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完这话,温芳的全身突然间有了一种解放,那种压在心中的巨大力量仿佛已经散去,自己已经做错了许多事情了,这次决不能够再错,得罪了孙刚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最多不过是把自己的位子一撸到底而已。
刘伟名难道真的会放任孙刚整自己?
那就让两个男人好好的斗一场吧
紧接着,温芳拨通了方怡梅的电话,约着方怡梅去找一个地方,她决定好好的与方怡梅谈一下了。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这中间还有这样的事情,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继续开车向着田老头的家里赶去。
到了田老头家里,刘伟名就看到坐在那里与田老头相谈甚欢的一个熟人。
“孟叔。”
刘伟名喊了一声。
这人就是上次田老头一起到了草海的那个叫孟民军的人。
“哈哈,伟名来了,你孟叔从京里来宁海。”田林喜笑着说道。
孟民军微笑着上前与刘伟名握了握手道:“小刘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快坐下说话。”田老头笑声很大,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
大家坐了下来,孟民军微笑道:“小刘,春竹乡的发展很好啊,真是没有想到那样的一个地方都被你们发展了起来,这是一个扶贫工作的典范。”
“都是大家穷怕了,穷则思变啊。”
“好一个穷则思变,不错,我们不能够守在贫困的地方发愁,而是要积极想办法解决,只有具有了主动性,贫困的状态才会有一个根本的改变。”
孟叔到是显得非常的高兴。
刘伟名不太好打听孟民军的情况,如果不是这次孟民军到来,刘伟名差点把这样的一个人忘了,只是感觉到他的来头不会太小。
“伟名,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学习不忙?”田林喜问道。
刘伟名没有摸清楚孟民军情况前,当然不可能把事情说出来,只是笑道:“今天没事,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田林喜就笑了笑道:“正好,难得民军也来了,我们一起喝几口。”
孟民军笑道:“我得先打个电话才行。”
刘伟名道:“我去近排一下。”找了借口就走了出去。他不可能去听人们打电话,这礼貌还得讲。
看到刘伟名找借口出去,孟民军看向田林喜道:“很不错。”
田林喜点头道:“最近伟名很委屈的,有力无处使啊。”
“项目已经敲定了,他想使力就使力嘛,中央对那人还是有着一些看法的。”
田林喜道:“那人极端了一些,他上去了对华夏来说不是福。”
“这次几方的博弈中,他是吃了亏的,但是,并没有动摇其根本,最终只是搞了孙林一下,那孙林本身就没有混官场,根本无损啊。”
“那就得在草海做文章了,宁海这些人啊,现在也到了要动用伟名的时候了。”
两人谈着事情,刘伟名去厨房中对负责安排田林喜生活的人们交待了几句,又在外面想了一阵,这才慢慢回到了房间内。
看到刘伟名重新进入,田林喜指着孟民军道:“伟名,我正式给你介绍一下你孟叔,你孟叔现在调任国家预防**局任局长。”
刘伟名吃惊看向孟民军,心中暗想,自己正想着如何搞孙刚,没想到这里就见到了这样的人物。
看到刘伟名那吃惊的表情,孟民军笑道:“怎么了?不认识了?”
大家就笑了起来。
田林喜道:“一般的干部听到自己的面前站着的是你这样的官员,****都会有些发抖的。”
刘伟名也就是一愣,现在也清醒过来,笑道:“说得不错,这威慑力是极强的。”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孟民军道:“刚刚调到新的部门,工作千头万绪的。”
两人并没有拿刘伟名当外人,说起话来很是自如。
田林喜道:“是得寻找一个切入点立立威才行,要不然还真是难开展工作。”
“可惜孙林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孟民军叹息一声。
虽然这只是孟民军在田林喜面前无意间的一种感情流露,刘伟名却是心中一动。
他从孟民军的这种情况中有了一个发现,那就是虽然孟民军只是一个国家预防**局的局长,他仿佛并不怕孙祥军,还有着一斗的想法。
田林喜微笑道:“机会总是有的。”
两人又聊了一些各方面的事情,刘伟名坐在一旁听着他们的交谈,从中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
把华夏有关姓孟的人物想了一阵,刘伟名的眼睛一亮,他突然想到了华夏同样也有着一个孟家,这孟家与刘家相同,却又不同,孟家的老爷子仍然活着,那可是老牌的红色家族掌门人,在华夏的话语权极重,这个孟民军难道是孟家的子弟?
有了这样的想法,刘伟名就进一步观察着孟民军的情况,现在刘伟名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以前就没有在网上查一下这个孟民军的情况呢。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刘伟名的心思就活了,反正这里也有着师傅的存在,到是可以把那东西拿出来了。
又把整个的情况想了一遍,如果这个姓孟的是孟家的子弟,孟家就决不可能怕孙祥军,听了他们之间的交谈,孟家仿佛与孙家还是对手的情况。
越想就越感到自己抓住了关键,也许宁海是孟家的地盘也难说,这次孟民军再次到来,是不是表明了孟家在项目搞定了以后又得出手了
不管了,许多事情就存在一种搏的情况,这事到是可以趁着这次孟民军的到来好好的搞一下。
大家在田林喜家到是聊得愉快,孟民军对刘伟名也同样很有好感,不断拉着刘伟名交谈,更多的是询问刘伟名从政方面的见解。
刘伟名也打起了精神把自己的各种想法向着孟**讲述。
每当刘伟名讲述中的内容得到了孟民军的肯定时,田老头都会露出高兴的样子。
孟民军的事情毕竟太多,吃完了饭他就匆匆离去。
送走了孟民在来,田林喜笑道:“你能够与民军搞好关系,对你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师傅,我突然想到了华夏的孟家,孟叔难道是那孟家的子弟?”
田老头就笑道:“你果然聪明,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弟子。”刘伟名就拍了一下田老头的马屁。
田林喜笑道:“你小子,既然你猜出来了,那就多少告诉你一点吧,其实呢,孟家与孙家并不对路,两家也在斗着,宁海呢,是属于孟家的地盘。”
果然是自己猜测的情况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
田林喜又说道:“两家一直都有些争斗,正是有了这样的争斗,孙祥军才想到了把儿子放到孟家地盘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是孙家拿到了孟家一个很有发展前途子弟的把柄。孙祥军也知道这样会惹怒孟家,所以就表示会拿出一个大的项目放在宁海,后来孙林的事情发生了,孟家这才有了与孙家交换的筹码,两家在这件事情上是孟家取得了一些胜利,不过,在对待孙刚的事情上,孟家也表示了由下面的人自己争夺的意见,民军到我这里来,当然是有目的的,孟家人虽然不能够出手,但是,也不希望孙刚在宁海把势力发展起来。”
说到这里,田老头很有深意地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这才多少明白了一些内情。
看到刘伟名从包内拿出一本笔记本,田林喜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来我这里有事,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师傅,我无意中得到了这个东西,是孙刚的,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还请你老帮着看看。”
刘伟名把那本笔记本递到了田老头的手中。
疑惑地看了刘伟名一眼,田林喜笑道:“一本笔记本搞得那么神秘。”
“你说什么?是孙刚的?”
田林喜本来取笑的眼神一凝,他知道既然是孙刚的,肯定就不是一般的东西。知道刘伟名一直都在与孙刚斗着,现在拿出了这样的一本看上去并没有特别之处的笔记本,田林喜相信决不一般。
“是的,有一位同志从孙刚那里得到的。”刘伟名说道。
田林喜拿起这本笔记先看了看封面,这才把笔记本打开了。
看了几句,抬头看了刘伟名一眼,然后继续看了下去。
很快,田林喜变得严肃起来,翻动的速度也变得快了,差不多是一目十行,主要就是看看记录的人的情况。
孙刚在笔记本中把每一个女性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官职,是在什么地方做了这样的事情,甚至还把那女性身上的秘密部位有什么样的特点都描写了出来。
孙刚描写得很细,一看就知道这些事情绝对不是乱写,完全就是真实的事情。

田林喜的手一下子就拍在了桌子上,把桌上的茶杯震得跳了起来,更有一杯茶杯倒下,茶水流得到处都是。
喘着气,田林喜大声道:“太无法无天了。”
“败类。”
看着田林喜气成了这样,刘伟名道:“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孙刚到了草海县以后,用权势威逼了好几个女性,很恶劣啊。”
“这样的人必须坚决打击,不打不足以平民愤,你小子,我告诉你,碰到这样的行为你为什么要忍,一个党员干部,任何时候都必须勇于直面**。”
刘伟名心中腹诽,汽车城如果没有落户宁海,就算是自己想打,宁海的上层也不一定同意,现在到是怪自己了
不过,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惭愧的,这样的事情自己其实真的就应该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给予打击。
看到田林喜还在那里气愤,刘伟名道:“师傅,这事牵到的是孙祥军,以他的力量,就算搞出了孙刚,对他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影响吧,毕竟里面只是描写了一个孙祥军的****情况。”
对孙祥军的****事情,孙刚在描写那个女人时点了另外几个他没有搞到的人的名字,这个到是对孙祥军有着牵扯。
田林喜气了一阵,现在也缓了过来,冷静下来后,也就在想着这事的处理办法,他也知道刘伟名是有着顾虑的,这件事情根本无法责怪刘伟名。
“你说得不错,这件事情也只有现在拿出来才能够起到作用。”
田林喜说道。
转念间想到了刘伟名拿给自己的用意。
沉思了一下才说道:“你是希望让孟民军他们来搞吧?”
“如果他们能够搞这事,到是可以试一下。”
摇摇头,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这事你就别管了,孟家是不能得到这东西的,你看看里面的一些女干部,她们其实是无辜的,她们也是受害人,假如孟家得到了,他们并不一定会把全部的内容公布出去,反而会用这样的东西与孙家谈判,从而获取最大的利益。”
刘伟名其实也想到了这些东西,所以才来找田林喜。
看到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田林喜道:“我会到京里去一趟,这件事情还得由老领导来做才行,哼,我到要看看他孙祥军怎么说。”
刘伟名道:“如果首长来搞这事,孙祥军的进步必然受挫了。”
田林喜道:“他走得太极端了,老领导也是有看法的。”
刘伟名就明白了,有了这样的东西在手,华威就有了出招的借口,这次不仅是孙刚要出事,孙祥军前进的步伐也必将受阻。“
“师傅,我下一步该怎么做?”刘伟名问了一句。
田林喜指着这本笔记本道:“这本笔记本你就当你不知道好了,这事我认为别把你搞出来为了,你要知道,这件事情捅出来,孙刚肯定是完蛋了,但是,孙祥军不一定会完蛋,毕竟儿子是儿子,他是他,虽然他进步的步伐受阻,他的力量也并不是你能够撼动的。”
刘伟名知道这事上是田林喜要关照自己,他也并没有想在这件事情上把自己牵扯进去,就点了点头。
田林喜道:“老领导一直都是欣赏你的,对他我是不会隐瞒的,不过,对外的时候就不会把你弄出来了,这事现在看起来你处理得不错,这种事情捅动网络上,或是泄露了出去同样也能拿下孙刚,但是,那样一搞,人民群众的心目中,他们对我们党的干部必将有着负面的看法,这很不好,由党内自己来进行处理,同样也是能够起到作用的。”
刘伟名道:“我认为我们的党必须要正视自己的问题,有些毒瘤必须要割掉,否则的话产生的影响必将更大。”
田林喜神情凝重道:“这事大家都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说到这里,田林喜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本笔记本,叹道:“孙祥军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出了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呢。”
这话说得刘伟名一愣,田老头看起来对孙祥军多少还是有些肯定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