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陈锁源和孙民富一边吃饭,一边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向刘伟名进行了讲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也知道了许多的情况,随着这两人的讲述,刘伟名也更加清楚了县里的情况。
刘伟名走进县委时就发现大家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有着太多的表情。
果然那孙刚还是搞出了一个局面了
刘伟名也不得不感叹有一个好的家世的优势,孙刚有着那么好的家世,只需要亮出他的家世,就没有多少人敢于轻视于他。
草海县毕竟一直都是一个小县,这里的人对于京里的大人物充满了太多的神秘,就算是有了自己这一年多的发展,埋在大家心底的那种敬畏感也并非一天两天就能消除。
孙刚这段时间还是不断把他们家家的资源进行利用,一些京内的大官也相继来到了草海县,每当到来一个大领导,孙刚都会进行大肆的宣扬,造成了全县的人都知道他有大来头,是有着大势力。
从大家打来的电话中,刘伟名更是了解到了许多干部群众们的想法,对于草海县的干部们来说,现在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孙刚是不可战胜的,无论县里把他怎么样了,只需要他的父亲发个话,就算是弄倒了他,他也会很快起来。
刘伟名想到孙刚的种种做派,只能是摇头。
难怪现在许多红色子弟升迁得非常快,一天一个样子
刘伟名并没有在意大家的想法,只要自己稳得住一天,这个草海县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如果是一年以前的刘伟名,可能也会与大家有着同样的想法,现在的刘伟名却是见识了太多的东西,更是知道了一些上层的斗争,孙祥军的确厉害,但是,刘伟名并不相信他能够一手遮天。
“刘县长好。”刚走在楼梯上,就见到一个看上去长得很是水灵的女人正走下来。
刘伟名本来在想事,听到声音抬头看去时,就发现这女人很面熟,想了一下才想起来。
原来是赵卫江的亲戚林雨仙
刘伟名微笑着与林雨仙握了握手问道:“过来办事?”
“嗯,有些事情刚办好。”
林雨仙对刘伟名还是心存感激的,关键的时候还是刘伟名发了话,自己才能够稳住位子,要不是刘伟名自己可能真就要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赵卫江对林雨仙还是有着一些交待,在赵卫江的告诫中,林雨仙知道一点,那就是赵卫江对刘伟名充满了一种信服,赵卫江认为刘伟名的前程远大,要求林雨仙要想办法靠上刘伟名,只要真的靠上了刘伟名,林雨仙必然有一个远大的发展。
一直都没有机会向刘伟名表忠心,今天难得碰到这样的机会,林雨仙也是一个精明人,知道这个机会难得,就小声道:“刘县长,今天有人想在会上为难你,你可得注意一些啊。”
突然间听到林雨仙这样说话,刘伟名就看向了林雨仙。
林雨仙也直视着刘伟名道:“如果刘县长用得到我的地方,就尽管吩咐。”
很有意思的一个女人
点了点头,刘伟名继续向上走着,心中就在想,这个赵卫江的亲戚到是可以一用,培养一下应该可能成为自己的亲信
当然了,也就是转念了一下,刘伟名继续向楼上走去。
林雨仙看着走上楼去的刘伟名,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值此县里的人都不怎么看好刘伟名的时候,自己这样向刘伟名表了一个忠心,假如刘伟名在这一战中取得了胜利,对自己的观感就必将有一个大幅的好转,今天到是要看看会开得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了
林雨仙突然间就想到了当初把刘伟名找到纪委时的情况,那个时候的林雨仙还高高在上,刘伟名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可是,才那么短的时间,草海县的情况已经发生了那么巨大的变化,刘伟名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成长起来了。
这个人现在就将决定着草海的走向
林雨仙发现自己竟然老了。
刘伟名这时已经上了楼,看着县委这过道中的情况,刘伟名的目光就转向了秘书长办公室的方向。
早就在观察着外面的陈锁源已经看到了上楼的刘伟名,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刘伟名的到来,忙迎了出来,对刘伟名道:“刘县长,你是坐一下,还是现在就去会议室?”
“还是到会议室吧。”
“那好,我陪你一道去。”陈锁源拿着笔记本与刘伟名说笑着就向着会议室走去。
陈锁源明白,今天的会议看上去是一个常委会,开成什么样子就影响到了县里今后的走向,刘伟名有着一场硬仗要打
陈锁源的这个做派也是表明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会与刘伟名站在一起的意思,这是一种再次的表态。
刘伟名看出了陈锁源的想法,心中也欣慰,这个陈锁源现在应该是下定了决心跟着自己了
走进会议室时,一眼望去,险了郭灿、孙刚和高卫外,大家都已到来。
本来庞辉应该会晚些进来才对,他今天却来得有些早了,从这事上也看得出来,庞辉的心中就多少有些紧张的,昨天刘伟名并没有把自己设计孙刚的事情说出来,这样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最好,正是没有能够得到太多的信息,庞辉才显得有些急燥。
刘伟名首先上前与庞辉握着手道:“庞书记来得早。”
庞辉微笑道:“我也刚进来。”
两人昨天就有过交流,这次到是没有太多的交流。
纪委书记廖歆琰这次到是主动站起身来迎向刘伟名,两人握着手时,廖歆琰道:“刘县长好。”
“廖书记好。”
两人都显得年轻,到是仿佛有些共同的语言似的,都表现出了一种亲热。
再次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摇了摇,廖歆琰道:“上次回家时,我爸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在这样的时候廖歆琰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话意就有些让人寻思了
“感谢廖书记的关心你也代我向他问好。”
这话差不多就只有两人能听到。
与廖歆琰握了手,这时政法委书记秦大海也主动伸手过来与刘伟名握着手,两人同样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看到这两人的这种表现时,刘伟名的心中也有些暗笑了,孙家把汽车项目搞定了,省里面的态度看来也有了微妙的变化,这些人都是有着一些消息来源的人,特别是廖歆琰,他们有这样的态度,今天的这个会议开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刘伟名同样也想到了一个关键,孙刚在县里搞得那么张扬,把所有的人都压了下去,作为县委的常委,这些人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在省里的态度又有了一些微妙变化下,这些先知先觉的人们必然要有所行动,冲锋可能不行,但是,他们不介意看到有人冲锋。
这里与大家刚刚握手聊了几句要坐下时,高卫已是大步走了进来。
一眼就看到了正想坐下的刘伟名,高卫眼睛一亮,忙上前几步笑道:“伟名,听说你昨天就回来了。”
“哈哈,到得有些晚,就没有打扰你了。”
“今天的会不一般哟。”高卫凑到刘伟名的耳边小声说道。
“你应该知道省里的态度了。”刘伟名也小声说道。
哈哈一笑,高卫用力握着刘伟名的手甩了甩。
两人在会上一直都表现得亲热,握着手也说了一些闲话。
看着高卫与大家握手问好时,刘伟名坐了下来。
高卫正在与大家握手问好时,郭灿和孙刚已是有说有笑中走了进来。
看到郭灿的那个样子,刘伟名心中一动,也许郭灿与孙刚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协议了
刘伟名的目光就扫向了坐在那里的陈锁源。
果然,刘伟名就发现陈锁源也很重视这事。
陈锁源是自己的人,并不属于郭系,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自己的大管家并不是自己的人,这郭灿难道心里面就没有想法?
刘伟名感到自己多少摸到了郭灿的一点心态的变化了,既然有了想法,这个时候孙刚又显得强势时,只需要孙刚在一些方面给予郭灿交换,也许郭灿暗地里还是会站在孙刚一方
越想就越加感到有着这样的可能性。
孙祥军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他难道不会指导一些孙刚的从政经验?
再想到省里的态度应该有了一些变化时,刘伟名就感到郭灿并没有得到更多的消息。
转念间就想明白了,郭灿虽然是杨轩同意的,也属于杨轩一系的人,但是,他的级别太低了,并不可能进入杨轩的核心内,比起廖歆琰和高卫等人来说,那种消息的到来必然慢得太多。
再说了,宁海的高层不可能张嘴就说出自己的意图,这是需要大家去悟的,悟不悟得出来就靠大家自己的智力了。
从这件事情来看,郭灿并没有这样的敏感性
郭灿如果今天真的与孙刚站在了一起,他就很可悲了
郭灿不可能知道那么快的时候里面,宁海的高层已经有了新的想法,就算是有一些猜测,郭灿可能想不到来得那么快,更不可能想到自己已经开始动手了。
郭灿既然没有看明白情况,当然就不会站在孙刚的对立面,与孙刚形成短暂的联盟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再看孙刚时,这时的孙刚一改过去的那种形象,变得很有了一些气势,说话时,声音也洪亮得很。
刘伟名有意观察韩敏和伍翠苗的表情时,两女的表情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伍翠苗的表情中透着一种非常复杂的情况,一时间还真是看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
再看韩敏这个女人时,刘伟名竟然从韩敏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鄙视。
刘伟名就有些想不明白了,既然不喜欢孙刚,为何紧定的站在孙刚一方进行支持
再想到方怡梅对自己说过,韩敏应该是新任市长楚宣一系的人时,刘伟名对那个楚宣市长就有些猜测了,一直都没有搞清楚楚富的来头,以他这样的做派,仿佛并不是杨轩一系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呢?
这韩敏站在孙刚一方,应该是受到楚宣的授意,既然这样,自己下一步得好好的了解一下楚宣才行了。
两人进来时也与大家握手问好,郭灿在与刘伟名握手时到是表现出了一种热情,两人聊了一阵,郭灿更是问了一些刘伟名在学校中学习的事情。
在与郭灿握手时,刘伟名还是感到了郭灿今天握自己手的一种变化,以前都握得很紧,今天却是握得很松。
果然与孙刚达成了一些协议了
从这次的握手上,刘伟名已经多少察觉到了郭灿的一些想法。
虽然郭灿有了一些变化,但是,毕竟大家都是许夫杰一方的人,郭灿也只能是符合一下孙刚,决不可能与自己形成敌对的情况,这种态度下自己到是不算太难对付。
难怪领导们有事无事都喜欢握一下手,别小看了这种握手,这是一种试探的好办法,许多时候,对手的心里变化不知不觉中会从这握手的瞬间泄露出来。
到了孙刚握过来时,孙刚的脸上明显带着太多的得意,看向刘伟名道:“伟名还没有回春竹乡去看过吧,现在的春竹乡又有了很大的变化。”
“春竹乡能够有大的变化,这是我很乐意看到的。”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孙刚哈哈大笑道:“是的,春竹乡要发展,就得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力量,现在还是太簿弱了,县里打算下一步要加强这个力量。”
“孙县长说得不错,只有形成强有力的核心,春竹乡才会越来越好。”
两人说话时,会议室虽然也热闹,如果注意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得出来,更多的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两人的身上。
好不容易才打了招呼坐下,会议室瞬间静了下来。
每一个人都有意无意调整着姿态,仿佛今天的会议就是一场战争,大家都想尽可能的把自己加以保护似的。
瞬间的静寂还是让郭灿有些不适应,嗓子就有些发痒,忍了一阵没忍住,郭灿最终还是轻咳了几声。
随着郭灿的轻咳,会议室里这才轻松了一些。
“开会了。”
郭灿说了一声。
大家都望向了郭灿,都知道今天的战斗已经开始了,也都向着孙刚和刘伟名瞟了那么一眼。
郭灿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常委们,这才说道:“上次对全县的各级班子进行了调整,经过调整,各级班子的战斗力增强了,各项工作有了长足发展,这是好事,随着草海的高速发展,随着汽车厂项目的落户,工作量更加繁重,对我们各级领导的要求也更高,为了适应新的形势需要,特别召开了这个会议,就是要对一些人事进行调整,下面,还是先请伍部长把要研究的人员情况介绍一遍。”
郭灿也知道自己不能够说多了,今天这会有些难开,说了几句就让伍翠苗来介绍情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