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心中清楚,对于省里的那些人来说,汽车城的项目超过了一切,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越是表现得配合,越是表现出了忍辱负重,就越是能够得到加分,有的时候以退为进是必须的,今天自己算是给足了上级的面子了,那就再做足一些好了。 ( . . )
看到人事的研究已经差不多了时,刘伟名就在想,孙刚应该开始把卫生局的事情弄出来了吧。
果然,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认为整个的会议已经开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孙刚道:“同志们,有个事情我要谈一下,我得到了一些材料,是有关卫生局和水利局的内容,还要请大家也看一下。”
早已准备好了的材料一人一份就递了过去。
果然来了
刘伟名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表情,学着大家一样把那材料翻开,认真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孙刚的这份材料是搞得不错的,苏昌全和曹大维果然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就算是刘伟名看到了以后都认为这两个小子存在着问题,不拿下是不行了。
郭灿看完材料就看了一眼刘伟名,头脑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这次会议开头时刘伟名突然间加入了两个人事的提议难道是偶然的?
郭灿有些怀疑,孙刚搞出来的这事在事前刘伟名肯定是有所察觉了,先就把他的人安插了过去,这是一种补救
庞辉和陈锁源也都同时想到了这样的可能,两人这时才算是把心完全放松了下来,刘伟名早就知道了孙刚的行为了
难怪刘伟名表现得不惊不乍的
也许孙刚已经落到了刘伟名的局中也难说,想到那么几个位子的获得,两人发现刘伟名也不算是吃亏。
其他的人里面,有两个一直没有太过表态的人也有所察觉,廖歆琰和林海生都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没有流露出特别表情的刘伟名,暗叹一声,假如刘伟名事先真的已经知道了孙刚的手段,现在还这样的表现,那就说明了刘伟名这个人的厉害,能屈能伸,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厉害的人物。
廖歆琰算是第一次感到自己得好好的关注一下刘伟名这个人了。
郭灿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我看纪委的同志要尽快涉入,这两人暂时是不能够在现有的工作岗位上了“
刘伟名道:“查,一定要一查到底,只要是存在违纪行为,就要一追到底当然了,一定要以实事为依据,不能放过一个违纪的人,也不能够随便处理一个同志。”
大家也都纷纷表态,要把这件事情搞一个水落石出。
孙刚看到刘伟名也在表态时,心中大爽,感到今天是自己最畅快的一天了,打得刘伟名没有了还手之力,目光就向着在座的这些常委们看去,孙刚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堂堂的县长了。
看以后谁还敢与自己作对
梅开几度后,方怡梅很是满足。
方怡梅道:“要被你整死了。”
刘伟名笑道:“你也是越发厉害了。”
两人就在方怡梅的这房间里面折腾了好长的时间。
刘伟名是很晚才来到这里的,两人进门没多余的话,就在折腾着。
“老实告诉我,你到哪里学到的那么多花样?”方怡梅突然间爬到刘伟名的身上,双眼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用手去揉动了几下,搞得方怡梅整个的身体又倒了下来。
用手在刘伟名关键的部位搞了几下,方怡梅道:“这次你到了省城肯定出去做坏事了,要不然不会那么多的花样。”
刘伟名笑道:“是的,很有可能出去做了一些事情的。”
方怡梅就笑了起来,打了刘伟名的手臂一下道:“别人不了解你,我可是了解得很,你这个人啊,如果是良家妇女,你还是会搞一下的,欢场中的那种人,你肯定不会去搞。”
刘伟名看向方怡梅一时无语,这女人时常让人看不懂。
方怡梅对刘伟名的性格是进行也认真的研究的。
说到这里,方怡梅又向着刘伟名看了一阵容就笑了起来道:“看来你对于温芳背叛的事情并不是太气愤嘛。”
刘伟名心中吃惊,这方怡梅真是观察得仔细得很啊,这事都被她看出来了,自己看来装得还不太像
看到刘伟名的神情变化,一直盯住刘伟名的方怡梅就笑了起来道:“我就说嘛,温芳又怎么可能一下子背叛你呢,搞了半天她在玩反间计啊。”
看到了刘伟名的这种表情,方怡梅已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
用手在刘伟名那物上捏了一把,方怡梅在刘伟名的耳边小声道:“温芳让你满意还是我让你满意?”
刘伟名正在失神中,突然 然被方怡梅问了这么一句,随口就说道:“都不错。”
说完这话就看到方怡梅娇嗔看向自己的眼神。
刘伟名知道这件事情被方怡梅猜出来了,叹道:“你都知道了。”
“哼,前几天温芳请假说要到家里去办点事情,我却听说她的车子朝着省城开去了,当时我就在想,她到底要干什么,搞了半天是去省城私会你去了,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勾在一起的?”
刘伟名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这个人并不是好人,跟着我你会不断受委屈的,趁着你还年轻,如果不习惯,你还有机会。”
在方怡梅的面前,刘伟名就说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发现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经乱得自己都无法理清楚了,本来自己是想做一个完美的人,可惜的是一件件事情的发生让自己根本就无法再做到完美,如果是用以前刘伟名的官员评价标准,自己完全就是一个**的官员,至少就是生活极度腐化的人物。
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刘伟名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燃,就自己吸了起来。
方怡梅本来就在动员刘伟名收服温芳,刚才也就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而认为刘伟名把温芳收服了,这样对于刘伟名下一步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助力,突然间看到刘伟名的心情不好起来,。
转念中,方怡梅就多少明白了一些刘伟名的想法。
心中暗叹了一声,方怡梅其实一直也是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专一的男人,少女的那种憧憬也是非常的美好,后来到了官场上才明白,那只是一种美好的想法而已,看到许多有了家庭的官员借口工作,不断出入情场所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所想的那种完美的事情是很难出现。
这世界上的官员肯定也有不错的,但是,大多数并不让方怡梅满意。
刘伟名这人还是属于心中纯洁的人物,只是现实就是这样而已。
“我又没有说什么,你想那么多做什么?”方怡梅就靠在刘伟名的怀里说道。
看向方怡梅,刘伟名道:“不错,温芳是我的人。”
面对着方怡梅,刘伟名就说出了温芳是自己人的事情,方怡梅是自己最可信的手下了,这样的人都不可信,就再也没有可信的人了。
方怡梅笑道:“温芳果然强大,看来他会的花招还真是多,才与你勾搭上了,就搞出了那么多的花样。”
刘伟名并没有说出孙刚的笔记本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是最好的。
方怡梅由于不知道有笔记本的事情,就沉思了一会说道:“伟名,能够拿下温芳到是一件好事,我担心的是她是否真的跟你的事情,她这个人迷上你是肯定的,这个我看得出来,不过,她这个人同样对权力的向往也是强烈的,孙家能够给到她的东西很多,别搞成了她两头卖好啊。”
刘伟名微笑道:“所以才把你放在她的副手的位子上,下一步你多看着她一点了。”
方怡梅道:“这个你不说我也要做的,既然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我就更要把她盯紧一些了,我明白,你同意把温芳放在主任的位子上,就是把她看成了你的人了,这事出不得点差错。”
听到方怡梅这样说话,刘伟名暗自摇头,方怡梅同样把目光仅局限在县里并没有形成一种大局观,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园区了,这是一盘大棋在下啊
看到方怡梅有些情况并没有想明白,刘伟名也想开导她一下,说道:“你并不清楚省里的情况,宁海并不是孙家的势力点,反而还是一种对手的关系,把孙刚放在宁海,这是双方达成的一种交换,如果孙刚能够在宁海取得大的政绩,这就突显了孙刚的能力,说明他并不是靠着家族的力量上位的,这对他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好处。在这件事情上,宁海的上层也非常的清楚,但是,他们又不希望孙刚真的就在宁海站稳了脚跟,政绩肯定得给孙刚一些,但是,并不希望给孙刚太大的政绩。”
方怡梅还是第一次听到了这样的事情,头脑中早已在研究着刘伟名所说的这种,想了一阵容才恍然大悟道:“难怪孙家有着那么大的力量,孙刚在宁海也没有太多得到助力,反而要弄一个汽车城那么大的项目过来了,是想用这样的项目来进一步做交换,就是要求宁海看在这项目的面子上给予孙刚更多的支持。”
“不错,所以,在园区的主任之争上,宁海的上层是决定了的,必须要让给孙刚,表现出一种对孙刚的支持,但是,也仅只是这样的支持而已,交换的条件就是那个汽车城必须到来。”
方怡梅就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孙家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如果不让孙刚在宁海杀出一条血路,孙刚的能力就打了问号,他想下一步冲击更高位就失去了可能。”
刘伟名也笑道:“说得不错,本来孙家对于孙刚到了草海的事情并没有看成是一件难事,就算有阻力,也没有多少人敢于真的与孙家作对,但是,现在出了意外了。”
方怡梅看向刘伟名,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爱意,笑道:“谁让他到了草海碰上了你呢。”
刘伟名就笑了笑。
方怡梅就这样爬在刘伟名的身上想着刘伟名说的这些内容,她终于明白了刘伟名让出主任的真正用意。
“你这主任让出来也并不是损失,省里面需要你在草海阻击孙刚。”
在方怡梅的那光洁的后背上抚动了一阵,刘伟名道:“现在孙刚得到了园区主任的位子,下一步就是他们孙家把汽车城搞定的事情了,如果再搞不定,孙刚就有罪受了。”
“这事应该问题不大吧?”
“问题到是不大,关键就是需要他们尽快进行,到了汽车城落户了以后,相信省里面又是另外的一个态度了。”
“我明白了,到时候省里面就会再次表现出两不相帮的情况,那个时候你又会再次成为省里面的大杀器。”
哈哈一笑,刘伟名道:“我这个大杀器可不是一般的大杀器,到时真的祭出来时,这杀伤力可就太大了。”
方怡梅并不理解刘伟名话中的真实意义,笑道:“你还真把你看成宝贝了。”
刘伟名这时感受到了方怡梅的那丰满身体,下面部位再次有了一些变化。
想到方怡梅对于自己与温芳的事情都不介意时,对方怡梅就再次产生了一种激情。
在方怡梅的耳边小声道:“我的大杀器又来了,准备好了没有?”
方怡梅明显就感受到了了刘伟名下面的变化,脸上一红,娇嗔道:“温芳真是厉害,也不知道她到底教了你一些什么,跟她做过以后,你是越来越坏了。”
刘伟名的头脑里面瞬间闪现出了温芳与自己做这事的情况,心中那种欲情也升腾了起来。
没有再多言,顺势一滑,已是与方怡梅纠缠在了一起。
这时的孙刚同样在他住的那县委宾馆里面,借口与伍翠苗谈工作,在床上把伍翠苗折腾了一翻。
看着伍翠苗的身体,孙刚叹了一声,就想到了自己那本被小偷偷走了的笔记本,那可是自己的心血啊
把伍翠苗赶走,孙刚就披着一件睡衣坐在椅子上,拿出了一本笔记本开始奋笔疾书着。
越写越是兴奋,今天取得了胜利,又与伍翠苗做了那样的事情,孙刚感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的兴奋过。
大量的与伍翠苗在床上做那件事情的经过写在了那本笔记本上。
好不容易才写完,再看看那笔记本上沾上的一些毛发,孙刚有着一种巨大的满足感。
电话响起时,孙刚吓了一跳,这才从那有些迷幻性的思维中清醒过来,拿起了手机才发现是自己的父亲打来的电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