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接到了郭灿的电话,听到刘伟名还有交换的想法时,孙刚到是无所谓道:“只要他让出园区主任的位子,条件可加以谈嘛,只要不是太过份,我看都可以接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孙刚暗笑一声,这个刘伟名的眼界还是太浅了一些,园区才是草海县的大头,其它的位子算什么啊,只要自己掌控了园区,下一步园区的庞大政绩就会变成自己的。
孙刚目前最急切的想法就是攻入园区里面。
听完郭灿说出的刘伟名几个要求时,孙刚笑道:“这些事情不是大事,我完全同意。”
郭灿也松了一口气道:“后天我已通知伟名回来参加常委会,到时可能还会有一些人事的提议的。”
这时的刘伟名已经分别同庞辉和陈锁源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到时也分别提出一些部门主要领导的人选。
刘伟名打算借这次的园区主任的交换,尽可能多的把自己的人放在关键的岗位上。
孙祥军这几天火气很足,本来宁海抓到了一个诈骗犯与孙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情况就真是有些让人无语,经过宁海省委的调查,假孙林的手中竟然是真的印章、真的批文。
儿子的事情孙祥军还是知道一些的,孙林暗中搞了一些事情都是存在问题的,万一让人顺着这东西搞过来,儿子可能就脱不了手,自己又是发展的关键时期,别搞得影响到了自己的前途,这事已经不是一件小事了。
孙祥军知道这问题有些大了,第一时间就把儿子孙林叫到了金陵。
询问了一阵才知道内情。
原来是自己的儿子不小心,在到京城时,那个拿着的包包整个的被偷了。
孙林当时还是有一些手段,立即就通过关系在第一时间把小偷抓到了,是一个吸毒的小偷偷了他的东西。
据那个小偷交待,他偷了东西以后就到了一处老小区,是企业的那种没有什么管理的小区,在一处公共厕所内把钱拿了,包包和里面装有的那些印章之类的无用东西都被他扔到了那厕所旁。
孙林的人快速赶到了那个厕所时,如果却是什么样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孙林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到了宁海,还被人用来充当了诈骗的工具。
孙祥军愕然看向孙林,他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孙祥清楚那些批文的情况了,里面还有着自一份是自己亲自批出的,其它的都是通过了关系,由孙林打着自己的招牌搞到的,这些东西绝对不能够流传出去
看到孙林那表情,孙祥军还有一个担心,里面可能还有着要命的东西。
难怪宁海省得到了这东西后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很是强硬,京里的那人也变得仿佛有了价码的味道,这事虽然搞不倒自己,但是,真正要捅了出去,事情都是会搞大,到时自己的前进步伐搞不好真要被挡住。
好在对待这件事情上,对方只是希望进行一些利益的交换
想到这件事情是在宁海发生,自己也难以插手时,孙祥军只好打了一个电话给黄明宇,请他帮着了解一下情况。
黄明宇能够搭上孙祥军的这车子,他当然是高兴的,立即进行了询问,把情况搞清楚后就向孙祥军进行了汇报。
听完黄明宇的汇报,孙祥军就在皱眉头,心中暗想,怎么又跟刘伟名搅在了一起了
整个的情况已经明白,这件事情里面有着刘伟名的身影,这让孙祥军感到不安,这个刘伟名别看是一个小人物,他的背后还是有着一些势力,要是被他用这东西来搞事,还真是有些麻烦。
不知不觉中,孙祥军把刘伟名当成了一个对孙家都有着一些威胁的人物。
没有办法,东西在宁海省委的手中,孙祥军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忙着与宁海背后的人们进行着谈判。
眼看着已经有了一个好的进展,宁海的省委也在支持儿子的事情上有了一些让步时,一个意外突然发生了,网络上突然间出现了大量对自己不利的言论。
开始时也仅只是宁海,很快就传播到了全国。
孙祥军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开时间由宁海的少数人在搞,后来是一些自己的政敌们在借用。
第一时间孙祥军就与宁海方面的人交涉,得到的结果是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经过了一些了解后才有一种猜测,可能是宁海的几个涉事的官员为了自保暗中搞出来的事情。
难道是刘伟名在操作?
在对刘伟名的情况进行了了解后,这事又仿佛并不是刘伟名在操作,这段时间刘伟名根本就没有怎么离开过党校,据说刘伟名学习很认真。
不是刘伟名搞的,又是什么样的人在搞啊?
孙祥军根本不相信宁海的那种解释。
虽然种种的证据证明刘伟名并没有搞事,孙祥军还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刘伟名肯定与这件事情有着关系。揉了一下太阳穴,孙祥军有些郁闷,自己一个堂堂的金陵市委书记竟然拿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没有办法。
唉两个儿子,孙林经商有一套,掌控着的是孙家的产业,孙家的产业越来越庞大,的确也得一个人来管理,可是,孙刚这小子又表现不佳,这让自己怎么才能放心啊
孙祥军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刚的身上,他一直认为孙刚虽然纨绔了一些,但是,主流是好的,关键的是他没有过基层锻炼的过程,只要在基层进行了锻炼,很快就能够有一个好的表现,本来也认为有一个刘伟名当磨刀石,儿子的发展会更快,基层斗争的经验会更加丰富,可是,这块磨刀石很不好用啊
让孙祥军有些发苦的是刘伟名不仅没有成为磨刀石,反而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了他的磨刀石了,这真是让人痛心。刘伟名不仅把儿子当成磨刀石,更是挥着菜刀在向孙家砍来
本来事情就太多,出了一个刘伟名这样的另类,孙祥军的心情非常不好。
想了一阵,孙祥军越发担心儿子孙刚的情况,就拨通了孙刚的电话。
“小刚,春竹乡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爸,春竹乡园区的主任我已经看中了一个有能力的人,后天召开常委会就会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孙祥军并不在意谁当一个小小园区的主任,听到儿子取得了一些效果,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说道:“小刚,基层的工作一定要有耐心,要把事情做好,你就要多花一些心思。”
“爸,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从上到下都已调动了起来,刘伟名不让出园区主任的位子都不行。”
“他有什么要求?”孙祥军问了一句。
孙刚就把刘伟名的一些要求说了一遍。
孙刚官场上的判断上更多的是希望自己的父亲给自己解惑,也就把整个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听完孙刚的讲述,孙祥军沉思一阵,感到这事很怪,那个刘伟名就那么容易把园区让出来了?
不应该啊这事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呢?
孙祥不太了解春竹乡园区的情况,只是有一个感觉,这里面应该还有自己没有搞明白的情况。
“小刚,我又打了电话给刘家了,你与刘梦依的事情得抓紧。”
在这件事情上,孙祥军急于需要得到一些老同志的支持,自己毕竟在京里的势力中弱了许多,又不属于红色系,有了与刘家的联姻,有些事情才能够推进。
孙刚这时的心都已放在了温芳的身上,他对温芳那种态度真是痛苦得很,反而对于刘梦依淡了许多,说道:“爸,我还是把心放在工作上吧,那些不急。”
孙祥军有些吃惊地听着这话,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好像成熟了,知道把心放在工作上了,这是好事啊
“嗯,很不错,经过了地方的锻炼,你成熟了许多,就得把心放在工作上才是,只要工作做上去了,我这里才能够帮得到你,一切都还是要靠自己啊。”
孙祥军这时的态度就表现出了一个慈父的形象。
“爸,你也太把我看得不成器了,你放心,通过这次项目的运作,宁海省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已重视我了,只要把项目做成,我就算是在草海县站稳了脚跟了。”
孙祥军显得很是高兴,说道:“为了你的发展,孙家花的代价极高,看到你有进步,我也很高兴。”
第一次得到自己的父亲这样表扬,孙刚的心情不错,哈哈大笑道:“爸,你放心好了,在这草海县里,我的周围已经有了一批可用的人了。”
两父子就在这里聊着发展的事情。
打完了电话,孙祥军多少放心了一些,感到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不错的,那么快就进入了状态,好好培养一下,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接替人。
儿子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孙祥军更多的就想着自己的事情。
许多人与自己的政见不同,现在中央里面有了一些对自己的反对意见,这事很让人头疼,不拉到一些盟友,自己的情况还是不会太好。
刘家与孙家的联姻之事必须要进行,只要与刘家结成了亲戚的关系,一些红色家族对自己的那种排斥是肯定会少一些的。
唉,看来自己得到刘家去一趟了,这刘家的人态度不明啊
孙祥军其实还有着一个担心,那就是儿子孙刚看上去并没有那个刘伟名的道道多,刘伟名没有得到刘家的支持都已那么厉害,假如再得到了刘家的认可,到时候郑家也有可能进行支持,韦家虽然与刘家产生了一些问题,但是,毕竟也是亲戚,这种亲戚的关系暂时不会断去,到时也难说还会得到韦家的支持。
这个小子如果得到了京里的强力支持,别搞得儿子辛苦了一场,果实最终让刘伟名那小子摘了
宁海这些人态度也不明啊,他们可能对于刘伟名摘了果实的事情还是乐见的,排斥孙家的思想是存在的。
刘伟名向班主任请了假以后就坐上了已经等在这里的王报国的车子。
昨天王报国就赶到了省城,要回去参加常委会,县里早早就通知王报国赶来接刘伟名。
“报国,女朋友谈得怎么样了?”
坐上了车子,看到专门开着车的王报国,刘伟名就关心地问道。
对于自己的这个司机,刘伟名还是满意的,为人实在,又对自己很是忠心,认真观察后发现他的能力还很强,这样的人到是应该好好的培养一下。
王报国道:“她爸妈说我没前途。”
看到王报国一边开车,一边认真说着这事,刘伟名暗自点头,现在的草海县情况是复杂的,女方的家长可能是听到了一些自己与孙刚争斗的事情,对自己不太看好啊。
“女朋友是什么态度?”刘伟名问了一句。
“她到是喜欢我,不过,她很听家里的话。不管了,谈不成就算了。”
刘伟名没有再问,心中却在盘算着帮助王报国的事情,沉思了一阵,刘伟名拨通了田老头的电话。
“师傅,你有没有关系,我有一个驾驶员人不错,我想让他到公安大学进修一下,拿个文凭什么的?”
田老头一听就明白刘伟名想重点培养一个手下,说道:“你先把他弄到警察局,下面的事情我帮你办好就行了。”
田老头在军方的影响力是不容小视的,办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刘伟名打完电话,对王报国道:“报国,我想了一下,你不能够一辈子开车吧,这样好了,我先把你调入县公安局,然后你到省里去进修,到时拿一个文凭回来才好发展,别让你的女朋友委屈了。”
王报国那沉稳的表情都有了变化,说道:“我就跟着你,哪也不去。”
刘伟名哈哈大笑道:“谁说不要你跟着我了,你的能力越强,对我的帮助就会越大。”
王报国没有再多言,心中却是更加的对刘伟名感激。
车子是直接开进了县政府的。
刘伟名下车时,就见孙民富早已快步跑了过来。
双手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孙民富有些感慨道:“刘县长,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孙民富这个样子,刘伟名笑道:“县里还好吧?”
“刘县长,找个时候我详细向你汇报。”
刘伟名微微点头,看来县里果然有了一些变化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