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与田林喜聊得有些晚,刘伟名就住了田林喜家里。 .
田林喜是一个有心人,家里专门有一间卧室就是留给刘伟名的,住这里,刘伟名也进一步感受到了田林喜对自己的关觅……大早起来时,刘伟名就陪着田林喜跑步练五禽戏,两人还真是五禽戏的修练上有着许多的交流。
回到田林喜的家里,早有请来的人把早点做好,两人一边吃着还一边聊着五禽戏的事情。
田林喜说道:“这个修练的事情很玄,谁也说不清楚情况,许多人并不认可这种修练的行为,认为很迷信,其实啊,我们许多时候总是习惯把我们不明白的事情一概加以反对,认为是不好的行为,我到是认为这神啊鬼的其实也是一种物质的构成形式,先不论它们是否存,只要有,那就是物质,怎么能说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呢?”
知道人一到了老了,对这方面就有着许多的想法,多的人是选择了相信,刘伟名这方面到是没有太多的研究,只是对于田林喜所说的习惯把不明白的事情一概反对的话有了一些感悟,说道:“是啊,就拿春竹乡来说吧,当初很贫困,大家都认为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的发展可能,也想不出改变落后的办法,通过我们的努力,春竹乡不是大变样了吗?”
田林喜就笑道:“所以说机遇并不堤等待那里的,只有那些有能力的人才能够抓得住这个机会,你很不错,把那样的一个地方搞出了那么大的局面,仅凭着这点,再加上省里有人支持,就决不可能被谁抹杀掉这个成绩!”
两人聊了一阵,看到虱老头有些武侠迷的样子刘伟名只好说道:“我去活动一下。”
田林喜微笑道:“行,你忙你的,别管我。”
从田林喜的家里出来,刘伟名漫步走这街上,把从昨天到今天与田林喜所说的话细细进行着品味,感到通过与田林喜交流了一阵后,自己的思路是打开了,只要自己县里面稳得住,把能够团结的人团结起来,又有什么样的难关过不了?
走街上时,刘伟名听到身上的手机响,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温芳打来的电话,现才十一点钟的样子,温芳怎么打来了电话了?
“温书记,有什么事情?”刘伟名问道。
“伟名我省城,你哪里?”
刘伟名疑惑起来,温芳怎么跑到省城来了?
虽然疑惑,刘伟名还是说道:“我正闲逛,你哪里,我过来。”
温芳就说了地点,她正住一间酒店里面。
刘伟名就打了一辆的士向着温芳住的方向赶去。
温芳怎么跑到省城来了?
刘伟名想着温芳到来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孙刚的那提名的事情?
牛伟名感觉这事很有可能就是与那件事情有关系。
近冯菲菲也是每天打着电话来都会谈起温芳的事情,只是听说温芳与孙刚吃了两次饭,并没有其它的交往。
想了一下,再想到了田林喜的开导时,刘伟名就决定了,看温芳一直支持自己工作的情况下,这次只要孙刚还有这样的提法,自己就支持温芳。
刘伟名来到那酒店的房间里面时,温芳是身着一套很休闲的衣服开门的。
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个温芳仿佛神情有些疲乏似的。
进入了房间,温芳忙着倒茶。
“伟名,没想到我会到省城吧?”
“你这次来是有事情吗?”
把茶水放到了刘伟名的桌子上弯腰时,刘伟名就看到温芳那很是开阔的衣服并不能够遮住里面的风光,那雪白的肌肤深深的沟壑都显现刘伟名的眼前。
很是温柔地坐床上,温芳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道:“我这次到省城来就是专门来见你的!”
刘伟名就看向了温芳。
眼睛里面透着一种委屈,温芳看向刘伟名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有着看法,要不然我早就与方怡梅一样了!”
说得那么直接,搞得刘伟名有些头上冒汗,他当然明白温芳的意思,不外就是说自己并没有把他当成真正可以接纳的人物。
“温书记!”刘伟名说了一句。
咬了咬嘴唇,温芳道:“我喜欢你叫我小温或是小芳,叫温芳也行,不喜欢你叫我温书记!”
刘伟名就说道:“你知道我的情况,我的事情已经很乱了!”
这次温芳可能是真的下了决心了,双眼就看向刘伟名道:“我认为这世界上就只有你是了解我的情况的,我你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脸面了,既然这样,我就让我彻底没有脸面好了!”
刘伟名有些看不明白温芳了,并没有说话,他到是想听听温芳这次到来会说些什么。
“我告诉你吧,上次孙刚就以办事的名义叫着我到了省城一趟,孙刚比你直接,他对我说了,只要我听他的,他就会帮助我不断上升,凭着孙家的力量,他会让我用很短的时间到达高位,他追我追得很急,权力吸引,金钱吸引,是威胁,什么都用了!”
听到温芳息的面前说出了这些话,刘伟名的心中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温芳能够当着自己把这些事情说出来,这就足以说明了她有了自己的决断。
“你是有能力的人,近孙刚向郭书记提议由你任春竹乡园区的主任,这件事情我是考虑过的,我支持你任园区的主任。”
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温芳正说着,显得有些激动时,突然就听到了刘伟名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愣之下就看向刘伟名道:“你就那么相信我?你不担心我成了孙刚的人?”
这话问得加的直接。
刘伟名微笑道:“你应该研究过我这个人吧,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获得多大的利益,我春竹乡搞了那么多的事情,不外就是希望春竹乡能够发展起来,你这个人虽然权欲心强了一些,但是,我相信你也是一个心中想做事的人,来竹乡交到你的手中,我放心!”
温芳直视着刘伟名的眼睛,她发现刘伟名说这话时,双眼中是一片清明。
看到刘伟名这样的表情,温芳突然间放声哭了起来。
温芳一哭,搞得刘伟名就有些意外……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哭了一阵,温芳抬起头看向刘伟名道:“我不管了,反正你面前我从来就没有面子可言!”说这话时,脸上有些羞意。
刘伟名突然间就想到了温芳当初公园中做那事时的情况,说道:“以你的情况,其实并不必做那些事情,只要你认真的工作,你就会有一个好的前途!”
“我现早已对婚姻的事情害怕了,我相信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与人做那种事情也已不意,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我相信只要男女间有着共同的理想,就一定能够互相促进,共同进步!”
感觉这个温芳思想有些混乱了,刘伟名说道:“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下了决心,春竹乡园区我会交给你来负责的,只有你来负责,我才放心!”
“你就不问问我到省城来见你到底是什么事情吗?”温芳的脸上带着泪水,很是可怜地看向刘伟名。
“一个人的选择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有必要过多去了解吗?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个承诺,那就是认真把来竹乡园区发展好就行了!”
温芳的心中顿时涌动着一股暖流,自己混官场那么长时间,大家都是多的意自己的身体,只有这个刘伟名,一直都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要求,反而是不断的帮助着自己,这才是自己真正能够依靠的人啊!
可怜惜惜地看着刘伟名,温芳道:“你相不相信我?”
刘伟名道:“我相信你的能力!”
这时的温芳根本就不再是一个乡党委书记的样子,而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子形象。
嘟着嘴,温芳道:“你还是不相信我!”
刘伟名微微工笑道:“都哭成大花猫了!”
温芳也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感情流露了,今天她是下了决心要刘伟名的面前完全放开自己,这个决心早已下了好长时间,完全没有任何的隐藏,就这样看着刘伟名道:“孙刚用了权势和金钱来引诱我,我知道他不是我可以依赖和跟随的人,我温芳虽然以前做过那样的事情,但是,我要让你相信,我下了决心,就跟定了你,他想以提名让我来当春竹乡的事情离间你和我的关系,我必须要来把我的想法告诉你!”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凭着这些就相信温芳,只好说道:“我相信你就是了!”
温芳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并不是真的相信我,今天我还带我了一个东西,这东西相信你看到了以后就会相信我了,我是决不可能与孙刚搅合一起的!”
说话间,温芳已是拿出了一本笔记本。
看到那本纸质的很一般的笔记本时,刘伟名疑惑地看向温芳。
打开笔记本,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温芳。
刘伟名发现这本笔记本是一本很有特别的笔记本。
迎着刘伟名的目光,温芳竟然有了一些羞意,脸就有点发红。咬了咬嘴唇,温芳再也不是那个在全乡人民的心目中的乡党委书记,而是一个需要男人关爱的小媳妇。
看到温芳表现出来的这种形象,刘伟名就有些不敢看了,不得不说,温芳对刘伟名是有着很强吸引力的女人。
刘伟名继续埋头看向那笔记本时,心中真是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