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出了郭灿的办公室,刘伟名来到了陈锁源办公室。
陈锁源正在改写着一份材料,看到刘伟名到来,急忙就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老陈,银行方面你有什么熟?
陈锁源就问道:“刘县长,有什么要他们做的?”
听起来他到是熟悉得很。
刘伟名就说了想用村里的项目来抵押,从而贷到资金用于发展的事情。
陈锁源就笑道:“草海的农行和建行的支行行长我都熟,他们早就想约你坐坐了,我联系一下。”
刘伟名毕竟是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时间,县里的关系自然就没有陈锁源熟悉,看到陈锁源在那里打着电话,刘伟名感到有一个陈锁源这样的帮手的确很是不错。
过了一会,陈锁源打完了电话就笑道:“刘县长,听说你请他们吃饭,一个个的满口答应。”
刘伟名发了一支烟给陈锁源道:“这次是有求于他们了!”
刘伟名说道就把自己的打算大致向陈锁源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陈锁源就笑了起来,说道:“刘县长,你可能还不清楚春竹乡灵芝的情况吧,现在不要说是草海县,就是黑兰市的人们谁不知道春竹乡盛产灵芝,灵芝可是一个好东西,求都求不到的宝物啊,说实话,许多人都已求到了我这里,想弄到灵芝的。”
刘伟名还真是不知道有这事,在他的想法中,生产出来了主要还是由刘梦依他们的公怀帮着销售,现在看起来,春竹乡的灵芝项目影响还ting大的。
“我还真是不清楚这事!”刘伟名笑着说道。
陈锁源也笑了起来道:“银行贷款的目的不外就是能生利,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又怎么可能不贷出钱来,你放心好了,我保证这两家银行都会同意春竹乡用各村的灵芝项目作抵押的。”
刘伟名道:“先接触一下,春竹乡的发展就是需要大量的奖金。”
陈锁源道:“春竹乡的发展已走入了快车道,大家都想投入进去,只是没有机会而已,这两个支行长没少找我,他们也希望与你建立一种联系的。”
说到这里,陈锁源又笑道:“刘县长,说个实话,不要说还有灵芝那样的项目做抵押,凭着你的金字招牌,只要你发话了,他们绝对会把钱拿出来!”
自己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脸面了!
刘伟名有些无语。
呼!!!!狼走了。而在狼的身边,他一直都踊随在狼的左右。狼不能出手,狼知道即便是出手,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狼和他一闪消失在了很远的地方。而他依然是随影相行。
“你今天最大的好处便是你发现了在这世上,原来还的一个人会如此的在乎你的存在,在乎你的一切。愿意为你保护你身边的一样不是重要但在她心中却是绝无可比的重要。一只小木狼便可以取代她的生命。你好自为之。”黑衣人道。“不时无刻水落而出,你想要知道你的对错,便将今晚的《》。最后还有一件事没做。”黑衣人说道。
“哈哈!!!”黑衣人笑了笑说道“不论是你以前做的事,还是你将要做的。你的一生都将会在今天改变,今天你的目的是想杀死刚才的那女孩子一家人吧,可是你却没有这样做,当你看见她伤心的时候,你的心在痛,当你知道,她知道你的存在时,你的心没有惊诧,但却有一丝丝的高兴。”狼想要否定黑衣人再道“唉,你不用否定,你越是否定越是说明你真正的内心想法。”
“我不是想要否定,他们为什么会利用我。”狼问道。是组织吗?狼一直都为组织尽自己忠心,从不曾怀疑过这个组织,因为这是自己从小到大长大的地方。“或许说,你还没有到他们想要利用的那一步,你现在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件杀人工具而已,他们需要你杀人时,你就是他们最好的伙伴,一旦你已无所用处,你将会是他们追杀的对像。虽然失去你对他们是一种损失,可若是留下你是他们最大的隐患。”
狼静静的回想着。手中的剑,已经被双手捏得剑声作响。
“为什么?”狼冰冷的话道。自己从小到大都不曾这样的想过。今天狼终于发现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原来是错的。
“如果,找不到。小曦今晚都不要再睡觉。”
剑二指而聚,一反映击向了狼手中的剑,当。。。然的一声,剑与一股剑气撞击在了一起,嘶嘶。。。。的作响。。。狼虽然有些震惊。可是却也马上镇定下来。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杀我而不杀我。”狼说道。“你要做的事,与我要做的一样,也可以全然的说,你的决定将会取决于你的生死,但你并没有这样做,用一句话来说,你救了你自己,也可能是那不懂事的小女孩子救了你的心。”黑衣人威严的样子,可是却没有威慑的,还有些老而滑。
狼惊了,从没有人如此的kao近过自己。‘他是谁,他是什么到自己身边的,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若是他现在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肯定是不会知道他的存在。他的武功已经到了入为静而无声。绝世高手。这世间没有几可以有这样的武功。’
刚才看着小曦如此认真的的眼神,狼突然心痛了,那心种那种感觉是狼从未曾有过的。狼将被小曦摔断了的小木狼放回了那颗树下。看着小曦如获至宝的样子,狼放开了心,心中没有了苦闷的感觉。
他要杀我,只不过是举手之间而已。“狼的剑,从来都只是用来杀人。”狼道。“不,不,不,你错了。”黑人摇了摇头。风然道“今天之后,你的剑将再也拔不出。那把剑已经cha在了你的内心。当你决定将你身边的小木狼送给那小女孩子的时候,你已经无法自拔。”狼又想否定,但依然是被黑人人看出。“你这人也真是的,为什么过早的定论自己,不用刻意的隐匿她的存在,你否定的是你自己不想面对你自己的内心而已,这不是你最真实的想法。记住,当你否定的时候,你将会失去。你永远也找不回来。”
听着黑认人如此长的一段话,狼回想了起来。。。。。。
“不,没有狼。找不到狼,小曦不要睡觉,小曦不要离开狼。小曦要与狼在一起。不睡觉。不睡觉。”
“狼的生死,狼自己掌握,无人别人的救助。”狼冰冷的话语像是有些生气。“别生气,你要是不想这样,我也可以换种说法。年轻人,剑并不一定要出鞘才可以伤人。有一把是剑但不是剑,当他cha入你的内心之后,你便会知道,剑的用处,不只是杀人,他更多的是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黑衣人阻止了狼手中的剑。
“什么事?”狼问道。“即便是知道一点点。你也不后悔。”黑衣人看着狼,静静的说道。“绝不后悔。”狼斩钉截铁的说道。“好,”砰!!!!!!狼倒下。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还带着微微的呼吸。“现在你将所有的事情完满的说完。最后,他们定会再派人前来刺杀,但这并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的。你的伤会很快便好。你知道的只要这么多,你便可以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黑人人消失在了树林。可是狼却看不见他是如何做到的,无影无踪。无声
“不见了,不见。不见了。我把狼丢了。。”“不要。我不要别人送我,我只要他的。是他送给我的,可是我却丢了。”
“在你的心里,他真的比不让你想要睡觉而不睡觉更重要吗?”狼静静的说完。突然。狼转头,看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地方。
“我的事。你无需知道。”狼冰冷的话声说道。“你可以在我发现你时,你已经杀了我,为什么你不出手。你故意让我发现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呵呵。是啊是啊。有些人太笨,不懂是什么意思。老婆啊,是不是我们也该睡觉了。”枝生有些鬼意的说道。“去。”于丝容向前走去。枝生看了看小曦关闭的房门。微微的笑了。女儿有自己想要喜欢的人了。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狼停了下来。一树林之中。狼静静的看着与自己一同而来的黑衣人。看着他,他笑了笑道“年轻人,你很不错,在你这年经竟然会有如此的休为,的确是不简单。可是你去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再这样一直错下去。”
“嗯,好。小曦,爹的乖女儿也早些睡。”枝生看着小曦与小云一同离开。“老婆,咱们的女儿心中装着有心事了。小曦长大了,知道装心事了。”枝生看着已经离开的小曦。有此致微笑,与欣慰的说道。“不管怎么样,小曦都是我的女儿,小曦很可爱,没有心思。不像有些人,胡乱解意。”于丝容不得若有所指。意思便是刚才自己的一翻话。
“你的话很多。狼最不喜欢的便是说话。”狼冰冷的凝聚剑气与手。猛然的出手,伸掌于身前,飞快的跑向了黑衣人的面前。击向了;黑衣人。可是当狼走近时发现,这已经成为了一他身体的幻影了。另一处。“你封才太久了。没有人可以击败你。你生活在一个被人掌控的世界之中,你被人利用,现在他们正在用你伤害你现在不想伤害的那小姑娘,她很可爱,很纯真。天下间已经没有这样的小女孩子了。她担心你。她担心你受伤。若不是见她对你如此的重视,你早已在出现于枝府时,你已经成为死人。当你看见,第一次有人如此的重视你,或许她重视的只是你不留意下丢掉的小木狼。可是那代表的是什么你心里应该最为清楚,喜欢一种东西,可以到这种地步,说明在那小姑娘的心中,他的主人才是他最为珍视的。她的心中,她害怕你知道她丢失了你无意中送他的小森木狼而不理她。好几害怕再也见不到你。在她的心中,已经不知不觉的有了你的影子。”狼想问,但黑衣人再次的抢说道“唉,不要否定,你不是她。可是今晚你所看见的一切,都是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然是无可取代”
“他走了。”小曦轻轻的在心中说道,看了看那里。没有了那熟悉的感觉。“爹,娘。小曦困了要回去睡觉了。爹,娘早些睡。晚安。”小曦乖乖的说道。于丝容温柔的摸着小曦的脑袋“乖,早点睡吧。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找到了,不要再让他丢了。”“嗯,”小曦认真的点着头。
“就是。是他。是他。真的是他。我终于找到他了。谢谢爹爹。谢谢娘。还有小云。”小曦乖乖的样子。“对不起,你的尾巴被小曦摔坏了。对不起,是小曦不好。”小曦心疼的样子,拿着狼断了的尾巴。
“不要,小曦就要这只。只要这只。其他的小曦都不要。”
“是你的心变了,那个让你冰冻的心开启的钥匙,你身边的小木狼,如果不是你的自愿,永远没有可以在你的身边拿走任何东西。”狼静静的回想到了落的话。
罩海县一处商品小区里,刘伟名开着怕是一辆借用来的车子,直接就开到了门口停下看到方怡梅微笑着开门,刘伟名问道:“你买的
“怎么样?”
“很不错!”
已是晚上十点钟,开车到来并不显眼,刘伟名也仅只是看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而已。
戴着帽子和墨镜,并不会有人认出刘伟名的样子。
“用我妹妹的名义买的通过一些关系搞到,算是成本价吧、,一个平米一千二,你拿的十五万,加上我自己凑的五万,刚够。”
刘伟名道:“先这样吧!”
这也算是自己给了方怡梅一个窝了!
坐下以后,方怡梅泡了茶端上来,表现出的完全就是一个家庭少妇的样子。
“伟名,听说你要到省里去学习半年?”
方怡梅的消息来源到是很多,早已听到了这个消息,专门打了电话叫刘伟名过来,就是想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房间里面扌艮温馨,hud草的东西不少,看得出来,方怡梅对于有这样的一个家是兴奋的。
微微点头,刘伟名道:“孙刚弄了一个大的项目来,现在正在恰谈中,可能是但心我与孙刚之间的矛盾,就要把我调去学习半年。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猜测。”他到是没有瞒着方怡梅,就把整个的情况讲了一遍。
方怡梅其实也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就说道:“这事我认为不能说是猜测,应该还是有道理的!这孙家也真是在孙刚的身上下了功夫了,hud那么大的代价就为了孙刚!”
看到方怡梅说这话时不停摇头,刘伟名就笑道:“这对春竹乡园区的发展还是一件好丰的。”
方怡梅沉思了一阵道:“这事我想着也并不一定是坏事,等孙家把项目搞到了这里以后,再把孙刚搞掉,一个巨大的政绩同样还是落到你的头上,这样也好,先让孙刚乱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