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1.第10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警车很快开了两辆过来。
在警察的护送下,女老师们这才带有些不舍地·坐车离去。
“刘县长,到哪里去,我送你。”曹心民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冒了出来,小声对刘伟名说道。
看看时间是九点来钟,明天又是周末,刘伟名想到了来了以后还没有去过田老头那里,担心田老头不高兴,就把田老头住的地点说了一下。
曹心民今天是下了心要交好刘伟名,一路上都有话没话地跟刘伟名交谈。
车子开到了田老头住的这个地界时,曹心民的眼睛里就露出了一种疑惑。
看着刘伟名下了车子走进的那地方,曹心民没有下车,立即就打了一个电话。
通过询问,曹心民才知道这是田林喜的住处。
看到刘伟名竟然是很随意的进入时
,曹心民的眼睛更加明亮。
一拍大腿,曹心民就笑了起来,心那投向刘伟名的决心更加明晰,这刘伟名真是有着深厚背景的人啊!
不行了!
那个假冒林少的事情一定要搞出点明堂来,要让刘伟名知道自己是能够办事的人!
快启动着车子,曹心民朝着警察分局就赶了回去。
见到刘伟名进门,田喜林瞪了刘伟名一眼道:“你还知道过来?”
刘伟名到了省城学习的事情田林喜不可能不知道,看到刘伟名来了,他还是高兴的。
刘伟名忙陪笑道:“早就想过来了,学习忙嘛!”
哼了一声,田林喜道:“自己倒水喝。”
“身体还好吧?”刘伟名问道。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练了五禽戏,活过一百岁没问题!”
刘伟名笑了笑,知道田老头对于自己到了省城没有及时过来的事情是有意见的,这也足以看得出来田老头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儿子一般看待,对于田老头对自己的帮助,刘伟名一直以来都是从心底里面感激的。
“师傅,我说你也真是的,有儿子羽子的一大批,一个人跑这里来呆着有意思吗?”刘伟名一想到这老头独自在这里就摇头。
脸上露出一和特别的表情,田林喜道:“老伴是在这里去的!”
刘伟名算是明白了,老头在这里就是有一和近距离与老伴在一起的想法,心对田林喜就有了一些敬佩,这老头专一得很啊!
看向刘伟名,田林喜又说道:“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年轻人有他们的圈子,老头子也有自己的圈子,在这宁海省,我还是有不少老朋友的!”
刘伟名道:“我会经常来看看你的。”
田林喜微笑道:“这也是你的家嘛!”
刘伟名点头道:“没事也到草海。”
“这么晚子怎么跑来了?”田林喜问道。
本来就是想到田林喜这里来取经的刘伟名也不想瞒着,就把自己到了党校,以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向田林喜讲了一遍。
听完了刘伟名的讲述,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一个人能够走多远关键还得看他的胸襟!”
刘伟名的事情田林喜大多都是知道的微笑道:“你到党校来学习我是支持的。”
刘伟名笑道:“搞了半天你知道这事啊,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还不高,有机会磨炼一下对你的成长很有好处,通过许多突然发生的事情,你就能够感悟到更多的东西,这都是你今后能够发展的宝贵财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你说的胸襟仿佛是大人物才能够用得上吧,我就一个小人物!”
刘伟名有些不理解地看向田林喜。
“伟名啊其实呢,一个人的发展,如果能够脚踏实地的发展,同样也是能够发展上去的,剁祥军为何那么及于把孙刚放到宁海县去抓政绩,这是他对孙刚失去了信心啊!”
还有这样的说法刘伟名有些吃惊地看向了田林喜。
看到刘伟名不解的表情,田林喜笑了一下道:“不理解吧?哈哈,一个有能力的人,无论把他放到哪里,他都能够打出一片天地,只有那些无能力的人,他们才会想着做那摘桃子的事情摘桃子的事情本来是一和很隐蔽的行为,只有隐蔽地把桃子摘了,那才见本事,孙祥军本来是想让孙刚以一和不显眼的方式在草海一举获得政绩,从而在他的强力支持下大幅进步,他没有想到的是你在草海有那么大的力量,现在搞得孙刚的摘桃行为完全失去了意义就算是摘了桃又能如何,大家都知道春竹乡园区是你搞出来的。”
刘伟名就笑道:“你说得不错他不搞点事情的话,以一个县长的位置春竹乡的发展同样也有他的一份功劳,没必要非要插手到春竹乡嘛!”
“伟名啊,也不是这么说的,虽然他是县长,如果不亲自为春竹乡的发展做些事情,上级是不可能认可他的成绩的,至少春竹乡的发展就没他的功劳!”
看到刘伟名在沉思,田林喜继续说道:“孙刚是后来的人,他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把春竹乡搞起来了,所以,春竹乡的成果与孙洲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沾点边是有的,但是,对于羽家人来说,羽家是希望用一个庞大的政绩来支持孙刚的发展,那就得孙刚把手直接伸入到春竹乡园区的发展去,由他主导进行,只有这样,这个政绩才能够最大化的变成羽州的政绩,也只有这样,驹家才对外有着说服力!”
听到田林喜这样一说,刘伟名也感到有趣,孙祥军的确是大意了,以为凭着孙家的强大力量,自己一个并不能够受到刘家接受的准女婿并不能够起到任何的作用,结果却搞成了这样,孙刚的没能力已经被自己证明了似的。
“其实,我认为孙刚还是急了一些,如果慢慢慢来搞,先把草海县的人员拢到他的身边,然后凭借着孙家的力量,孙刚未尝不可能把春竹乡变成他的。”刘伟名感叹道。
“不错,这就说明了孙刚的能力问题了,这是他现在最大的问题了,他的这和做法对孙祥军应该也是一个打击!”
一个精心培养的和子选手,看上去理论上都不错了,结果在实践证明并不是一个可用的人时,刘伟名多少也理解了一些孙祥军现在的感受。
“现在羽家看来是硬着头皮要帮孙刚一下,否则的话对孙祥采说就是一个打击!”刘伟名好像有些明白了孙家把那么大的一个项目弄来的真正用意,这是不希望让大家小看孙家,这已经关系到了羽家的脸面问题。
田林喜看到刘伟名已经明白了自己所说的内容,就笑道:“现在对你来说,春竹乡的发展,你的功劳已经无法抹杀,只是多点少点而已,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在你那里了而在宁海省的领导们与剁家的博弈的问题了!”
田林喜站得高,自然看问题就不是刘伟名所能了解,听着田林喜的这种解说,刘伟名才发现自己在看问题的角度上存在了问题。
“伟名啊大局观你得培养不能够仅仅把眼光局限在你们乡里、县里的,整个的事情发展是一盘棋,这盘棋在下的过程每一枚子都很重要,走错了一步都要出事,你还是值得自蒙的,你正好就是棋盘的一枚棋子!”
说自己是棋盘的一枚棋子的事情巳经两次了,刘伟名只能是苦笑现在田老头也说了自己当一枚棋子的自豪。
“我就那么无用,只是一枚棋荆”刘伟名笑着问道。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说道:“别小看你的能耐,现在你这里还是关键的地方。”
刘伟名点燃香烟抽着,慢慢消化着田林喜所讲的这些内容。
田林喜看了看沉思着的刘伟名,心是高兴的刘伟名这今年轻人悟性极强,最特别的还是他能够快把自己的错误行为进行修改,那么年轻就打出了一片天地!
别人不清楚,田林喜还是清楚的,别人都认为刘伟名得到了刘家的大力支持才发展起来,只有田林喜知道,刘伟名不仅没有借到刘家的力量反而因为刘家而倍受打击。
刘伟名很聪明啊,这个刘伟名完全就是一个借力使力的高手,他只是不清楚上层的那行事情,只要知道了,他一定还会借力为自己所用。
今天田林喜就是有意要把上面的一些事情说给刘伟名听。
看到刘伟名果然有了感悟,田林喜很是高兴。
“师傅,你说这假剁林的事情到底有没有作用呢?”刘伟名想了一阵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田林喜微笑道:“孙祥军的确有一个老二叫孙林,这个孙林一直做生意倒卖批什么的都做,这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一直没有重视而已。”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他知道这事肯定会了起一些风波了。
“不知道宁海省的领导们知道了这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田林喜也笑了起来道:“不错,不错,你悟得很快,这件事情你就别插手了,自然会有人去搞,这事也不是你能够插入的,有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你的压力会轻不少!”
刘伟名微微点头,他明白这件事情就算不是那真正的孙林做的,有心人也会把他与孙林硬扣在一些,通过这件事情就会深挖孙林,从而把剁林做的那些事情暴光出来,只要真正的孙林暴光了,那就肯定会波及到孙祥军的身上,这是环环相扣的行为。
田林喜微笑道:“当然了,你也并非就不能做点事情的,你得向呼延傲博他们汇报一下这事才是,要不然谁会知道这事啊!”
果然是老奸巨滑的人物,刘伟名算是多少明白了一些,呼延傲博他们并不是与羽家一系的人,有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不做一下章的话就可惜了。
刘伟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拿出手机就拨打起宁军的电话。
田老头拿起桌上的武侠小说再次看了起来。
刘伟名拨通了宁军的电话时,从要话听到宁军所在的地方很静。
“伟名啊,到了党校学习也不跟我联系一下!”
宁军也不高兴地说道:“这不立即跟宁哥联系了吗?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啊!”
宁军就笑道:“太忙了,我都还在工作,说吧,有什么事情。”
刘伟名就把今天吃饭时碰到的假剁林的事情讲了一遍。
宁军果然很重视,再三询问了几次,确定了这事以后就笑道:“行,我知道了,改天我打电话给你。”
看到刘伟名打完了电话,田林喜拿着书道:“不错,有行动力!”
刘伟名笑道:“我可是一切行动听你的指挥的。”
田林喜笑道:“刚才我说过了,一个人想要发展,胸襟就得广阔,没有一个广纳百川的胸怀,你就根本不可能走得很远,就无法做到所有的力量为自己所用,你们在县乡发展,往往会有一和小山头的想法,这是不对的,有小山头是必须的,但也不能仅靠这个,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一个县级的领导了,你得学会用人,这用人之道体现出了一个领导的胸襟,可以用其一点,也可以用其很多,关键是你能够有容人之量,这个需要的是不断的磨炼啊!”
听到了田林喜的这段话,多日以来困扰着刘伟名的许多问题一下子解开了,他发现自己果然存在了误区了。
趁着田林喜在为自己开导,刘伟名就把孙刚提议由温芳担任园区主任的事情说了出来。
田林喜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刘伟名道:“你是什么想法?”
刘伟名道:“温芳一直以来都是跟着我的,也对我的工作有着太多的帮助,只是我听到了冯菲菲说出了温芳与孙刚到了省城逛街的事情,心疑虑,心就犹豫了!”
“你认为你永远都会把持春竹乡,春竹乡永远都是你的地盘?”田林喜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刘伟名心神一震道:“师傅说得不错,我不可能把春竹乡看成是我自己的地盘。”
“伟名啊,胸襟厂阔才能走得更远,春竹乡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利益所在,但是,你的目的并不是看了那利益吧?”
刘伟名道:“我就是希望春竹乡能够有一个大的改变,能脱贫!其它的我并不在意。”
“那就行了啊!”
刘伟名点头道:“多谢师傅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田林喜微笑道:“你不管怎么说也是草海负责春竹乡园区的副县长,春竹乡的发展成绩有着你的一份,这就足够了,要表现出一和大气!”
刘伟名道:“我会向这方面努力。”
“温芳这女人不管是否真的听你的,你都要表现出一种关心,要收其心,要让她看到你是真正在关心着她的成长!除了她以外,凡是跟随你的人,你要多看到他们好的一面,要把他们的那些可用的一面用上,用开阔的胸襟去容纳大家,只要你真的做到了这事,你的身边自然就会聚集起一批想跟随你的人,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人和!”
听了田林喜的这一席话,刘伟名感到自己的眼前一下子眼起来,自己的小市民意识果然还是存在的,这些方面必须得改啊!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