪委,把拿到的那些材料往县纪委一扔,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
该怎么样做,自然会有县纪委来处理,他并不会再去介入,反正那杨成刚是完了。
做完了这些事情,刘伟名就关注着县里的情况,一些想法还得进行验证才行。
一天的时间,一些情况还是显现了出来,并没有出现上级来询问和干涉的事情,这事也算是让刘伟名的心真正稳了下来,刘伟名知道自己的猜测还是准确的,省里的领导们并没有存有那种常助孙刚的想法:
自己的猜想既然是那么的正确,下一步与孙刚斗起来,就可以好好的设计一下了。
接到郭灿的电话时,刘伟名点笑了,看来郭灿也坐不住了。
看着坐在自己积面的刘伟名,郭灿的心中已经有了太多的想法,县长办公会发生的事情传过来以后,作为县委书记,郭灿只能把刘伟名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看到的是一派平静的刘伟名,根本就没有那种得罪了一个大家族子弟而担心的样子,郭灿也只能是在心中感慨。
“伟名啊,你们的会怎么开成了那样,这让上级怎么看我们县!”郭灿的心中是担心的,县长办公会开成了那样,相信很快就会传出去,在上级看来,草海县的团子已是不团结的局面,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自己是要被打板子的。
刘伟名也明白郭灿的想法,就微笑道:“草海的事情大家应该不会友过去苛求吧?”
郭灿心中苦笑,你们到是有后强,上面的人当然不会苛求,也不会去管这事,但是,自己是书记,有了事情自己得顶上去!
郭灿也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看到了这事的发生情况,再看到孙刚一天中都没有太大的动静时,郭灿也多少有些明白了,自己该有所行动才是。
“伟名,往后注意点策略吧!”郭灿也就把刘伟名找来敲打一下而已:
刘伟名也没在意郭灿的敲打,作为书记,他不说一下话就不对了,说这样的话才是对的。
两人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刘伟名道:“高县长也认为郭书记的干部调整办法是很及时的。”
郭灿微微一点头,他就知道了那天与刘伟名商议的事情高卫也赞成了,跃然三个人都取得了一致,那就可以行动了。
县长办公会以前郭灿的心中也没底,发生了会上的事情以后,郭灿是第一时间向市委许书记进行了汇报,得到的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只是要求下一些要加强团结。
观察了一天,郭灿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的,以前大家猜测的孙刚受气后,孙家暴风雨般的打击并没有到来。
情况很明显了!
郭灿通过这件事情也明白了省里那些大佬的想法,对于这样的事情,省里面直接是无视了!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自己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才是!
郭灿也下了决心要争取一些自己的势力了
郭灿并不希望自己被上面的人认为是无能的人,既然到了草海,又碰到了春竹乡的这叮,巨大的发展机遇,应该好好的做一番事业才是,如果机缘好的话,搞不好就能更进一层。
眼看着有这样的一个巨大的机会,郭灿又怎么可能不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