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孙刚一眼,伍翠苗这才开始介绍起人员的情况。
果然是重点在孙民富和温芳
这次会议可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郭灿和孙刚都有意隐瞒了要动孙民富、温芳、汪凌松的这个关键,只是说要进行几个人事的调整。
听到伍翠苗的介绍,刘伟名就知道今天是无法善了了,孙刚的目的很明确,今天不是要整下那两人,是想最后给自己一击,只要把这两个人拿下,就说明了孙刚的势力在草海完全压过了自己,往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敢于与他作对。
孙刚看来也是学聪明了,今天的针对性极强,完全就是针对于自己了,这次的人事调整中,并没有其它一系人员的调整,全都是刘伟名的人。
伍翠苗在介绍着,大家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刘伟名和孙刚,都在想两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伍翠苗介绍完了以后就没敢再说话,她现在也是痛苦,在工作上没有听背后那方顺章的话,更是被自己的丈夫怀疑自己与孙刚有了勾搭,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就只能是紧跟着孙刚了。
想到孙家的庞大权势,伍翠苗也有一个想法,也许搭上了孙刚这条大船,她的发展会快速起来。
介绍完了情况,伍翠苗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暗想,今天这个局完全就是孙刚搞出来的,据孙刚所言,县委书记郭灿在关键的时候也会站在孙刚一方。
孙刚也说了,今天主要的目的不是抓权,而是要削刘伟名的威信,拿下了那几个刘伟名的人,刘伟名在这县里就失去了帮手,到时想怎么动他都方便了。
县委副秘书长的调整人选是郭灿提出来的,是郭灿的人,这是郭灿要收权的动向,县公安局长孙刚同样也送给了郭灿,把汪凌松拿下,郭灿的人上位公安局长。
这一切都已经谈好,以县委书记和县长两方合力,刘伟名难道还有反抗之力?
看到伍翠苗望过来的眼神,郭灿道:“大家都谈一下吧。”
“嗯,大家都谈一下。”孙刚这次到是没有冲在前面,也顺口说了一句。
两人都明白,现在关键的是刘伟名,想先听听刘伟名的意见,然后再针对性的去出招。
庞辉把脸一沉,说道:“我谈几点看法吧。”
庞辉是刘系的重要一员,他发话了,大家都把目光向着庞辉注视过去。
庞辉明白得很,今天这个会议对于刘系的人来说就是一次考验,过得了关,刘伟名的力量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削弱,反之,孙刚和郭灿就很有可能联手起来。
这个郭灿看来是想抓权想得慌了,对形势的判断上他应该是出了偏差
“我想问一下,孙民富同志、汪凌松同志和温芳同志的工作是否出了问题?”
庞辉问道。
伍翠苗就说道:“这是一种调整,这次调整过后,他们三人的级别是没有变化的。”
庞辉以问道:“既然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得很好,又不存在其它的问题,为何还要调整他们,这事县委总得有一个说法吧。”
孙刚微笑道:“老庞,这件事情是我与郭书记商量过的,主要是考虑到全县的发展大局。”
这句话也有点意思了,就是对庞辉说了,就算是书记碰头会,他与郭灿也占了两票,没庞辉什么事情了。
庞辉根本没理这话,说道:“作为县委副书记,我认为在下面的干部们没问题,工作又出色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调整是不合适的,我反对。”
他是旗帜鲜明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会议一开始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县委副书记紧决进行反对,这会就有些难开了
如果是在以前,可能这会就会暂时休会,大家要进一步的协调,今天却是不同,孙刚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就是要看看还有多少人敢于站出来与自己对着干。
郭灿也阴沉着脸。
郭灿对今天的这个会也是有些估计不足,在他的想法中,现在省里面的态度是明郎的,就是要支持孙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自己搞点动作,收回一些权力,这事上面的人应该能够理解,毕竟自己是县委书记,搞得手中并没有什么样的权力,这事放到哪里也有理可说。在郭灿的想法中,刘伟名是聪明人,看到了这样的大势,他不可能不考虑清楚他的立场,只要刘伟名软一些,事情就算是成了,到时就算是许夫杰问起来,自己也可以说夺到的位子都是自己人,并没有落到孙刚的手中。
可是,听到了庞辉这样的态度时,郭灿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也许今天刘伟名不会顾及到上级的意图,他是要自己搞一些事了。
郭灿既想夺权,又不希望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心中就患得患失起来。
高卫暂时也没有说话,他就想看看刘伟名怎么样表态再说话,就看向了刘伟名。
这样的事情刘伟名当然不会软下来,孙刚都欺负到门上来了,自己再不顶上,跟随自己的那些人会怎么看自己,再说了,孙刚根本就没几天蹦跳的了,自己也没必要给他面子。
站直了身体,刘伟名把抽着的烟往那烟灰缸里面按熄。
随着他的动作,大家的脸上都现出了兴奋的表情,知道刘孙两人的大战就将开始了。
“同志们,刚才听了一下这次会议的内容,说实话,我对今天召开的这个会议是有看法的,一个县委的常委会议,会前总得把开会的内容通报一下吧,要让大家有一个考虑的时间不是?我是没有接到这方面的内容,不知道大家是否接到了这方面的内容?”
陈锁源就说道:“这次组织部门搞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提交给常委们看,我是不知道具体内容的。”
庞辉严肃道:“我还是主管干部的副书记,连我都不知道的内容就拿到了常委会上研究,这件事情我有必要向上级反映,假如不需要我这个副书记,可以撤了嘛。”
三个人这一联手,火力威猛之极,直指组织部,当然了,也对郭灿的行为提出了看法。
郭灿的脸色就是一变,这次会议与孙刚研究时就是想打刘伟名一个措手不及,到是有意忽视了这事,没想到刘伟名的攻击方向正是由这里进行。
郭灿也想过这事,在他的想法中,这个会议就是孙刚与刘伟名的对普,在这样的情况下,刘伟名就算是对自己有了意见,也不可能当面指责自己,可是,现在刘伟名把矛头就指向了自己了
孙刚看到刘伟名三人一下子就向着郭灿开火了,想到郭灿如果软了,自己今天的目的不仅无法达到,反而有可能更加助长刘伟名的气焰时,就有了大战一场的冲动。
一拍桌子,孙刚大声道:“县委调整干部,还讲不讲保密制度了。”
孙刚的这一掌拍得桌子上的茶杯都弹了起来,可谓是气势极强。
刘伟名看到孙刚拍了桌子,同样也是一掌拍在桌子上,沉声道:“孙刚同志,你作为一个县长,就是这样对待同志们的,在常委会上拍什么桌子真以为县委是你家的了。”
常委们的气息都有些不稳了,看到两人一下子就顶起来了,全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时高卫说话了,看向孙刚道:“孙刚同志,刘伟名同志说得是对的,我们是集体在进行讨论,同志们有什么样的想法都是完全可以说出来的,不能够同志们有了不同的意见就拍桌子吧,这样很不好。”
有了高卫站出来,大家没有想到的是纪委书记廖歆琰也第一次说话了。
只听廖歆琰说道:“我想谈的一点是刚才孙刚同志的话有一定的问题,孙刚同志说‘县委调整干部,还讲不讲保密制度了’不错,县委调整干部是有保密制度,但是,作为主管干部的副书记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作为分管的领导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很疑惑,这到底是要对什么样的人保密呢?再说了,同志们说得也对,不能够不明不白的把干部就这样调整了吧?”
别看廖歆琰平时不太掺合会议上的事情,他现在说出了这样的话,威力就显得很大了。
如果说高卫站在了刘伟名一方还能理解,现在廖歆琰明显也站在了刘伟名一方,这就很耐人寻味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郭灿的心中也是一跳,他当然知道廖歆琰的后台和背景,看到廖歆琰在孙刚的权势那么盛的时候都敢于与孙刚对着干,就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郭灿的眼睛不停向着廖歆琰看去,试图找到一些自己不明白的东西。
孙刚拍了桌子,他是县长,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什么人敢拍一个县长的桌子,可是,今天就有这样意外的事情,作为副县长的刘伟名不仅是拍了孙刚的桌子,还对孙刚的行为进行了批评,这完全就是在挑衅着孙刚的权威
这还没有完,那几个有着省里背景的常委同样把攻击的目标对准了孙刚,大有与刘伟名联手要把孙刚进行阻击的意味。
不对头了,今天的会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了
郭灿感觉到要出事,会议再开下去,搞不好真要发生大事。
郭灿是不敢再开下去了,至少是在搞明白了情况之前,他不敢让会议继续下去。
把大家召集来了,难道说不开就不开了?
眼睛不断转动,微微一笑道:“今天天气有些热,大家的火气都大了一些,老陈,叫人去买点冰过的矿泉水来,大家降降温。”
众人愕然看向郭灿,没想到会开到了这里,郭灿玩出了新招了
虽然会议室没有空调,可也没郭灿说的那么热吧,还要买冰了的矿泉水
陈锁源一愣,不过,感到这会也真是要降一下温才行,就笑道:“郭书记关心大家嘛。”
会场的气氛随着郭灿的这个买冰水的事情也有了一些缓和。
一人扔了一去烟,郭灿道:“这次会议的确开得急了一些,沟通上有些失误,这是我的责任,这样吧,休会二十分钟,大家上个卫生间什么的,也把会议需要讨论的内容再想想。”
说着话,郭灿起身朝外走去。
休会
大家看着郭灿走出去的身影,一时之间就有些明白了,这郭书记可能也得要时间好好的寻思事情了。
郭灿走后,大家也相继向着外面走去。
刘伟名看着郭灿的背景,暗笑了一声,现在郭灿肯定也是察觉到了危险,这是去找关系问事情去了
刘伟名在关键的时候顶得住,刘系的人们顿时士气大涨,大家都围到了刘伟名的身边闲聊着。
高卫和廖歆琰也过来与刘伟名交流着学校学习的事情,询问着刘伟名在学校的情况,显得很是亲近的样子。
孙刚这时也是疑惑,看到郭灿在关键的时候搞出了这一出,他就有些不明白了,坐在那里寻思了一阵,感到也得去问一下情况才行,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郭没有上卫生间,而是直接走进了他的县委书记办公室。
进了门,郭灿就把门关紧了。
坐在老板椅上,郭灿的脸色阴晴不定的,最近随着孙刚的强势,上级又没有什么样的指示,他就认为孙刚的强大是上级有意支持的结果,在决策上就发生了一些偏差,这段时间还真是没有跟许书记汇报过工作了。
拿起了电话,郭灿拨通了许夫杰的电话。
这时的许夫杰刚好在办公室看文件,接到了郭灿的电话时,许夫杰心中就在想,是不是要向郭灿暗示一下了。
还没有等许夫杰说话,郭灿就说道:“许书记,我向您汇报一下草海县委的工作,许书记,你知道的,自从我到了草海县以后,工作上的开展在指挥上还是存在着一些难度,这次我们县委想召开会议,就一些人事进行调整。”
许夫杰多少也知道一些草海县的情况,也知道郭灿这个书记没掌握多少力量,想到自己初到黑兰市的情况时,心中还是理解郭灿的想法,说道:“这是你们的工作嘛。”
郭灿听到许夫杰并没有不高兴的地方,就说道:“孙刚同志也提出了一些人事上的调整,我与孙刚同志进行了商议,这次打算主要是调整一下县委办、政府办、公安局、春竹乡园区的几个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