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方怡梅到是一心为着刘伟名着想,已经在打着把孙刚弄掉的主意了。 (w W W . . c o M)
孙家搞来了那么大的项目,肯定与省里会有着一些交易,但是,作为宁海省里的那些势力,他们难道真就愿意看到孙家在宁海打入一颗钉子?项目肯定是不会放过的,但是,当项目落到了宁海以后,情况就会发生一些变化了!
“半年的时间啊!”刘伟名说了一句。
方怡梅就明白了刘伟名所想的事情,孙祥军是那么精明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会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孙家也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孙刚彻底掌控草海县,牢牢抓住春竹乡园区。更有可能首先就在孙刚的最大对手刘伟名的身上动脑筋。
“伟名,我觉得上级在对你的安排上还是很有深意的,你是本土人,你的发展对宁海的人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孙刚是明白要打入宁海的人,这种排斥是无法避免的,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并没有让你完全交出权力,而是让你遥控指挥,这就是一步暗棋,在关键的时候还需要你来发挥作用的!、。
刘伟名微笑道:“孙家也能够看出这步棋来,他们肯定也还有后手!”
方怡梅道:“这是必然的,要不然就鸡飞蛋打了,关键是看孙家有什么样的后手了,最有可能的就是你半年后被提拨到市里一个什么部门去,从而把春竹乡园区让出来,要知道,孙家就算是有势力,在对待你的事情上他们也还是有顾虑的,你的后面还有着呼延书记和你的师傅,这次到了省里,到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系进一步把省城的关系网建立起来。”
“你呀!真是一个从政的材料!”刘伟名笑着对方怡梅说道。
走过来坐到了刘伟名的怀里,方怡梅笑道:“我这个人的确很喜欢权,但是,我更希望有一个志同道合的男人,在外面尽力去争夺,回到家里,我就喜躺在自己男人的怀里接受男人的疼爱!”
说着就用手在刘伟名的一些关键地方进行着挑追-。
刘伟名笑道:“称这人啊,权欲心还是要强一些的。”
受到方怡梅的挑追-,刘伟名也开始在方怡梅的身上轻轻抚动。
“我离开以后,园区就交给你了!”
刘伟名知道园区的工作决不能松下,离开半年,虽然可以时常回来,也能够通过电话指挥,毕竟是离开了,他还是担心
出问题。
笑了笑,方怡梅道:“你离开了,孙刚最想的就是把我换掉,换成他的人,你放心,我也不是那么好动的!”
刘伟名笑道:“你没把柄在他手中,想换你还得过我这一关!”
方怡梅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说个事情,我觉得你还是要尽快把温芳拿下才是,她的情"我还是知道一些,她其实与我也差不了多少,权欲心是很浓的,但是,你要知道,一个女人走得再远,她还是希望有一个关心她的男人守护着她,温芳一直都没有靠山,就算是跟着了你,也没见到你有太明白的表示,这让她的心中一直没底。”
刘伟名的手在方怡梅的身上抚动,听到方怡梅这样说时,他的手也停了下来。
对于温芳,刘伟名一直都拿不定主意,最主要的就是看到了温芳的一些事情,他担心这个女人的心性不定,把一个心性不定的女人放到自己的身边,并且还是放到核心地位上去,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刘伟名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温芳现在拿出来的诚意还不够,她必须要做出一件让自己真正信服的事情来。
‘她最近有什么情况?、。想到了冯菲菲说的事情,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到是没有什么情况,与我也相处不错,我感觉她是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情的。”
方怡梅也太敏感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就觉得温芳是知道了她与刘伟名的事情。
刘伟名笑道:‘她有什么表示?”
“这个到是没有,伟名,你说那孙刚要想掌控春竹乡,从外面派一个人进去又不现实,并不能够在短时间里面见效,他最有可能的就是从春竹乡里面寻找,我认为他的首要目标必然就是温芳,只要把温芳搞定了,通过温芳就能够很容易把春竹乡掌控,进而打入到园区去!”
方怡梅差不多已经成了刘伟名的高参了,分析的事情很精密。
刘伟名发现方怡梅的分析与自己了解和分析到的许多情况是相符
看到刘伟名在沉思,方怡梅笑道:“反正温芳和我都是不可能与你正大光明的成为夫妻的人,她这个人只要你搞定了,到是可以跟我做个伴,这事你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
方怡梅并不是太了解温芳,这事刘伟名还不太好向她说出,只能是笑了笑。
‘每一个人要走的路都需要自己进行选择!”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方怡梅道:“你放心,我也不是随便就把人拉到你身边的人,温芳那里我也会帮你盯紧了,在这个时候她是不能够出问题的!”
有方怡梅和冯菲菲盯着,刘伟名也放心了不少。
刘伟名也想看看,在这关键的时候,温芳到底能不能得住,跟着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很坚定。
“乡里有常明光盯着,园区有你盯着,我还是放心的。”
“常明光是真的铁了心跟你的,这个人到是选对了!”
说起了常明光,方怡梅也赞了一句。
想到县里面有着庞辉和陈锁源盯着,乡里面有着方怡梅和常明光盯着,刘伟名也算是放心了许多,加上其它的一些人,自己在草海县打下的地盘不可能轻易就失去。
分析了一下省里面那些大佬的心态,刘伟名感觉他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不损利益的情况下把孙刚的势力逐走,或是尽可能的打压,不让孙刚有任何的机会,并非完全没有助力。
两人互相抚动着很快就已是有了需求。
房间中顿时变得春潮涌动。
两人刚刚进入状态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
抱着方怡梅,刘伟名向着桌子上摆着的手机看去时,却是温芳打来的电话。
方怡梅就是一笑道:“这世上的人说不得,说谁谁就打来电话了!”
方怡梅帮着刘伟名把那桌上的手机拿过来。
刘伟名道:“我是刘伟名!”
温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道:“伟名,怎么你突然要到省里去学习了?”
刘伟名知道这是再次试一下温芳的时候,就说道:“孙刚搞来了一个大的填目吧!”
这话多少有些不见外,却也点明了自己去学习的原因。
温芳道:“你放心,春竹乡我会帮你守好的!”
“嗯,有你在春竹乡,我是放心的!”刘伟名说了一句自己都不见得完全相信的话。
温芳道:“只要有我和小方的配合,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拿春竹乡怎么样!”
方怡梅算是听出来了,刘伟名与温芳之间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纯洁,用手在刘伟名的身上捏了一把,动作也就猛烈了许多。
电话并不长,温芳大有打这个电话来表态的意思,刘伟名打完电话就有些犹豫了,自己对温芳是否太过了一些呢?
方怡梅的动作更加激烈,两人很快就陷入到了激情碰撞当中。
虽然在省委党校学习几天了,刘伟名对于草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不了解的情况,明着的是陈锁源和孙民富源源不断把县里发生的事情报告过来,暗中更是有着方怡梅、林雨仙、冯菲菲等一批人不时报告情况,更有着常明光、李江山等一大批刘伟名提拨起来的人报告情况,可以说草海县的一举一动都在刘伟名的掌握当中。
刚刚与孙民富通了电话,刘伟名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孙刚现在到了草海县以后还真是高调得很啊!
联合的考察组现在已到了草海,两家汽车企业都在进行着各方面的考察,这种项目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搞成,不过,刘伟名很清楚,德国的公司剁家影响不了,国内的飞标公司孙家是完全能够影响的,在草海建汽车城的事情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不外就走进一步的落实一些政策而已。
为了把这样的一家合资汽车城留在草海,相信省里面舍出的利益会很大。
孙刚的那些人又活跃子!
这是孙民富传来的一个信息。
夹着本书,刘伟名重新走进了教室。
整个的培讪学习班又叫做青年干部进修班,有着四十多个人,到了这里刘伟名才知道自己算是中间插入学习的人,人家开班都已半个月了。
大家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坐在上面的老师是一个中年人,正在眉飞色舞的讲着西方经济学方面的内容。
看看坐在里面的这些同学,刘伟名发现不少人都已是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
大家到了省城更多的时间还是用于交往,每天都是呼朋唤友的去活动,晚上都玩得很晚才回来,又有几个真正是把心用在学习上!
这个 班上的人很杂,来自各个方面,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大家都多少有一些来头,学校对这牟班管得也不是太严。
一边听着,刘伟名也在一边想着草海的事情。
“老弟,今晚没事的活,跟我们活动去?”坐在旁边的省教育厅办公室副主任褚向前与刘伟名就住在一个宿舍,两人也算是熟了,褚向前小声对刘伟名说道。
“好。”刘伟名答应了一声。
待向前就笑了笑,他对刘伟名也感到好奇,这今年轻人半途跑来学习,如果不是有着后台,又怎么可能进来。
上午的时间结束了,大家一哄而散,三三两两向着各处而去。
这里同样也有着圈子,刘伟名与他们并不是太熟,只能独自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待向前早已融入到了一些人中。
虽然同一个宿舍,待向前本身在省里有家,他基本就没有进来住过,宿舍也变成了刘伟名一人的宿舍。
刘伟名发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太多,这次来学习,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融入进去,褚向前的邀请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先不想这些了,还是把草海的事情槁好才是。
进了宿舍刚刚上了一个卫生间,方怡梅就打来了电话。
“刘县长,下课了?”方怡梅的话很正规,她可能也是担心刘伟名的身边有着其它人。
“我独自一人在宿舍。”刘伟名说了一句。
听到刘伟名是独自一人,方怡梅一改严肃,笑道:“伟名,学习还紧张吧?”
“也就是时间长了坐不住了”
方怡梅又笑了起来。
笑过以后,方怡梅严肃道:“伟名,县里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孙刚这几天很嚣张,他的那些人又聚在了周围!”
这种情况是必然的,刘伟名并不感觉到意外,问道:“项目的事情怎么样了?”
“项目就是那么一回事,关键的是今天上牛黄禹省长把我们的园区批了!”
黄明宇批评园区的工作?
刘伟名有些意外道:“园区最近的工作没抓上?”
“园区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刘伟名就感到有些奇怪了,说道:“既然没问题,他批评什么?”
“说是我们的服务工作没跟上,干部队伍的素质差!”
刘伟名转念间就知道情况了,看来这个黄明宇是站在了剁洲一方了,借这些事情来支持孙刚,帮助孙洲下一步的园区班子调整!
“服务工作你们该抓的一定要抓紧,决不能够松懈。”刘伟名还是提醒了一句。
方怡就是专门打电话来说这事的,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就在想着黄明宇的事情,黄明宇虽然因为儿子的事情没能入常,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副省长,他的话对于县里的干部们来说,那就是非常明显的压力了。
再想到黄明宇在入常的事情上并没有得到谢逸的支持时,刘伟名有一个感觉,也许黄明宇只经向着孙祥军靠了去了。
这件事情越想越感觉到应该是这么回事,孙祥军需要一个省级的领导在宁海护着儿子,而黄明宇也在没有强大的靠山之下,受到孙祥军的拉拢,很容易就会靠过去,这同样也是一种利益的联合:
难怪黄明宇会跑到草海县,其目的就是支持孙刚,向草海县的人们表达出一种意思,孙刚是得到了省级领导支持的。
想了一下,刘伟名拨通了庞辉的电话。
接到刘伟名打来的电话,庞辉道:“伟名,我正想跟你打电话的,今天上午黄副省长在春竹乡园区考察时对园区的班子建设问题进行了批评,认为我们的春竹乡园区的班子是没配备好了,言外之意就是要重新调整园区的班子。”
“孙县长的意思呢?”
“孙县长已经找了郭书记,说是要落实黄赢省长的讲话精神。
用黄副省长来压县里的领导!
孙刚看上去径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