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了一阵,抬眼就看到了褚向前的那床铺,刘伟名的脸上就透出了笑意,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在这件事情上,褚向前他们是肯定不安的,既然不安,他们就一定会法搞点事情,看那褚向前他们几个最近常常秘密聚会的情况就知道,他们肯定在关注着这件事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在这里想着事情,却见到褚向前和那武警总队的副支队长赵大海走了进来。
赵大海看到刘伟名就笑道:“伟名在我们班上是最用功能的了,一般都不出去的。”
“没办法啊,我可是笨鸟先飞的,我不比你们,我是后面才进来的,课程落了一大截。”刘伟名说着话,忙去泡了一杯茶给赵大海。
坐下后,赵大海道:“伟名,那天多亏你了,你不知道,在这省城有些复杂,大家都是熟人,搞得太过了不太好,只能让你顶上去了。”
刘伟名笑道:“好在搞出来的结果让人意外,并不是孙家的人。”
褚向前就叹道:“我到了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怎么就搞成了这样。”
刘伟名道:“我听曹局长谈起过这件事情,据说那假孙林住处搜到的印章,批文之类的东西都是真的。”
“是真的?”赵大海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曹局长这样说了,不过,他说了,这事省厅已经接手了,应该是省委高度重视了。”
“如果是真的,那个真的孙林就肯定有问题了。”褚向前皱眉说道。
赵大海还不怎么样重视刘伟名的话,褚向前却是对刘伟名有着太多的了解,就感到刘伟名应该知道一些内情,看向刘伟名道:“老弟认为这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刘伟名道:“不太好说啊,今天的新闻你们看到了没有?”
两人都摇了摇头。
刘伟名就说道:“刚刚我看到了宁海新闻,上面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新闻在播出的,你们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大家都是混体制的人,省里的新闻把这事播出,当然明白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了一件大事。
褚向前皱眉道:“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刘伟名笑道:“我看啊,省里可能有些人想搞点事情吧。”
赵大海一拍大腿道:“伟名分析得对,看来是有些内情。”
刘伟名微笑道:“我听说了的,据说宁海与孙家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褚向前他们就无法接触到高层的事情了,听到了刘伟名的话,两人的神情全都是一凝,快速思考着这事。
刘伟名一人发了一支烟道:“有了新闻,试探一下,最好是有人帮衬一下,这事就很可能会搞成大事不过啊,这种层面上的事情根我们没关系了,无论谁胜谁败,我们都没资格掺合,到是凌伟是掺合进去了算了,上面的事情我们还是别说了,谁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几句话说出来,褚向前的心思已经活跃了起来,他感到这件事情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既然宁海省里的大佬们要搞事,自己主动掺合进去帮着做些事情,很有可能就会把一件小事搞大,到时论功能行赏,自己可能会有好处也难说。
不过,褚向前又犹豫了,这样做风险很大,再说了,上面的人怎么知道自己做了努力呢?
刘伟名只是点到了这里,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有些话自己只能点到这里,多说的话就犯了挑拨的嫌疑。
“老弟,我知道你的消息来源较多,你就指点一下吧。”褚向前看向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道:“我有什么消息啊,反正这次我们是掺合进去了,无论结果如何,孙家对我们几个是肯定记恨了,你们想想啊,弄了一个假孙林,那些批文又很有可能是真孙林的东西,事情还不得扯上孙祥军,我们这些小人物会有好果子?闹大了事情,谁都会认为是我们几个在搞,到时不是屎也是屎了。”
褚向前不停点头,这件事情跟大家是沾上了,谁都很自然把事情落到他们几个的身上,搞出了事情,无论好坏都与大家有关系了
赵大海沉声道:“宁海省并不是谁都可以来搞事的。”
刘伟名道:“说得对,相信有了这样的事情,有些人就会忙一阵了。”
褚向前和赵大海互望了一眼,两人感到刘伟名说得很对,孙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只要想办法推高一些,把这件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孙祥军就没有精力来管这几个掺合进去的人。
这到是一个好的办法。
大家都不必出头,就是****搞热闹一些,这件事情怎么也要搞得大一些。
看到褚向前他们的表情,刘伟名在心里暗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为了他们的利益,这次他们肯定得有一些表现,自己到是可以躲在一旁看看事态的发展了。
那个新闻果然是带有试探的意味,新闻过后就是几天的沉寂,仿佛这件事情已经过去。
刘伟名心里明白,这应该是正在进行着一种谈判,只是不知道大家具体在怎么样搞而已。
有许多新闻看似无意义,可是,如果认真研究的话,往往就是那些最无意义的新闻才是当天新闻的关键。
现在的刘伟名也算是学会了看新闻了。
一条新闻能够传达出足够的信息,双方可能正在背后进行着激烈的谈判也难说。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事要不息下去时,猛然间,就见到网络上出现了许多的贴子,全都是有着假冒孙林事情的事。
这次来得很凶猛,都是有关假冒人员与真人是否同一个人、那些批文到底是从何而来、批文**等的争论。
网络上一时间得热闹非常。
刘伟名有意观察了一下,褚向前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关注着这事。
这几个人出手了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在做。
毕竟褚向前他们的接触层面低了许多,他们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东西,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在他们的想法中是有省里的那些大佬,其实,这事却完全走到了反面,这是给大佬们忝乱,本来好好的谈判行为,可能就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发生变故。
很有意思啊
看到了发生的这些事情,刘伟名就笑了。
对于利用了一下褚向前他们的事情,刘伟名并不后悔,那天这些人逃离的事情就让他看出来了,这几个人只可利用,并不能够当成心腹或是朋友。
就在这时,刘伟名又接到了草海的庞辉打来的电话。
庞辉表现出一种忧心道:“伟名,有一个情况,据说孙刚最近与温芳走得很近,孙刚已经向郭书记提出了召开常委会研究园区主任人选的事情。这件事情省里的黄副省长也在追着,你看这事怎么办?”
孙刚果然急着要动手了
刘伟名道:“温芳是怎么一回事?”他并没有说出温芳的真实情况,就问了一句。
庞辉道:“不是太清楚,只是,这次孙刚是下了决心要用温芳了。”
“这事我考虑一下。”刘伟名挂了电话。
就算是温芳成了自己的人,这个时候也决不能让孙刚知道刘伟名有一个想法,既然孙刚急着要把温芳放在园区主任的位子上,自己到是可以借这件事情向孙刚急取一些筹码。
又过去了一天,县委书记郭灿就打来了电话。
“伟名,有这么一件事情,孙县长有意要把园区主任单独由一个人来担任,他提名温芳了,这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当然了,无论谁来担任园区的主任,你作为副县长,春竹乡的整个工作还是由你负责的,这决不会变化。”
郭灿应该在这件事情上请示过许夫杰了,说出了这样的话,就是表明了他也同意了孙刚的这个提议。
大家其实也都知道,在草海县里面,如果常委会中想有一个提议要通过,刘伟名那里没有表态,谁也无法通过,这事不管从什么方面看都得与刘伟名沟通。
郭灿应该是代表了许夫杰他们的意思了。
刘伟名有意表现出不满,沉声道:“园区刚刚走上正轨就搞事,还要不要园区的发展了?”
“伟名,这样吧,你考虑一下,后天县委召开常委会议,到时请你回来参加一下,我们再研究?”
刘伟名挂了电话就笑了起来,孙刚看来很急,这事应该算是孙家与省里进行的交换中的一个内容,一个园区的主任并没有放在省里那些大佬的眼里,通过这事算是表现一个姿态吧
现在应该是许夫杰有了压力了,许夫杰的电话也快打来了吧
在这里刚刚想了一阵,许夫杰的电话果然打了过来。
“伟名,下课了?”
“许书记好,刚下课。”
“嗯,说点事情吧,春竹乡园区的工作必须进一步加强,你现在到了党校学习,的确存在着一些精力上的问题,市委也有意加强一下春竹乡的班子,你在这件事情上别有太多的想法,无论怎么样调整,春竹乡都是由你负责的。”
“许书记,我对春竹乡园区是有感悟的。”
“好了,这些就别谈了,市委是知道你为春竹乡的发展做出了巨大成绩的,你有什么样的要求可以同郭灿商量嘛。”
打完了这个电话,刘伟名就知道许夫杰那里的压力果然如山大,省委的大佬们与孙家的交易看来进入了关键时候。
在这样关键的时候,网络上突然出现了那些事情,这也让正在暗中交易的双方有些急了,是想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
刘伟名重新拨通了郭灿的电话,对郭灿道:“郭书记,园区主任我可以让出,但是,我也希望县里接受我的一些提议。”
郭灿担心的就是刘伟名在这里顶牛,如果刘伟名这一关过不了,事情真是有些难办,听到刘伟名松口了,就知道许书记肯定打了电话的。
“伟名,有什么想法就提出来吧,相信孙县长也是能够支持的。”
郭灿清楚得很,为了把温芳放在园区主任的位子上,孙刚肯定会答应不少刘伟名的要求。
“郭书记,园区的工作需要的是熟悉工作的人来做,我认为方怡梅同志在园区的工作上是非常熟悉的,建议由她担任园区党工委副书记、常务主任。”
这事郭灿早就猜到了,毕竟方怡梅是刘伟名的人,把刘伟名的主任换成温芳,如果再不给刘伟名的人一个副职,这事在刘伟名那里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伟名,你不说这事我也会想到的,方怡梅同志的工作是不错的,我同意你的这意见。”
“嗯,感谢郭书记的理解,春竹乡我看可以让苏中全同志任书记,苏中全同志有能力,工作也积极。”
这个人武部长苏中全早就已是成了刘伟名一系的人,把他用上,这对于刘伟名掌控春竹乡是有帮助的。
郭灿知道春竹乡本来就是刘伟名的地盘,只要他让出了园区主任的位子,谁来当这书记他到是无所谓。
“行,这事我看可行。”
这是春竹乡的事情,刘伟名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就放手,想到了牛常胜一直以来都听自己的,就说道:“郭书记,我知道青松乡的书记到点了,牛常胜同志能力很强,是否可以让他去担任书记?”
郭灿苦笑一声,刘伟名现在开始抓乡镇了
算了,这件事情估计孙刚也不会反对,就这样吧。
“后天伟名回来时,我们开个常委会把这些事情定一下吧。”
郭灿妥协了,他知道这事是上级有意思要这样做,自己只能是把事情处理好。
打完了电话,郭灿想了一下才拨通了孙刚的电话。
“孙县长,是这样的,我刚与刘伟名同志通了电话,刘伟名同志对于你提名温芳同志任园区主任的事情已经没有意见了,不过,他还是提出了一些人事上的意见,我想跟你交流一下这事。”
孙刚最近的心情好了许多,虽然想到自己的那本笔记本被小偷偷了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又有一个万一之想,小偷们的层次太低,拿到了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孙家的事情,对温芳,孙刚也曾产生过怀疑,可是,暗中搜了一下温芳随身带着的包包,里面又根本没有那笔记本,温芳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地方。
孙刚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与温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 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已睡了温芳似的。
事后温芳虽然表现出了与自己亲密的样子,想要与他做那种事情时,却怎么也无法得逞,更让孙刚痛苦的是自己竟然很在意起温芳了,天天都在想着温芳。
到底是怎么了
这事孙刚自己都说不清楚,好像自己有了那种谈恋爱的感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