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来到这处茶楼时,宁军早已坐在了那里。
两人都已很熟了,刘伟名打了个招呼就进去坐了下来。
看到刘伟名坐下,宁军叹道:“太忙了,有时都很羡慕你们的。”
“什么时候外放啊?”刘伟名就问道。
这话还真是问到了宁军的心里,虽然当省纪委书记的秘书很有权势,但是,哪里能够比得上那种独霸一方的感觉。
宁军其实一直都在想着外放,以他这样的级别,外放也是能够成为一方霸主,不过,他可不敢把这心思流露出来,要是被呼延书记误会了,那可就真是要出大事。
笑了笑,宁军没敢在这件事情上多言。
刘伟名也知道自己问得不太好,这种事情很敏感,也让宁军头疼。
说转了话头问道:“宁哥,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喝茶了?”
“伟名,我问你,孙林的事情是不是你从中进行了一些操作?”
看到宁军那眼神,刘伟名就知道这事情不能再瞒,微微点头道:“也不能说是**作,只是从中挑拨了一下而已。”
宁军就笑道:“这事呼延书记是明白的。”
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呼延书记那样的眼睛,刘伟名也没有想到过会瞒得过他们。
“呼延书记昨天还表扬了你,说你有大局观。”
刘伟名就知道呼延傲博应该是知道了自己在草海的事情,这才有了表扬之说。
“没办法,招商引资是宁海的大局啊。”刘伟名说道。
宁军笑道:“别做得很委屈的样子,你的这种退让的做法深得省里领导们的欢心的,有些时候有失就有得嘛,目光要放得长远些。”看到刘伟名在不断的发展,宁军的心中还是有着一种羡慕,紧跟在呼延书记的身边,他更是明白呼延傲博的心思,呼延傲博对于刘伟名这个年轻人一直都是关注的,正是有了呼延傲博的关注,宁军才在刘伟名的面前表现出一种关爱。
“我现在希望的就是汽车城能够尽快谈成。”
哼了一声,宁军道:“现在你既然都有了态度,对孙家该给的都已给了,就得看孙家的了,这件事情到是问题不大,关键的是孙林的事情了。”
能够从宁军这里听到的事情都小不了,刘伟名也想知道一些情况,就问道:“宁哥,孙林的事情扩大了?”
宁军看向刘伟名道:“这件事情还真是闹得有些大,孙祥军到是麻烦不小,最近应该都在扑火,唉现在的民意是越发强了,你可能没时间看吧,网络上早已闹得火热,孙家还是采取了许多的办法想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但是,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敏感,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压下去,加上有心人的推动,反**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的。”
“孙林牵进去了?”刘伟名有意问道。
“本来这件事情到是与孙林没有关系的,谁叫那些东西都是从他的手中出来的,上面又有着一些关键的内容,中央也专门就这件事情组成了工作组,你要知道,能够组成专门的工作组,这就说明了其中的推动。”
微微点着头,刘伟名算是明白了,孙祥军在上层也不是势力大得能遮天,还是有着许多的对手,借着这事,估计宁海的上层也都掺合了进去了,虽然这件事情并不一定能够把孙祥军拿下,但是,打击他一下到是许多人乐于做的事情。
“这样看来,汽车城的事情就应该快了。”转念间刘伟名就想到了汽车城的事情,如果是这样,孙祥军为了不让事态的发展,除了汽车城会尽快落实外,可能还得拿出更多的利益来进行交换。
宁军笑道:“是的,汽车城的事情会很快搞定,对于你来说,汽车城只要搞定了,你就可能放开手做你的事情了。”
刘伟名心中高兴,说道:“这是好事。”
“这样的,呼延书记让我告诉你,有许多时候,在做事时别有太多的顾虑,该出手时就要勇于出手。”
听着这个的话,刘伟名的眼睛一亮,这到是一个重要的事情了,看来呼延书记对于草海县的情况也了解不少,这是站在自己一方的。
想到了褚向前他们的事情,刘伟名问道:“省里对于把孙林事态做大的人是什么态度?”
宁军道:“这也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另一个事情了,虽然那些人无心中做出来的事情也对一些事情有了推动,但是,这样的做法也打乱了一些计划,搞出了问题,你往后专心学习,别再掺合。”
暗叹一声,刘伟名知道褚向前他们算是仕途之路终止了前进的动力了,这是省里对他们的态度。
想到这几个人也并不是什么好人,刘伟名并没有那种帮助他们的想法,也就没有再谈这些人的事情。
两人聊的时间并不长,宁军的事情太多,能够抽出这么一个时间来见刘伟名,这面子也给得不小。
送走了宁军,刘伟名向着学校走去。
路上时,郑小柔的电话再次打来。
电话中郑小柔询问了刘伟名最近的情况。
刘伟名笑道:“我能有什么情况,现在是缴械了,让我在学校加强学习。
郑小柔就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宁海的事情,孙祥军是不是又被你坑了一次?”
“他那么大的人物,我怎么可能坑他呢。”刘伟名笑道。
郑小柔也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孙祥军现在都急得上火了,到处拉盟友,又到了刘家一次了。”
一听到孙祥军往刘家跑,刘伟名就心中不舒服,沉声道:“还在问联姻的事情?”
郑小柔放声大笑道:“怎么的,担心了?”
“担心又有什么用。”
刘伟名对于刘家的态度就有些气闷。
“你不知道吧,如果说孙祥军在意刘家,还不如说他更加的在意郑家和韦家,这两家的力量如果能站在孙祥军一方,他就有一个大踏步的发展,所以,当刘雨江提出要把她的干女儿嫁给孙刚或是孙林时,孙祥军是没有表态的,如果换成是以前,孙祥军不骂人才怪。”
刘伟名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就询问起来。
郑小柔把整个的情况向刘伟名讲了一遍。
“你们郑家现在是什么态度?”
刘伟名问了一句。
郑小柔道:“不管怎么说,还是亲戚关系吧,我爸说了,不帮不打。”
这就是郑家的态度了
“韦家呢?”刘伟名又问道。
刘雨江搞出了那样的事情,她的丈夫不可能不介意,还是那么大的领导,在这件事情上,韦家如果没有一些态度,那就只能说韦家太弱。
郑小柔笑道:“反正刘雨江自从那次回来后,仅只是到了一次韦家,结果被打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刘伟名听得出来,郑小柔与刘雨江之间并没有那种尊重的意思,听起来对刘雨江还很不待见。
想到他们这家庭乱七八糟的事情,刘伟名只能是摇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过这样的家庭。
“对了,有一件事情你可能还是要重视一下的,梦依她小姑最近可能会到宁海,她的目的就是要到春竹乡去看看。”
“刘雨露?”刘伟名问道。
“不错,就是刘家的这个发改委主任。”
刘雨露一直都是刘家的最有话语权的人物,她突然想到去春竹乡看看,这是否代表着刘家的另外一派在对自己进行权衡了?
刘伟名感到这女人到来,肯定是就想进一步了解自己的。
“明白她来的目的没有?“郑小柔问道。
“看来刘家的一些人是想走另外的一条路了。”
郑小柔笑道:“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你放心,就算大家都不支持了,我也会支持你的。”
郑小柔应该是一直都在刘家为自己说话的。
刘伟名对郑小柔也是非常的感激,这女人对自己真是没话说了。
看着汽车城已经在春竹乡园区破土动工的内容,刘伟名的脸上满是笑容,一个月的沉寂后,由华夏最大汽车制造厂与德国汽车制造厂合资组建的合资大型汽车制造厂终于举行了签字仪式,现在更是开始动工了,华德汽车制造厂是新合资企业的名字,这是近年来国内投资额最大的中外合资汽车项目,注册资金40亿元人民币,双方各占股本50%。公司初期投资额70亿元人民币。这一合资项目得到华德两国政府的大力支持。
听着播音员在电视中的介绍,刘伟名也在感慨,不要说是孙家吧,那德方对于这次的合作肯定也是极为看好的,这事就不单单是孙家的功劳,说明德国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下了决心,孙家只是起到了把项目拿到春竹乡的作用而已。
有了这样的一个项目,从中央到省里对草海的发展也必将进一步的加强,这对于草海县的经济发展必将带来重大的作用。
具体的情况刘伟名不想去了解,这个项目既然签字了,那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有着德国公司的存在,一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改变。
那么大的一个项目,大家都不可能拿着开玩笑。
“是到了出手的时候了。”刘伟名自语道。
把孙刚的那本笔记本拿出来,装进一个黑包内,刘伟名朝着田老头的家里赶去。
这件事情别人来搞刘伟名并不放心,还得问一下田老头的意思,这件事情不搞出来就罢了,一搞出来,那可是要命的事情了。
坐进小车,刘伟名自己开着向着田老头家赶来。
半路上刘伟名再次接到了陈锁源的电话。
把车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接通了电话时,陈锁源有些忧心道:“刘县长,汽车项目动工了,孙刚把不少人召集在一起聚合,很嚣张啊。”
最近不仅是刘系的人,其它的力量也被孙刚打击得厉害,想到孙刚背后有着庞大的力量,大家都不敢去得罪孙刚,也就造成了县里没人敢明着与孙刚顶牛的情况。
陈锁源苦闷道:“刘县长,你得回来稳定一下啊。”
“有了新的情况?”刘伟名听得出来,陈锁源他们的日子并不太好过。
“刘县长,有几个人也都摇摆不定了。”
“行了,老陈啊,许多事情别被表现的假像迷惑。”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告诉陈锁源自己要开始行动了。
陈锁源叹了一声道:“刘县长,你放心,我陈锁源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跟你走。”
这个时候他还在表态,刘伟名暗自点头,这陈锁源到是一个不错的人物,刘伟名更是知道了一个情况,孙刚不知道是学聪明了还是得到了孙祥军的指导,对陈锁源也进行了拉拢,结果这陈锁涛并没有被拉走,能够做到这样,这个陈锁源已是可用的人了。
就在刘伟名与陈锁源打电话的时候,这时的孙刚办公室里面,孙刚的对面坐着的是温芳。
孙刚的目光已在温芳的身上扫视了一阵。
孙刚的眼神中透着一种极强的魅力。
“温芳,如果到了现在你都还这样,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诚意。”孙刚已经无法再忍耐了,盯着温芳沉声说道。
温芳的心中乱成一团,她明白自己采用着种种的办法把一次次孙刚的进攻挡住,现在孙刚已经失去了耐心了,今天就是想逼着自己表态。
难道真的与孙刚做那么一次?
这个想法不止一次在温芳的头脑里面闪过,其实,自己也并非少女,就算是与孙刚做一次那事也并非就能够损失什么,还可以继续把这关系保持下去,但是,每当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温芳却又知道,假如自己真的这样做了,让刘伟名知道了的话,那就永远也不可能与刘伟名有任何的发展。
汽车厂项目的签字,这使得孙刚的势力发展到了顶峰,面对着这样的局面,孙刚今天已经收拾了两个人,把自己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这是不再打算与自己玩了。
孙刚说出了那样的话,就这样紧紧盯住温芳,这段时间孙刚到是活得滋润,有好几个小媳妇被他用强大的权势攻破了心理防线,对于温芳,他就决定强力逼一下。
“这事,我得再想想。”温芳以退为进道。
“三天,如果你三天还是这样,你自己考虑后果。”孙刚沉声说道。
从孙刚的办公室出来,温芳坐进车子半天都没有启动,孙刚现在已经下了最后期限了,自己该怎么做呢?
陪孙刚一次和拒绝的想法在她的头脑中不断斗争。
以孙刚现在的情况,在草海县就完全是孙刚的天下,已到了自己必须表态的时候了。
坐了许久,温芳终于有了决定,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孙刚的电话,对孙刚说道:“孙县长,抱歉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