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真是孙刚写的?”
“你应该认识他的字体吧?”温芳红着脸看向刘伟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伟名再把那字体看去时,果然是孙刚的字体。
孙刚的字写得还是很不错的,可能是小时候专门进行了培养的原因,他的字体有一种颜体的味道,当然了,又不完全是颜体,里面加上了一些孙刚独有的风格,带有些张扬。
“唉,没想到孙刚还是文学小青年。”刘伟名笑着说道。
温芳这时也笑了起来道:“你接着看下去嘛。”
刘伟名并没有继续看,而是抬头看向温芳道:“你是怎么得到的,这样的东西应该收得很隐秘。”
虽然还没有细看,前面一页描写的完全就是孙刚与女人做那事情的性描写,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孙刚最重要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让温芳得到。
温芳道:“他多次用权势力来威胁我,我就想了解他的情况,有一次他让我陪他到省城时,我发现他对他的包包很重视,就感到里面肯定有着秘密的东西,吃饭的时候我把他灌醉了,然后就在他的包内发现了这个。”
刘伟名在温芳的身上就看了一眼。
这个孙刚真是让人无语了,出门时还会带上这个
转念间刘伟名突然有些明白了,孙刚这个人可能喜欢把他与女人做了那种事情的经过记录下来,那次带着温芳到省城的目的可能就是存有拿下温芳的想法,带着这东西就是想在事后把经过描写下来,这才让温芳有机可趁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这种目光,温芳突然有些激动道:“我知道你怀疑我跟他做那事了,我告诉你,我温芳自从你知道的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与男人做过那种事情,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
说这话时,温芳的双眼就盯住刘伟名。
温芳现在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她是从心底里面在意着刘伟名的观感,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要刘伟名相信自己对他的忠诚。
刘伟名头上就有些冒汗,今天这温芳有些激动啊,自己也就是随意一望而已,没必要那么激动嘛。
虽然知道温芳的想法,刘伟名的心里面还是有着太多的顾虑,这个温芳的心性让刘伟名难以把握。
不过,对于温芳表现出来的这种激动,刘伟名反而有了一种高兴的心情。
今天温芳拿出了这样的一本足以让孙刚致命的笔记本,刘伟名就明白了,温芳是向自己递上了投名状了,拿出了这样的一个东西,温芳就是下了决心跟随着自己了,至少是她绝不会与孙刚搅到一起。
这是好事
咳了一声,刘伟名道:“我没说什么嘛。”
温芳的气息起付不停,由于激动,那红更加红了起来。
洗过澡的温芳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诱人的气息。
刘伟名又说道:“你拿了他的东西,他就没发现,并且这东西还是非常关键的。”
刘伟名知道了温芳投向自己的心意后,就有些担心她的安然,孙刚那种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发现这种关键的东西不在了,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肯定就是温芳,刘伟名很担心温芳的安全。
温芳听到这话,又是很得意道:“你没想到吧?我用刀子把他的包划了一个大口子,把他的钱包也拿了,他醒来时我还醉倒在他的同一张床上。”
温芳说到这里,又说道:“虽然采用了一些计策,我真的没有与孙刚发生什么关系。”
刘伟名愕然看向温芳,这女人是结过婚的女人,做起事情来就不同于那种没有经历过男女事情的女人,温芳应该是设计成了酒后与孙刚做了那种事情的情况。
想到这里,刘伟名的心里面多少有些不舒服。
温芳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的表情,看到刘伟名这个表情,就知道刘伟名可能有了一些想法,心中就复杂得很,既有对于刘伟名在意自己的欣喜,又有着一种担心。
“他那次醉了两天才缓过来的。”温芳又补充道。
在补充时目光瞟了一下刘伟名下面。
刘伟名发现了温芳的那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用这话表明孙刚至少那天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任何的事情。
刘伟名愕然看向温芳,就有些无语了
看到刘伟名这个眼神,温芳又得意道:“孙刚以为他醉后把我怎么样了,对我就有了一种信任,发现包包被划了一个大的口子,懊恼得很,说是宁海的治安太差了。这笔记本上的内容他根本不敢说出来,只是感觉他有些着急而已。”
刘伟名完全能够想到孙刚当时的心情,又担心,又不敢张扬,那种心情真的是能以言说了。
“你不知道,孙刚是匆匆赶回草海的。”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孙刚应该还有着一种想法,那就是小偷们所处的层次低,并不会把这笔记本当回事情,只要不张扬,小偷们就以为这笔记本没有太大的用处,可能慢慢就无事了。”
温芳道:“他应该就是这样的心理,并没有张扬。”
刘伟名的心中多少也放心了一些,说道:“在孙刚的面前你还是小心些。”
刘伟名的关心很让温芳感动,他能够看得出来,刘伟名更在意自己的安然,刘伟名并没有那种把这笔记本的价值看得比自己还重的想法,这个男人真的让人心动
“你不知道,走的时候我有意把我的包包并给孙刚看着,说我去卫生间,回来时我就发现我的包已经被孙刚打开过了。”
看到温芳那得意的样子,刘伟名暗叹这温芳果然是不安规矩出牌的人物,孙刚碰上了她算是倒了大霉了孙刚又怎么知道就在这件小事上都已被温芳算计到了
看了温芳的包包里面情况,孙刚对温芳的怀疑就更是减轻了。
刘伟名也知道,醉后的孙刚面对着温芳这样有经验的女人,事后肯定是被哄得团团转了。
具体的经过不必去猜测,这个东西肯定是温芳采用了什么办法先藏起了东西,然后再去把这东西拿到的。
温芳这时走过来坐在了刘伟名旁边道:“孙刚这人太坏了,你看看他写的内容,还有这些。”指着那笔记本上沾上的一些毛发,温芳就有些脸红。
从温芳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浴后的清香,又与温芳坐在这里看着孙刚写的内容,刘伟名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些燥动。
温芳有意无意中与刘伟名靠得还有些近。
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到那笔记本上。
孙刚果然很特别,这小子有一种玩了女人以后进行描写的心理,这本笔记本上厚厚的记录了孙刚所玩弄的女人的情况,孙刚不仅把每一个女人的情况进行了记录,还把那女人的下面那毛发剪下来沾到了笔记本上。
这小子不去写黄小说真是可惜了
刘伟名看着那本笔记本上详细的各种心理和所玩女人的描写,虽然是看着,自己也看得是欲情高涨。
太强大了
刘伟名发现自己对女人的经验跟孙刚比起来就是小学生与本科生的区别,那里面有着太多刘伟名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内容,仿佛孙刚在向自己普及着这方面的知识。
震惊的还是孙刚玩弄的这些女性中大多数并不是那种风尘女子,更多的是政府里面的官员。
温芳这时也坐在旁边看着笔记本内的内容。
两人慢慢看了下去。
温芳道:“你看这里,这个女人是孙祥军秘密包*的女人。”
刘伟名愕然中看去,孙刚竟然把孙祥军秘密包*的一个女人也玩了,更是用了大篇幅把这女人是孙祥军的女人,自己在玩了她时的感受写了出来。
看得出来,孙刚在玩弄这个女人时心情很激动,写的是最长的。
看到了这段内容时,刘伟名的心中就是一动,如果把这东西捅出去,孙刚肯定是完蛋了,有了这个内容,不知那孙祥军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就在这时,刘伟名就感到自己的腰被抱住了,只见温芳的脸上彤红,双眼中透着迷离的光芒。
这女人竟然看得情动了
温芳其实同样在看了孙刚这里面的描写后就引起了欲情,在家里没办法时只能自己解决,到了这里,又是坐在了刘伟名这个自己心动的男人身边,加上这次到来就是做好了放开心情的想法,她已不再有任何的顾虑。
刘伟名其实也比温芳好不了多少,看了那么一阵这东西,不得不说孙刚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各种的情节描写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
被温芳这样抱着时,刘伟名身子一僵,努力说道:“温芳,这样不好。”
温芳并没有说话,就跪到了刘伟名的前面,双手紧抱着刘伟名的腰不放,把那脸就埋到了刘伟名的。
这个
刘伟名吓得要跳起来时,温芳抬起脸来,那双眼睛中透着一种泪光道:“伟名,我不管了,反正我就跟你了。”
把温芳往那床上一扔,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刘伟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烈行为,他第一次发现,与女人做这样的事情是那么的让人畅快。
与郑小柔做那事时更多的是*药的催动,与方怡梅做的时候,那方怡梅并没有什么经验,全是被动进行,现在与温芳时,温芳完全放开了心情在引导,特别是孙刚笔记本上记录的那些内容对刘伟名来说就是一种新的认识,仿照之下才发现,孙刚在做这事上比起刘伟名花样就多得太多。
刘伟名自己也感叹,要不是有着五禽戏的修炼,面对着温芳这样一次次的强烈需求,自己可能早就败下阵来了。
温芳这时与刘伟名有着同样的想法,他发现刘伟名在这方面太强大了,回忆起自己的丈夫和有过这方面经历的人的情况时,她才发现,只有这个刘伟名才是各方面都强大的男人。
抬头看向刘伟名,温芳再次抱紧了刘伟名,仿佛担心这是一场梦似的。
看到温芳心满意足的样子,刘伟名心中感叹,自己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感叹归感叹,既然做了这事,刘伟名也没有后悔的意思。
温芳是独自驾车到来的,看着车子已经离去,刘伟名站在那里把整个的事情想了一下,就想到了自己掌握着的那本笔记本,这本笔记本明显是一件必杀的凶器,一定要用在关键的时候,如果随便使用的话,以孙祥军现在的权势,并不能够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刘伟名把整个的情况进行了思考,认为现在既然出了孙林的事情,就暂时不要动用这东西,观看一下上层在对待孙祥军的态度以后再说。
逐渐接触到了一些上层的事情,对于孙祥军这样的人物,这种事情并不能够对他产生大的冲击,到时可能就是推在他的儿子身上,搞出这样的东西,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春竹乡的发展都不智,既然孙祥军很激进,那就看看上层吧。
孙祥军要出错就必然是路线的出错,从田老头的态度上感觉得出来,有一批人对孙祥军并不感冒。
小心把那本笔记本收好,刘伟名回到了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