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今天会上的情火,伍翠苗是震鱏惊的,她是没有想到刘伟名出手会那么的毒,与各方进行了联手,不出手则已,这一出手就把孙孓刚缴械了,想到孙孓刚一个县长,刚刚掌握了几个局,还没有稳住时,就被刘伟名等人用种种的借口把那几个人拿下了,虽然是调整了一下位子,但是,这样一搞,孙孓刚好不容易才弄出来的局面瞬间失。
自己还是这样中立吗?
伍翠苗进入到了办公室,立即就向市里拨打着电鱏话,这件事情得向方顺章汇报一下才行。
刘伟名现在的心情非车不爽,拿着手机半天没有说话。
开完了会,刘伟名并没有在县里停留,就回到了春竹乡。
半夜的时候,正睡得mi糊时,手机响了起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急事,结果一看时却是郑小柔打来的电话。
两人经常都是这样通电话,郑小柔不时会选那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打来,刘伟名也习惯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没打扰你吧?”郑小柔的声音呼上去很是清脆,应该并没有睡觉。
看看时间已是一点多钟,刘伟名道:“你说打扰没打扰吧?”
郑小柔就笑道:“刚看完电视剧,还以为你没睡,就打了电话了。”虽然表示了歉意,明显还是想找刘伟名说事。
刘伟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这样,经常都是半夜三更的打电话,心中就在想,没有男人在身边的女人难道都是这样?
“说吧,有什么事情,没事我得睡觉,累得很!”
“美跟你半夜聊天,你还不高兴啊?”
“快说话,要不然我挂了。”这个女人就这样,刘伟名现在真是困得要命,并没有对她过于客气。
郑小柔还真是服刘伟名这一套,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笑道:“太累也得听这个电话!”
刘伟名苦着脸,真是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自从两人做过了那次,这女人不知道是怎么的,就喜欢这样半夜打电话来聊天。
郑小柔的心情明显不错,对刘伟名道:“我打电话给你是有一件关系到你的事情,想不想听?是有关你与梦依的事情哟。”
“说吧!”刘伟名现在与郑小柔通电话时已经很自然了,两人仿佛就变成了那种可以在电话中无所不谈的亲密之人。听到是有关刘梦依的事情刘伟名就知道自己埋伏在刘家的这个暗探应该是又获得了一些什么情报。
“知道吗?孙祥军专门打了一个电话给梦依她爸,要求让梦依和孙刚尽早结婚,说是他们家想抱孙子了。”
刘伟名的睡意在听到了这句话后完全消失,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刘伟名大声问道。
孙祥军催刘家让刘梦依嫁给他的儿子!
刘伟名不得不重视这件事情。
“叫那么大声干什么?”郑小柔jiao嗔道。
“是什么情况?”刘伟名问道。
“唉,你现在要睡觉,就不打扰了还是明天再说吧!”郑小柔笑着说道。
“你敢!”刘伟名大声道。
“好嘛,我就说给你听听。”郑小柔逗了刘伟名一下就显得很是得意的样子。
郑小柔还是把情况向刘伟名讲了一遍。
听完了郑小柔的讲述,刘伟名已经明白了,孙家看到孙刚在自己这里吃了些亏,这是要采用这样的方式打击自己一下。
“在听没有?”郑小柔没听到刘伟名说话就问了一句。
“在听!”刘伟名道。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孙祥军会玩出这样的一招,想想就明白了孙祥军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心乱,从而帮到孙刚。
当然了,孙祥军想与刘家联姻还是有他的目的的,不过是把这事提前了一下。
“伟名,这件事情刘家的人进行了讨论的。”郑小柔又把讨论的情况说了一遍。
她到是记得非常清楚,别看当时她没讲多少话,哪个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却是讲得非常清楚。
听完郑小柔的讲述,刘伟名这才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刘家的人也不是统一的。
“伟名,我回去跟我爸谈了这事我爸说了这是孙祥军要给你一些颜se看看的意思,难道孙刚在你的手中吃亏了?”
刘伟名只好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全都向着郑小柔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伟名,没看出来嘛你还yin得很的,孙刚这次算是被你缴械了!”
刘伟名道:“其实这事只是出了一口气而已,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孙家强势一些,情况会很快发生一些改变。”
“不错,孙刚只要没有倒,他就还有机会,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够大意!”郑小柔说道。
“孙祥军很看得起我啊!”刘伟名感叹一声。
郑小柔笑道:“在这事上你该得意才是,你想一下啊,人家是多大的官,能够hua时间来打压你,这是你的成功!”
刘伟名想想这说法也感到得意,一个孙祥军这样的大领导能够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来对待,作为为一个草根出身狗人,自己也足以自豪了。
郑小柔打这个电话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看看刘伟名在知道了孙家压迫刘家把女儿嫁给孙刚的事情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郑小柔最担心的是刘伟名像一些年轻人一样,在感情上抛不开,往往许多的年轻人就是一陷入感情的危机就乱了,有更多的人从此振作不起来。
通了这样的电话,听到刘伟名的这说话情况,郑小柔到是放心了一些,从刘伟名的情况看,他并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了,郑小柔也知道关键的是刘家的态度上并不坚决,分成了两派。
“伟名,我可是在这件事情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你放心,只要我不表态,他们暂时也不敢拿梦依怎么样。”
刘伟名这时也警惕了起来,孙家下一步不可能会这样放任自己对孙刚的打击而不顾,到是得更用心一些,这个孙刚看来就是一个祸根,得想办法把他彻底打掉才行。
“京内最近有什么新的情况?”刘伟名问了一句。
郑小柔一时没秀明白刘伟名的想法,说道:“到是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
“孙祥军有什么新情况?”
“据说他的上升势头很不错,你可得注意一些,在这个时候对你来说是没有太多的助力的。
刘伟名当然清楚现在的情况,在孙祥军上升势头很强的情况下,谁也不可能公然跳出来与孙家对着干,不外就是拉一下后tui而已。
“对了,我听我爸说过,孙祥军的路子太野,不合华夏的国情。”
这是郑家的家人之间的对话,郑小柔能够说出来,就是对刘伟名的一种信任,刘伟名明白这样的话从郑小柔的父亲口中说出来,华夏的党内肯定就会有一批人对孙祥军的做法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
这个到是可以设计一下!
刘伟名眼睛一亮,感到从这个方面入手的话,可能真就能够搞出一个新的态势。
“你能不能帮我尽可能的找到一些有关孙祥军言论的东西,我学习一下。”刘伟名说道。
郑小柔很聪明,就笑道:“其实,在这方面还是有许多的相反意见的,如果你想当那冲锋者,我找人专门为你量身搞一些这方面的内容。”
这个女人!
刘伟名对她的聪明真是无语了,自己才有了一个想法,她竟然就已经猜到了。
“先拿来我看看再说。”刘伟名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需要好好的设计一下。
刘伟名也明白,在对付孙祥军上,自己现在就连当一个先锋都远远不够资格,他就是想在孙刚的身上试一下,也许这孙刚的身上发生点什么事情,那就会影响到孙祥军也难说。
刘伟名知道自己与孙家就是一个对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孙祥军上位了,自己就没有多少好日子,他当然希望的是孙祥军出点什么事情。
“伟名,实在不行,我让爸帮你活动一下,调到京里来工作算了。”郑小柔试探着问道。
“你放心,我在这里很好!”刘伟名又怎么可能离开草海,听到了孙祥军为了孙刚的事情都出招了,刘伟名反而充满了斗志。
郑小柔叹了一口气道:“当官有什么意思,一天就是争来斗去的,还不如我帮你做生意,以你的能力,加上我们郑家的帮助,要不了多久你就是富翁级别!”
“你对男人不了解!”刘伟名说道。
开玩笑!刘伟名砂的想法根本就不是郑小柔能够理解的,首先他就是一个想做点实事的人,特别是看到了春竹乡的贫困情况,他就下了决心要利用手中的权力好限的做点能够在老了的时候称道的事情,刘伟名不希望自己到了老了的时候说不出几件足以称道的事情。
刘伟名同时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之所以迟迟没有表现出与刘梦依结婚的态度,他就是不希望自己过多的靠着一个女人成事。
虽然刘伟名也知道自己的成事已经被人看成是靠着女人成事,但是,刘伟名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每一步都是靠着自己的运用而成,刘家不仅没有地自己有任何的帮助,反而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就一定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刘伟名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但是,他还是想把这路踏实地走下去。
郑小柔笑道:“行,你这个男人!”她从心里还是敬佩刘伟名的。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接到了孙民富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孙民富告诉了刘伟名一个事情,今天一大早,孙刚向郭灿请了假,说是有事,离开了草海县。
接到电话,刘伟名疑huo道:“走了?”
“刘县长,他可能是觉得没面子了!”孙民富显得很高兴,孙刚一直要整他,这次不仅没整下他来,还搞得在会上大失面子,那些投到孙刚一方的人现在就显得紧张了,谁也不知道哪天刘伟名等人联手会收拾他们。
“刘县长,你不知道的,有不少人现在变得老实了!”
孙民富现在是充当了刘伟名的耳目,把县里的情况详细向着刘伟名讲述。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要收拾什么人的想法,搞掉杨成刚也是因为这小
子充当孙刚的铁杆,摇旗摇得太上心,加上他本身又有问题,不搞他搞谁。
这里孙民富刚刚打完了电话不久,高卫也打来了电话,说的同样是这样的一件事情。
刘伟名现在已经不再是耳目缺乏的情况,县里发生的大事小事,虽然他在春竹乡,却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
与高卫交换了一些看法。
高卫到是显得高兴,作为一个常务副县长,孙刚不在了,他当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主持政府工作的人员,想的就是趁这机会好好的做些事情,尽可能多的掌控县里的各部门。
在这件事情上,高卫是打了电话回去与他的父亲商量过的,他的父亲到是表扬了他几句,搞得他更加上心搞事。
现在这个机会很不错,高卫担心的是刘伟名有想法,不外就是希望得到刘伟名的支持。
县里的事情刘伟名暂时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现在最主要的想法就是把园区把展起来,对于高卫的工作,刘伟名表示会大力支持。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就知道孙刚应该是到金凌去了,县里发生了这些事情,孙刚的能力就有些吃力,也不知道孙祥军会对孙刚有什么样的支持。
刘伟名也想到了刘家的事情,好在现在刘梦依并不在国内,刘家想逼她嫁人应该还有一些难度。
孙刚的暂时离开,刘伟名也松了一口气,这是好事,至少自己又有了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辜情。
戴上了安全帽,刘伟名朝着工地赶去。
现在园区的建设正处于大上马时期,各个项目工地都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园区的办公室主任余留桃也戴着一顶安全帽紧紧跟在刘伟名的身后,她的心中现在是有些担心的,看到了刘伟名的强势,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刘伟名会把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这个位子拿掉。
走起路来,余留桃就表现出了一种很小心的样子。
站在一处高地上看着园区四处热闹的情况,余留桃带有着一些讨好的样子道:“春竹乡完全变了,再也不是那个穷山村了!刘县长,要不是你来到了春竹乡,这里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变化!”
并没有去看余留桃,这人的心理情况刘伟名一清二楚,他也不是一个非要排斥人的人,只要余留桃认真干工作,他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