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官场中背叛的人,一般的下场都很惨,大家对于这样的人都不可能会重用,能背叛一次,必然就会背叛第二次,庞辉有一种希望是孙祥军见了自只一面后能够把自只使用,可是,这样的想法现在看起来还是天真了一些,谁也说不清楚结果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也就是犹豫了一阵,庞辉就有了决断,在这样的时候,自己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继续跟着许夫杰走,这是自己牟一的道路。
难道找许夫杰要求让刘伟名也听自己的?
一想到这事,庞辉就知道根本不可能做到。
叹了一口气,庞辉知道自己必须真正从心底里面把姿态放低了,只有放低了姿态,自己的心态才能够纠正过来。
不敢再想了,失去了刘伟名的信任,自己可以下一步就将越走越远了!
刘伟名他们聚会没有叫自己参加,这就是刘伟名对自己有了看法了!
庞辉在盘算了一阵后,把当上副书记以后膨涨的野心完全压了下去:
迟疑了一下,庞辉最终还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刘伟名的电话。
刘伟名这时在县政府专门安排的办公室里坐着看材料。
当上了副县长后,刘伟名是两头工作,在县里也有自己的一间办公室。
孙民富现在是把刘伟名才当成了县长,刚刚进来汇报了一些工作才出去。
接到了庞辉的电话时,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与陈锁源他们聚会的事情是刘伟名有意为之,庞辉的心性还没有最后定下来,刘伟名暂时并不希望把他纳入自己的圈子。
如果是在其它的县里,一个副县长试图把一个县委哥书记看成是听自己话的人,这可能真是一个笑话,但是,刘伟名并不这样想了,自从对自己的情况有了理解后,刘伟名就知道自己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早已在气势上压过了副书记了:
现在走到了庞辉真正进行选择的时候了!
庞辉这个人清高了一些,当上了赢书记以后又自大了一些,加上很有可能孙刚会对他进行拉拢,刘伟名也想通过一些行为好好的试探一下庞辉。
刘伟名并不知道自己与陈锁源他们的聚会会传到了庞辉的耳中,只是感到现在庞辉能够主动打这个电话过来,说明了他的想法已经在改变:”庞书记,我是刘伟名。”刘伟名摆出了一种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样的通话方式搞得庞辉的心中就有些慌了,刘伟名用这样正规的方式与自己通话,这就说明了刘伟名果然是有着想法了!
不行了,决不能够再让刘伟名有想法下去。
“伟名,能不能过来一趟,我们商量一点事情?””行,我这就过来。”
想到刘伟名就将到来,庞辉点燃了烟又沉思着。
刘伟名到了以后,庞辉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刘伟名了解自己是愿意与他站在一起的。
刘伟名来得到是快。
庞辉主动迎了上去,握住刘伟名的手中显得非常的亲热。
拉着刘伟名坐下,庞辉道:“是这样的,郭书记说了,要进行一次干部的调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刘伟名道:“我只是负责好春竹乡园区就行了,县里干部的事情不太好插言。”
庞辉在心中苦笑,最近自己的表现看来是让刘伟名产生了不满了!
庞辉有些后悔自己没事去观什么虎斗,自己的未来还得靠刘伟名啊!
“伟名,这里没有外人,老哥就掏心底话说一下吧,我一直看好你,你又是一个真正做事的人,我一直没变的想法就是要支持你的工作,只要是能够有利于你的工作,我都会大力支持,这次郭书记有了干部调整的想法,我就在想了,通过这次的干部调整,你能够在工作中更加的得心应手,只有这样,草海县的发展才有希望!”
庞辉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脸红:
刘伟名看向庞辉,心中暗笑,这个庞辉一直以来都清高得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足以说明他是下了决心了了
看到庞辉已经做到了这样,刘伟名也不想为难他了,就说道:“这事啊,郭书记到是跟我说过几句。”
庞辉心中更是一动,暗叹一声,搞了半天刘伟名除了与高卫联手以外,与郭灿也达成了联盟的协议了,那孙刚看来已经不是刘伟名他们的对手了!
庞辉在知道了情况后,更加表现出了低姿态:
两人现在算是抛开了隔阂,再次表现出了和谐的局面,就在这办公室里,两人也在研究着干部调整的一些事情。
县委常孓委会在郭灿的主持下召开了,
事鱏前郭灿到是拿了一份全县干鱏部调整的名单给孙孓刚看,这次调整的力度并大,只是几个不痛不痒的职位,孙州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
孙孓刚也研究过,从那份名单上看,自己的人应该不会受到影的,主要就是一个交通局的局鱏长位子,这个位子的人选中,自己的人是位列第一的,只需要推动一下,那个就能够接上杨成刚的位子。
想到杨成刚,孙孓刚就叹息,这个小子枉自对他那么的重视,竟然出了事情了!
孙孓刚相信经过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那种强大的力量态势已经形成,常孓委们应该不会公然在会上与自己对鱏着鱏干。
常孓委们一个个的进入到了会鱏议室。
孙孓刚进来时,看到大多数人都已到来。
抬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刘伟名,看到刘伟名,孙孓刚那本来还带着笑容的脸就微微一沉,看到了刘伟名,剁州的心情就非常不好。
今天孙孓刚的心情并不是太好,也就没有与大家握手,走过去就坐了下来。
孙孓刚刚坐下不久,郭灿也走了进来。
郭灿就不同于孙孓刚了,进来后与大家热情握手问好。
搞完这些,郭灿这才坐了下来。
”同志们,今天请大家来开个会,主要就是研究一些县里的人事调整,会前已经把调整的情况给大家看了,在下面时大家也应该有了一些考虑,这牟会就走过一下了。”郭灿平静说着。
”下面还是先请伍部孓长把调整的内容讲一下。”
伍翠苗表现出了认真的样子,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那名单,就把组鱏织部门对这些人的考察情况详细说了一遍,她到是说得非常的细。
大家都在听着。
郭灿向大家扔着烟,一时间这会鱏议室里面烟雾弥漫。
很快介绍完了要调整的内容,郭灿道:“刚才伍部孓长已经把调整的情况讲了一下,大家都可以谈一下。”
孙孓刚看向纪鱏委书鱏记廖散蛟问道:“廖书鱏记,杨成刚的问题很严重?”
廖韵琰点头道:“非常严重,在这件事情上还牵连到了一些人了”
杨成刚已经双鱏规,交通局鱏长的岗位一下子就空了出来,这次的调整中就有着交通局鱏长的人选。
孙刻就说道:“杨成刚既然有问题,交通局就得重新调整一下人员,我听了伍部孓长的介绍,认为交通局的李顺同志还是不错的,由他来担任交通局鱏长,我看可以。”
名单中李顺是排在了第一位,如果没有鱏意外,一般情况下,排在名单第一位的是很有希望的,这李顺同样也是孙孓刚的人,他是第一个就站出来力挺李顺。
庞辉知道轮到自己说话了,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刘伟名,他现在不敢再搞观望的事情,昨天就与刘伟名进进过交换,这次交通局的局鱏长是要给高卫的人,庞辉就说道:“我认为楚承松到是不错。”
他就说了那么一句,说完说停下。
高卫微笑道:“是的,楚承松这位同志不错,我认为交通局得进行一些改变,组鱏织部把他列为备选人员,这是恰当的。”
刘伟名道:“刚才听了廖书鱏记的话,感觉这次的干鱏部调整不能够局限于这几个人,既然牵扯到了一些人,我看就干脆一次性的进行调整好了,别搞得县委到时被动!”
郭灿微微点头道:“伟名的这个意见很重要,我们自己先从内部搞好,免得到时候上级追究起来,我们会被动,我同意伟名的意见。”
陈锁源道:“我也同意郭书鱏记的意见。”
大家也都表态同意先自己内部进行调整。
这样一搞,就不再局限那名单上的人了。
随后继续着交通局鱏长的研究。
除了宣鱏传部孓长韩敏支持李顺以外,其它的几个人没有态度,整个的情况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局面。
郭灿道:“那就定了楚承松吧!”他这话就是态度了。
通鱏过了第一个人事,接着就是财政局鱏长的人选,这次财政局鱏长落到了郭灿的手中。
两个重要的部门落到了高卫和郭灿的手中,孙孓刚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突然发现,这高卫和郭灿应该是与刘伟名联手了。
随后的人鱏事鱏局鱏长竟然由李江山这个刘伟名的人担任。
说是几个人事的研究,这会越开越长,由几个人的位置调整,一下子又引出了几个当所有的调整研究完了时,已经超出了事先名单上的内容。
最让人头疼的还是郭灿、庞辉加上高卫不断提出调整的内容。
”今天的会开得有些长了,不过,看来大家对于草海县的干鱏部调整还是有想法的,会开得很好嘛!”郭灿微笑着说道。
纪鱏委书鱏记廖韵琰、政鱏法委书鱏记秦大海、武鱏装部孓长林海生在这次会上也得到了一些收获,有几个位子也留给了他们,搞得他们三人在意外时,对于今天的会 议也表不出了满意。
秦大海赞同道:“今天的会的确说明了大家对草海的各部门是关注的,自从草海发生了一些事情以来,一些部门的战斗力削弱了,就得这样,该调整的要调整,该撤换的还得撤换!”
刘伟名的眼睛看向了孙孓刚时,看到孙孓刚坐在那里脸色非常难看,并没有再说话。
孙孓刚的心情已经是明显不好了,今天的会基本上就是大家一起联手削弱他的力量的一次会鱏议,搞得他还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量。
这是一次集体的会鱏议,大家表现出来的又是那种积极研究,建言献策的情况,除了韩敏对他给予了一点支持外,根本就没有形成任何的反击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孙孓刚才发现,自己的家世力量根本就无法起到作用:
作为一个县长,公孓安局、政孓府办和人鱏事鱏局成了刘伟名的了,交通局成了高卫的、财政局成了郭灿的,统计局成了秦大海的、发展和改鱏革局成了林海生的、建设局成了廖散蛟的、民政局成了庞辉的,看到这样的情况,孙孓刚的心火一阵阵的冒,这也太欺负人了,自己这个县长还搞什么?
看到会开得差不多了,高卫道:“相信这样一调整,各部门的战斗力也算是形成了,下一步我看就得加大干鱏部的考核力度,对于那些无所作为的人要坚决撤换!”
郭灿看向孙孓刚道:“老孙,今天就到这里吧?”
孙孓刚哼了一声。
郭灿看向伍翠苗道:“伍部门,这事就这么决了,一定要把会鱏议的纪要搞好,尽快送到市里去。”
伍翠苗今天在会上没有任何的收获,却也只能点了点头。
看到今天会上的情火,伍翠苗是震鱏惊的,她是没有想到刘伟名出手会那么的毒,与各方进行了联手,不出手则已,这一出手就把孙孓刚缴械了,想到孙孓刚一个县长,刚刚掌握了几个局,还没有稳住时,就被刘伟名等人用种种的借口把那几个人拿下了,虽然是调整了一下位子,但是,这样一搞,孙孓刚好不容易才弄出来的局面瞬间失。
自己还是这样中立吗?
伍翠苗进入到了办公室,立即就向市里拨打着电鱏话,这件事情得向方顺章汇报一下才行。
到了这个时候,孙孓刚才发现,自己的家世力量根本就无法起到作用:
作为一个县长,公孓安局、政孓府办和人鱏事鱏局成了刘伟名的了,交通局成了高卫的、财政局成了郭灿的,统计局成了秦大海的、发展和改鱏革局成了林海生的、建设局成了廖散蛟的、民政局成了庞辉的,看到这样的情况,孙孓刚的心火一阵阵的冒,这也太欺负人了,自己这个县长还搞什么?
看到会开得差不多了,高卫道:“相信这样一调整,各部门的战斗力也算是形成了,下一步我看就得加大干鱏部的考核力度,对于那些无所作为的人要坚决撤换!”
郭灿看向孙孓刚道:“老孙,今天就到这里吧?”
孙孓刚哼了一声。
郭灿看向伍翠苗道:“伍部门,这事就这么决了,一定要把会鱏议的纪要搞好,尽快送到市里去。”
伍翠苗今天在会上没有任何的收获,却也只能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