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本来许夫杰以为郭灿是会前汇报,想得到自己的指示,一边在文件上批阅,一边在听着,也没有当成多大的事情。
可是,当许夫杰听到了郭灿列举的这几个地方时,心中就有些吃惊了,搞什么明堂嘛这个郭灿竟然联合起孙刚要动刘伟名的人
“郭灿同志,你们的这次人事调整与刘伟名同志交换了意见没有?”许夫杰问了一句。
郭灿道:“最近刘伟名同志都在省城学习,就没有去惊动他了,我与孙刚同志交换了意见。”
郭灿硬着头皮说道。
说这话时,郭灿其实也在试探许夫杰的心意。
前段时间郭灿在汇报时也都说过与孙刚交换意见的事情,在他的想法中,这种与孙刚交换了意见的事情并不会引起许夫杰的反感,从许夫杰平时的话语中也都还是支持自己与孙刚交换意见的。
可是,他的话刚说完,许夫杰就沉声道:“郭灿同志,常委会是重要的会议,事关重要的人事调整,你怎么能独断呢。”
这话吓得郭灿不轻,他感受得到许夫杰在电话那头的愤怒。
郭灿拿着话筒就有些不安。
许夫杰压了压心火,说道:“人事研究的事情多与大家商议再进行。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会?”
硬着头皮,郭灿道:“今天上午,现在正在开着。”
“会都开了,你打电话来干什么。”许夫杰的气不打一处来,吼了一声,把电话就砸了下去。
话筒中传来的是那种挂断了的声响,郭灿的心中一阵冰凉,他发现这次可能真的出了大事了。
给谁打电话呢?
稳了稳心神,郭灿感到自己得与省里面联得联系才行,想了一阵,就想到了自己曾经的老师,现任的省委副秘书长李建方。
郭灿拨通了李建方的电话聊了几句闲话。
毕竟是自己的学生,现在又是县委书记,李建方多少还是给郭灿一些面子的,笑道:“你小子到了县里混得怎么样了?”
“李老师,我混得再好也是你的学生嘛。”
李建方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小郭,你们草海县是全省的重点,你在那里担任县委书记既是机遇,又有风险啊,做事和说话都得多长点心眼,嗯,对了,有个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要多与你们县的刘伟名同志交流。”
郭灿没想到自己的老师专门提醒自己与刘伟名交好的事情,就说道:“老师说得对,我们草海县真是藏龙卧虎的,孙刚也大有来头啊。”
“孙刚哈哈。”李建方笑了笑。
郭灿感觉自己老师这种笑声有些特别,忙问道:“老师,有什么情况?”
“郭灿,啊,有些事情你得自己去悟,汽车项目已经落户你们县了吧,往后还得你们来运作啊。行了,事情较多,小郭啊,回到省里时到家里来玩。”
说完话,李建方把电话挂了。
打完了这个电话,郭灿已经非常不安了,他有些明白了,自己的老师还是透露了一些关键的东西给了自己。
一拍脑袋,郭灿恍然大悟了,李建方说了一个关键的事情,汽车项目已经落户了,现在孙刚的作用没有多少了,需要的是回归原来的工作上了
我怎么那么蠢啊
郭灿感到自己最近可能是天天被酒泡着,真正思考问题的机会少了,这样一个关键的事情怎么就忘了呢
孙刚再有多强的力量,他毕竟不是宁海系的人,他要拿大的政绩,宁海的这些人并不是太同意的。
完了,自己竟然与孙刚联合起来整刘伟名
想到刘伟名一直都得到省w书记杨轩的信任时,郭灿有一种要撞墙的冲动,这次把刘伟名得罪了
大家都在等着开会的,今天这个会还能开下去吗?
郭灿根本不敢再开会了,如果真是在会上把刘伟名的人动了,不要说动不动得了,就是许夫杰和省里的那些人都不可能放过自己。
孙刚已经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如果自己公然站在了刘伟名一方,这样也非常不明智,孙刚的父亲就算是不在宁海,在关键时候没有站在孙刚一方,同样是把孙刚得罪了。
太难了
郭灿发现自己现在很危险,无论这个会议开成了什么样子,许夫杰那里是肯定无法交待的,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立即赶到许夫杰那里去承认错误,只有这样,自己就还有一线的希望。
想好了这些事情,郭灿调整了心情,有意表现出平静。
虽然这样,郭灿还是感到自己的全身一片冰凉,这次自己的做法把事情搞砸了
走到门口时,正好就见到陈锁源笑着分发着冰过的矿泉水。
“郭书记,这是专门冰过了。”陈锁源递了一瓶给郭灿。
接在手中,郭灿就打了一个冷劲,这水好冰。
为了表现出自己也很热,郭灿打开以后就喝了一口。
一口冰水下肚,郭灿感到自己竟然有一种想增加一件衣服的感觉,全身就有些发冷。
“同志们,刚刚接到了市委许书记的电话,他要求我立即赶到市委去汇报工作,今天的会议延期,就这样吧,什么时候接着开,县委再通知。”
说完这话,郭灿匆匆就走了,表现得很急的样子。
没有这样玩人的吧。
常委们每人拿着一瓶冰过的矿泉水在那里发愣。
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怪,孙刚感到这次的会议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进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出了会议室,由于县政府离这里还有一条街的距离,孙刚就来到了县委组织部伍翠苗的办公室。
伍翠苗到是显得很是小心,把孙刚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知道孙刚肯定是想与他的父亲通话,今天的会开出来的情况伍翠苗也有着一种不安,她感觉到今天这个会议应该开出问题了,只是同样不清楚原因。
看了看办公室的房门,坐在外面的伍翠苗有着一种悲哀的感觉,现在的情况已经众叛亲离了
没有听方顺章的话,现在方顺章已经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丈夫发现了自己下面一小撮毛发不见了,同样也产生了怀疑。
加之自己在县里的表现,谁都看出了自己与孙刚走得近,丈夫上次更是打了自己。
伍翠苗发现自己完全成了那种有家归不得的人了。
只能一条道跟着孙刚走了。
想到孙刚的父亲是那么大的领导时,伍翠苗多少还是有着一点安慰,只要跟紧了孙刚,想必孙刚还是会帮助自己的
最近伍翠苗对孙刚又有了一些不满,这孙刚更是把自己组织部的一个刚分来的女大学生也哄上了床,上次那女大学生竟然当着自己的面与孙刚做出亲密的事情,自己说了一句时,孙刚还吼了自己几句。
想到那女大家生当时得意的样子,伍翠苗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恨,她恨自己,同样也恨孙刚,更恨那个新分来的女大学生。
不跟着孙刚自己就完全没有了路。
现在对于伍翠苗来说,自己唯一拥有的就是这个官位了,她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个官位,就将一无所有。
伍翠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坐在那里就胡思乱想着。
孙刚这时也坐在了里面,回忆起会上发生的事情时,孙刚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感到今天这个会开得有些偏离了自己的想法。
平时中立的几个人看来都行动了起来,还是把矛头直指着自己。
在草海县工作了一阵,孙刚也有了一些斗争的经验,从这事上就发现了一些问题,他知道这事变成了这样,肯定就是有了一些自己没想明白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孙刚一直对自己的父亲都是非常的依赖,知道这样的事情必须询问自己的父亲才行。
其实,孙刚之所以一直都表现得强硬,就是仗着自己的一个那么大官位的父亲,他也明白得很,离开了父亲的支持,不 说与刘伟名斗,就是其他的那些常委都会把自己啃得骨头都不剩。
坐在伍翠苗的办公室里,孙刚拨打着孙祥军的电话。
可惜的是这时的孙祥军并没有接听。
打了一阵也没能打通,孙刚就有些烦燥起来,在这办公室里就有些不安。
孙刚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在干什么,以前是再有紧要的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回电话,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都没见到他回电话。
会议仅只是休会二十分钟,无法得到父亲的信息,孙刚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应对下面的会议内容。
再次拨打着父亲秘书的电话时,奇怪的是秘书的手机也同样打不通。
孙刚又拨打了父亲的办公室电话时,这时到是有人来接了电话,告诉孙刚,孙祥军到京里开会去了。
孙刚并不知道的是这时的孙祥军正坐在老书记付首赫的家里。
被老书记叫到了家里,孙祥军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今天是借着到京里开会之便来到了付首赫的家中。
孙祥军并不知道付首赫叫自己到京里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匆匆就赶到了付首赫的家里。
孙祥军虽然现在上升的势头很足,但是,他也知道,在付首赫等人的面前,自己必须要低调,这些人虽然退下了,手中握着的力量非常强大。
表现出听付首赫等人的话也是孙祥军采用的手法,他知道这些退下来的老领导、老首长们最在意下面的人对他们的态度,假如自己的态度出了问题,搞不好就会出大事。
当然了,如果能够获得这些人的支持,自己的上升动力就会更强。
“付书记,你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啊。”孙祥军没话找话说着,表现得很是亲近。
指着椅子让孙祥军坐下,付首赫的目光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看,叹了一声道:“小孙,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很不错,有着一股冲劲。”
刚起了这么一个头,孙祥军顿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付首赫的话用的是一种转折语气啊
往往说出了这样的话以后,紧接着可能就是一些不好的事情。
孙祥军快速把自己的各种事情想了一遍,感到自己最近是关键时期,都采用了一种稳扎稳扎的手法,应该没有大的问题发生。
立即坐直了身体,孙祥军说道:“付书记,你是看着我成长的人,一直以来有了你的关心,我才能成长起来。”
认真说起来,在孙祥军的发展中,付首赫也还是扶了一下的,孙祥军先拍了一下马屁。
付首赫又看了看孙祥军,这才把那本孙刚的笔记本递到了孙祥军的手中,说道:“你先看看这个吧。”
递出了笔记本,付首赫摇了摇头。
孙祥军就有些疑惑,把那本笔记本接了过去。
看看笔记本,孙祥军充满了不解,老书记把自己找来,竟然是让自己看这样的一本笔记本,这笔记本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这是中j委得到的,大家都看过了,你自己看看吧。”
付首赫没管孙祥军,自己就走了出去。
现在的孙祥军真是的些震惊了,心中猜测到这本笔记本非同小可。
他也听到了付首赫说的那句话,这本笔记本大家都看了,这“大家。”两字可不是随便说的,那就是足以影响到自己发展的人们都看过了。
怎么大家都看了,最后才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多年从政的经验,孙祥军已经有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今天可能要出事,还是出一件大事
大家都知道了,在会上却根本没有任何的预兆,现在是到了付首赫的家里才说出了这件事情,这说明了人家的布局已经全部完成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
这事还惊动了付首赫这样的人。
看到付首赫拿了一个喷壶在那里给花浇水的情况,孙祥军微皱眉头,很是小心地把笔记本翻开。
“噫怎么是小刚的笔迹?”孙祥军刚一打开,就吃了一惊,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字体,孙祥军是熟悉的,儿子的字写得还是不错,下了几年的功能夫,也是自己专门请了老师教出来的。
看到是自己儿子的字体,孙祥军就快速翻看着笔记本中的内容。
越看就越感到心中冰冷,孙祥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爱好。
如果是换成了其他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孙祥军早已拍桌子了。
可是,这是自己的儿子做出来的啊
难道孙刚真的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孙祥军有些不敢相信。
再次看看那字体,的确是自己儿子写的,有些笔划自己还非常熟悉,再说了,都到了中j委了,他们那些专家不可能不把这字体验证一下的,从付首赫的手中交来,就一定是真实的东西
最让孙祥军心惊的还是儿子在笔记本中有不少内容就是写着儿子采用自己的权势如何占有女人的事情。
翻到中间,竟然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把那个自己秘密的情人也办了
气得孙祥军真的是全身发抖了。
好不容易才把那笔记本中的内容大体看完,孙祥军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