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第10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寻思了一下,曹心民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就向这些人望了一瞩——这一望之下,曹心民就吓子一跳,迎面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刘伟名。
眨了一下眼睛,再看时,曹心民心就在想,这位爷怎么跑这里来了,好在自己没有轻动,要是轻动的话,稿不奸要出大事。
装做不认识刘伟名,曹心民表现出了一种公正,看向刘伟名道:“你们能说一下是什么情况吗?”
郑香芸也是一个不怕事的人,就把整个的惰况讲了一遍。
是这样的一回事!
曹心民再看向那坐在地上的林少时,心就有些犹豫了,从郑香芸的讲述可以知道,这事完全就是这小子耍牛氓搞出来的事情,但是,听凌伟的意思,这小子是京内的什么大人物,怎么办呢?
曹心民有些后悔今天跑这里来吃饭了。
不过,事情总得办吧!
就在曹心民为难的时候,一个警叉不停看了林少一阵,一拉曹心民的袖子。
看到那人的样子,曹心民就有些不解地看着这个警叉。
这是分局的刑侦队长。
“唐正高,什么事?”曹心民也是小声问道。
那个叫唐正高的人就凑到曹心民的耳边小声道:“曹局,这地上的人我看着怎么眼熟呢?好像是我们几年前抓过的一个诈骗犯!”
唐正高是曹心民的铁杆了,他又是搞刑侦多年的人,曹心民非常相信唐正高的眼光,就朝着那地上的人看了一眼。
地上这个林少抱着下体还在那里表现出很疼的样子。
曹心民到是没有看出情况。
心这时反而有了定论,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都得坚定的站在刘伟名一方才行,这次就是凌伟这样的副厅长也得得罪了。
把脸一沉,曹心民对唐正高道:“去把这里的监控录像拿到!”
看到唐正高离去,曹心民严肃道:“凌厅长,情况大家都看到了的,这个人耍牛氓才被打的,现在录像应该有记录,还要请这个林少到警叉局去一趟了。”
曹心民当然知道这事是林少耍牛氓造成的,现在手有了录像,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凌伟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林少,把曹心民拉到一边小声道:“知道京里的孙家吗?这个是孙家的二儿子孙林,这次是秘密来到宁海的。”
曹心民一惊,心暗想,怎么就与那孙祥军联系到一起了!
由于关注到了刘伟名的情况,也就知道草海县的县长叫孙刚,正在与刘伟名斗着。
快寻思了一遍,曹心民心想这次对自己绝对是一个难得的与刘伟名拉上关系的机会,刘伟名能够与孙刚斗了那么一阵都不落下风,就说明了刘伟名的背后也有着与孙家相当的势力,再说了也许那唐正高看到的很对,这个林少可能是假冒的也难说,这次是必须要把凌伟得罪了。
不过是一个林业局的副厅长而已,得罪了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再说了,孙祥军再厉害,自己只要一切都用证据说话,相信他也不可能来为难自己这种小人物。
得了,就这样吧!
曹心民的决心一下,脸色就是一沉,对凌伟正气凛然道:“凌厅长,这事你是看到的,那么多人看着这事,如果我偏向了林少,我们的警叉就必将失信于民,再说了,传到了上面,上级也会追究我的责任,还是用事实来说话比较好此。”
说到这里,对着警叉们大声道:“把人带回警叉局,立即把事情查清楚,我们一定要给大家一个交待,在宁海省这个地方,我们警叉就得公正办事!”
凌伟没想到自己把话都说得那么明了,这曹心民竟然还不依不饶的在搞什么公正办案,瞪着曹心民大声道:“你要负责!”
曹心民看向刘伟名道:“请你们也到警叉局去说明一下,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看到曹心民到是公正,就点了点头道:“行,我陪她们去一趟。”
祷向前他们这时就感觉到有些危险了,虽然不知道那林少的情况,却也有一种感觉,这小子来头绝对不小。
市委宣传部长付光明这时说道:“我差点忘了,我们书记还等着我汇报情况的,我先走一步了,这事是小事,你们先搞,有什么情况打我的电话。”
卫生厅的办公室副主任桂永伟也说道:“我也有些办公室的事情要处理,我们一道走吧。”
两人说完话就快离去。
看到其他的几个人想走又不太好走的样子,刘伟名微笑道:“这事是小事,我看这样好了,就由我陪看去就行了,你们就不要露面了,免得节外生枝!”
刘伟名的话真是说到了大家的心里,猪向前看了一眼已经气得脸色变化的凌伟,握住刘伟名的手道:“那就伟名偏劳了,我们等着情况,有什么情况你打我们的电话。”
看着这几个领导离去,几个女老师就有些愕然,再看到刘伟名仍然守在这里时,看向刘伟名的眼神就透着敬意。
郑香芸到是敢作敢当的人物,对刘伟名就说道:“刘县长,这事是我们的事情,你就别掺合了,免得牵连到你。”
刘伟名微笑道:“这事我是当事人之人,怎么能说没关系,放心,我到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曹心民心想别让刘伟名误会才好,忙说道:“放心,就是问问情况,一切都用证据说话。”
来到警察局,曹心民快冻安排人员去做事,他自只到是陪着刘伟名坐在那里,仿佛刘伟名就是一个很大的领导前来视察似的。
刘伟名也有些疑惑,这个曹心民表现得也太客气了一些,这完全就不像是来录口供,而是来喝茶聊天一样。
刘伟名与那些女老师们的待遇都不同,刘伟名是被请到了曹心民的办公室去坐着闲聊,其他的人都在外面录着口供。
那个林少也在外面。
最让凌伟郁闷的是自己堂堂的一个副厅长,这曹心民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副厅长,看到曹心民陪着刘伟名进去,凌伟就有些抓瞎的感觉,这事他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副厅长到了警察局并不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看老子不收拾了你!
看着曹心民的背影,凌伟掏出手机不断拨打着,试图寻找可以帮助的人物。
林少是什么人,他可是林家的二少爷啊-,哪有这样不把大少当大少的人!
大家聊了一阵,曹心民更是把化自己的经历史也在聊天向刘伟名讲了一阵。
看到曹心民的这个样子,刘伟名多少也有些明白了,搞了半天人家是想交好自己啊!
刘伟名并不排斥认识一个曹心民这样的朋友,也愉快地与曹心民交谈着。
这期间可能是凌伟的电话起到了一些作用,曹心民也不断接着电话。
开始时对方的那些人口气都显得强硬,随之听到了曹心民说出了刘伟名的名字后,大家就选择了不沾边的态度,那打来的电话也越来越少了。
下面的人不清楚刘伟名是谁,到了一定级别的人有几个不关注省里的事情,刘伟名这个能折腾事情的人自然就进入了大家的眼帘,又是这小子在搞事,还是别掺合为好,谁也看不明白刘伟名的痛后到底还有些什么样的大神。
两人正在聊着,就见那个叫唐正高的警察在门口向曹心民示意了一下。
曹心民忙对刘伟名道:“我。”
曹心民走到门外时,就见唐正高扔上满是怪异道:“曹局,真是骗牟!”
曹心民愕然道:“不会吧?”
“是真的,我调取了资料进行了对照,更是把他的指纹也进行了对照,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人,这人就是前几年被我们抓到过的诈骗犯,当时因为数额不大,只是判了一年,出来后就没见到人影了。”
“他怎么见到我们还那么嚣张?”曹心民更加疑惑。
唐正高就笑道:“你不知道,他喝得太多了,加上可能是骗的人太多,他自己都忘了那件事情也难说。”
“胆子也太肥了吧,骗到凌伟那里去了!”这事真是让曹心民震惊了,心对这个诈骗犯也是佩服之极,看看人家这道行!
唐正高笑道:“喝高了,到现在他还在那里发脾气呢!”
曹心民道:“立即向上级报告,请上级派出专家前来搞这事,他娘的!这也太离谱了一些吧!”
唐正高道:“凌厅还在那里发脾气呢,怎么办?”
曹心民撇了一下#嘴道:“一个副厅长被骗了,你说他这厅长还当得下去吗?”
唐正高笑道:“明白了。”
看着唐正高离去,曹心民想了一下,感到这事必然尽快与刘伟名交流才行。
刘伟名抿了一口茶,向着办公室看去,正在看着墙上挂的一幅画时,曹心民己经再次走了进来。
“刘县长,辜情可能有些麻烦了!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wen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址: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陛陛陛陛 陛陛陛陛陛
陛陛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   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      陛           陛 陛
陛  陛  陛陛                陛         陛陛   陛陛
陛陛  陛陛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      陛       陛陛       陛陛陛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