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疑惑眼神,田林喜就猜到了刘伟名的想法,笑道:“一个领导干部能够凭着自己的能力发展到高位,无论他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是做出了许多贡献的,看问题也好,看一个人也好,都得一分为二,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就把这个人完全否定了。 .”
刘伟名细细品味着田林喜的话,对这话很是赞同,的确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我明白了。”
“这本笔记本毕竟是能够拿下孙刚的东西,孙刚一倒,以孙祥军的精明,他肯定会怀疑到你从中做了事情,以后你必将与他成了死敌。”
“无所谓了,反正事情到了这里,不是死敌也是死敌了,最多不过师傅你老帮我安排一个养老的地方好了。”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说道:“你有勇气面对孙祥军,这是好事,也别说得那么悲观,这件事情到时是华老出手,他出手的话,孙祥军明着是不敢动你的,最多暗中让人来搞,只要不是他亲自来动,其它的人是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田林喜在说这话时充满了自信。
刘伟名微笑道:“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在分析这件事情的后果,搞出了这件事情,孙祥军是肯定会怀疑到我的身上,不过,有着你老顶着,加上这事如果是华老顶着的话,他是不敢有所动作的,我其实很安全。”
“当然,我也有过想法,让孟家冲在前面,这样一来就与我没有关系了,听了你的分析,我才明白孟家不可靠。”
田林喜沉思了一阵,说道:“这事上孙祥军怀疑上你,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你现在仅只是一个副县长就敢于同孙祥军这样的庞然大物作对,这需要的是一种勇气,老领导就是喜欢这样的人,在他那里,你的素质方面必将再次加分。”
“算了吧,这些事情我都不想过多的考虑,我就想尽快回到草海县去工作,你不知道,孙刚现在嚣张得很,工作不好好的干,拉帮结伙,打压干部的事情没少干,一个汽车项目就让他气焰高涨,我担心他控制了春竹乡园区以后,园区的工作会偏离现在的轨道。”
“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与孟民军交流过的,春竹乡园区的发展对于孟家来说是一个好事,可以为孟系的许多人加分,他们也不希望做坏这个项目,另外,孟家是了解过你的情况的,虽然你有着刘家准女婿的身份,到目前为止你也还没有得到刘家的认可,孟家是希望把你拉上他们的战车,在这件事情上你得好好的想一下了,可能下一步孟家对你的拉拢会加大。”
“我一个小人物,他们没那必要吧。”
“你也太小看你自己了,做出了春竹乡的园区政绩,你已经得到了华老他们的肯定,我这里同样是一大力量,不要说是孟家,京内许多家族都会重视于你,为什么你没有感觉到大家的重视呢?最主要的还在于你现在与孙刚是对立的关系,大家也想看看你能不能干掉孙刚,只要孙刚一倒,你的情况就必将大变。”
刘伟名苦笑道:“师傅,说个实话吧,我就一个小人物,我的理想其实并不大,就想把春竹乡发展起来,能够当上副县级的领导,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我很满足,真的很满足,只要春竹乡脱贫了,我就算是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扫过,田林喜欣慰道:“你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就很好,做事一步一个脚印进行,这样才能够走得更远你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副县级并不是你的终点,你的路才刚刚开始。”
从田林喜家出来,刘伟名的心情不错,他知道只要有着华威等人的出手,孙刚是必然要出事的,这样的人就连田林喜都看不过去,华威他们那也就肯定要痛击了。
刘伟名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还动不了孙祥军,但是,能够阻击到他前进的势头,在这事上对于刘伟名来说也是足以自豪了。
回到宿舍刚刚坐下,方怡梅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电话中方怡梅说道:“伟名,有一个事情我得告诉你,孙刚把温芳叫去逼着温芳跟他做那事,结果温芳没同意,两人现在是正式闹翻了。”
听到方怡梅这样说话,刘伟名的心中就有着一种欣慰,以温芳的情况,就算是做了那种事情也不可能让人看得出来,她现在表明了不与孙刚那样搞,就足以说明了她是真的愿意跟着自己了。
“伟名,温芳与我聊了很长时间,她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方怡梅第一次为温芳说话了。
“我知道了,孙刚跳不了几天了。”
刘伟名也透露了一点信息给方怡梅。
方怡梅道:“伟名,现在的草海真是有些草木皆兵的味道,孙刚拉到了韩敏、伍翠苗两人,大多数常委又不敢跟他顶着干,就连郭书记现在也让他几分,没有你在草海支撑大局,大家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刘伟名是知道情况的,由于看不明白孙刚的情况,一些常委并不会轻易站出来与孙刚对着干,现在就连高卫都不轻易讲话了,这才造成了孙刚的强势。
与方怡梅打完电话,刘伟名想了一下,还是拨通了温芳的电话。
电话一通,温芳就说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不管我的,肯定是方怡梅给你打电话说了。”
这温芳真是一个聪明人
刘伟名道:“你拿来的那东西正在产生作用。”
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温芳就笑了起来,对刘伟名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应该使用了,现在汽车城已经落户,你不可能再有任何的顾虑,只要那东西祭出,孙刚就蹦不了几天。”
“放心做好你的工作,别担心。”刘伟名打气道。
“我放心得很,反正我就跟你了。”
刘伟名又与温芳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这里刚跟温芳通完了电话,郭灿的电话就打来了。
这次郭灿的语气中就显得有些凝重,对刘伟名道:“伟名,后天来开个常委会。”
刘伟名道:“行,我请假就回来。”
郭灿有些迟疑道:“伟名,孙刚提出要换政府办主任,考虑到政府办工作的重要性和便于操作性,孙刚的想法不得不重视,这事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刘伟名就明白了,郭灿在不明白情况下,对于孙刚想换办公室主任的事情,郭灿选择的是同意。
果然孙刚采用了家族力量后,就连郭灿都选择退让了
“郭书记,我的态度很明确,孙民富同志的工作很认真,也很负责,调整他是没有道理的。”
刘伟名表明了态度
“嗯,会上研究吧。”
郭灿说完了这样的话,电话就挂断了。
刘伟名打完电话就在想,郭灿现在也顶不住孙刚的进攻了,孙刚看来很强势嘛
刘伟名是提前一天来到草海县的,一路上也感到了草海的变化,许多路段都在施工,从市里到县里的公路也在扩建。
看到这样的一些情况,刘伟名就知道,随着春竹乡成为了三省的中心,宁海省对于草海的发展就显得重视了,相信只要加大力度,春竹乡那个地方就会成为一方热土。
心中多少也有些感慨,这一切的变化都与自己的努力分不开,要不是有着自己的努力,春竹乡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大发展
车子刚到了进入县里的交界处,刘伟名就发现路边停了两辆小车。
“刘县长,这应该是庞书记和陈秘书长的车子。”王报国说道。
果然就看到路边树荫下坐着庞辉和陈锁源。
没想到这两人迎到了这里
车子在路边停下,刘伟名已经看到庞辉和陈锁源迎了过来。
庞辉与刘伟名握着手道:“伟名,辛苦了。”
“你们这是?”
刘伟名问道。
陈锁源道:“知道你要回来,庞书记说是约个地方,我们给你接风。”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他明白这两人知道自己回来,今天是想在会前与自己交流一下的意思。
“行,那就先填下肚子再说。”
分别坐进了自己的车子,三辆车由陈锁源的车子开道,岔入一处小道,向着一处休闲山庄开了进去。
这一切应该都是陈锁源安排好的,看着这两人搞得那么神秘的样子,刘伟名就知道草海的形式并不是太好,这两人的压力很大。
现在的草海县里情况大家都看不明白了,随着孙刚的强势,大家并不知道省市的态度,只是表面上看出了上级对孙刚的支持,同时,在孙刚有意把他的家族力量夸大的情况下,想与孙刚作对的话,大家就得惦量一下自己的力量,草海县的常委们还真是没有几个人有那勇气与孙刚顶牛,其它的人好些,庞辉和陈锁源的后台说起来可能就是自己了,失去了自己的帮助和支持,他们在孙刚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一战的勇气。
他们是担心自己顶不住啊
刘伟名看着前方的两辆小车,能够理解到这两人的压力所在。
车子开进了院内,早有那山庄的负责人跑出来迎接。
三人走进了早就准备好了的房间,秘书驾驶员之类的人都去到了另外一间房间。
坐下后,陈锁源道:“刘县长,你回来了,我们的心里就算是有了底气了。”
庞辉现在也没有再摆那副书记的架子,叹道:“伟名你应该知道了吧,最近孙刚与孙民富闹得并不愉快啊。”
刘伟名道:“老孙这个人做事很踏实,孙刚想换成谁?”
庞辉道:“孙刚打算让韩步松来任主任。”
“韩步松?”刘伟名问了一句。
这个韩步松原来也是春竹乡的人,打架调离的,没想到又与孙刚钩上了
陈锁源道:“老孙的日子不太好过啊。”
刚说了几句,就见外面车子响动。
陈锁源笑道:“老孙来了。”
果然,没过一阵,孙民富就急匆匆走了进来,看到迎上前去的刘伟名,孙民富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孙民富这个样子,刘伟名轻轻拍拍孙民富的肩膀道:“来,坐下说话。”
大家重新坐下,孙民富这才控制住自己的心情道:“刘县长,孙刚那小子这次是把我看成眼中钉了。”
刘伟名看向庞辉道:“明天的会上主要是想研究老孙的事情?”
庞辉道:“不仅是老孙的事情,还有几个人事的研究,都是不与孙刚走一道的人唉。”
看到庞辉这个样子,刘伟名心中不快,这个庞辉就算是没有太强的后台,这担待上还不如陈锁源和孙民富,看来下一步得在孙民富和陈锁源的身上多花些功能夫才行。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表现出自己的想法,看向三人笑道:“草海县并不是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看到刘伟名这表情,本来还心神不定的孙民富那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他最担心的还是看到孙刚的强势,刘伟名都顶不住了。
不仅是孙民富,其他两人这时的心也稳了下来,怕的就是自己追随的人顶不住,现在看起来刘伟名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仍然是顶得住的人,只要刘伟名顶得住,草海县就不可能让孙刚为所欲为
看向10了庞辉,刘伟名说道:“老庞,明天的会上,该顶上的要顶上,我们不能让同志们寒了心。”
庞辉点头道:“反正有伟名在,我们也是有力量的。”
几句话间,大家就找到了主心骨。
陈锁源不解道:“怪了,这次的人事研究内容中还有一个就是更换温芳的事情,温芳不是孙刚一力支持的吗?怎么才几天的时间,孙刚又要换她了?”
其实,他们都有一种猜测,感觉到在这件事情上孙刚是中了刘伟名的计了,只是没有看出这计到底是怎么样使的,陈锁源的询问也正是大家想问又不好问的。
“温芳一直都听我的。”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孙民富一拍大腿道:“我就说嘛这孙刚还以为他有着王八之气,吼一声就能够把人都招到他身边。”
看到孙刚吃亏,孙民富到是显得非常高兴。
刘伟名道:“只要认真把工作做好,无论什么时候都没必要怕,老孙啊,你是一个做事认真的同志,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为你说话。”
这是明白表示出了对孙民富的支持了。
本来还控制好了的感情随着刘伟名的这句话又爆发出来,孙民富感动道:“刘县长,你就看着我的表现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