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吃完了饭,杨玉仙和崔月兰都到刘伟名的屋里帮着把水烧好,把家里收捡了一下才离开了刘伟名的宿舍。
静静坐在宿舍里面,刘伟名拿起一本金融方面的书认真看着。
只有这个时候刘伟名才有了一种时间属于自己的感觉。
这本书是党校发的课本之一,刘伟名虽然在大学中也学到过一些这方面的内容,经过了一年的工作后,再次拿起这样的书时,刘伟名才发现自己对许多的知识又有了深入的认识。
心中就在想,看来理论还得与实践相结合才行。
正看得津津有味时,刘梦依的电话突然打来了。
电话刚一通,刘梦依就问道:“伟名,听说孙刚死了,真的吗?”
听到刘梦依的声音,刘伟名问道:“你回国了?”
看得出来,电话是从国内打来。
刘梦依就说道:“是郑小柔打了电话告诉我的,说是我现在可以回来了。”
又是郑小柔
刘伟名发现这个女人真是一个闲不住的女人,真是不知道她是在想些什么,看来她与刘梦依又搅和到了一起了
刘伟名就把整个的情况向刘梦依讲了一遍。
刘梦依还真是不知道孙刚竟然还有着那些事情,听了以后吃惊道:“他竟然是这样的坏人。”
刘伟名道:“孙刚的父亲看到了孙刚的那本笔记本以后就走了。”
刘伟名并没有说温芳得到笔记本,自己又交给了田林喜的事情,只是说了孙刚死了以后从他那里得到笔记本,听到了里面有着这方面事情的内容。
就算是这样,刘梦依也连说几句:“该死。”
“伟名,我也有好长时间没有到春竹乡了,我打算尽快去看看。”
“很好啊,现在春竹乡的变化很大。”刘伟名也感到高兴。
两人聊了一阵,刘梦依很是依恋中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刘伟名就看到窗外已经渐渐黑了下来,那幢教学楼已经是灯火通明的情况。
看到那教学楼的情况,刘伟名也想到了孩子们在煤油灯下学习的情况,想到孩子们现在能够在那么明亮的灯光下学习时,心中也为孩子们高兴。
刚要站起来去教室看看时,郑小柔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伟名,怎么样?我把你的女朋友从国外叫回来了,刚才聊得很开心吧?”
“你跟梦依在一起?”刘伟名感到郑小柔很有可能就是与刘梦依走在了一起。
郑小柔就哈哈大笑道:“是啊,我去机场接的她,还一起逛街的。”
刘伟名顿时有些无语起来。
郑小柔笑道:“你真厉害,把孙刚搞掉了不说,连带着把他的父亲也收拾了。”
刘伟名装佯道:“别乱说,相信你也知道情况了,是孙刚与伍翠苗有着争执时互相杀死了对方的。”
郑小柔就呵呵笑了起来。
笑完以后,郑小柔就笑道:“我爸是什么人啊,他可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事情是华老那里捅出来的,肯定跟田林喜有关系,很容易就联想到你了。”
刘伟名知道这事在一些人的眼里根本就不是秘密,也就没有再解释。
“伟名,这事我得提醒你一下,老孙也并非等闲的人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同样有着自己的消息来源,相信他心里也明白得很的,这件事情与你肯定有着关系,他这个人据我爸说过,是一个很有心机,并且也会做戏的人物,别看他在你的面前表现出的是一派和气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刘伟名听了郑小柔的话,心中也产生了警惕,说道:“谢谢你了,我知道了。”
“伟名,我说的是真的,这次老孙升势受阻了,他第一个恨的人肯定是你,只是暂时无法动到宁海而已,你要知道,他也仅只是上升受阻,金陵市委书记的位子并没有影响,我爸说了,担心的是付书记旧情燃起帮他说话,你要知道,假如付书记帮他说话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就算升不上去,在那位子上也可能再延一届的。”
刘伟名也明白了,如果真是这样,孙祥军再干一届的话,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了
“反正到时候我来找你混碗饭吃好了。”刘伟名开玩笑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别人我不了解,你的性格我还能不了解,你不是那种靠女人吃饭的人,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
郑小柔的话说得刘伟名很是高兴,他感到真是被郑小柔说中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做那靠着女人吃饭的事情。
“伟名,外人可能以为你是靠着梦依他们刘家才发展起来的,我却知道,你的每一步路都充满了危险,都是你自己开拓的结果,我更是相信,随着你的发展,不是你要去靠着刘家,相信刘家也有着靠你的一天。”
这样的话更是说进了刘伟名的心里。
刘伟名发现了解自己的还真是郑小柔,就说道:“还是你了解我。”
郑小柔这时小声道:“都那样了我们谁不了解谁啊。”
这话说得就有些了****了
刘伟名发现每次打电话时,郑小柔都会搞那么一句,干脆就过虑了这话。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还有事。”刘伟名说道。
“胆小鬼。”郑小柔骂了一句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刘伟名的心中想着的就是孙祥军的事情,他感到郑小柔分析得很对,在这阻击了孙祥军的事情上,孙祥军绝对会知道一些情况,也许来草海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情况,只是他暂时拿自己没有办法而已,他不动手则罢了,一动手的话,必将是雷霆之力了
不管了,反正现在对于孙祥军来说,他需要时间稳定他的阵角,应该没时间顾及到自己这里,还是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越是有了成绩,就越能够让高层的人知道自己,只有那样,孙祥军才不可能随便就把自己怎么样了。
放开了心情,刘伟名走出宿舍,把门关上以后就朝着教学楼走去。
学生们第一天在那新的教学楼里上课,应该很兴奋吧
走到了教学在楼前,四处一片安静,不时只会传来几句小声的问题声。
牛重忠校长这时正站在楼前的操场上发愣。
“牛校长,在想什么?”刘伟名问道。
“刘县长啊让你笑话了,说实话,我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这才是一个学习的环境啊。”
“刘县长,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啊。”
“我还要代表县里感谢你们这些扎根山区的老师们的。”刘伟名一直以来对这里的老师们都怀着敬意,这些老师才真正在为山区奉献着。
两人说话中,刘伟名就走上了楼去。
一间教室的门是开着的,小顾老师正坐在里面批改着作业,学生们静静写字,一派安静。
牛重忠就走了进去,对学生们道:“同学们,刘县长来看大家了。”
听到牛重忠的说话,刘伟名心中就有些不高兴,自己本来只是想静静来看看就离开,这样一搞,就影响到了孩子们的学习了。
不过,刘伟名还是微笑着走了进去。
学生们都抬起了头看向刘伟名,不知是由谁带头,大家都鼓掌起来。
把手压了压,刘伟名道:“小声些,别影响到了其它班级。”
大家都笑了笑把手放下。
牛重忠笑道:“这可不是以前的教室了,隔音效果很好的。”
看着这明亮的教学,刘伟名问道:“喜不喜欢这样的教学?”
“喜欢。”孩子们大声答道。
“喜欢就好,在以前那破旧昏暗的教室里面你们都能够把学习搞好,现在就更没道理不把学习搞好了,我希望你们都能够考到县里去读书,将来还要从这里走出去,省里、全国、全世界。”
孩子们的眼睛里面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暗淡,每一双的眼睛都是那么的明亮。
灯光下的一双双眼睛是那么的漆黑发亮
看着孩子们那一双双明亮的眼睛,刘伟名知道,自己已经把他们的希望之光点燃了
教室很亮,孩子们的心中更亮,只要有了希望,刘伟名就相信他们能够走得更远,就相信春竹乡的村民们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伟名在第二天就赶到了党校,草海县的事情他当没有去过问。
这时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里,许夫杰、楚宣、赵亦贤、方顺章四个人坐在那里研究着工作。
许夫杰把这几个人都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了看这几个人,许夫杰道:“草海县的事情好在有了春竹乡的亮点,我们才没有挨板子打,不过,这也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啊。”
楚宣赞同道:“许书记说得不错,要不是有了春竹乡的那个亮点,搞不好杨书记那一关真是难过。”
亲自看到了草海的发展,楚宣的观念还是发生了很大变化。
赵亦贤道:“草海县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连杨书记都惊动了,不对草海进行一次大的调整是不行的。”
赵亦贤看得明白,这次草海县出了问题,县委书记郭灿是有责任的,其次,方顺章支持的伍翠苗又死了,那就有了自己进一步插手草海县的机会了。
方顺章并没有说话,现在他是最郁闷的人,自己力荐的伍翠苗竟然死了,还死得那么的让人脸红,一想到伍翠苗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跑去与孙刚混在一起时,方顺章就知道自己这个组织部长有些难当了,大家背后不知道怎么议论着自己的。
许夫杰道:“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大的问题了,草海的班子应该怎么样调整,一个县长,一个组织部长都死了,省里又盯着这件事情,我们得好好的研究一下了,我想了一下,常委会前就由我们几个先研究一下。”
楚宣看了许夫杰一眼说道:“许书记,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吧草海县的整个班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看县委的责任是跑不掉的。”
这样的机会楚宣不可能放过,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指出了郭灿的问题。
这话一说,许夫杰的脸色就是一变,他当然明白楚宣所指了,针对性是很强的,郭灿必须要承担责任。
赵亦贤这时也说道:“不错,省里对于草海县连贯发生事情很是不满,上次我到了省里,许多省里的领导都对草海县委存在看法,这次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虽然各方压下了,但是,不处理一些人,对各方还是无法交待。”
两人都这样说了,许夫杰也明白,有了草海县孙刚和伍翠苗的死去之事,郭灿不承担责任都不行了,他对于郭灿也不高兴,担是,一想到郭灿被搞下去了,自己在草海县的力量又将削弱时,许夫杰就在皱眉,从内心里面来说,拿下郭灿他并没有意见,关键是草海县在郭灿被拿下了以后的走向,自己还能不能掌控的问题。
楚宣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也知道许夫杰的想法,都在等着许夫杰的态度。
过了一阵,许夫杰暗叹了一声,杨书记走前也交待过,虽然孙祥军没说什么,总得做点事情向他交待才行,还真得把郭灿换掉才行,说道:“我同意大家的意见,这样吧,郭灿同志明显已经不再适合担任草海县委书记,就把他调到市里任一个局长吧,这事老方考虑一下。”
方顺章道:“有两个地主,一个是市财政局、还有一个是市科技局,两个局都可以。”
楚宣吓了一跳,他当然不可能让郭灿到财政局去,那是自己的地盘,就说道:“这样吧,我看郭灿就到市科技局去吧。”
许夫杰笑了笑道:“这事先搁在一边,到时再谈,还是研究一下草海县班子的问题好了。”
楚宣就有些郁闷了,许夫杰这样说话明显就是留有余地,想用这事来与自己讨价还价,这个方顺章还真是阴得很,这个时候就把财政局的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