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从郭灿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陈锁源等在了那里。
眼神示意了一下,刘伟名走进了陈锁源的办公室。
两人坐在了陈锁源有那间靠里一些的办公室里,孙锁源就笑道:“刘县长,县长办公会的事情传言很多啊!”
一晚上的时间,肯定得有许多的传言,刘伟名知道那些参加会议的人肯定要把这事传出来。看到陈锁源这个样子,刘伟名觉得还是有趣,看来陈锁源的信心也野定了许多。
怕的就是大家没有信心,通过自己昨天与高卫联手的行为,信心也在一些人的心中生成了,这是刘伟名希望看到的。
”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在陈锁源的面前,刘伟名也没有太多的避讳,直接就询问。
陈锁源对刘伟名这样询问,心中也是高兴,能够与刘伟名搞成这样的关系,他还是满意的。
有了昨天的事情,陈锁源的确是信心大增,感到孙洲并不可怕,只要有着刘伟名的存在,还是能够一斗,他们这些人已经别无选择,必须要紧跟着刘伟名走了。
看了一眼门外,陈锁源还是走过去把门关了起来。
回来坐下后,陈锁源道:“其实,草海县是从来没有来过孙刚那么有后台的人,大家的心中都有着一和畏惧感,通过昨天的会议,大家突然间就发现了一个 新的情况,有大家世界的人并不一定就真的能够控制局面!”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这宁海并不是谁一家说了算的!”
“那是,那是!现在许多的人又有了新的想法了!”陈锁源的心中是兴奋的,如果刘伟名能够不断发展,自己也会水涨船高。
现在的陈锁源等人早已把心态改变了,没有刘伟名那样的机缘,没有他的后台,就老老实实跟着刘伟名发展就好了,只要跟上了刘伟名的步伐,难道还没有进步的可能?
想到处郭灿的交换,刘伟名也就与陈锁源交换了一些意见。
知道了刘伟名保孙民富的事情,陈锁源的心中明白,刘伟名已经开始在进行着布局的行动。
“刘县长,现在孙民富可是对你崇拜得很啊!”陈锁源就笑着说道。
“我刘伟名为人讲一个义气,谁做了什么,我心中有一杆秤!”刘伟名说了一句
陈锁源暗自点头,从种种的情况看,跟着刘伟名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关键的时候,刘伟名是能够为下面的人说话的人。
还在谈着事情时,孙民富的电话也打来了。
昨天他就想打电话与刘伟名联桑,又担心洲发生了那事情,打了电话不恰当,今天已是把电话打了过来。
“刘县长!”孙民富的心中是充满了一种感动的,关键的时候刘伟名并没有抛开他,而是与孙刚顶着干了。
知道孙民富的意思,刘伟名道:“老孙,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包袱,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
“刘县长,今天有没的时间?”孙民富试着问道。
看了一眼陈锁源时,刘伟名心中一动,这个时候是得把人心聚一下,就说道:“你安排吧,不要太显眼的地方,我带两个人,大家一起聚一下。”
孙民富高兴道:“刘县长放心,我安排的地方肯定没问题。”
打完电话,刘伟名看向陈锁源道:“老孙约着吃饭,怎么样,把汪凌松叫上,大家一起吃饭?”
陈锁源道:“那好。”
一天过去了,汪凌松有些坐立不安的,把孙刚是得罪死了,就看刘伟名是否把自己纳入他的圈子了!
正坐在办公室想着心事,刘伟名的电话打来时,汪凌松先是随意拿起了手机,看到是刘伟名的电话时,心中涌动着一种喜悦,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投名状是起到了作用。
大家分别来到了羽民富安排的地点时,刘伟名很自然就被推到子主位上坐下。
看着这几个人坐在了一起,刘伟名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了一些感慨,摧杀了那么一阵,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些班底了,虽然这班底看上去并不是太强大,总算是一个基础。
陈锁源坐在刘伟名的左边,汪凌松坐在他的右边,剁民富主动坐在了下首。
看着这几个人时,刘伟名突然就想到了当初参加钱中立聚会时的情况,物是人非!
想到钱中立现在的情况,再想到自己的情况,刘伟名知道自己既然在官场中混,就得勇往直前。
得罪的人有了一些,假如自己稳不住,那就必将面对着一些对手的反攻!
聊了一阵,大家毕竟都是一个县的人,很快就聊得热烈起来。
端起了酒杯,孙民富看向刘伟名道:“刘县长,这杯酒我要敬你,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羽民富从今往后就跟着刘县长了!”
说完这话,举杯一口干下。
刘伟名并没有坐下,这时也站了起来,看向孙民富道:“老孙,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喜欢跟有能力的同志打交道,我们共同努力吧!”
说完这话,刘伟名同样也是一饮而尽。
看到孙民富表了态,汪凌松已是站了起来,同样举杯对着刘伟名,正要说话时,刘伟名道:“老汪,我们相处那么多年,我的性格你应该知道,什么都不必说了,这杯酒我也干了!”
看着刘伟名把酒喝了下去,汪凌松也没多言,知道刘伟名已经把自己看成了亲信,把那酒喝了下去。
与两人喝完了酒,刘伟名洌满了酒,举杯对陈锁源道:“老陈,我们也干一杯。”
刘伟名的这个态度就让陈锁源很是高兴,本来他也想这样表个态度,没想到刘伟名反而先敬自己,这就是一种对自己的尊重。
大家都表了态,既然要融入刘伟名的团队,这态度一定要表明,陈锁源看向刘伟名道:“刘县长,往后大家就是一个战壕的人了,我看这样好不好,大家一起敬刘县长一杯。”
这句话就表明了两个意思,一个是跟定了刘伟名,另外一个就是大家团结在刘伟名的周围。
看到大家都把杯举了起来,刘伟名也没多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大家喝了这杯酒,情况果然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说起话来也少了一些躲闪的地方。
汪凌松道:“草海县的干部们其实心中都有着一杆秤的,谁是真心为草海做事的人,大家明镜似的,上次的市里测评就足以说明了问题,有了刘县长率领,我相信要不了几年,草海就得有一个大的变化!”
孙民富道:“老汪说得对,草海还是要以稳定为主,决不能够再有任何的动乱!”
刘伟名道:“我认为大家还是要把心放在工作上才是,不管是谁,只要一心做事,组织上都会支持!”
陈锁源道:“草海从来没有来过那么有后台的势力的人,大家的心是不稳的,通过昨天的会议,我相信大家的心就会很快稳下来!”
对于这事,陈锁源还是生出了太多的感慨,真是没有想到刘伟名会那么强势的对待孙刚,更没有想到的是刘伟名反击之后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孙民富笑道:“今天有不少人都来找我了,大家的想法与陈秘书长的是一样的,开始时吓了一跳,真正了解了情况后,大家才知道竟然是纸老虎。”
看到大家一下子变得对孙刚无视时,刘伟名心中却明白,孙刚并不是那么的无力,只是经验缺乏而已,相信羽州还有后手,孙祥军也应该还有手段。
当然了,刘伟名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泼凉水,现在的情况是士气一定要鼓起来,要让大家有着对付孙刚的勇气,只要有了勇气,自己才能够进行一些运作。
自己搞了那么半天的目的不就是鼓一下士气吗,这士气算是鼓起来了,下一步就要看孙刚他们出招了。
当然了,刘伟名很明白,现在不是看孙刚出招的事情,而是看郭灿出招的事情。
郭灿看到了自己对付羽州的情况,从今天郭灿与自己谈话的情况看得出来,郭灿也被鼓起了一战的勇气了。
一次办公会议就引发了草海太多的变化,刘伟名对于这事的效果是满意的。
“庞书记,昨天我朋友看到刘副县长和陈秘书长他们聚会了。,是在一家城郊的特色菜馆。”秘书看到庞辉正在看着文件,一边倒茶,一边小声说道。
庞辉本来还沉稳的样子,听到这话,头就抬了起来。”庞书记,我那朋友也是无意中看到,还有公安局的汪局长和政府办的孙主任。”
庞辉嗯了一声没言语。
看着秘书走了出去,庞辉的脸色就有些难责了。
自从当上了县委画书记,庞辉的日子很好过,每天到办公室来汇报工作的人也多了起来。
以前当组织部长时也有许多人围着庞辉,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同,围绕的人层次上就高了许多,特别是县里排名第三的情况,那种感觉就非常不同了。
在一些人的围绕下,庞辉那本来压制住的野心也升腾了起来。
自己是赢书记,县里排的是第三名,这咋位置很关键,就算是郭灿和孙州都不会为难自己,更要拉拢自己。
由于有了一些心态的变化,庞辉看到了刘伟名与孙刚的争斗时,就存了一种观望的想法。
在庞辉的想法中,自己保持一种超然的地位,无论是孙刚和刘伟名,最终哪一方胜了,自己都可以稳稳坐在这个位子上。
庞辉还有着一种想法,自己是县里的第三号人物,应该是许书记掌控草海的关键,草海的许系人员应该拢在自己的身边才是道理,就算是刘伟名,现在的县里地位也没有自己高。地位发生了变化,这也就造成了庞辉在想法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最近并没有主动去与刘伟名他们联系。他还产生了一种想法,就是希望刘伟名他们能够主动来靠向自己,从而成为众人的中心。
县长办公会上的事情很快也传到了庞辉这里。
知道了情况后,庞辉并没有打电话与刘伟名进行联系,表现出的仍然是一种观望,他想到了刘伟名与孙刚开始斗起来了,这事自己更加要小心,别轻易涉入进去。
还有一个情况庞辉并没有讲出来,孙刚也与他见过一次,在那见面的时候,孙刚同样也许了厚利,只需要他不掺合到刘伟名的事情中,以后孙刚会引导他去见一下孙祥军。
想法的变化搞得庞辉最近有些失眠。
犹豫得很啊!
一边是许书记和刘伟名,一边是孙家,庞辉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刘伟名先胜了一场,这事庞辉并没有在意,一次小胜并不能够说明问题,那孙家应该还有手段。
今天听到了秘书说出来的情况时,庞辉突然有了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庞辉当然明白,刘伟名他们几个人的聚会,这足以说明了这四个人已经团结在了一起。
以刘伟名为首的小团体是形成了!
这是不希望以自己为主导啊!
现在怎么办?
这是摆在庞辉面前的一件大事,如果继续与刘伟名他们站在一起,这情况就已经说明了必须以刘伟名为首,自己就算是副书记,也得听刘伟名的,否则的话,自己就不可能再是他们一方的人了。
当了几天副书记,地位又在刘伟名上面,庞辉对于要去听刘伟名指挥的事情就多少有些排斥起来。
可是,今天这个消息却逼着庞辉不得不好好的想这件事情了。
没有了看文件的心情,庞辉干脆靠要椅子上闭目沉思着。
不细想还好办,这一细想时,庞辉就有些慌了。
庞辉太清楚自己的情况,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当上这个哥书记,靠的就是刘伟名帮着引荐到了许夫杰那里,没有刘伟名的引导,自己能够当得上副书记?
想到许夫杰对自己的态度时,庞辉就更加不安了,自己的一切都是许夫杰支持的结果,假如改换了门庭,面临的首先就将是许夫杰无情的打击。
能改投到孙刚那方吗?
这事庞辉是摇头的,孙刚的情况他早就分析得很清楚,孙刚并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跟着孙刚最主要的还是孙刚的背后有一个好父亲而已。
难啊!
现在必须得表态了,不表态的话,不仅是刘伟名,就是那许夫杰对自己也会有了看法。
越想越烦燥,庞辉端起茶杯时,又失去了喝水的想法,再次把茶杯放了下去。
拿起香烟时,那打火机捏在手中,半天也没有去点火。
坐山观虎头是庞辉最初的想法。
可是,现在却已经不可能再观虎头了,必须要有一个决断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