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到方顺章说出这话的用意时,楚宣就明白了,那个伍翠苗是方顺章一系的人,现在失去了一个伍翠苗,方顺章并不想放弃草海县,这是想用这个与自己也进行一个交换,如果自己支持了方顺章一下,他也就会在这件事情上支持自己,反之,也许方顺章就投到许夫杰一方去了
赵亦贤也看出了这里面的内情,这次草海县发生了这些事情,他当然不可能放过机会,就说道:“我看啊,市委对草海县班子的调整问题得好好的研究才是,不能轻率了。 .”
许夫杰看向方顺章道:“老方,你负责组织工作,你先谈谈。”
方顺章就说道:“以草海现在的人员情况,有两个人都可以有更进一层的条件,一个就是现任的县委副书记庞辉,另外就是县委秘书长陈锁源了,他们两人的资历足够。”
方顺章说得也很实在,草海县的其他几个人虽然都有着一些关系在里面,但是,从资历上看,都非常欠缺。
许夫杰道:“是啊,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本来最合适的人选是刘伟名同志的。”
楚宣自从到了春竹乡以后,对刘伟名的看法大改,他也欣赏刘伟名这个人,他更是对刘伟名的情况进行了研究,认真说起来,刘伟名也并不完全就是许夫杰的人,只是与许夫杰关系好些而已,楚宣更是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许夫杰的上位,还多少有着刘伟名的帮忙在里面,有了这样一些了解,楚宣对刘伟名就更加满意了。
听到许夫杰这样说话,楚宣说道:“不错,我也认为刘伟名这个同志是一个很踏实的同志,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刘伟名同志在草海有着巨大的群众基础,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赵亦贤道:“顺章同志说得也是一个关键,刘伟名同志的资历太缺乏了在刘伟名同志的任职上,市委已经够破格的了,如果再提拨他的话,我估计又将成为国内的一大争论焦点,我认为这次就不要动他的位子了本来草海就发生了孙刚和伍翠苗死了的事情,再把这样的一个没太大资历的同志提拨上来,我估计草海将又要成为各方的焦点,到时就很被动了。”
赵亦贤直接就把他的看法说了出来。
看到大家还在沉思,赵亦贤道:“我们总得讲一些程序吧。”
这话进一步表明了在刘伟名的提拨上已经够出格了,工作才一年就已是副县级,这在全国都没见过。
方顺章道:“认真说起来,刘伟名同志的工作是摆在那里的,成绩也是摆在那里的,就算破格了,相信省委也不会有任何的看法,再说了,这次杨书记大加赞誉,他又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不提拨的话也说不过去。”
赵亦贤道:“一年他已经多次提拨了,难道就不注意影响?”
许夫杰在刘伟名的提拨上其实也想了许久,现在又在争论着刘伟名的资历问题,他看得出来,赵亦贤就是要用这个问题来挡住刘伟名前进的步伐。
想到赵亦贤也是京里空降的人时,许夫杰就感到这件事情有些难办。
沉思了一下,许夫杰道:“这样好了,关于刘伟名的事情还是先搁一下,等我们把其他人事调整的方案弄出来以后,报到省里,征求一下省里的看法再说吧。“
楚宣道:“也只能这样了。”
许夫杰想到庞辉和陈锁源都是自己一系的人时,心中多少也松了一口气,只要有着这两人加上刘伟名在,草海还是自己的。“我看由庞辉任书记,陈锁源同志任副书记,这样能够确保草海的稳定,大家认为怎么样?”
“庞辉是不是软了些?”赵亦贤问道。
许夫杰的脸色就是一沉,这个赵亦贤以为自己是京里空降的,就想搞事了?
“现在的草海县需要的是稳定的局面,配备一个好的县长,各项工作的开展就能跟上。”许夫杰说道。
大家都在沉思着这事。
楚宣道:“我感觉这次草海班子的调整上,省里可能有他们的考虑也难说,我们定了,省里又搞出了一个,到时就难办了。”
他说的也是一个大实话,随着草海的发展,谁都明白草海将有一个大的发展,那么几个有着省里的关系的人到了草海任职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次对草海的争夺仍然很激烈。
“高卫能不能提为县长呢?”
许夫杰问了一句。
这句话问完,大家反而不吭气了,最终还是赵亦贤说道:“刚才老陈谈到过资历的问题,高卫刚提拨上来任常务,他要上位同样资历存在问题。”
“草海县的班子太年轻了。”许夫杰摇了摇头说道。
赵亦贤道:“我看这就是草海县不断出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个班子尽是一些年轻人,这无法确保班子的稳定,我认为在草海县班子的调整上,市委应该考虑到这个因素,要把有经验的同志放在关键的岗位上去,草海再不能乱了啊。”
开了半天的会,大家发现根本就无法拿出一个好的方案来,都感到头疼。
许夫杰越想越头疼,说道:“这样吧,大家再想想,我也请示一下省里的意见。”
会议竟然没有搞出什么东西就散了。
刘伟名并不知道黑兰市正在为着自己的事情头疼着,到了党校以后,刘伟名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中。
刚吃了午饭,刘伟名想去睡一下时,郑小柔的电话再次打来。
这个女人最近是没事就打电话跟刘伟名聊天,刘伟名有一种感觉,郑小柔对自己的事情越来越上心了。
“伟名,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梦依和她小姑悄悄去宁海了。”
刘伟名不解道:“梦依没说啊。”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她小姑这次到宁海,带有着刘家的考察任务的,目的就一个,要对你进行考察。”
“考察我?”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笑完以后道:“你知道吗,现在你在京内也成了名人了刘家也不得不重视你的存在。”
刘伟名就感到头大,自己又怎么可能在京里成了名人了
郑小柔道:“这次孙祥军上位受到重创,大家暗中都传开了,很有可能就是你搞出来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许多人都知道了你的名字了。”
刘伟名听到这话就感到了不安,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可就更加危险了,说道:“你别吓我好不好。”
郑小柔放声大笑道:“成名了还怕啊。”
“你难道就不明白这里面的危险?孙祥军还在位啊。”刘伟名道。
这时郑小柔才表现出严肃道:“我告诉你吧,这样一来,对你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许多人可能把你当成了攻击的目标了。”
“是啊,京内的那些大人物,随便拉出一人都不是我所能顶得住的,这样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情况。”
刘伟名有些担心了,自己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县级,一下子进入了上层的眼内,这事根本就不是一件好事。
郑小柔笑道:“你还真是明白人嘛。”
刘伟名道:“明白也没办法了。”
“你知道我爸是怎么说这事的吗?”
“你爸那么忙,他还能管到我的事情?”刘伟名好奇起来。
郑小柔就笑道:“也别把你自己看轻了,对于各地有发展的人,特别是你这样的名人了大家多少还是关注的,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吗?”
刘伟名笑着摇头,这个郑小柔看来还是对自己有了一些帮助
“伟名,我告诉你吧,刘家本来是想通过联姻与孙家靠上的,随着孙祥军上位事情的受阻,刘家的人在想法上已经发生了两个不同的看法,一派人是以刘雨江为首,他们是希望找一家强大的家族靠上去,结成联盟,从而支持刘家的发展,另外一派是希望寻找一个有前途的人,进行必要的扶持,从而让外人看到刘家的希望,把人气聚起来,这一派为首者就是我了。”
刘伟名顿时无语,没想到郑小柔现在对刘家的影响力竟然有了那么强大,笑道:“你是郑家的好不好。”
郑小柔又笑了起来,说道:“伟名,你可能还不清楚刘家现在的情况,自从老太太离开以后,刘家有些艰难了,现在要不是有着我们郑家的存在,刘家真是要出大的问题了,好几个刘系的人出了问题,都是我爸帮助才压下了事情,你认为他们的出事是正常情况下出事?当然不是了,是有些人想试探一下刘家的情况了,在这些事情中,韦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表现,所以,郑家的力量在刘家里面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你还是讲一下另一个方面吧。”刘伟名笑着说道。
“这个人真是的,我不就是在讲第二个方面嘛,你想一下啊,刘家有了我从中去运作,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我没看出有什么好的情况。”刘伟名有意说道。
郑小柔道:“你想想好了,现在刘家指望着我吧?只要我在刘家一天,刘家就还是能够得到郑家的支持,我的话他们不得不重视,现在又正好看到我对刘家有帮助的想法,就更加重视了,我就提出了,希望刘家从与刘家有着关系的人员人寻找出一批人来进行帮助,只要刘家把一些人扶持了起来,至少刘家的力量就能够得到加强。”
“你就是没事找事的人。”刘伟名笑道。心里却明白,这是郑小柔在为自己开导刘家的人。
郑小柔道:“难得我第一次有了帮助人的想法,别打消我的积极性好不好?”
刘伟名还是心里面清楚的,郑小柔是真的想帮助自己一下。
“刘家现在其实是三派,一派是刘雨江,一派是我了,另外还有几个人是中立,这次刘雨露这个中立派最强的人物到宁海,其目的其实就是一个,希望对你进行一次考察,毕竟你是与刘梦依有着那种关系的人物,如果你真的对刘家有用,我相信刘雨露就会对你进行大力的扶持,这次她到宁海是秘密前往,只是把刘梦依带上了,临行前更是对刘梦依有着要求,决不能够把她到宁海来了解你的情况之事告诉任何人,特别是告诉你。”
刘伟名对这刘家人也真是有些无语,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秘密的,真把他们刘家看得了不起了
要不是刘梦依对自己那么的依恋,刘伟名还真是不侍候了。
“她要来就来吧,随她们看好了。”刘伟名根本就我所谓道。
郑小柔就笑道:“看来你对刘家有了看法了。”
“我就是一个草根,从来没有想到过攀上刘家这个高枝。”刘伟名说道。
“行,有志气,我欣赏你不过嘛,我还是会促成你与梦依的事情的。”
打完电话,刘伟名掏出一支烟点燃吸着,头脑里面还是在想着郑小柔讲到的自己在京里也有了名声的事情。
刘伟名一时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到底对自己是好是坏,只是感到自己已经算是一个名人了吧。
刘雨露的情况刘伟名还是知道一些的,这女人在刘家很强,如果是男人的话,她的发展前途就太远大了,可惜的是一个女的,就算是这样,他也已经是发改委的主任,权势极大,她就算是秘密行程,相信宁海的省级领导还是知道的,她的到来不可能不惊动到一些人。
郑小柔事先把这个情报提供给自己,目的不外就是让自己有一个准备。
沉思了一阵,刘伟名感到并没有必要去搞事,还是让她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好了,想怎么样看就怎么样看吧。
就在刘伟名与郑小柔打电话的时候,在通往草海县的路上,一辆超野车里面坐着的是刘雨露、刘梦依和常维真。这次是常维真亲自到省里去接两人到草海。
看到刘梦依不安的情况,刘雨露道:“梦依,我告诉过你了,这次我就是想真实地了解一下刘伟名这个人,你就别跟他打电话了。”
“我没有打啊小姑,没必要那么秘密的吧。”刘梦依嘟着嘴道。
常维真笑道:“其实,你们真是小看了刘县长了,我到是认为刘县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相信只要给他一个空间,他的前途远大得很。”
听到常维真夸张刘伟名,刘梦依就心情不错,对刘雨露道:“小姑,你听听,连维真姐都夸他的,维真姐很少夸一个人。”
刘雨露对常维真还是了解的,知道常维真这个女人是一个女强人的类型,跟自己很像,她是真的不太容易夸一个人,刘伟名被她这样一说,就足以说明了刘伟名也进入到了她的眼里了。