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昨天还是陪着温芳疯了一天,今天是周日,党校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刘伟名把那本笔记本收进了自己的箱子,又加了锁,这才放心了一些。 .
吃过了晚饭时,褚向前突然出现了,看到刘伟名在那里看着书,褚向前就关心地问道:“伟名,那天的事情怎么样了?”
看了一眼褚向前,刘伟名心中暗笑,那种事情褚向前又怎么可能不打听一下,肯定是知道没有了什么事情,他只是不知道假冒的事情罢了。
正好需要他们来搞事,刘伟名微笑道:“很有趣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孙林竟然是一个诈骗犯,估计公安局正在头疼这件事情呢。”
褚向前愕然道:“不会吧,敢假冒孙祥军的儿子。”
刘伟名笑道:“这世界上的事情难说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说得也真是这样“
褚向前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在想着事情了。
说实话,他们几个对于得罪了一个孙祥军的儿子是不安的,这两天都很关注这件事情,后来没见到有太大的情况发生时,也就松了一口气,现在听到了刘伟名说出假冒的事情时,褚向前又有了想法,那个凌伟是得罪了,谁也不知道被一个副厅长惦记着是什么样的结果,既然出现了假冒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利用一下这件事情。
聊了几句,褚向前匆匆离开了房间。
看到褚向前走得匆忙,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有着这些人起哄,相信很快就会小事变成大事。
褚向前刚走了不久,曹心民的电话就打来了。
现在曹心民对刘伟名是上心得很,有了机会他当然得抓紧,电话一通,曹心民就说道:“刘县长,有没有时间,我想当面跟你聊聊。”
刘伟名是希望能够在省城有曹心民这样的一个关系的,公安系统有熟人,以后办起事来要顺利许多。
“曹局长,你说地点,我这就过来。”刘伟名爽快答应道。
曹心民一听就高兴了,说道:“刘县长,我就在你们党校附近,这样吧,我来接你。”
刘伟名就明白了,这个曹心民估计就守在外面打电话,忙说道:“行,我这就出来。”
一出了校门,刘伟名就看到了停在路口的警车,曹心民已经打开了车门从车内跳了下来。
“曹局长久等了。”刘伟名上前与曹心民握手。
曹心民是双手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我也刚到,快上车吧。”
两人坐进了车内,曹心民亲自开着车子向前行去。
在车内也仅只是聊了一些闲话,没有多远,车子就停在一家装修得很是豪华的餐馆前。
“刘县长,这家做的菜不错。”曹心民把车子停好,前头带路就引导着刘伟名向里走入。
“曹局,已经安排好了。”一个看上去像是老板的年轻人恭敬地对着曹心民说道。
“嗯,可以上菜了。”曹心民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刘伟名说着这里的情况。
那个年轻人就把目光看向了刘伟名,他的心中多少也有些好奇,曹心民多大的权势啊,怎么面对着这个年轻人那么恭敬的样子,肯定是一个大人物
坐进了那专门安排的房间,曹心民说道:“刘县长,说实话,我早就知道你这个人了,春竹乡那么贫困的地方都能够弄出那么大的场面,我曹心民很少佩服人的,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了。”
刘伟名谦虚道:“我也就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到是你们警察啊,风里来雨里去的,还要冒着各种的风险,我到是佩服得很的。”
举起了酒杯,曹心民满含感情道:“刘县长,你这话就说进了我们广大警察的心里去了,你是理解我们的,为了你的这句话,我代表警察们敬你。”
刘伟名只好也干了杯中的酒。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曹心民说道:“今天请刘县长来,就是想跟刘县长说一下那事情的进展情况,唉,我们也没有想到情况会越来越复杂了就在今天,省公安厅突然来了一个专案组,那那个假冒的孙林带走了,这件事情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刘县长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伟名道:“那就不关曹局长的事情了,相信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省里也要重视。”
摇头叹气着,曹心民苦笑道:“这世界上真是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诈编犯竟然把一个副厅长都骗成了那样,这次凌副厅长可是惨了。”
对于这事刘伟名还是有些好奇,说道:“凌副厅长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人呢?”
曹心民道:“这个诈骗犯叫杨三竹,几年前经常到医院去骗病人的钱财,他采用的手段很原始,就是先表示关心那家人的情况,说是要进行援助,然后在取得了病人家属信任后,以各利的手段把病人的钱骗走,我们抓了以后,由于几次所骗的钱数额并不是太大,判了两年刑,后来就没有注意了,没想到他出来后本性不改,这次搞大的了。”
刘伟名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深恶痛绝的,听到是骗了病人救命的钱时,感到很是气愤,感慨道:“我们国家的刑法在这方面得加强才行,别看一些看上去数额并不大,但是,这已是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对于这样的行为,就得重处,一定要打得他们知道做这样的事情就要把牢底坐穿“
曹心民赞同道:“说得不错,比如那些严重挑战道德底线的人物,他们的行为对社会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我们的整个社会出现了道德的问题,我想是与他们有着极大关系的。”
听到曹心民这样说话,刘伟名对他的观感很好,感到这人有着不少的可取之处。
“有些人本来做的是好事,比如老人摔了他们积极去扶,反而被讹诈、有的人制假、有的人欠债不还,这些已经不再是一件件的小事,这是关系到整个社会道德层面的大事了,对于这些行为,国家应该采取的是强硬手段,抓着一个就要打得他永无翻身之日。”
说这话时,刘伟名满脸都透出一股杀气。
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曹心民竟然产生了一种敬畏,他感到这个刘伟名完全就是一个铁腕的人物。
那么年轻就是副县长了,果然是很厉害
曹心民也更加下定了跟着刘伟名的决心,这个刘伟名有后台,本身又有能力,据自己所知,春竹乡又有着一个庞大的政绩,这种种的铺垫下,相信这个年轻人一定会走得很远。
“刘县长,你说得太好了,我们国家就得在这方面进一步加强。”
说到了这里,曹心民说道:“刘县长,你对于杨三竹的事情是怎么看的,我们做点什么?”
这是一种试探,曹心民也想了解一下刘伟名的想法。
曹心民有一种感觉,省公安厅那么快就派了一个专案组到来,一定是与刘伟名有着关系,很有可能就是刘伟名在暗中运作的结果。
刘伟名问道:“杨三竹那里有什么新的情况?”本不该问出这话,看到曹心民这个样子,刘伟名还是问了一句。
“我们对杨三竹的住处进行了搜查,到是找到了许多的印章和批条之类的东西,这个杨三竹这次真是下了功能夫了,不知他怎么就知道了孙林的事情,竟然假冒起了这样的人来,还别说,他手中的那些批条啊,印章之类的都有可能是真的,当然了,由于时间紧,我们也没来得及鉴定,相信省公安厅会对这事进行验证的。”
刘伟名也不清楚自己打了那个电话给宁军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现在正如田林喜所言,自己能做的就是观望,上层的事情自己暂时还没有涉及的资格。
就让他们去斗一阵吧
“曹局长,这次到了省城,认识了你我很高兴。”
感觉到了曹心民的那种示好之意,刘伟名也说出了这样的话。
曹心民果然很是高兴,拍着胸膛道:“刘县长,往后我们就是哥们了,我曹心民别的能力没有,到了省城以后,凡是涉及到公安系统方面的事情,我还是有一些关系的。”
刘伟名笑道:“以后难免会麻烦到老哥的。”
这声老哥的称呼搞得曹心民全身都透着一种爽快,他知道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了。
最近几天班上同学们讨论最多的还是假冒孙林的诈骗事件。
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媒体没什么情况,省里面却已是搞得许多人都已知道。
褚向前他们反而到是显得不那么掺合。
刘伟名明白这几个小子的心中是没底的,虽然那孙林的事情他们没有过多掺合,甚至关键时候跑了,但是,只要是有心人都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当时要不是大家跑去那里吃饭,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孙祥军那么强势的人物,大家掺合到了孙祥军的事情中,谁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刘伟名甚至看到民政厅的办公室副主任潘文林在见到自己时都有意无意中避开了一些,仿佛就是担心自己把事情引到他的身上。
对于这些官员,刘伟名算是又有了一些深入的认识。
刘伟名并没有去掺合,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不掺合,这件事情与自己有关是跑不掉了,那个孙祥军只需要了解一下,就能够知道自己掺合到了这件事情中,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刘伟名也无所谓了,反正把孙家的人是得罪死了,也不在乎多这样的一件事情。
由于大家都是有地位的人,党校在每间宿舍中还是配备了电视,网络之类的东西,刘伟名回到宿舍时也还是关注着电视上的内容。
今天吃过了晚饭,刘伟名哪也没去,就在宿舍中看着宁海新闻,这是刘伟名每天必看的内容。
一二三条新闻都是按着顺序排下来的省委领导们的开会、检查工作、会见某某的内容,刘伟名点燃香烟一边抽着一边看着新闻中的情况。
到了第四个节目时,新闻中突然就出现了杨三竹诈编的事情,更是点到了冒充的对像是孙林。
内容并不长,也没有指明孙林是谁,但是,提了一句孙林就已经很关键了。
虽然内容并不长,刘伟名却看着电视开始沉思着,别看仅仅只是这么一小段内容,能够把这样的一个新闻排在第三个节目播出,这本身就透着一种重要。
开始了?
刘伟名感觉到宁海省委的一些人开始在用这件事情做文章了,也不知道这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走向。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都有一个投石问路的过程,今天的这段内容应该就是一颗小石子投出了,下一步应该就是一步步的棋走出来了,宁海省里的这些大佬们到底会把这件事情引向何方?
田老头教育刘伟名要有大局观,刘伟名置身在省城,很自然就跳出了草海去思考这件事情。
孙家正在把一个大的项目往草海放,这是要支持孙刚的发展,在这项目还没有落定的情况下,省委的领导们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朝着死里去整,搞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外就是想增加一些价码罢了
想明白这件事情,刘伟名就在皱眉,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并不能让自己如意,上层通过平衡,进行了一些交易,孙刚仍然能够得到他需要的东西,这样一搞,自己怎么办呢?
孙刚在草海搞事,自己如果不做一些事情出来,跟随自己的力量很快就会散去
官场就是这样,除非是利益已经严重牵扯到了一起,分都分不开了,否则的话,队伍说散去也很快。
刘伟名在草海的时间虽然并不长,却也看到了高震山、崔永志的力量的快速散去,他们当时谁不是力量强大无边。
斜靠在床上想着事情,刘伟名越想越感到这事按照省里大佬们的运作方式,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收获。
现在是否应该把孙刚的那本笔记本拿出去呢?
刘伟名很快又把这想法压下,是真的还没有到时候,就算要拿出来,也得等到孙刚把那庞大的项目弄到了春竹乡以后再拿出来才是。
刘伟名有一个想法,就是等孙家花了大量的精力把政绩堆到了孙刚的身上时,自己迎头痛击一下,只需要一次痛击就能够把孙家的所有成果化为乌有。
眼看着有了一个假孙林事情,自己又无法获得好处,这让刘伟名的心中有些不甘。
一定有办法的
刘伟名认为这事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就这样按照省里那些大佬的安排等待。
至少也应该给孙祥军忝点麻烦才行。
当然了,刘伟名也知道一些事情,这样的事情既然省里的大佬们有了想法,自己就绝不能够做得显眼,更不能把自己也陷进去,如果自己陷进去了,搞不好吃亏的还得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