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孙刚现在有着一种梦幻般的感觉,自己终于占有了温芳,终于要报仇了,那双手的力量更强了一些。
挣扎着伸手把那抽屉拉开,伍翠苗就摸到了那把小刀。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伍翠苗就用力朝着孙刚刺去。
“你害了我你害了我。”
每一次刺入,伍翠苗都在大吼。
一切的委屈和不满都随着她的刀子尽力在发泄。
听到这里发生巨大的响动,一个组织部的女人小心探头看来时,正好就看到伍翠苗的刀子插进了孙刚的胸膛,顿时惊叫起来,一时之间整个人大楼里面乱了。
拿着冰镇了的矿泉水的常委们正要离去时,就传来了惊天的消息,孙刚在办公室**伍翠苗,结果被伍翠苗杀了
“什么?”几个常委都稳不住了,看向来报信的工作人员,全都用一种吃惊的表情看着那报信的工作人员。
这样的事情大家想都没有想过,这里在开着会,孙刚跑去与女人搞那样的事情,开什么玩笑
刘伟名同样吃惊地看着跑来报信的组织部工作人员。
这样的事情刘伟名同样没有想到,他还在想着孙刚出了事情以后孙祥军有可能发动的打击,孙祥军才是对自己的着巨大威胁的人物。
短暂的寂静后,所有人都朝着组织部跑去。
这个时候就没有了县委领导的架子了,大家都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本来就是下面一层楼,大家下了楼就看到太多的人围在了伍翠苗办公室的门外。
庞辉现在算是最大的领导了,看到那么多人,就问道:“什么情况?”
人们闪开了一条道。
大家向着里面走去时,那惨相搞得大家全身发冷。
本来就喝了冰镇的矿泉水,现在看到这情况,不少人都打了一个冷劲,发现身上更冷了。
“怎么会这样。”政法委书记秦大海已经看了情况,同样也是心中震惊。
刘伟名探头一看时,只见孙刚和伍翠苗都倒在了地上,伍翠苗的胸口也插着一把刀子。
“都死了?”
刘伟名看了一眼高卫。
高卫也看了一眼刘伟名,两人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秦大海毕竟专业些,看了一阵道:“应该是两人在搏头中,伍翠苗刺中了孙刚,孙刚临死前夺刀又把伍翠苗杀了。”
大家听着秦大海的话,心中更加发冷。
刘伟名疑惑道:“那么短的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高卫也不解道:“搞什么嘛。”
不要说是他们疑惑,就是开会的这些常委们也都没想明白情况。
也就是中间休会了二十分钟,竟然搞出了那么大的阵仗,这到底是演的那一出戏啊
秦大海大声道:“大家都出去,保护好现场,我立即通知汪凌松他们派人前来。”
刘伟名道:“这事应该立即向市委报告。”
大家都在点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这事必须要第一时间报告给市委才行。
庞辉都有些手抖,拿出了手机按了好几下才把电话打到,就拨了出去。
庞辉是打给市委县秘书长江雪英。
江雪英是一个中年人,正在许夫杰这里汇报着工作,听到包内的手机响,就有些犹豫。
许夫杰对她到是显得客气,微笑道:“你的电话。”
江雪英就拿出了手机。
看到以后道:“是草海庞辉打来的。”
听到是草海的电话,许夫杰就是一皱眉头,他对郭灿很是生气。
江雪英接通了庞辉的电话时,就听到庞辉有些颤抖的声音道:“江秘书长,出大事了。”
“出大事了?”江雪英随口道。
许夫杰的神情也是一凝,就看向了江雪英。
江雪英忙大声问道:“庞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今天开常委会,开了一半郭书记说是休会,大家就暂时散了,后来郭书记说市委许书记要他到市里去汇报工作,他就走了,他刚走,下面的人就来报告,在组织部伍部长的办公室发生了惨案,孙县长试图**伍部长,结果被伍部长杀了,伍部长也被孙县长杀了。”
啊。
江雪英的手机差点就掉下,这消息也太让人震惊了。
“你等着,许书记在这里,你直接跟许书记汇报。”
江雪英感到出了大事,大声对着庞辉说道。
本来刚点燃了一去烟抽着的许夫杰疑惑地看着江雪英,他发现这个江雪英今天很失态。
听到江雪英说要自己去接这个电话时,许夫杰就问道:“什么事情?”
尽力把自己的呼吸调整了一下,江雪英道:“草海庞辉的电话,说是孙刚和伍翠苗死了。”
嗯。
许夫杰很随意点了一下头,刚把香烟凑到嘴边时,瞬间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
搞了半天他刚才并没有听进去。
江雪英又再次重复杂了一遍。
许夫杰已经把电话抢了过去。
“庞辉,搞什么明堂,这样的事情都能开玩笑?”许夫杰大声吼道。
许夫杰真是有些急了,如果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有了责任,搞不好就得牵扯到自己。
市委书记是自己,草海连着发生了一些事情,特别是孙祥军的儿子如果真是死在了自己管辖下的地方,省里可能会拿人来顶杠一下,总得给孙祥军一个交待,真是那样,自己这个书记可就要被调整了。
听着庞辉再次把情况讲出,许夫杰的脸上已是满是痛苦了,这个草海县真的是一个泥塘,谁到了那里都得出问题。
郭灿到市里来了?
想到这个小子在这样关键的时候竟然没有在草海时,许夫杰的心中就充满了怒火。
电话一挂,许夫杰对江雪英道:“立即通知政法委书记詹则暮同志,让他赶到草海去,我随后也去。”
江雪英忙打着电话。
想了一下,许夫杰感到这事还得再向刘伟名确认一下才行。
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刘伟名的手机上。
电话一通,许夫杰多的话也没有说,就问道:“你说,孙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回事?”
刘伟名这时也确定了孙刚和伍翠苗都已死去,就把今天的整个情况进行了讲述,把自己看到的孙刚的死情也讲了一遍。
“许书记,从现场情况看,应该是孙刚正在**伍翠苗的时候,伍翠苗因反抗则从抽屉里面拿出了刀子刺杀孙刚,孙刚夺到了刀子又把伍翠苗刺死了,这个……两人死的时候都是赤着身体的,应该是做过了那种事情了。”
拍的一声,许夫杰就用拳头砸在了桌子上,心中对于孙刚充满了愤怒,这个小子竟然在办公室玩这样的事情
“这样吧,在市委领导没有到来前,你与秦大海一起负责维持一下,很快市里的同志就会到来。”
“请许书记放心,我会做好工作。”
挂了电话,许夫杰感觉到还得是刘伟名这样的人才堪大用。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许夫杰根本就不敢隐瞒,立即拨通了省委杨书记办公室的电话。
用最快的时间把孙刚的事情汇报了一下。
杨轩也是吃惊,说道:“省公安厅的同志会很快下来。”
唉事情闹大了。
许夫杰的脸上满是愁云,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搞才行了,一想到孙祥军的怒火,他就有些胆颤。
拨通了楚宣的电话时,楚宣也刚从韩敏那里知道了情况,就疑惑道:“许书记,草海县怎么搞的?”
许夫杰道:“这件事情是大事,一个是县长,一个是组织部长,双双又是那样的情况死在了办公室,可想而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省厅会下来人,我已经通知詹则暮赶去了,我们看来也应该去看看。”
楚宣也感到事情有些太大,说道:“行,我也赶去。”
这时的刘伟名已经接到了许夫杰的电话,打完电话,刘伟名看向众人严肃道:“刚刚市委许书记打来了电话,要求暂时由我和秦大海同志负责维持这事,同志们,这样的事情影响极为恶劣,传出去以后,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会借机造谣,我看先下一个强令,今天看到这事的人暂时不得传谣,谁乱传,那就要进行严肃处理。”
庞辉立即说道:“我认为应该这样。”
廖歆琰也严肃道:“现在就要立即把这意见传达下去。”
刘伟名看向陈锁源道:“老陈,就由你负责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个县委的要求传达下去,谁那里出了问题,谁就自己负责。”
陈锁源心底高兴,孙刚死了,他仿佛一下子把心中的压力都解除了,有着一种畅快感,大声道:“请刘县长放心,这事我立即就传达下去。”
刘伟名又对秦大海道:“老秦,这里的事情立即按你们公安侦破的方式去做。”
秦大海知道虽然是自己与刘伟名暂时负责,这样的事情自己是顶不住的,还得靠刘伟名才行,听到刘伟名的安排,他根本就没有异议,点头道:“行,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汪凌松早就已经到来,看着办公室里面的事情,脸上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有着一种搬开了石头的感觉,更有着一种吃惊,他真是想不明白,今天到底唱的是那一出了。
不仅是汪凌松,就是许多刘系的人都知道,今天的这个常委会就是一次孙刚与刘伟名之间的较量,大家都心神不定地等在办公室,猜测着会议会开成什么样子。
汪凌松知道,自己是刘系的人了,刘伟名顶不住的话,自己也很快会完蛋,只是希望刘伟名能够多顶一阵。
结果是出来了,这样的结果却是那么的怪异,谁又能够想得出这种会开成了这样,孙刚他们不是在开会吗?怎么跑这里来搞这样的事情,还搞得同归于尽了。
不会是刘伟名搞的事情吧?
可是,怎么样也看不出这事与刘伟名有着任何的关系啊。
看到刘伟名在那里指挥的情况,汪凌松瞬间就对刘伟名充满了一种敬畏。
太厉害了。
看着刘伟名表现出来的力量,草海县的干部们知道,这次孙刚与刘伟名的斗争,最终还是以刘伟名的胜利而告终。
回忆着一个个与刘伟名作对的人,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多了许多特别的东西,看来与刘伟名作对,还得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才行。
刘伟名现在也没有去想大家的想法,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头痛的事,都知道自己与孙刚是对手,现在孙刚死了,会不会有人怀疑是自己谋划杀死了孙刚的?
这个想法在刘伟名的头脑中闪动。
为了避免大家认为自己在操作,刘伟名尽可能的把现场的事情交给了秦大海。
刘伟名也知道上面的人很快就会把自己也列入重点调查的对像,好在这次的事情是明摆着的,到是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
“廖书记,我看现场的事情还得请你多与秦书记配合一下。”刘伟名看向廖歆琰说道。
廖歆琰也想到了刘伟名的避嫌问题,点头道:“行,这事我来盯着。”说完这话,廖歆琰道:“刘县长放心,这件事情很明显,应该并不能查。”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一定要把工作做细节才行。”
廖歆琰想到了孙祥军时,也点了一下头道:“放心,我盯着。”
“刘县长,全都交待下去了,不过,你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完全封闭得了。”陈锁源走过来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当然知道这样的事情传得快,刚才就看到几个常委们在打电话,相信这件事情早已传了出。
“老陈,多费心些,现在很关键。”刘伟名说道。
陈锁源点头道:“刘县长放心,我明白。”
陈锁源比刘伟名还要紧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会想到与刘伟名有着关系,在这个时候自己就得为刘伟名把工作做细节,只有这样才帮得到刘伟名。
谁都不好离开县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会议室里就坐着常委们,大家都在猜测着事情的根源,这件事情太怪了,怪得让大家一时之间都无法反应过来。
两个小时以后,市政法委书记刘大江已经赶到了草海县。随同到来的还有市公安局的一大批人。
这次刘大江是把市局的精兵全都调来了,这次是大事。
看到秦大海正在维持着秩序,刘大江对秦大海道:“这里的工作由市局的接手。”
秦大海忙答应着把所有的工作进行移交。
郭灿在半路上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吓得不轻,立即就赶了回来。
看着这发生的事情,郭灿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着发生的事情,他有一种巨大的不安,草海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还能坐得稳这书记的位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