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付首赫走了进来坐下。
看向了孙祥军道:“对于孙刚,你有什么看法?”
这话问得孙祥军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看向付首赫就在发呆。
“我们党内决不能够容忍这样的败类存在。”付首赫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孙祥军想到了儿子做的这些事情,知道这小子真是坏透了,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只能点了点头道:“听凭组织上的处理。”
“一撸到底,开除公职。”付首赫说道。
孙祥军就看向了付首赫。
付首赫道:“这个东西弄出去,影响是极为恶劣的,好在还没有透出去,这事就由党内进行处理吧,事情交给你去处理,如果没有处理好,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事由你来负责。”
知道这是看在自己的面上进行的处理,孙祥军叹了一口气,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废了
到底是谁在整自己的儿子呢?
还没有等孙祥军想清楚这事,付首赫道:“祥军啊,笔记本里的内容都看了吧?”
孙祥军的心中再次一惊,刚才是对自己儿子的处理,现在可能是对自己的处时了
以他长期的从政经验,想到了处理的后果时,心中一片灰暗,孙祥军知道许多人等这一天太久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够挡下来的,在保儿子还是保自己的官位上,这就需要自己权衡了,保儿子的话,就得接受组织上的处理,保官位的话,搞不好大家就将针对儿子的行为一追到底了,到那个时候,不仅儿子保不住,自己也将完蛋。
自己还有选择吗?
孙祥军知道,既然由付首赫来与自己谈话,就说明了这事早已定性了,自己不过就是表态一下,接受组织上的处理罢了。
第一次显示出一种委屈的目光看向了付首赫,孙祥军道:“老书记,你是了解我的啊。”
付首赫看了看孙祥军道:“你的身体据说一直不好,这一届还有一年,一年后就退下来养病吧,你看看我,每天养花种草的,这日子反到清闲,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呵呵。”

孙祥军吃惊地看向付首赫,这就是中央的最终决定了
一年
这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转眼间一年就会过去,自己如果更进一步,政治生命还有很长的,怎么就缴械了
付首赫看向了孙祥军,叹道:“祥军啊,z纪委根据这笔记本中的内容认真进行了调查,谁多内容牵扯面都很广。”
这句话把孙祥军想一搏的心彻底打下了。
孙祥军太知道里面的情况了,别看仅只是一些孙刚威胁女人的记录,顺着那些线索查过去,谁多隐秘的事情都会浮出水面,真要反抗的话,z纪委可能就将动真格的了,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这样平和的谈话了
思想挣扎了一阵,孙祥军仿佛老了一大截似的,看向付首赫道:“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嗯,你的警卫人员中央要进行重新的调整,你没意见吧?”
孙祥军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是担心自己这样的高层人员做出了什么样的过激事情,这是把自己看起来了
“请组织上放心,作为一个老党员,这种组织纪律性我还是有的,决不会给组织上忝乱。”
站起身来,付首赫轻轻拍拍孙祥军的肩膀道:“祥军啊,我们党的话多干部都是把心放在了工作上,结果忽视了孩子们的教育,多花些时间在孩子们的身上吧。”
孙祥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走出付首赫家的。
出来时已经发现自己的警卫人员完全进行了更换,全都是一些生面孔。
坐进了车子时,发现那开车的驾驶员同样也换了一个。
车子开着很快离开了付首赫的家,孙祥军有些种全身都已疲乏的感觉。
自己的政治生命其实在进入付首赫家的时候就已经完了。
这时的孙祥军有一种立即毙杀了孙刚的冲动,就是这个臭小子他不仅把他自己断送了,把自己也断送了
来的时候看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离开的时候,一切的景物对于孙祥军来说都是那么的灰暗。
孙祥军的秘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众人中只有他还留着,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员,秘书的心中是极度不安的,看到孙祥军终于出来了,秘书小心道:“书记,这是?”
摆了一下手,孙祥军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一切的努力都白废了,孙祥军绝望了。
看到孙祥这种表情,秘书就明白了,自己跟随的这个孙书记肯定是完了
心中叹气,秘书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办法,他知道自己假如真有任何的动作,搞不好这些新来的人们就会第一时间把自己控制起来。
跟随着孙书记那么久时间了,秘书第一次有了怕的感觉。
坐在车内,看着那个新配备的驾驶员镇定坐在那里等待着指示的样子,孙祥军和秘书都有着无奈。
这时,一个警卫走过来把刚才孙祥军进去后从秘书那里收了的手机交给了秘书。
重新拿到了手机,秘书心中发苦,现在肯定是通话的内容都已受到了监控了,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自由
到底孙书记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秘书的心中充满了不解,看向孙祥军,只见孙祥军正闭目坐在车内。
低头时,秘书就看到手机上有着许多的来电。
翻到了孙刚打来的电话时,秘书小声道:“孙书记,孙刚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别的电话可以不说,孙刚的电话必须是要第一时间报告的。
本来还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般的孙祥军仿佛一下子有了力量,一把抢过了手机,对着手机就吼道:“孙刚,这这个臭小子……”
再也没有了高层领导的那种气度,孙祥军张口就骂了好一阵。
看着孙祥军骂完了还在那里喘气时,秘书的心中真是吃惊了,只有发生了非常大的事情才会影响到孙书记的心智,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孙书记的心都乱了
孙刚这时刚想起身,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时还心中高兴,没等他说话,传来的就是孙祥军震怒中的吼叫。
第一次被自己的父亲这样吼骂,孙刚吓得头上的汗都冒了下来,他完全就不知道状况。
“爸,发生什么事情了?”在孙祥军的面前,孙刚一直都表现得很听话的样子,他想不到自己的父亲会那么的震怒。
“你说,那笔记本是怎么回事?”
骂了一阵,孙祥军也知道骂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没用,现在他最想知道的就是笔记本的事情。
孙刚一听到笔记本的事情,心中就吃惊,本来快要忘去的事情再次涌现在了自己的心中。
“什么笔记本啊?”孙刚当然不敢说出自己在那笔记本上写东西的事情,就想装佯。他也知道那个东西太危险了。
本来已经熄灭的怒火,在听到孙刚这样说话时,孙祥军再次爆怒了,心中发苦,自己的儿子竟然还在哄自己,都哄得自己仕途中断了
压了压心气,孙祥军第一次想到了付首赫所说的那种关心孩子的话,感到自己对孙刚他们真的是关心太少,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孩子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小刚,老实告诉我吧,你的笔记本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到了z纪委了?”
孙刚本来还想不承认时,突然就听到了孙祥军说那本笔记本到了z纪委的话,全身的精气神瞬间失去,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椅子上。
孙刚太清楚这种到了z纪委的情况了,自己的父亲都这样说了,就肯定是已经发生了大事了。
“爸?你没事吧?”
孙刚比谁都知道自己在笔记本里写了些什么,这种笔记本到了z纪委,对于自己的父亲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了。
孙刚是报着万一之想,希望的是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叹了一声,孙祥军道:“小刚,这些年以来爸也忙于工作,一直都没能关心到你们,这下好了,换届以后爸就可以退下好好的休息一下,也顺带着关心一下你们了。”
这时的孙祥军完全失去了争雄斗狠之心,心中有着的就是好好的教育一下孙刚他们。
“爸,你说什么?你要退下了?”孙刚听出来了,自己的父亲已经受到了影响,并且很快就将退下,立即就想到了自己的安危。
在孙刚的心目中,自己才是第一的,父亲都逼得要退下了,那本笔记本的出现,自己就必将出事,心中顿时惶恐不安。
“小刚,什么也别说了,z纪委很快会有人去带你,配合一些。”
“z纪委要来带我?爸,你要救我啊,我不去z纪委。”孙刚差不多是哭着声音在求了。这时他早已不再想自己是县长了。
“小刚,就这样吧。”孙祥军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孙祥军说完了这句话,看了看窗外,把电话挂了。

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孙祥驾驶员道:“走吧。”
车子缓缓开出,孙祥军的目光却更多的向着中南海的各处看着,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进入到这里了。
孙刚现在真的是充满了一种恐惧,想到z纪委的人很快就会到来时,明白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孙刚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掀到了地上,在办公室里面震怒非常。
口中更是大声道:“我不去z纪委我不要他们把我带走爸,你要救我啊。”他已经有些陷入迷幻了。
脸上充满了一种愤怒,孙刚用力拍着桌子大声道:“温芳一定是温芳。”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笔记本掉了的事情,就想到了温芳,他直觉认为这事完全就是温芳搞出来的,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把自己那么强大的孙家都断送了。
“我要杀了这臭女人。”
孙刚现在已经有了杀人的冲动了。
伍翠苗其实是一个有心人,就在孙刚在里面打电话时,她就来到了门口偷听。
差不多电话的内容他都听到了,特别是孙刚自言自语的内容。
听了这些内容,再经过她的分析,伍翠苗的心中一片冰冷了,她得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结果,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孙刚的父亲出事了,很快就会退下。
以她的从政经验,伍翠苗还是能够想像得出情况的,一定是一件天大的事情逼得孙祥军不得不退下。
孙祥军退了,自己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摆在伍翠苗面前的大事,自己的一切都已挂在了孙刚的身上了
再听到孙刚那惊恐中说的话时,伍翠苗更是明白了,孙刚的事情更大,z纪委都要来带他走了
惨然一笑,伍翠苗比谁都失落,自己本来有一个好好的家庭,本来还有着很好的发展前途,生生就被孙刚给毁了。
伍翠苗有着一种深深的绝望感。
把那办公室的门打开,伍翠苗就站在门口看着孙刚。
这时的孙刚完全陷入到了一种极度的恐惧中,头脑中充满了愤怒,在各种复杂的情绪刺激下,孙刚突然听到门打开时,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臭婆娘,我要杀了你。”
孙刚直接就把门口的伍翠苗看成是温芳。
那种要杀了温芳的冲动促使着孙刚用一种拼命般的力气扑了过去。
一把就抓住了站在那里的伍翠苗。
“臭婆娘,你害死我们全家了,老子要奸了你。”一掌煽到伍翠苗的脸上,把伍翠苗打得朝着办公桌就摔了过去。。
说话间,孙刚疯狂撕扯着伍翠苗的衣服。
面对着孙刚这迷幻般的行为,伍翠苗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巨大的失落感袭来,她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出路。
很快,伍翠苗的衣服就已经被孙刚完全撕烂。
“哈哈,臭婆娘,老子终于可以奸你了。”
陷于疯狂的孙刚把伍翠苗按在那办公桌上,就开始进行着攻击。
在孙刚强行的动作下,伍翠苗终于有了一些清醒,一种巨大的屈辱和不甘涌上心头,就想逃离。
孙刚感受到伍翠苗想逃离,双手就紧紧掐向了伍翠苗的脖子。
伍翠苗在那办公桌上不断的挣扎。
本来就是伍翠苗的办公室,伍翠苗就想到了自己的桌子里还有着一把小刀子,伍翠苗记得那是一把小小的藏刀,很锋利,本来是收藏着玩的。
孙刚这样了,看来他是完了,自己也没有了任何的希望了
伍翠苗就知道自己的一生完全失去了希望,她无论如何也不希望重新回到过去,一想到自己失去了官位时的情况,她就充满了一种绝望。
睁眼看到孙刚那狰狞要样子。
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已经很难时,伍翠苗奋力一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